阳光在线游戏正网:第22章:毛手毛脚

阳光在线游戏正网 作者: 雨中淅淅沥沥彩虹

卓玛丽娅紧张得粉拳握得紧紧的,有些后悔把傅浩伦叫出來了,江子龙则一直死死盯住傅浩伦,越看越觉得这人自己一定认识,就用j国语对那保镖厉声喝道:“八嘎,把他蒙脸的毛毡扯下來。”。

皇上看到太上皇跟凤阑绝一起走进来,脸上更多了几分担心眸子中下意识般的微微的眯起,隐过太多的冷意与狠绝,这一切都是你逼的,可怪不的我。

站在大殿中间的妩媚女,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十分的精彩,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岚儿。”蓝魅辰低声怒吼,打断了蓝岚的话。

“将这儿处理好,有任何闪失,你提脑袋来见本王。”正在李勇为上官云端暗暗担心时,房间外突然传来一声冷到刺骨的声音,很显然,这话是王爷对他说的。

但是,她为了他,却情愿暂时不再追查。

“真的吗?皇嫂真的跟皇兄打赌了?”只是,凤忆希却当了真,一脸兴奋的说道,她的性子本来率真,喜欢热闹,听到这话岂能不兴奋。

而他望向上官云端的眸子中,更是满满的欣喜与感动,没有想到,她竟然会是如此的回答蓝岚,看来,他刚刚的担心,完全就是多余的。

下意识中,他们已经都在维护着上官云端了。

“皇上,时间到了。”一直紧紧地相着那记时的漏刻的太监,恭敬的禀报着,他的话,也让众人纷纷的回神,脸上却都更多了几分紧张的期待,不知道,最后谁会胜出。

“公主此话差也,那本书是老臣奉太上皇的命令撰写的,才刚刚写完,之前未经太上皇与皇上的允许,是绝对不可能会让其它的人看到这书中的内容的,就连那些排版印刷的人,都不允许看到里面的内容,所以老臣敢保证王妃之前绝对不可能看过这本书。”严大人听到蓝岚的话,脸色微沉,突然站起身,一字一字沉声说道……

“好,我输了。”蓝岚知道此刻再说什么也没有用了,虽然她心中不甘,虽然她仍就不相信上官云端能背出那么多,但是所有的事情,却已经由不得她争辩了。

他真的很怀疑自己刚刚听错了。

你这古代的这种琴,她可是碰到都没碰过,更不要说是弹了。

砚台里面残余的墨,沾了她一手,有着些许也因着她突然的用力,纷纷的溅起,溅了她一身,甚至有着一些溅在了她的脸上。

但是,他知道,这些年来雨儿跟霜儿其实经常欺负她,特别是他不在府中的时候,所以如今看到雨儿这般尽心尽力的为云儿做嫁衣,他是真的很欣慰。

而与他们一起的,还有凤忆希,等了那么久,终于有机会了,她又岂能放过。

“恭喜绝王。”夜无痕直接的走到了凤阑绝的面前,沉声说道,一句恭喜,便也完全的表明了他的态度。

“李大人,本相也是跟各位大人一起来的,也是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见到王爷了,也不明白王爷的意思。”丞相微微一笑,模棱两可的回道。

“我当然明白,当然明白,所以,我只求皇上能够直接将絮儿处死,少让絮儿受点罪。感谢皇上成全了我,我这几天也算没有白跪。”丞相微微的点头说道,脸上的泪水却是越来越多,声音中也多了几分呜咽。

她的一双眸子极力的圆睁,有着明显的恐惧,却又似乎有着几分不甘。只可惜,她再也没有开口的机会了。

“这有什么不可能的。”只是不等李贵妃开口,夜无志便狠声说道,“皇后与李贵妃本就是水火不相容,对本王一向也是看不惯,只怕早就想除去我们两人,所以,这件事,皇后的嫌疑最大,更何况除了皇后,别人也没有这个胆子呀。”

“怎么回事?”夜无痕的眸子一一扫过李贵妃与夜无志,还有站在一边的皇后,然后才望向皇上,冷声问道。

夜无痕本来也想要去看看她,但是,看到这面前的情形,总要有一个人来收拾,而若是靠皇上,只怕这件事,永远都查不清楚了,为了上官云端,他就管一次闲事。

“娘亲,云儿自有分寸。”上官傲天的神情间隐过几分不满,今天是云儿出嫁的好日子,老夫人竟然还对她这般的严厉。

他以为他能够做到,但是,今天上午整整一个上午,他都心神不定,他的心中有着一股冲动,一股想要将她抢过来的冲动。

秦思柔愣住,他终于想通了,只是,他就算想通了,也不用这般的张狂吧,怎么着,也应该掩饰一下,这叶寒可是绝王的朋友呢,要是去通风报信,只怕他根本就没有机会靠近上官云端了。

