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游戏正网:第153章:逐臭之夫

阳光在线游戏正网 作者: 雨中淅淅沥沥彩虹

他说的话,也开始含糊不清。

方继藩又笑了笑:“陛下,想来,这一定是王不仕的主意吧?”

至少,股东们看到这一幕,纷纷为之欢庆。

方继藩当机立断:“放出消息去,暗示宫中也有人买了,对了,还有内阁首辅大学士刘健……”

从行在里出来,方继藩心里一宽,这幸福集团能不能成,实在有太多太多的变数。

这是多不可多得的机会,自己为啥……就将所有的关系都撇干净了。

“……”

朱厚照道;“现在有一件大事,要交代你去做,你敢不敢?”

方继藩道:“最重要的不是兵刃,而是如何狸猫换太子,啊,不,伯安换天子。”

王守仁想了想,摇头:“哪怕是礼部愿意更改,只怕陛下,也未必愿意,恩师,陛下极看重此事,他要展现我大明的威严,也要展现我大明也有如盛唐时的胸襟,有怀柔的手段,若是将这些部族的首领,隔绝开,陛下只怕心中不喜。”

方继藩又掏出一个小圆镜,朱厚照戴着,忍不住道:“本宫这些日子,都在忙着书院和蒸汽研究所的事,没想到,你小子,竟还鼓捣出了这么有趣的东西。”

弘治皇帝叹了口气:“他喜欢,就由着他去吧,朕管不了他啦。”

方继藩道:“陛下圣明。”

“好……好……”萧敬哑口了很久,才发出无奈的声音:“太好看啦。”

王老爷,威武!弘治皇帝开始向诸翰林和科学院士们求学。

王不仕戴着一副大墨镜,竟慢慢找出了一点感觉。

他得撑下去。

王不仕顿时不吭声了。

没好气地道:“困了,要去睡觉。”

他不禁一脸怒容,可是这怒容,被硕大的墨镜挡不住了,没人能看清他的表情,这一刻,他浑身焕然一新,竟有了几分我是你二大爷的豪迈。

这一切,都是息息相关、环环相扣,哪一点出了纰漏,都要出大问题。

方继藩小心翼翼的看了弘治皇帝的脸色。

“我看他们总是谨慎的过份,胆小如鼠。”方继藩道。

“是呀。”邓健不禁疑惑了,眉头微微皱了起来,很是认真的问道:“这是为什么呢?”

朱厚照来劲了:“说来说去,这也怪不得别人,要怪就怪咱们的列祖列宗,也就是太祖高皇帝……”

朱厚照:“……”

在大明其他的州府,钱粮的数目并不复杂,因为其经济比较原始,而地方官呢,只需问一问,大致心里有个数,也就成了。

弘治皇帝便瞪了二人一眼,旋即,他沉吟起来:“奏疏中所言,不无道理,这些年,朝廷为了下西洋,投入了无数的人力物力,再不能重蹈新津覆辙了。这战略保障局,就效锦衣卫吧。谁来领头的好。”

人人都知道,投机暴富。

天气有些寒。

似乎,这句话给予了其他的翰林们,足够的精神力量。

弘治皇帝道:“既如此,朕明白了,卿家且先告退。”

肯定要挣银子的,相信王学士啊,不相信的人,就如他们一样,还背着让人喘不过气来的房贷,越活越穷。

刘瑾忙是摇头:“不敢,不敢,孙儿不敢的。”

弘治皇帝不断的点头。

他哭了。

这眼睛一睁,看着下头的云层,一下子,刘瑾打了个激灵。

弘治皇帝深以为然的颔首点头:“那么,朕就照准了。”他敲了敲案牍:“朕迟早,要将佛朗机舰队,一网打尽,这造舰之事,万万不可贻误。”

弘治皇帝道:“朕会考虑的,只是眼下,当务之急,并非区区营造一事,我大明积弊重重,实在令朕心忧啊,朕在想……罢了,朕自和内阁议定商榷,你们退下吧。”

弘治皇帝摇摇头:“这铁路,朕是看出来了,实乃利国利民,不修,也不成,这事,朕不管了。由着他们去闹吧。”

方继藩笑吟吟的道:“想要银子了,这才想起了为师,你们这几个师兄弟啊,没一个省油的灯。”

他磕头如捣蒜,哀声道:“臣请陛下饶命。”

弘治皇帝竟是沉默了。

虽是女儿家,可救治了太皇太后,自此之后,梁家便算是多了一道保障,将来……女儿有了太皇太后和宫中的凭仗,女儿家,也不指望她有前途,却还担心姻缘?太皇太后一道旨意,什么样的金龟婿没有,多半人家,还高兴的不得了,求之不得呢。

曾祖母死而复生,这是何等惊奇的事。

弘治皇帝皱眉。

弘治皇帝冷漠的道:“万死?朕也恨不得,将你碎尸万段!”

