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游戏正网:第162章:兵无常势

阳光在线游戏正网 作者: 雨中淅淅沥沥彩虹

最初开这本书是因为对海贼的热爱,后来我比较玻璃心老读者应该也都知道,出来原创剧情之后被骂的狗血淋头,搞得我书评区不敢看,读者群不敢上,就那么闷头写。

小包子回答的其实是前半句,可是,当反应过来自己应声的后果时,就算后悔都已经没有用了……因为,到了11点,四人寝室的灯灭了……适时,传来纪小暖的哀嚎声:“啊啊啊,我不是答应的办婚礼啊……”

“那个,我……我想……”

“就是……”

“别乱想,嗯?”龙尧宸一把捞过颜若晞的身体揽进怀里,因为对自己感情的认知度,他心里对她有着浓浓的愧疚,“一定会找到适合你的视网膜的!”

龙尧宸出了颜若晞的病房后,就去了夏以沫的病房,可是,空荡荡的病房里没有他此刻迫切想要看见的人影。

人刚刚被推进了手术室,龙潇澈和凌微笑带着乐乐就赶到了医院,还来不及去看一眼在icu里的小麦,人就齐聚了手术室外的走廊里。

“不了,”顾俊青明显有些伤感,齐亚岛上的赌局,他到现在才明白师父为什么当初不让他们两个赌,“每个人都要对自己的人生负责,如果他走不出来,谁也帮不了他。”

“不是?”龙尧宸嗤嘲的轻咦,他一把甩开夏以沫,冷冷说道,“乐乐,我是不会放弃的……你可以走了!”

苏沐风看着门关上,人起身走向露台,再次拨着夏以沫的手机,却还是转到了留言信箱……他眸光噙了担忧的蹙眉,随即拨了另一通电话,“苏妈,给我梦想那边这次演奏会负责人的电话。”

龙尧宸给颜若晞换好药后,陪她吃了早餐,甚至,什么也没有做的陪她在院子里享受着上午的阳光,为她采了一把香水百合,直到中午,刑越提醒他sam的班机就要到了,他才说道:“我中午还有事,你一个人乖乖吃饭,嗯?”

*

他不会在刺激哥,就让哥好好的去爱若晞吧,小泡沫是他的,哥最好不会看清自己的心,就算看清……他也不会和老爸一样退让。

夏以沫的心莫名的“咯噔”了下,她本能的微转身体往别墅看去,抿了抿唇,暗暗思忖了下,朝着刑越扯了个还算自然的笑意示意了下后,回头往别墅奔去……

“时间!”龙尧宸话不多说的冷漠问道。

夏以沫猛然睁开了眼睛,一双漆黑的眸子眨也不眨的扫视过周围的环境后,“腾”的一下,人就坐了起来,没有方才的迷乱,此刻的脑子里清晰的不能再清晰。

夏以沫被他的声音惊到,本能的想要道歉,但是,转念想到自己上来的目的,又急忙上前,在手机上快速的打了字:你把我爸爸他们怎么了?

夏以沫听了,艰难的吞咽了下,打字道:龙尧宸,你卑鄙。

龙天霖神情微滞,龙尧宸眸底闪过一丝得意的抬步离开了病房,独留下龙天霖在哪里脑子转不过弯儿。

“啊——龙尧宸,你要干什么?你这个疯子……唔!”夏以沫想要起来,可是,却又被龙尧宸一把搡到了浴缸里,冰冷的水从她的头上淋下,滑过她的伤口,蛰痛了她的神经。

他如墨染的眸子暗沉的可怕,里面有着怒火,却是不知道是对夏以沫的,还是对他自己的!

很好,他龙尧宸的女人也有人敢动!

夏以沫看着龙尧宸的动作,再一次的忘记了反应,她没有听到龙尧宸的声音,只是脑补着龙尧宸如果和她一起堆雪人,那是个什么样的情景?

何俊手快的一把将刑越拉住,沉声说道:“这个是宸少的决定!”

嘻嘻闹闹的声音从凌微笑身边经过,凌微笑看着那些谈笑的大学生,微微蹙眉:“这小恶魔又做了什么惊人之举?”