上官凌雨暗暗惊滞,但是,还不等她有所反应,凤阑绝已经抱起了她。

那几个跪在地下的黑衣人听到二皇子的话,都纷纷的惊住,都明白,二皇子这是想要牺牲他们了。

现在,他们招与不招,都要死,不招,或者还能保住自己的家人,若是招了那。

心中明白,只怕二皇子就是这么做的。只是,他此刻这般说出来,到底想要做什么?

那些黑衣人惊颤,其中一个为首的暗暗的呼了一口气,然后转向太上皇,低声道,“回太上皇,我们的确是受人指使的。指使我们的人是,是。”他可能还是有些犹豫,有些害怕,所以,是了半天,却仍就没有说出那人。

“才刚刚被休了,竟然敢来参加绝王的选亲,她是想嫁人想疯了吗,只是,绝王是何等尊贵,何等优秀的人,她来参加选亲,简直是对绝王的侮辱呀。”还有更毒的。

看到夜无痕那嗜血般的残忍,在场的人,却没有一个人同情上官凌雨,包括柔弱的秦思柔。

站在他身边的秦思柔,看到他的表情,暗暗的摇了摇头,脸上多了几分无奈,她知道,这一次,夜无痕只怕是真的想要放手了。

凤阑绝仍就紧紧的握着上官云端的手,另一只,却是微微的伸向她的脸,轻轻的拂过,似乎想要将他的温度传给她,从而唤醒她。

“那么,夜无痕会如何处置她?”上官云端一怔,上官凌雨落在夜无痕的手中,以夜无痕的个性,肯定不会饶过上官凌雨。

那个侍卫再次解释道。

凤阑绝,果真够狡猾的。

原本一直直直地望着前方的太上皇,突然的转眸,直直地望向了凤阑锐,眸子中也猛然的多了一股,可以将人瞬间的穿透的锐利,唇角微动,一字一字冷冷的说道,“凤阑锐,你好大的胆子,竟然对本太皇用摄魂术,控制了本太上皇,让本太皇下旨传位给你。”

凤阑绝的话语微微的顿住,双眸微转,望向了凤阑锐的双腿,再次微微的一笑,“凤阑锐,你还想要装到什么时候?”

有几个朝中的老臣,看到那女子时,顿时的惊的目瞪口呆,而凤阑锐看到她时,整个身子更是完全的僵滞,隐隐的似乎还带着几分轻颤。

上官云端惊住,突然明白了,凤阑锐之所以这般孤注一掷的原因,只怕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这个女人。

这个女人,利用了凤阑绝对凤阑锐的愧疚,然后再诈死,让所有的人,都以为凤阑锐一无所有了,然后再在背后暗中密谋。

不过,她很显然是用自己的死,来为凤阑锐争取着最后逃生的机会。

一是,有可能是夜无痕自导自演的这出戏。

更何况,在事情没有查清楚之前,他也不可能杀死那丫头。

飞赢一惊,快速的抬起他的脸,惊愕的发现,他竟然硬生生的咬断了自己的舌头。

“啊。”

这个男人的生活的确是以二夫人为中心的。

压在他心底多年的沉痛,突然一下子的消散了,他一直因为那件事,感觉对不起鸾儿,没有想到,当年,他根本就没有碰二夫人,再找到鸾儿,他就能够跟鸾儿开开心心的在一起了。

进了房间,微垂着眸子,低声喊道,“老夫人,老爷。”

李玉听到丞相的话,也连连的喊道。

正在众人纷纷的惊滞,不明白他为何而笑时,他的笑声却突然的停住,双眸微微的转向了一边的上官云端。

站在他身后的素容暗暗心惊,她跟随主子这么多年,对主子也是了解的,身知主子笑的越灿烂,就越危险,但是,这样的主子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这一刻,他们只看到那般惊心动魄的美,却并没有意识到他此刻的恐怖,或者谁也不会把这样的美与恐怖联系在一起。

皇上再次的气结,一张脸更是瞬间的铁青,这绝王实在是太不给他面子了,这不是当众明显的嘲讽他吗?

