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游戏正网:第164章:浪迹江湖

阳光在线游戏正网 作者: 雨中淅淅沥沥彩虹

易可儿、元畅、韩烟儿、南宫雪琪、冷依依、骆氏兄弟全部到齐,还带着几位易峰制造出来的天尊,他们并没有发现易峰,易峰也没有主动出现在他们面前,因为易峰还见到了熟人,一脸平静且淡漠的梦嫣,一身白色绒衣的小芙……

这也是目前唯一的办法了,也好赖梦嫣仙子见识非凡,剑宗的典籍记载中也曾有过天资绝伦之辈如此做过,并且还成功。

一开始在无数鬼头的扑咬下,二人还能挣扎一番,但随着鬼头大军中的高手全力发动时,他们二人的气息也渐渐萎靡,最后消失不见,鬼头大军中一下子多出了六位合体后期强者。

“对,我们的使命就是为主人报仇!主人是否陨落,我们也不清楚,他在我们身上留下的灵魂记忆,在读取一遍后就当即消散了。我和戮天这次去天界,一边寻找其他的几位兄弟,一边寻找主人留下的气息,却是什么都没有发现,以当时的情况来判断,主人多半是早已遭遇不测了。”斩天有点激愤地说道。

时间伴随着易峰腰部的动作而流失,易峰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好,很快便彻底恢复,而双修的效果似乎还在持续。其实易峰现在就可以停下双修大法了,只是如此情况下,他如何舍得取得进步的机会呢?要知道,即便与九魅狐妖再有下次,也不可能再有如此效果。

那由诅咒所化的黑色波动,这次没有直接来攻击易峰,不过,饶是如此易峰也是全神戒备,因为他已经吃过一次苦头,不想在毫无准备的情况再吃一次苦头。

刚才自己趁乱而动,或许那霞衣女子没有发现自己,可若是现在自己再动,虽然距离较远,即便是天神都难以在黑夜看到自己,但谁知道那霞衣女子是何等修为呢。

“父亲!你怎么答应了?”笑萱有点不解地问道,一脸不可思议。

*****

如此情况下,易峰几乎又陷自己于绝境。不过,饶是如此,易峰也不会后悔,毕竟若是自己不逃,只怕是死得会更惨。无论是那越钧帝君还是刘一川,都会将自己碎尸万段,随后挫骨扬灰!

身具先天灵体的修士,修炼本系功法,那速度可谓一日千里,若是再有高人指点,不出意外的话,假以时日,肯定是名震一方的绝世强者。

易峰也只是稍稍思量一下,便道:“在下剑宗弟子!”说着,易峰为了佐证自己的言语,还鼓动剑婴流放出一些剑元力。

易峰不是穷人,可跟着他的那女子却是十足的穷神,只有一件血莲花法宝还说得过去,却还被魔化神婴夺了去,她没有别的法宝,更没有一件储物法宝。

“哼!是哪位大人,也是你可以问的吗?你且看看这把长剑,我临行之前,大人说你们看过这把长剑后,就会明白我的身份。”易峰先貌似生气地怒斥一句,随后举着斩天剑对两位超级神兽如此道。弑天杖中的诅咒早已被破解,毕竟它已经完成了终极蜕变,诅咒自然不会存在。

果然如易峰所想,他先是寻遍了仙界,又寻遍了修真界,还冒险去神界大陆与神界星空寻觅了一番,依然没有寻到灭天印与遮天旗。

易峰暗赞了一声小黑懂事儿,可回过头来却是见到天火玉净瓶的火焰居然已经熄灭,就连那蓝冰火灵与朱雀都不见了踪迹,孤零零的天火玉净瓶被那黑水玄蛇一记摆尾扫出了老远。

不过,易峰却有了自己的算计,若是让这位貌美无比的空间主宰帮助自己,是不是她一样能够把自己再送回去呢?