“爹……妹子现在入了学,去了也是于事无补,爹你稍坐,我这就回去,看看是谁在乱嚼舌头,我去割了他们的舌头。”

梁家安静了。

弘治皇帝道:“萧伴伴,你有话说?”

弘治皇帝一愣。

弘治皇帝抚案:“萧伴伴,说的有道理,既如此,那么就如此吧,朕要传召钦天监,想听听,钦天监对此,有什么看法。”

方继藩也急了,拉扯着朱厚照的袖子:“太子殿下……”

方继藩道:“殿下以为呢?不然,朝廷要钦天监做什么?”

她神情焦灼,显然……自己也不确信,是否有用。

而此刻弘治皇帝陷入了巨大的悲痛之中。

一旁的小环,则手搭在太皇太后的脖上大动脉上,惊喜的道:“成了。”

说着,她退了开去。

张皇后眉头一扬,很是好奇的问道。

“家父讳储。”

没啥印象,不认得。

刘文华乃是岭南才子,心心念念的,便是学好文武艺,卖予帝王家,若是因此而获得宫中的青睐,这是……何其长脸的事。

只是……可惜了。

大家等了很久,也不见陛下来。

因为……这病太过突然,事先完全没有任何的征兆。

御医急得要跳脚。

其他的御医和女医也纷纷涌了进来。

梁如莹倒也爽气,上前将弘治皇帝推挤到了一边,边道:“无关人等,还请让开!”

她深呼吸,紧接着,狠狠的朝太皇太后的心室按压下去。

本宫无用?

弘治皇帝抬眸,他凝视着宦官。

“快,快,去仁寿宫,太皇太后娘娘她老人家,犯病了,快,赶紧的!”

自己还是将这个时代的男女大妨,想的太简单了。

他陡然想到,自己将一切事情,想的太简单,数百年的纲常和社会风气,怎么会说变就变呢,自己把这些女子们,坑苦了啊。

难道往后,还要负责她们一辈子?

随侍的宦官,忙是上前:“陛下有何吩咐。”

随侍便拿起御案上的票子,一看,眼睛都直了:“陛下,奴婢听说,这三比零,大发钢铁队若是胜了,可是一赔十七啊,陛下真是圣明,明察秋毫,竟是统统中了。要知道,此前,坊间都说,此次保育院队……必胜……”

弘治皇帝竟是恍然。

方继藩点头:“陛下说的是。”

足球的兴起,带起了博彩业的发展。

体育场里,今日一场的足球比赛,其实看客并不多,一方面,这只是一场预选赛,还不至于引起发球迷们的兴趣。

萧敬不懂装懂的点点头:“是啊,陛下说的有理。”

只是这念想,实在太多太多了。

朱厚照便歪着头,不知该怎么说好,憋红了脸,老半天才道:“老方,你饿不饿?”

自是被人截住。

他懵了。

儒家官员,非常注重历史经验的。

刘健道:“陛下,陛下……”

随即,他皱眉,龙颜震怒!

方继藩的泣声,也戛然而止,他抬头,一脸错愕:“谁……活了?”

弘治皇帝挤出笑容:“这是大喜事啊,是大喜,无论怎么说,人活着就好。”

卧槽,这不是方继藩的声音吗?

弘治皇帝道:“这里,你来善后,继续进行祭祀,只是祭祀的,你自己随便挑一个吧,爱祭祀谁就祭祀谁。”

那梁储几乎跺脚:“我还给方家随了礼呢。”

其他礼官,一改肃穆,忍不住,也跟着笑起来。

弘治皇帝瞪了他一眼。

“噢。”听说是简单的,方继藩总算是强打几分精神。

可无论如何,张懋一把老泪流出来,自己还能说啥,简单就好。

“现在什么时辰。”弘治皇帝道。

“快到卯时了。”

时候还早,弘治皇帝道:“斟一副茶来吧。”

萧敬忙是斟了茶来。

弘治皇帝道:“英国公那里,没有出什么差错吧。”

“都准备妥当了,唯一美中不足,是……是……英国公担心……”

王不仕满面红光,格外的激动。

王不仕:“………”

船首与船尾,直接裂为了两截,两边的水兵和水手们,还妄图接近王不仕号,登船近战,可此时,他们绝望的直接随着断裂的舰船,直接落海。

自舰桥上,方继藩发出了声音。

可是舰船,依旧飞快的行驶,朝着东南方向而去。

有一个护工,想要来搀扶他。

他觉得头皮发麻。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