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游戏正网:第148章:离乡背井

阳光在线游戏正网 作者: 雨中淅淅沥沥彩虹

她太疼了,有身体的,也有意识里最后的那点清醒所留给她的,心疼。

阿jim盯着她看了半晌后才道:“这么跟你说吧,裴小姐!我只想知道,你对我好友brent到底是个什么态度?几天前我同他电话联系,听说他要准备婚礼的事情,可是后来又搁浅了,而那个本来应该已经回到伦敦去的女人,现在却居然跟我坐在这里。”

“怎么回事!”曲市长第一个因为被水溅到而弹跳了起来。

挣扎不过几秒,她还是轻声道了句:“那好吧!”

夏芷柔说完了便开始大笑,那笑声凄厉,好像之前她当真经历过什么精神上的打击。

“你在哪里?你不是应该在……”

裴淼心沉着声,“虽然不知道你现在是因为什么原因被提前放出来的,可是善恶到头终有报,当初你被抓也不是我害的你,而是你自作自受,所以现如今你我之间两清,你再不要来找我了。”

迷迷蒙蒙轻哼了一声,只觉得背上被什么东西压着,重得要死。

天啦!谁来告诉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而她现在又在跟这男人做些什么?

他的手中正好拿着一只盛了酒的高脚杯,这夜里孤单,以着他的脾性这时间也应该在外面狂欢,可是下了飞机就接到桂姐的电话,说大少奶奶过来了,给老太太熬粥又在屋里陪着说话。那时候他正坐在车上,一边歪在床边揉着自己酸痛的眼角一边听桂姐说话。

她说:“耀阳这几年都不在外风流,只是有时候孤单寂寞的时候跟什么小明星见见面面吃吃饭,但时间都不会太长,又根本什么都没有做,已经够算是对得起你守候了他这么多年,你说你这曲太太在外人眼里当得多有面儿?”

夏芷柔冲她点头,快步上前接过阿成手里的孩子才去看曲婉婉,“她不是我叫过来的,我没事叫她干什么啊?我不知道你跟妈今天会回家来么,你妈那么讨厌她,我怎么敢让她们遇上啊!遇上了,万一让有心的人晓得了,还不以为是我故意搞的鬼。”

裴淼心觉得其实这么点小事他也没有必要在场,可是曲耀阳坚持前往,不只自己要去,她也不能少。

严雨西一边翻出自己包包里的小本子开始向各位报备行程,这一趟过来是预计要待整整一月,每个人都有自己要陪的人,最重要是自己提前几天先熟悉一下周围环境,这样等老板来了才知道带人家玩些什么。

裴淼心低头看了眼桌上的支票,那上面还真是好多个零,看来曲家这几年确实又赚了不少钱。

裴淼心没有说话,起身拿过自己的包包转身就走。

夏芷柔抿了抿唇,还是自嘲似的笑道:“当年他出国留学,我以为他那一去,也许我们这一生都再没办法遇到。可是后来他还是回来了,在我打工当小姐的夜店里,他陪几个合作商前来洽商,我们就在人与人之间,隔着那么多的人,还是一眼就看到了对方。”

吃完晚饭她突然想起问钢笔的事,曲耀阳说:“行,不过钢笔是邢秘书帮我定的,周末咱们不是要叫朋友到家里来吃火锅吗?那到时候就把她跟陆离一块叫上,你当场问她就行了。”

开了一个每周例行会议,曲耀阳起身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首席秘书刑俞晴正好跟了进来,在门上敲了敲,“曲总,有您的一个包裹。”

想想,那车上貌似还放着一双她打算开车时穿的平底鞋。反正总归是要换的,明天一天她没有工作,正好可以穿着那双平底鞋带着芽芽在自己出生和生活过的这个城市转转。

说完了他抬腿就走,看得裴淼心一脸莫名其妙。

上回到机场去送裴母离开的时候,她只记得母亲眼底的忧心。

才红着眼睛挂断电话,手中的电话又大作起来。

电梯在他面前“叮”了一声,他侧过头来看她,“走,上去!”

眼泪就要从眼眶滑出来之前,她努力吸了吸自己的鼻子,别开脸去,“既然是这样的话,我希望婆婆能够帮助我,让我跟耀阳离婚。”

“裴淼心,我一直都觉得,就算你不是什么聪明的女孩儿吧!但你至少应该不笨!我儿子同那女人在一起多久,若是真心喜欢真的非她不可,那他何至于在外面还有其他的女人?既然那个女人收服不了我儿子的全部身心,那就说明你还有机会,有机会等待翻身。”

他知道她喜欢他爱着他多年,只是他从未想过,像她这样漂亮又倔强的女孩,会一直为他守身。

他越想要亲近她她反而越是不让,用力将他就快要埋到自己脖颈间的脑袋推开,她恨恨咬牙去望,“如果你是想要羞辱我、占有我,那么白天在那客栈里头你已经做到了,不用再到这里来让我难堪,你可以滚了!”