如此这般,诅咒所化的黑雾在肆虐了近三个时辰后,终于是被轰散了去。

斩天剑依然要涨大,可那无形的空间限制,让它难以如愿,似乎被触怒了一般,没有诅咒限制的斩天剑,当即发动最为猛烈的攻击。

易峰也没有耐心再坚持下去了,而战衣的塑形也已经完全结束,现在需要的是在其中加上一些禁制阵法,来使之防御更具自动性、更加强大。

这里的空间太过特殊,对易峰实力的限制也极大,可对别人也是一样,但易峰却还有着许多特殊门路,那些主宰未必就有。

易峰连忙紧守心神,紧紧咬住牙关,不再去理会肉身的异样,而斩天则是一直在易峰灵魂深处震吼,使易峰保持清醒。

而后易峰就听到,在这凶险万分的空间里,一阵阵惨呼激荡开来。

这个算计非常好,以目前的形势也非常容易实现,毕竟还有两万多只妖兽在围杀小黑,就算是让小黑随意去杀,恐怕在天赋神通完结之前也杀不光。

不能飞升神界意味着什么,龙皇心中自然十分清楚,那意味着自己一旦飞升神界就会与自己妻子永远两界相隔。在神界想要下来一趟,可是很不容易的,即便自己是超级神兽五爪金龙也是一样。

易峰可以估计出来,那图画之所以那么快就消失了,估计是因为八卦罗盘残缺不全的原因,能够放出那么一时半刻的图画,易峰已经可以满足了。

可那图画倒底是要说明些什么呢,这个却是值得好好思量一下。从那图画中的些许地方可以感觉到,应该就是神园中的某处,也就是说,那图画应该就是神园的地图。

这个过程,一轮下来需要至少一个月,但据斩天说,这次炼制仙丹恐怕需要很多年。

六位帝级后期高手也是有备而来,他们将三位超级神兽围在中央后,便是纷纷取出一个阵旗来,竟是在三位超级神兽还未及反应之际就已经将阵法布置妥当。

吉雄这边本来就少一位神王后期巅峰高手,此番又被融城主偷袭致伤一位,少了两位绝对高手的情况下,原本已经被压制的气势,更显低迷。

那神君也瞬即回神,可却是依然不动分毫,易峰的攻击落到他身边时,却是被他的防御法宝抵住,就连攻击中杂着的混沌之力,也不能瞬时破开神君的防御,毕竟易峰对于混沌之力的熟悉程度不高,对其的利用也很单一。

————————————

“呃……你这小子撞了什么大运,居然有了如此实力?”斩天很意外地问道。

那六位帝级后期高手的阵旗此时却是已经都涨大了无数倍,竟是在各自的星球上都显得无比刺眼,它们引动了一个星球的能量,不断对阵法之中的三位超级神兽施压,而且威势一拨高过一拨。

就在易峰忿忿然地思忖时,自己储物戒指中忽然有物颤动几下,却是那传讯灵珠有了反应。

梦嫣此时显得有点为难,但却被那剑宗老者拉着,一道向天界而去。他们的任务已经完成,眼下的争斗不是他们可以参与的。

骆氏兄弟等天尊保护着韩烟儿,只要不离开这里,应该是不会有太大危险的。

可恶的是,那黑风老魔只是有选择性地传给易峰讯息,大多都是功法与修炼经验,根本没有对神园与神界历史的描述,让易峰想要快速揭开谜团的愿望破产。

麒麟兄弟与沙鼠妖自然可以看出易可儿、冷依依两女与易峰的关系,此时易峰要破禁,他们自然满口答应下来易峰的请求。

“九魅姐姐,你还是别逗她了。”易峰实在看不过去了,便出声言道。

九位神王只需要将九种领域铺展开来,那女子估计当即就会失去行动能力。

“仙子可还记得五十年前的一个夜晚,悲鸣寺与一位名唤婴魔的魔头拼斗,当时是否救下一位枯瘦的孩子?”易峰不确定地问道。他其实对当时的事情也记不太清楚。

而不多时后,本来还想和易峰二人闲聊几句,革膺帝君忽然收到一条讯息,随即脸色稍变,便告辞离去了。

不多时后,他从一堆白骨之中寻到一块玉简,化虚的意念透入其中,易峰顿时陷入狂喜。因为这块玉简之中记录的,乃是让他都十分震惊的强大法门——时空法则!