店长轻轻的关上了玻璃门,回头看去……莫忻然已经淡然平静的开始在图纸上勾勒着线条。

女人优哉游哉的绕过办公桌,在靠椅上坐下,手里晃动着请柬,不停的重复着这两句。

夏以沫皱眉,机械性的指了指用来换衣服的长椅下的抽屉,龙尧宸看了眼那里,脸色有些不好,他翻找了半天,到处都找了,就是没有找那里。

龙尧宸在龙天霖出来的时候就知道了,他做事,从来不会去理会别人的目光,自然,对于龙天霖的调侃也完全不放在心上:“还有三个小时就要天亮了,你就不怕刑越和苏浩找不到我想要的东西?”

天霖,也谢谢你,我知道你对我好只是想要气阿宸,可是,我依旧谢谢你!

蔷薇花的话语是思念,她最爱的是蔷薇花,纵然玫瑰雍容华贵,但是她却独爱蔷薇。

“妈的!吃屎!”

“唉……”

“……”夏以沫咬着唇,因为紧张,捏着便签的手用了力,她喏了半天,方才小声的问道:“我……我能不能晚一点儿……约你见面了在谈?”

龙尧宸目光深邃的看着手里的酒杯,猩红的液体被灯光照射出一种诱人的色彩,只见他薄唇轻启,淡淡的说道:“若晞走了……我这样忧郁,不正和你的心思吗?”

抱在一起哭的两个人还没有停歇,二人都僵持着自己的话,一个不承认,一个不停的问……冷冽回头看了眼,此刻没有时间来安抚她们两个人,他必须要将故事的结尾改写!

走了好久,夏以沫觉得有些累了,却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到了哪里,她左右看看,皱了下眉,想要打电话,却发现,自己出门,竟是没有带包,这会儿是没有钱也没有电话……

“吱————”

“宸少,事情恐怕有些棘手!”秦枫冷漠的脸出现在视频器上,“当年的事情有可能会牵扯到龙岛与四九城的政治冲突。”

夏以沫瘪嘴耸了耸肩,微微扬了下巴,笑了笑的打了字:阿宸,我今天给你做饭吃,好不好?

阿宸,谢谢你这一个多月来带给我的一切,谢谢你对我的坏,谢谢你对我的好……谢谢你留在我生命里的所有,当我们分开后,人生里如果再相遇,请您假装不认识我,我也会假装不认识你……就当我们只是彼此人生中匆匆的过客!——沫沫。

“怎么了,一大早的?”顾浩然温润的脸上有着一丝不快,对于李逸这个毛毛躁躁的性子总是改不掉有些苦恼。

龙尧宸走到餐桌前坐下,拿过一旁兰姨每天都会给他准备的实时报纸,兰姨转身去厨房端了刚刚煮好的咖啡放到他面前,随即恭敬的退下,不去打扰他。

“没有……”向晚脸上的笑容透着一股向往,“老怪,我很感激以沫姐姐需要我的眼睛,因为她需要了,妈妈才能看病,现在才能照顾我们,妹妹才可以上学……而且,宸哥哥并没有不管我,现在我至少不是彻底瞎了,只是弱视,而且,你每年都会来给我检查和研究药物,我总有一天还是能看见这个世界的……”

“其实……”向晚突然脸上的笑容渐渐收去,“我好希望以沫姐姐和宸哥哥可以幸福,我希望我能在他们结婚的时候看见,亲眼见证他们的幸福。”

“龙总放心,我们一定会尽力把他的毒瘾戒掉的。”戒毒所的警员很是客气,一脸阿谀的说道。

龙天霖突然问道,蓝影只是轻倪了眼他,却没有回答,因为她知道,少主根本不需要她回答,大部分时候,少主都明白自己想要什么,想做什么,只是因为知道,所以,他越发的难过。

突然,低沉的声音缓缓传来。夏以沫转头看向龙尧宸,摇摇头,“没有!”

顾浩然隐在镜片下的眸子微微黯然了下,随即微微扯了嘴角笑道:“如此见外?”他看着扬着头一脸好奇的看着自己的乐乐,心知肚明,却自找贱的问道,“他是……”

话落的同时,夏以沫的脸色就变了,就在顾浩然和龙尧宸微微蹙眉的同时,曾月再次说道:“这鸠占鹊巢果然不是古人说说而已……”

夏以沫下了楼,卧室里的声音已经远了,她到了楼下后,不免回头看了眼,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觉得,同样是宠溺,但是,阿风对乐乐是真的溺爱,而龙尧宸,却是引导性的教育,这大概……才是一个父亲会去做的吧?