她相信他,不会让她惹上不必要的麻烦的。朦胧的月光下,那是一张足以让人窒息的脸,美,媚,妖,惑,没有一个人能够找到一个合适的词可以形容这张脸。

当然,他与她之间的微动,只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没有人注意到,而因为,那些举火把的人都退远了,乍来的光亮,又突然的远了,那些护卫便愈加的惊怕了。

他,他这意思,不会是想要赖上她吧?

她可是有妻室的人,呸,呸,这都什么跟什么样。

她可是要急着赶回王府的,虽然夜无痕不在王府,但是王府中,那隐在黑暗中的眼睛,可是比夜无痕更恐怖。

“那公子的意思呢?”上官云端略带试探的望向他,其实,她真的很好奇,他这么做是何目的。

“那就好。”上官云端神色一凛,不过又快速掩饰了下去。仍就是一脸的平静。

叶寒的唇角突然微微的扯出一丝笑意,脸上再次多了平时那痞子的表情。

“你们先站那儿等一会。”两个丫头进了房间,南宫雪便按照上官云端说的吩咐道。

树上的凤阑绝看到两那个丫头进了房间,只是这么片刻便又出来了,而且直接的向府外走去,一双眸子微微的眯起。

她此刻的示弱会让她们掉以轻心,更在一定的程度上满足了她们的虚荣心,那么,此刻的她,在她的眼中,就成了一只,笨笨傻傻的毫无危害的小白兔。

或者,也只有这种魄力的女子才能够配的上绝王。

那个男子想要逃走,只是那侍卫的速度比他更快,在他想要隐入人群中时,快速的抓住了他。

顿时,整个城门外,变的格处的寂静,一时间,谁都没有说话,所有的百姓,都被上官云端给折服了。

“那么你爱过吗?”上官云端再次开口,打断了她的话,但是却并没有追究她的口出不敬。

“怎么会有这么多的百姓来捐款。”凤阑绝显然不想让话题围绕着蓝岚转,再次望向那些百姓,略带疑惑的问道,对于这件事,他是真的很惊讶。

虽然,他平时一直都对百姓不算,但是,却也没有做到她这般的深入。

刚刚皇宫外的那些侍卫,都还是平时的一些侍卫,他们仅仅是得到了太上皇的命令拦着她们,所以,她解释了一下后,还能蒙混过来,但是,若是在这皇宫中,遇到了那人自己的侍卫,她们只怕就不会那么顺利了。

上官云端的双眸微转,细细的观察了一下周围的情况,然后突然的拉着凤忆希,绕到了一个比较隐蔽的地方。

等了一会后,上官云端果然看到有两个宫女向着这边走来,可能也是感觉到这皇宫中的异样的气氛,所以都带格外的小心,甚至还带着几分轻颤。

“不要害怕,我们不会伤害你们的。”上官云端在她们的耳边,低声说道。

“皇嫂,你在怀疑什么?”凤忆希听到上官云端喃喃低语的话,略带疑惑的问道。

太上皇一直最疼他,如今病重,他怎么能够不担心。

只是,一只手,却是直直的伸向上官云端,似乎是想要伸向上官云端的脸,又似乎只是想要碰触到上官云端,似乎是想要确定她的真正存在。

那么那种不可能,又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而他不知怎么被呛道了,突然的咳了起来,上官云端本能的便伸出手去为他顺气,只是他毕竟年纪大了,因为那控制不住的咳,脸微微的涨红,咳的更加的厉害。

府外的那人,看到凤阑绝进去后,只能有些无奈的离开了。

“呵呵。”凤阑绝却是突然的轻笑出声,只是,脸上却并没有太多的笑意,双眸微闪了一下,这次慢慢的说道,“没什么好奇怪的,他这个时候,这么做,只是两种可能,第一,就是对本王绝对的忠诚,第二,就是对本王的绝对的不忠,他到底是哪一种,相信很快就会有答案了。”

在官场上混了多年的尚书大人,看清了当前的情形,便也很快便出了决定,遂缓了脸色,说道,“既然是来申冤的,本官自然会查明真相,秉公处理。”

上官云端自然猜的出尚书大人的心思,唇角却微微的扯出一丝自信的轻笑,只要给她这个机会,她就绝对能够抓到证据。

但是,在看到站在上官云端身边的凤阑绝时,脸色微变,双眸似乎也下意识的圆睁了一下,很显然是认出了凤阑绝的。就算他的脸画的再平常,那股气势都是无法隐藏的。

“我家公子来告状,我来护着。”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