至于功力会渐渐流逝,则是一种变相的时间限制,也就是进入这里的强者必须在一定时间内将时空法则修炼到一定程度,而这个时间的长短,则要看修士的实力。

而此时,易峰不禁又会想起那九块天碑的内容。

方才灌注了太多自己体内的生命精元力,剑裂空依然没有得胜,而取得的最大战果却只是让对方稍稍后退而已,完全不是一个层次的。

易峰心中苦闷,这摆明了是凌灵算计于他,不然在自己来时,她便可警告自己不要多饮,却在事后当起了诸葛亮,委实让易峰暗恨凌灵不是好鸟。

“我先疗伤,嘿嘿。”那仙帝对显得气急败坏的易峰讪笑一声,说道。不过,当易峰将龙珠收起来时,这家伙明显有点惋惜。同时,这家伙心思急转,却是思量着日后如何将易峰的龙珠再敲诈一点。

连续几轮冲击,就让五万妖族死伤过半。无奈之下,妖族又分出五万来帮忙,而夜统领那十几万北方军顿时觉得一阵轻松。

暗黑祖神一阵畅快无比的大笑,随即身后蓦然浮现出一只长满黑色毛发的怪兽,他的气势也在不断攀升。

云空天尊则是有点无语,这两位祖神级高手大战,居然用互相砸拳的方式,看来力量达到一定程度,已经不需要花哨的攻击方式了。

易峰问斩天,斩天对此也是一片茫然,只道是里面肯定有非同寻常之物。

那石洞只有一米直径,易峰只能蹲着身子慢慢向里面行去。

终于是闷闷地行走了近两个月的时间后,易峰看到了眼前有电光闪动,心中的郁闷也是在顷刻之间就一扫而空。

恰好此时又一颗白皑皑的星球在星空之中十分明显,又比较靠近易峰,于是易峰连忙向那里而去,很快就停在了星球之上。

“呵呵,厉害、厉害,居然是一个仙阵,那些人竟然也敢进去,不是找死吗!”斩天在易峰识海里笑着说道。

因为被流光罩包裹着,这里根本没有声音,有些静寂得可怕。

而对于易峰那误打误撞之后异变数次的九灵玄天神章,小莲只能无语。小莲倒是不会废了自己的一身修为去修炼九灵玄天神章,主要是她舍不得,当然她也不认为自己有易峰那般好的运气。云空天尊传她的功法,其实也不差,也是神界最为顶级的功法,只要她如此努力下去,迟早会晋入天尊,而且到时候的实力会远远超过一般天尊,从她以前没有到天尊之境就有着一般天尊的实力就可以看出这一点。

不断靠近神界大陆,一路都是风平浪静,似乎是武门与越玄神宗放弃了对易峰二人的追击。当然,这是有原因的,主要是因为神界大陆因为驿星换届,各大势力暗流汹涌,都把主要精力集中到了争夺驿星控制权的事情上,自然不想在易峰二人身上再折损太多高手。

很快传送就结束了,易峰几人也出现在一个封闭的大厅之中。

自己如此配合,还如此相信她们,居然会得到如此回报,实在不近人情。

这群修士正在与一群狼妖厮杀,一位面色白净的年轻修士,穿着一身金鳞宝甲,身前却是浮着一个火红色的玉瓶。

易峰讪笑一声,心中自然是明白斩天的意思,不过,此时那落入水中的黑龙却是忽然露出头来,张口就要将一朵黑暗圣莲吞入腹中。血焰魔帝在那短距离移动之间,在易峰等人眼中,根本就像没有动过一般,所以易可儿对血焰魔帝的呼痛也没有怀疑。易可儿的速度,也就比一般仙帝中期修士差不多,而血焰魔帝的速度,据斩天估计已经不弱于一般帝君了。