时间到底能改变多少他不知道,但是,沫沫的一步步改变和努力他看的真切,也因为看的真切,他越发的心疼,越发的对这个女人迷恋!

·爱情不是交易,也不是怜悯……那是一种充满了酸甜苦辣,期待又彷徨的抵死缠绵!

冷冷瞟了冥洛一眼,龙尧宸方才说道:“我中媚药了。”

苏沐风的心不停的抽痛着,小提琴就和夏以沫一样,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可是,他几乎是在同一天失去了他两个最爱,那种心痛,除了他自己,没有人能够了解。

“爹地,你在看什么?”

二人一前一后的走在龙岛一处风景巍峨的山下,蜿蜒的小径就像他们理不清的思绪一般。

“王子!”众人行礼。

苏浩嘴角一勾,“我大不了回家帮老头子去……你,”他看着刑越,遗憾的摇摇头,“只能接受他的报复了。哈哈……”

夏以沫没有停下脚步,甚至,微微的迟疑都没有,她只是往前走着,没有泪,没有酸楚,没有痛……空了,好似什么都空了,她眸光空洞没有焦距的看着前方,一直走,一直走,不管前面到哪里,也不管背后那道犀利而刺目的眸光。

夏以沫却好似没有感受到龙尧宸身上渐渐弥漫出来的怒火,只是打字道:对不起,宸少,我需要去准备午餐了,如果没有别的吩咐,我退下了!

一场爱情长跑……龙尧宸相较于他更加不易,他都能最终抱得美人归,首开乌云见月明,他难道就差了去?!

“嘚!”夏以沫撇嘴,“一点儿诚意都没有……当初你摆我一道儿我还没有找你算账呢!冷家玉鉴的水晶粉碎颗粒……这你都敢随便送人?”

“唉……”莫忻然故意装出一言难尽的样子,果然,夏以沫一副算了,不找你计较的样子,她一乐,问道,“什么时间去齐亚岛?”

“花市!”

莫忻然微微皱眉,垂眸看着夏以沫递了过来的深蓝色风信子,接过的同时就听她说道:“没有丢不去的无法面对的未来……”说着,就见她接过龙尧宸手里的剪刀,当着莫忻然的面儿,毫不犹豫的将花径剪断……

群里征集豪门1和豪门ii的订制书,想要的进群了解情况。

“叮!”

苏沐风先是环视了一周后应了声,“嗯,我很快就过来,你就在这里不要动,嗯?”

“我去!”夏以沫急忙拉住了苏沐风,见他疑惑的看着自己,急忙说道,“那个……还是我自己去吧,你,你在这里等我!”不等苏沐风说什么,夏以沫就急忙越过他匆匆离开。

*

霓虹和马路上交织出来的车灯将夜渲染的梦幻而迷离,夜风徐徐,带着一丝夏夜的清爽。

宋美娜站在酒店房间里窗户前看着外面闪烁的霓虹,掩在面具下的脸带着渐渐溢出的兴奋。

“腾”的一下,冷冽猛然偏头,犀利而森冷的眸光直直的射向冷湛,脸上更是笼罩了浓浓的戾气。

冷冽看向莫忻然,雨水下的眼睛已经成了胡桃,“没有……”

一脱离了男人的钳制,夏以沫本能的就开始逃,此刻,她脑子里只有一个信念,她必须找人来帮忙,她不能被抓住,她要救苏沐风!

“shit!”秦枫气的咬牙,“又晚了一步。”

“啪!”

“我需要苏沐风的手,甚至……他的命,”龙尧宸的话冰冷而沉痛,甚至透着失望,“我需要那么大费周章吗?就算当街杀死一个人,甚至……一百个人,我龙尧宸都不会眨一下眼睛!谁,敢抓我?”狂傲的话透着冷绝的杀气,“就算我要用隐蔽的方式对付苏沐风……你,认为小可爱会有机会跟踪过去……嗯?”

而就在手接触到夏以沫背后的湿濡时,他蹙眉看了看手里的粘腥,竟是透着一片血红色,顿时,龙天霖的面色一寒,冷声问道:“伤口裂了都不知道痛吗?”

