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游戏正网:第149章:绝对乾坤

阳光在线游戏正网 作者: 雨中淅淅沥沥彩虹

在那以后,电话就断掉了。再听不到陆雅的声音,只有跟踪者自言自语的说道:“哼,要是我,我也想不相信。真以为什么事情都由得你啊。我都不知道这件事情有多离奇,辛亏这次碰到的这两个小姑娘有点傻,没什么害人的心思。要碰到是别人,稍微气量狭小一些,我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了。”

只见张兰兰叹了一口气:“我只好再从长计策了。”

只是不同的是,我跟宫弦是落到了地面上不知何时出现的一张软椅上,而那团黑雾却是大叫一声萎顿于地板之上。

我问:“好吧,既然你不愿意找宫一谦,那你找我也可以。毕竟来者是客嘛,我也该尽一尽主人的责任。”最后那句话我说的别有用心,是希望陆雅可以知难而退。

不知道是因为房间的隔音特别差,还是陆雅的声音特别尖锐。我都已经将水龙头的水开的最大,还是能听到陆雅和宫弦的对话:

可我让我没有想到的是,丹凤将大门关上以后,又匆匆的走到餐桌这,将我抱了起来。

之前张兰兰跟我说过,变成鬼的东西都会记得对它来说印象最深刻的那个人,然后在那个人身上留下印记。之后无论是有恩还是有仇,都能够找到那个人。也有的鬼是来不及留下印记,所以只能凭借着生前的记忆来到之前经常跟那个人碰面的地方。

只见张兰兰伸手从她的包中翻了一翻。我还以为她要摸出符纸来呢,在这个充满了邪气的地方,也唯有符纸这些对待妖物的道具才能派得上用场了。

“大哥,如果你死了以后,你是会选择投胎重生还是为了保持生前的记忆而选择躲在黑白无常找不到的地方活下去呢?”忽然小女子停了下脚脚步,很认真的问大明这个不该从那么小的孩子口中说出来的话。

“别怕,木棍上有道家特制的杀妖药粉,她的身上沾上了药粉,法力已经消失,不要怕。”

正在开车的小功不满地回头瞪了大陈一眼。仅仅是一眼,也就两秒钟的时间。就在小功回头的那一瞬间,忽然不知从哪儿窜出来一辆牛车。一下子就横列在我们的汽车前方。

寻思间大家都下了车。然后大陈他们三个人都往后备箱走去。他们的举动又让我心没来由的咯噔了一下,我的脑海中立刻闪现出影视剧里面所看到的情节。

我的话再一次让广场舞大妈们雄起了,一段时间就如同山一样的挡在了出口。拉着张奶奶紧紧地跟着广场舞大妈,一步也不敢走远。

我不知道宫弦是以怎样的方式通过项链跟我建立了联系的。

我一时间没有接他的话,就算如此,宫弦也不至于能够神通广大的跟他们心有灵犀一点通,然后指定要我嫁过去吧。

我懒得去理会吴兵这种乱咬人的疯狗,只想让今天的仪式快点结束了。我好睡上一觉。

突然,宫一谦不高兴的大声说道:“太爷爷,梦梦她不喜欢你。你就别强迫她了。”

回到卧室里,我看到宫弦已经换下了一身休闲装,正躺在床头看书。看到我上楼。他并没有看我一眼。

“你把你所知道的都说出来吧,也许这就是你唯一可以得到宽恕的机会。”我轻轻的说着,因为我已经看到了宫弦掌心又聚起了红色的火苗。

我跟他们交代完之后就上楼去了,到了楼上之后就看到梳子在焦急的抖动着,我知道这是小慧着急了,小慧应该也很想要去投胎吧,应该也想要去过她本来应该过的生活吧,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么我就多帮帮她好了。

无论是什么东西,我可都不敢用,但是张兰兰又让我拖延时间,真是费劲。我知道张兰兰正躲在旁边,就为了等着这个女人如果要是图谋不轨的话,也好早些反应过来。

我知道张兰兰最是嫉恶如仇,她最不喜欢别人装神弄鬼的吓她。尤其她还是一个捉鬼人,更不会害怕鬼。这种情况自然是要出去查看的。

我对张兰兰点了点头,然后侧身让她走在前面。

我一边往后退,一边碎碎念:“宫弦啊宫弦,什么时候过来吧。快救救我。”宫弦活了很长时间,不仅法力高强,而且懂的事情也很多。简直就是一部行走的百科全书。我感觉到自己的脸就像被火燃烧过一样,又烫又辣,甚至觉得耳后根都一起滚烫烫的。听了宫弦的话,我下意识的抬起手摸了摸嘴角。发现并没有什么可疑的液体,更没有什么黏黏的手感。

我想了想,觉得有点道理,顺便等送走了陆雅。我还有时间可以单独问问宫一谦,对我来说太多的事情都是个疑团了。

“嗯,我也同意。”我不能在知道能够救得了张飞太太的情况却不出手相救而漠视她死去。

我们下到楼下,一眼就看到了张飞的车。待我们上了车后,各自通报了消息,原来张飞是由于不愿回到那个没有温度的家头,所以他昨晚送了我们以后,也就在我们住的酒店里也开了间房休息了。

曾大庆叹了一口气,然后伸出手指,指着外面我看到的那个学校。“我的女儿又跑出去了,就跑到了旁边的天河学校里面,她以前不喜欢上学的,现在抓都抓不回来。”

说到这里,张兰兰顿了顿。又继续说道:“就在第二天,宫弦就回来了。接下来就是你刚刚看到的那样。”

听着宫弦的话,我没来由的一阵生气。这个宫弦,把我当成什么了?

张兰兰小声的对我说:“这两个医生和护士他们都是做了好几例这样的手术的,一方面也是比较有经验,第二方面是成功率也比较高。”

他又喝了一大口咖啡,然后砸吧砸吧嘴,叹了一口气。最后才继续说道:“第一次发现我的太太不对劲就在三天前,我跟你说来你可能不信。就是在那天晚上,我是午夜时分回到我的家的,我家是一栋五层楼的别墅。”

突然间,张飞神色惶惶的朝着左边望了两下,又朝着右边看了几眼。

张兰兰有些没耐心等待了,再一次出言提醒张飞。

他的手指头不停的在桌面上弹来弹去,“服务员,给我来一杯冰水。”

我竟然一个人都没有通知。然后就自己一个人出门了。

我打趣着对阿明说。

“这是一幅有山有水的山水画。”大明看了一会儿,说出了他看到的内容。

“还有什么吗?”大明又看向墙上的画,他的面上现出了疑惑的表情。

“要不,这份谢礼梦梦你就以身相许吧。”忽然,宫一谦一本正经地说了起来。

我无法挣扎,只得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半截小腿正在被一个猩红的舌头给无情的舔舐着。我不敢闭上眼睛,死命的睁着眼睛。但是就当那个牙齿要咬下来的时候,我整个人都绝望了……

心中默念了一百声的宫弦,都没有答应的声音。不仅如此,疼痛竟然也没有如期而至。我眼睁睁的看着朱克将我拉到一边,他的手碰到的藤蔓都化成了粉末。

丹凤笑着对我说:“经济型的酒店,不会特别贵。环境也还算可以,我还没有租这边的房子的时候,都是住那儿的,也算是一个老店了。”

我随同张兰兰一起跟丹凤到了再见,再三的叮嘱道:“丹凤,那我们就先住这边了。你有空的时候一定要最快的时间联系我们。”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