“哈哈,我先行一步了,如果你们不想白跑一趟,不如在这里等我回来。”

这坏境越是恬静,易峰就越是不能心安。生怕这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没有人组织三人落下,可当易峰三人走向传送阵时,却是有人挡在了前面。

可是,这才是刚刚开始而已,易峰就已经将自己灵魂修为不足的弱点体现出来,而当结丹进行到尾声时,他就已经不能再分神二用了,全力支撑结丹还显得非常吃力。

沙鼠妖没有再多言语,只是神色疑窦地看着那株小树,而易峰则是抓住时间飞快地吸收生命元力来疗伤。

不过,作为天典之中的逆天功法,星辰剑诀之中最为强悍的星空剑诀,其攻击力强绝无比,似乎道道紫色剑芒都堪比斩天剑的本体攻击,如此迅猛地打击在龙鳞之上,易峰可以清楚地看到,那龙鳞渐渐裂开了。

此时,在易峰眼前的是一个石门。

“这样能行吗?”易峰有点不确定地问道。

更为让人吃惊的是,连破穹曾在合体初期时孤身游历修真界,在正道修士盘踞的星球上,被十几位合体初期修为以上的正道修士围攻,他却是在击杀所有敌人后,身上一点伤痕都没有就逃了开去。

“凌师弟真是倒霉,居然在第二轮就遇到芸霜师妹,若不然,以他的实力应该稳进八强的。”

“哼!再硬也没有我的雷枪强硬!”易可儿余怒未消地说道。

在湖心位置,有六株小树,呈六角形而立,在它们中间则是一个六角星芒阵,而在阵中央则有一件状如镰刀般的法宝。

况且,巨灵神族族长已经陨落,被东辰天尊吞噬了一切,若这里是完全是巨灵神族族长掌控,应该早就崩溃了才对。

鉴于此,夜统领果断停止向南,又领着大军向北方而去。若是那批凶魔杀回来,也好能在第一时间知道,同时也能挡上一挡。同时,夜统领自然也通知了魔道北方的几个星域加强戒备,为凶魔到来做着积极的准备。

其声音之洪亮,直让群山震颤,话语已毕几刻,群山之中依然回响不断。

明火宗一派,只知道现在易峰是金丹初期修为,也了解到了易峰的综合实力很强,故而在大陆上搜寻时,都是成群结队,只有少数出窍期与分神期的高手才会单独行动。

最为关键的是,它们都不见得就一定能够拿下易峰等人,因为易峰身上的怪异之处太多了,特别是九系神灵之力、混沌之力、斩天剑三者的存在,都不是普通高手可以拥有的,连这些强大的东西都有,天知道人家是不是还有更为强大的保命本事呢?

女魔嫣然一笑,伸出纤细洁白的素手将两个玉瓶接过,道:“算你小子识相。有这两朵黑暗圣莲的收获,也不枉我与那魔女一场激斗。也幸亏你小子机灵,在我引走魔龙后知道去取这暗系灵物。不过,你也得了一朵黑暗圣莲,那条小黑龙恐怕也被你杀掉,你也算是得了应得的,此事我们算作两清。但是,我要问问你,你体内的血灵镜是从何而来?”