“疼,嗯……”夏以沫昏迷中不安的想要躲避背后那灼热的钝痛,由于痛楚,她的脸整个皱到了一起。

龙尧宸如雕的俊颜没有一丝情绪的听着医生交代,最后,只是喉咙里轻“嗯”了声。

冷冽只是扫了她一眼,随即冷声说道:“我和她有话说,你们都出去……”

“有疯子在啊!”乐乐傲然的挑了下巴,“再说了,爹地也在呢。”

龙天霖赞同的点点头,然后从前面的便桌上拿过上面的一张纸递给夏以沫……

“是!”夏宇转身规规矩矩的齐步走,人到了外面,就再也无法抑制自己的心情,看着手里的信,眼睛瞬间被晕染了水雾,拔腿就去找了地方认真看信。

*

龙尧宸紧蹙了剑眉,如刀削般的俊颜上透着一丝戾气的看着夏以沫的动作,就在夏以沫想要穿越颜展翔的人被拦住的时候,他的脸色更加的黑:“刑越!”

曾经……以为是爸爸的颜展鹏突然间不是自己的爸爸,这么多年相依为命的爸爸又突然告诉她,她的爸爸是颜展鹏,就在她以为不需要爸爸的时候,她心里多少还是噙了一丝怨怼的来见颜展鹏……可是,为什么又变成了颜展翔?

就在刑越腹诽的时候,龙尧宸薄唇紧抿的拨出了夏以沫的电话,他的耐心从未有过如此差,而在电话里传来一直恼人的等待音的时候,他有股想要见到夏以沫后就掐死她的冲动。

龙尧宸在电话等待音停止后,又拨了过去,可是,依旧没有人接电话,龙尧宸蹙了剑眉,从开始的生气,渐渐的变成了担忧……虽然他不认为颜展翔的动作会这样快,可是,夏以沫不接电话,不回复简讯让他的心有些慌乱起来。

“你刚刚心里不是很想离开吗?”苏沐风一脸的无辜,卖乖什么的,他可是很在行的。

龙天霖眼底微微惊讶了下,随即暗暗腹诽了句,说道:“哥那么想知道,可以去问小泡沫,我觉得会比较快!”

a市还有好玩的事情等着他,而若晞……也还没有回来!

“现在事情好像越来越复杂了……”李逸手里晃着棒棒糖,若有所思的说道,“目前来看,已经有四五拨的人都参与其中了,但是,每一路的人马都不是省油的灯。”

话落,夏以沫极力的挣脱了龙尧宸的钳制,开了门就欲下车,可是,人还没来得及就被龙尧宸一把拉回,紧接着,人已经被龙尧宸抵在了车座上,而龙尧宸则侧身摁着她的肩膀,让她几次想要起来都最后被推回。

“真的?”夏以沫有些不敢相信,见龙天霖点头,她顿时被喜悦冲刷的有些慌乱,“那,那……那我可以,可以去吗?”

“冷冽那边倒是也希望这样,毕竟对齐亚的旅游业会产生很大的刺激。”龙天霖关闭了企划案,“但是,怕影响了你的利益,我这次去看了下地方,如果要按照蓝图走,只能这样……但是,哥如果不退让,我回去改。”

龙尧宸的眉蹙的越发的紧,这个女人是自从圣域瓦解后,a市新冒出来的狠角色,这个女人长的极为妖媚,却心狠手辣出名,外界人称“黑寡妇”,因为,她确实是个寡妇,二十五岁嫁给一个小混混,两个人都狠毒,迅速在a市窜起,第二年小混混被人陷害死了,这个女人如今就守着那个帮派……她不是个善茬,身边的男人不断,最喜欢二十左右的,只要看对眼,就会想办法搞到床上去,先是美色金钱利诱,不行,直接就下药。

俊颜缓缓压进,当薄唇碰触到唇瓣的时候,夏以沫方才反应过来,可是,为时已晚,当她本能的想要退的时候,大掌已经按住了她的后脑推向他……

那个女孩在龙天霖看她的时候,淡笑的下,不失礼仪,却又不会和那些人一样毫无顾忌的巴结谄媚。

众集团代表一听,互视了下,纷纷笑了起来,打着哈哈的也就“忘记”了目的的开始玩了起来,不多会儿,不知道是在谁的示意下,有几个长得不错的女孩儿纷纷进来,一进来就自来熟的坐在众人的身边,其中,更有两个在龙天霖的左右。

这里一片笙歌,smile酒店的花园凉伞下,两男两女和乐的聊着天,俨然是龙潇澈和慕子骞夫妇。

慕子骞:“不了,明天和墨儿要去m国,今天有时间,就顺便过来看看你,你和大哥……”

“刑越!”