“哈!我勾引了你?我承认自己曾经是很想要那么做,那是因为我爱你!可是现在,我一点都不想勾引你,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该忍耐的该忍让的他全部都做了,他总以为她会明白。

他以为,在她决定要他用心来交换这段感情的时候,她就已经不会再这样对他——好像他是个最熟悉的陌生人,而她永远是朵开在彼岸的花,可望而不可及。

……

裴淼心进屋脱鞋换鞋,这个时间点,又加上半天那么累,小家伙肯定已经乖乖去睡了。

她轱辘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来回梭巡过他双眸以后才道:“臣羽,其实我一直想问你来着,你说你刚从瑞士转院回a市的时候忘记了很多从前的事情,可是刚才在医院的时候我还听到你说起很多小时候的事情,我只是不明白,你究竟是丢了哪一部分的记忆?”

裴淼心放下手中的肉串去捧酒杯,眼角余光里瞥见他拿着的那只红酒,张了张唇,说:“呀,这不便宜,就配烧烤,真是可惜。”

这王燕青是苏晓的朋友,也是“青苗会”曾经的干事。当初若不是她自动请缨辞去了干事的职务,这活也不会落到裴淼心的身上。

下了楼,曲母俨然还没有休息,正坐在客厅的大沙发上,冷冷看着从楼上下来的女人。

裴淼心扯了扯唇角,“不介意。”

在家玩了整天,到最后回曲宅的时候,小家伙早就困得眼睛都已经睁不开。

可是刚刚那些愤怒的话里头,她好像隐隐约约听到他说起了爱情……

车子里的另外一个男人,猛踩一脚油门,将车子快速开到了高速公路上去。

不行了,身体有些发烫。

裴淼心轻声打断,“洛佳你不明白,这个世界上或许有些人本来就不应该在一起,他们即便倔强地非要待在一起,也只能相互印证着对方都不想要回头的错误的青春。”

“所以呢?”裴淼心仰起自己的小脑袋,看着面前异常憔悴的男人,“在你们一家人做了这么多莫名其妙的伤害我的事之后,我还要感恩戴德地跟你说一声谢谢?”

裴淼心咬着唇坐在那里,却到底什么话都没有再说。

洛佳看她一眼,轻笑着转过身来背抵着墙,“有烟吗?”

裴淼心犹豫了一下,还是从玄关处的衣架上取过小家伙的大衣,将她整个人包裹得严严实实的以后,回身对曲母道:“我带芽芽出去买菜,晚一点回来。”

“哦。”曲耀阳恍然大悟地转过头去,大脑里一片空白,似也没什么心思与她闲聊下去。

“上回我外公从北京过来,同军区的几位首长见了一面,那时候曲爷爷好像就在军医大里住院。我陪外公一起,本来想同总政的何爷爷和徐参谋长一块到医院来看您的,可是他们当时都有别的安排,是到省军区参加老干联谊和慰问邻市地震灾区的,所以匆匆来了,待不到两天就走了,都没来得及到医院去看您。后来,我外公心里一直记挂着这个事情,让我见着曲爷爷的时候,一定要同您告声歉,他心里实是过意不去。”

犹豫间,正好摸到不知道什么时候夹在他车门边的小卡片。

旁边的夏芷柔在说话,他犀利的双眸一斜,一瞪那后视镜里似有若无正朝他们瞄过来的男人。阿成恰在这时候赶忙就收回自己的目光,不敢再打量后面的一切。

夏芷柔好一阵着急,“谁说我不要!你们哪次聚会能够少得了我,我怎么可能会不要!”

“我要!”夏芷柔一声急吼,赶忙又轻下声来,“我要来,何太太你可别忘了,咱们现在都是坐在一条船上的人,更何况咱们这么多年的朋友,谁先翻船了都不好,你说是吧?”

司机阿成抬眼看了一下后视镜里,“先生!”

记忆里最辗转反侧的,都是那一年夏天,她穿着白裙披着长发,站在风中含羞带怯说喜欢他的模样。那时候不过一眼,只一眼他就不受控制地爱上了这个女孩。

她转身要走,他的声音却突然在身后响了起来。

小姐妹之一的吴曦媛赶忙一拉,笑呵呵道:“哎呀,我的二少奶奶,这都已经送到嘴巴边了,你还着什么急啊!人曲二少矜贵着呢!再加上外面那一帮野猴子,咱们这群姐妹吃不了他,顶多弄几只猴子塞牙缝罢了。”脚疼没有坚持多远,从大厅里出来,旧伤的疼痛和心底的苍凉,到底没有让她坚持多久。

他向来就不大喜欢方便面的味道,又因着刚才的谈话多少有些胸堵得厉害。随意几口便重又回沙发上躺着补觉。

“你以为这样我就动不了你了吗?”曲耀阳微眯了眼睛。

在这感觉决堤以前,她急忙闭上自己的眼睛,阻止自己再往其他更糟的方面去想。

曲耀阳的眉眼一跳,好像有什么东西压在他的心口沉闷闷的,堵得难受。

“曲、曲先生。”

“太太她待我……很好……曲先生您也待我很好,你们大家都很好,阿、阿成明白的!”