“别乱动,好好躺着修养几日,一会儿再给你服下一粒水云丹,不需几日你的伤势便能痊愈。”

不过,对于魂力的提升易峰也早有准备,不然他也不会那般绝然地吞下光明蚌珠。

这天魂草本不该是仙界能够找到的宝贝,乃是实打实的神品,也就是说,以天魂草为材料,若是手段高明点的炼丹大师,即便是在仙界也极有可能炼制出神丹来,而且这神丹可以直接提升修士的灵魂修为,提升的程度,自然是视天魂草被炼制的效果而定。可就算是易峰将之生生吞下,就算是天魂草的效用无法发挥到最大,但也足够易峰将灵魂修为提升到至少帝级中期,自然也就能让易峰解决灵魂之力与功力不匹配的棘手问题。

可令人惊讶的是,盒王虽然是高级,但不知道是因为修士们的攻击太过强悍,还是因为盒王中的寰宇天晶气势太猛,那铁盒子居然暴烈开来。

虽然只是化身,但祖神化身速度奇快,根本不是一般修士可以比拟的,纵然是运转了流光遁的易峰,比起他们的速度来也差了一丝。

“呃……”应成子虽然年岁长了不少,但是,论起嘴皮子功夫就要差很多了。被芸霜一通如火炮连珠一般的言语后,应成子竟是不知该从何说起。

辰震仙帝对易可儿可是十分好奇,可是,他与易可儿相处一段时间后,这好奇则是变成了恐惧,跟着也如普通弟子那般,对易可儿避而不见。

“这个……”易峰犹豫了。可见到易可儿手中有浮现雷刺时,易峰当即说道:“对对对,是该出去走走了,我们现在就出发!”

紫色中杂着雷霆之力的剑芒,霎时破碎虚空,呈半月形平推出去,那些魔道高手知道厉害,也不敢再次欺身向前,纷纷向一边散去。

而在连破穹心中,南宫雪琪没有拒绝就是有意,再想想自己如此优秀,也就宽心了。

易峰倒底还是修炼了三十年,心境不似前世那般轻浮,对众人下手之时也拿捏得极好,只是让大家受些皮肉之苦,并未伤及他们的性命。

围观之众,至少有百人,这公子哥竟是为泄自己私愤,连累百人枉死,这心肠实在是恶毒之极。

反正这迷香的效用可以持续很长时间,他们有着十分充裕的时间。

一上来,鬼头大军确实是将除了三劫散魔以外的所有魔道高手包围,虽然时时都有过百鬼头消亡,但对总量庞大的鬼头大军而言,这种损失也是易峰可以接受的。

可易峰现在却是连退走的机会都没有,被团团围住的他,已经是疲于应付了。

易峰的灵识之中,那银甲地龙王身上确实有几处没有被鳞甲包裹,却有着大大的疤痕,不是新伤,应是旧疾方愈。魔龙的身上也是一样,不过,不太明显,在受伤时肯定也不算太严重,比银甲地龙王的情况要好一些。

兄弟姐妹们,有时间就关注下自己账户,看看上个月的免费金牌到了没,到了后请坚定地砸来。

九魅狐妖对易峰的这个眼色的意思能够理解,只是她还稍稍犹豫了下后,才带着南宫雪琪、冷依依等人悄然出去。她知道易峰的意思是,让自己小心云空天尊,并且让外面的天尊们做好准备,务必保护好修为较弱的南宫雪琪与冷依依。

一更到,今日最少四更,最大可能是五更,求金牌!!!目标只有一个,那就夺回原本就属于我们的第一!近十万鬼头大军,数量何其庞大,纵然鬼头个头都不大,但聚集在一起也是遮天盖地。

而且易峰时不时也若有深意地瞥沙鼠妖一眼,让沙鼠妖心中一直七上八下的,其实易峰是故意为之,目的自然是为了给自己争取更多的时间。只要裂变神通与流光遁任何一样被易峰熟稔了,易峰就不再畏惧这沙鼠妖了,而时间则是十分关紧的因素。