龙尧宸没有问xk跟着保护的人夏以沫她们在几楼,难得“好心情”的坐着扶梯竟是一层一层的找着……

飞龙百货a市的ceo李新海听到龙天霖这样问,背后直冒冷汗,这个副总平日里就极为难缠,何况,现在总裁还在!

慕子骞微微蹙了眉,早上在别墅他是见过夏以沫的,虽然还不知道这个女孩儿和天霖以及小宸到底什么关系,可是,他是过来人,三个人之间肯定有猫腻。

“滴滴……”

手术室内气氛比以往的都要凝重,不知道是因为夏以沫之前悲伤的情绪还是那渗人的血泪,亦或者因为这次手术将会对两个女孩儿未来的一种洗礼,此刻,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期望着宸少的赶到,哪怕……是在最后一秒!

“真的吗?”乐乐眼睛也发了光,小孩的好奇心始终驱动了他问道,“小舅舅找到了吗?”

夏宇蹲下了身体,说道:“没关系,到摄制组就五分钟,报道过后,小舅舅在送你回来就好了。”

夏宇不停的跑着,渐渐的将教学楼抛在了远处,他时不时的会回头看去,见并没有引起注意的时候,因为紧张而高悬了的心才稍稍的放下了些,他吞咽了下回头,继续奔跑,直到到了一栋看上去有些废弃的小二楼的地方才慢慢的放缓了步子,然后又往回看了眼,转过小二楼往后面的围墙走去……

齐亚岛。

会议已经开了三个多小时了,他们甚至没有吃饭,可是,她却有秘书送过来的外卖……看了眼桌子上几乎没有动的饭,眉心都皱到了一起。

早上出了游乐场的事情后,加之a市的情况和夏宇逃出戒毒所,龙尧宸就已经猜测到对方恐怕想要从两方面着手,而两边,一个控制乐乐,一个控制夏以沫,都是捷径,他回去小别墅,当看到屋子里没有人的时候,他的心几乎一下子就拧到了一起,后来电话知道她在湖心才稍稍放心,急忙找去……

“那个人开口了吗?”龙尧宸问。

“怎么会?”凌微笑放下粥,轻抚着乐乐的脸蛋,心疼的看着他。因为手术,乐乐这两天已经消瘦了不少,“乐乐,你要相信,这个世界上最爱你的就是妈咪和龙爸爸,知道吗?没有任何人比他们更希望你健康,快乐的成长。他们如今所做的一切,乐乐要相信,都是为了乐乐以后可以更加快乐!”

“宇阳也回来了,刚刚和澈澈出去了。”小麦问道,“乐乐的病怎么样了?刚刚听澈澈说这个点儿一般乐乐都会睡觉,我就没有过去。”

“你叫什么名字?”男人突然问道。

夏以沫被苏沐风的眸光看的有些不自在,眼神闪烁的说道:“我可没有礼物回送给你!”

夏以沫挣扎的睁开了眼帘,细微的一条眼缝中,是一只修长白皙的手指擒着玻璃杯,她贪婪的看着那个杯子,因为病痛,全身酸软的没有一丝力气,她只能虚幻的看着那个杯子和那只紧握着杯子……骨节因为用力而泛白的手指。

“和你预料的一样,一个个都跳了脚!”苏浩笑的随意,“只是可惜,这次不能一下子让他们清盘!”

`醉清风:我声明,去pk,不是为了暖暖入梦,只是……既然离殇如此维护一个女人,我怎么也是要给若初证明,我和暖暖入梦是没有关系的!

恭喜玩家落然离殇打败龙城守护神饕餮,开启隐藏地图雪域,奖励剑客绝杀武器“啸风剑”,技能龙族“龙之冥想”。全服将在半个小时后开始升级,大约升级时间为2个小时。祝各位玩家愉快!

还没有等来沈颢的回答,游戏界面突然金光大盛,光芒漫过后,就见盯着“暖暖入梦”的小天算已经站了起来……

落然离殇:还在确定自己是不是三儿?

暖暖入梦:我在纠结……大神,我和你很熟吗?

傀儡123:……

上帝说:一扇门被关上,就会开一扇窗……

关门的那刻,就听书呆子仿佛茅塞顿开的感叹:我怎么就没有想到从这里解呢?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