所以他偶尔会跟女儿通通电话,问问她在国外生活的情况,有时候甚至会问起曲臣羽腿伤是否康复的事情,却只字未提起过裴淼心。

“我看前面就有地方打车……”洛佳的话刚说到一半,就眼尖地发现左边的露天停车场里,有人用车灯晃了晃她。

吴曦媛“哦”一声奔上台阶,人还没有走进里边,已教洛佳抓住胳膊道:“哎呀,真是个好男人啊!我也要喝蔬菜汁。”

“笨!”曲臣羽用手指弹了一下她的额头,“咱俩已经结婚了,从此比翼双飞了,我还用得着跟你求什么婚?”

她说:“哦!那这是什么?”

他说:“打开来看看。”

她赶忙将手机往自己怀里一扣,“没事,小张,别送我回家了,送我去……”

就像此时此刻的情况,他其实希望她可以更亲昵地唤他一声“大叔”。

“我听说有皖瑜从扶梯上摔下去了,可是,你怎么样?”

裴淼心拉住洛佳没让她把话说下去,才仰起小脸红着眼睛,“你认识我的主治医生陈雪丽。”

裴淼心皱着眉,“曦媛你别瞎说,我跟他之间没有什么。”说这话的时候顺道去看了眼驾驶座上,一直假装什么都没有听见的司机小张。

“你怎么来了?”病房里的的裴淼心接口,伸筷子夹了块面前的排骨塞进嘴里,又去扒了一口饭盒里的米饭,一边咀嚼一边仰起头去看他。

过了很久之后曲耀阳才道:“我知道你还在介意臣羽的事,觉得现在和我在一起会有罪恶感,心里不痛快。”

那餐厅经理谦恭地道:“好的,那曲太太还是按照曲总先前的菜单上菜吗?”

指着卡通熊的方向憋了好久才道:“大、大、大叔?”

裴淼心微笑冲他摇了摇头,等到走进大屋,才看到坐在沙发上的曲母早同小家伙笑闹成了一团。

那聂皖瑜已经笑着弯了身,捏了捏芽芽的小脸后才道:“就是我刚才在厨房里做的糖醋虾球,没有经过二嫂的同意就给了她两只,不好意思。”

曲市长一看儿子来迟便不大高兴,说:“究竟是什么样的公事把你忙成这个样子,老二结婚你都拖到现在才来,哪里有点主人家的样子?”

她心头不高兴,看了看刚刚才当完花童、此刻正蹲在主台一角与另外一个小朋友捡地上的气球玩的芽芽,轻声在爷爷耳边说了句什么,直接起身就像两个孩子的方向去了。

“你有什么样的居心我是不知道,总之我现在公司里事情多得很,奶奶才刚走,家里人一时之间未必接受得了这样多的变故!东西我拿着,想什么时候递出去是我的事,不关你的事!”

他恶狠狠的模样看着她的眼里,直觉就是一痛,可到底这是她真正意义上做给他吃的最后一餐饭了。这餐过后,之前种种,全都各奔西东。

她弯腰去拖,他从后面用力揽了她的腰际一下。

她被他箍得一深呼吸,他眉目轻眯,“你也……用这样的手段勾引过另一个人?”

“知道了,今晚要在大宅过夜是吗?好的,大叔,我只希望你答应我,别再跟你爸妈吵架了,其实,我们不一定要结婚,就像现在这样,安安静静地两个人在一起不好吗?”

“虽然曾经有过彷徨,也想要放弃,可是现在我想说,能喜欢你真好,谢谢你爱我,谢谢你,过了这么多年,依然爱我。”

曲母赶忙在这时候挡了过来,“聂部长,聂部长这真不是那么回事儿,我们大家都担心着皖瑜,我们家老曲也已经去找了全院最好的医生过来照看,这皖瑜很快就会醒的,您不要动气,不要动气好么?何苦气坏自己的身子。”

车子在高速公路上滑行,小家伙被裴淼心抱在怀里仍在叽叽喳喳吵个不停。

曲耀阳勾了勾唇,转头,“没关系,我喜欢听女儿说话,平常我一个人在家,总是很安静。”

裴淼心瞪大了眼睛看着前一刻还说自己被困在马来西亚,这一刻却突然出现在这里的男人。

“苏晓,不是这样的,我跟耀阳已经……”她还没有告诉她自己已经答应曲耀阳离婚的事情,她只是……不知道该怎么说。

那感觉实在是太难受了。

曲耀阳被打蒙了,曲婉婉到是清醒着轻叫着拉住曲母,“妈!你为什么要打大哥?”