当脚下的六角星芒阵彻底停止流转时,外面的空间裂缝便是瞬即扑了过来,不过在一开始似乎速度没有太快,易峰则是以斩天剑去抵挡。

一般帝级高手根本不来这里寻死,就算是有帝级强者来了,也是冲着传送阵而来的,都会当即进入传送阵,而后传送而去。

——————————————

之前易峰很难抵挡那波动的推力,现在就显得轻松了许多,有这么多鬼头在前面顶着,很快易峰就再次到了那洞**处。

如此这般,当纳兰帝君爆喝一声,光系领域之内一片白昼,易峰三人忽然觉得,眼前除了白茫茫的一片外,就什么也看不到了,他们的仙识一样是被拘束起来。

而被这么一封印,就是许多年过去,纵然是上界妖族神君下来,也是束手无策。

可说起来很简单,道理大家也都明白,但真正做起来就太难了。

对于一位修士而言,同时对龙皇妃的魂力补充与生命元力补充,要求的精确程度非常非常苛刻,几乎是不允许出现半点差池,这才是其中最大的难度。

墨蛟对这片海域十分熟悉,对于那些实力与它相当的更是熟稔于心。墨蛟虽然是分神初期修为,但是实力绝对不低于分神中期的人类修士,纵然是对上分神后期妖兽,有易峰在一边配合,至少能立于不败。

可越是向前,空间里的压力越重,易峰的速度也只能越来越慢,可身后的那些空间裂缝追来的速度却是缓慢增加,此消彼长之下,易峰也越来越危险。

易峰万分郁闷,以他现在的速度,虽然比来之前要快了十倍不止,但想要完全躲闪如此快速而且密集的空间裂缝,几乎不可能。

再看那烈焰雄狮,此时却是已经发觉有人进来,慵懒的身子也被四只蹄子撑了起来。

战刀与涨大后白色圆珠接触后,炸响登时传来,与强大的气势一道席卷八方。

那战刀果然是狂暴不羁,一旦出动也是不死不休,说是绝世凶器也不过分,如此战刀若不能被完全掌控,用在厮杀中可以,用在切磋中就太危险了。

易峰心惊不已,可小黑却是提醒自己不要动,说是这银甲地龙王不会继续攻击了。

仙尊向易峰微微躬身,施礼后说道。这一是打招呼,二便是提醒易峰里面是位神界的神君。易峰听斩天说过,神君乃是神王之下的境界,在神界到了神君级的人物,都有着不凡的地位。神界神王十分有限,数量不多,也不会时常显露于人前,故而神君其实才是神界的大高手,才是神界最直接的统治阶级。

易峰不会计较这些,悠然坐到一个位子上,甚至没有对那神君施礼,只是微微点头,聊表问候之意。

若是如此,现在的情况也就好解释了。正常情况而论,神君下界根本没有必要和易峰磨蹭,直接就可以问罪,就算是易峰有点保命本事,但面对神君级高手只怕是也万难抵挡。而这神君不仅没有大肆征讨,反而还让仙尊去请易峰,甚至还在此等候三日后摆下酒宴,一副自家人的样子。

本来这样的修士在仙界十分常见,有许多修士因为种种原因而不愿意以真面目示人,可斩天却告诉易峰,这位修士,不禁改变了相貌还以功法压制了自己的修为,更为让易峰惊讶的是,这位修士居然是一位实打实的魔修。

邀霞城的城主府设计比较巧妙,处处都有强大的禁制,不过,其中的卫队却没有多少人,也只有少数几位仙君而已,很快就被全部拿下。

“方才那黑色液体是为何物?竟有如此强大的侵蚀性?”南宫老怪到了易峰身边,就有点难以理解地问道。他方才虽然也是一直在关注战况,可他当时毕竟十分危险,根本没有看清楚,毕竟是事情发展太快,他也不能在一瞬之间就判断出负极能量来。

九系神灵之力只在南宫老怪身体内游走一圈,虽然不能帮助南宫老怪治疗伤势,但也让南宫老怪气血平静了很多,也让他的面色好看了几分,不再是一片惨白。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