他已经忘记当初的这段感情,到底是他们谁先变了质,变了心。

裴淼心一怔,微微侧了脑袋,“我?我不行,我最近正在筹建工作室……”

话还没有说完,那张太太已经一把捏住她的手心,继续对众太太笑道:“我看啊!就曲二少奶奶最为合适,本来往年都有曲市长家的人在管理会里,大家才好奔走。这不,曲夫人一直推说事儿多,不愿意当这个干事,咱们前段又才送走了那一位,现在会里一直都空着个位置,二少奶奶来了,正好给我们注入新鲜的血液,也才好让大家都活跃起来。”

她震惊睁大了眼镜,顿觉唇上一阵火热。

“够了!”夏芷柔一把甩开他的掣肘,慌忙弯身从自己先前丢在地上的包包里面翻出现金往阿成手里塞,塞了现金仍然不觉得够,她甚至急忙把自己手上的链子以及耳环统统都摘下来塞进他的手里,“这个给你,还有这些都给你!这些东西加在一起的总价值是你十年都挣不到的!你不就是想讹钱么,现在我都给你,拿着这些东西立马滚!我劝你最好不要在这不自量力!”

而他爱着她不是吗?

他要敲开裴淼心的大门,他要大声对她说他还爱她,他一直都深爱着她,他要同她结婚。

……

一方面求得他们二老的原谅与同意,另外一方面,他也想尽快取得她家人的支持,这样两个人要在一起的事情才会变得顺理成章一些。

他狠一咬牙,“是。”

他仰头喝了一口手中的红酒,然后才抬手揩过自己的脸颊,转头笑对着曲耀阳:“不过幸亏,这个家再冷,大哥,我始终有你。”

接下来的话,曲臣羽没有再说下去。

曲耀阳没敢把曲臣羽所有身体的重量都压向裴淼心,到底顾忌着她怀孕的事情,所以赶忙帮扶着,弄了曲臣羽进房去。

他似再耽搁不得,赶忙用车钥匙将车门打开,钻进驾驶座去将门一关,手臂压在晕颤颤的额头上,迫自己清醒。

“曲耀阳!”裴淼心在车外用力扣了扣车窗,她说:“你下来!我跟你说了别自己开车,你酒喝多了,下来!”

他闭着双眸闷不做声,他也不知道是怎的,整个脑袋里嗡嗡作响,混乱的声音里,有她在他耳边的笑声,有臣羽刚才同他说的话,还有此刻她在他耳边叩着车窗说的话。

裴淼心的双腿开始发软,头也开始目眩神迷。

洛佳在电话那端沉吟,“总之这件事情现在不太好办,我坦白跟你说吧淼心,先前朱总和陈副总临出门前已经研究过你这件事情,不管‘祥福生’那边的当事人最终告不告得了你,也不管这件事的事实是不是真实存在的,因为珠宝这一行最重要的就是名声和信誉,所以他们的意思是,这件事能不能请你跟当事人解释一下,尽量采取庭外和解的形式。”

“公司的安排我自然会听,就算公司现在想要弃车保帅我也没有任何意见,我只想先坐下来,了解一下事情的具体情况,更何况这是我与她之间的私人恩怨,别人插不了手,我自己会看着办。”

项目经理退出去以后,曲耀阳拿起手机就给裴淼心打。

那声音,那背影,好像门口的人再说一句他就要发脾气了。

冲着门口一喝,那扇双开的大门正缓缓被人从外边推开,探进一个娇小的人影。

将袋子里的食物都拿出来放好,她又掰了一次性筷子递到他的跟前,“以后还是自己带餐具来装食物好了,同事推荐的这间中餐厅,说他们的菜新鲜又好吃,可是我怕这样的一次性餐盒吃多了对身体不好,要不明天我还是自己带饭盒来装吧!”

裴淼心掀开其中一个盖子,将一碗热腾腾的汤推到他跟前的时候仰起头来,“我是不是说错话了,还是,我太啰嗦了?”

还爱着他吧?

她长睫毛上全是晶莹的泪花,这刻却为着面前这个心爱的男人,再顾不得许多,一把抱住他的脖颈,献上自己娇嫩的唇。

他刚刚回去那个家那么久,是不是已经同另一个女人……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半夜里他还是没有睡着觉,挣扎着从床上坐了起来。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