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游戏正网:第15章:寿比南山

阳光在线游戏正网 作者: 雨中淅淅沥沥彩虹

易峰是何人,龙皇自然早就知道,但易峰此时找到龙星来,龙皇大人就觉得意外了。

想要速战,只能如此,虽然这样很危险。

魔化神婴本来就是易峰一身十系神灵之力的中枢,那些攻击奈何不了十系神灵之力的防御罩,更是不能把魔化神婴怎么样了。

韩烟儿的父亲,也就是韩兴的儿子,如今也有分神出窍后期的实力,马上就要突破到分神初期了,一直在闭关;而韩烟儿则是刚刚凝结金丹,目前也在蕴养金丹熟悉真元之中。

易峰摇了摇头,对着远处的易可儿等人招了招手。

本来,双修功法对男女双方都会提升很多,特别是第一次。这个提升也不仅仅体现在功力上,还有魂力以及生命元力,对于修士而言好处很多。

而那女子却是落到了地面上,踏着已经汇流成河的血水,缓缓行走,也不怕血水弄脏了自己的花鞋。

——————————————————————————

****

易峰如此扬长而去,想来不会对天灵宗有多少好感,不过至少没有给天灵宗留下祸端。

未多时,刘一山和赵刚也传来捷报,二人都是轻松战胜对手。

“收下吧,这些对于夫君而言,不算什么的。”这话是韩烟儿说的。在修真界时,韩烟儿也见过袁清几次,还受过袁清的指点,也算是老熟人了。

最为郁闷的是,这些贫瘠的星球里,就算是一些看似实力强大的势力,竟然也难以找到多少神石,直接就断了易峰想要靠打劫来供给传送的想法。

在命运法则中足足停留了三千年,易峰忽然睁开眼睛,作为鱼儿的他,终于看到了命运大河的一条支流,奋力游去,来到一个湖泊之中,从此不受命运大河的拘束。

易峰为之惊诧,斩天也是觉得不可思议。要知道斩天剑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斩天剑了,现在的斩天剑融合了混沌剑灵,品质已经超过了神器的范畴,而且还有九系神灵之力加持着,其威力之强虽然受易峰实力所限,但那魔剑能够挡住也是很不容易。

两个麒麟此时怒目圆瞪,冲着易峰等人连连震吼,声音直冲长空,震得易峰的防御罩都不住颤抖,而远处的那些骨怪则是个个都站立起来,退后几步后继续张望这里。

易峰早在煞罡星就向天机老头询问过,关于天界各大祖神的栖身之处,目前易峰就正向暗黑祖神的地盘而去。

任谁也无法相信,本来占据着绝对优势的两宗高手,竟会如此陨落。

黑水玄蛇大惊,蛇头连忙收缩,同时又喷出一股子宛如汹涌浪潮一般黑水。

黑水玄蛇正与天火玉净瓶拼斗,见到斩天剑袭来,当即就合拢嘴巴,身形一扭,它那庞大无比的身躯居然以奇快无比的速度倒飞出去。

以往,七个金色大字在诅咒的作用下,根本坚持不了太久就会沉入斩天剑中,可这次似乎是被压抑了太久,一腔怒火完全爆发出来,竟是死死地挡住了诅咒的攻击,毫不示弱地与那黑雾对攻,在易峰三人的配合下,斩天剑并未处于弱势。

进入龙宫依然很简单,龙皇大人却是正好在龙宫为禾儿公主选婿,此时的比斗也正如火如荼地进行着,凭借着易峰给的好处,袁清已经晋级前十了,其他名额目前还是虚位以待。龙骨体积虽然,但被提纯后就会有大量的无用之物被抽离出来,而这个过程却是十分漫长。时间悄无声息地过去千年,易峰利用其强大的灵魂之力,先是将存在于修真界的灵阵与灵禁彻底掌握,随后又在仙禁与仙阵上取得了些许突破。

————————————————————————————————

在如此浩荡的剑诀攻击之下,被攻击的地方,也就是一位帝级后期高手把守的星球与阵旗都开始不住地颤动着,那帝级后期高手更是不断口中**,脸色一片煞白。

中年修士摆了摆手,又问道:“你们的几位师叔师伯情况如何?他们的伤好点没?”

“这里如此危险,你为什么留下呢?这里还有没有其他像你这样的修士停留?”易峰连连发问。其实,他还真没有打算离开,毕竟他也是喜欢凑热闹的人,他的好奇心非常大,也正是因为胆大加好奇心重,才使得他有了今天的实力。

忽然一声惊天炸响传来,整个大地开始剧烈摇颤起来,就像是地震了一般。

易峰此时忽然明白过来,那些强大的修士之所以来此,似乎其中的目标,必定有吸收炼化这种绿色幽火来壮大精神力。

虽然在血焰魔帝心中已经与易峰扯平,但在易峰心中却不是,他依然认为自己还亏欠着血焰魔帝。这次就当是报恩吧,这次之后才算是真的扯平。

大家神情冷峻,法宝已然准备发出,只能易峰过来,便发动雷霆一击将之格杀。

先是将对合体期高手根本无用的血灵镜、赤炎灵剑收回身边防御,接着又将噬魂魔杖也收入体内,易峰爆喝一声,漫天剑芒如暴雨倾盆一般飞速落下。

似乎那花妖也失去了耐心,负极浪潮也渐渐咆哮起来。

“大胆鬼魅!还不快快入地府转生!”

而禾儿公主也是如此说,甚至愿意为那妖族修士诞下后代。

易峰本来也就没有抱太大希望,跟着就将天火玉净瓶收起,而那淡紫色的星辰真火也随即退到丹炉下面,继续烘烤着丹炉。

接着,很自然地大家都知道要发生什么了……易峰之所以要三位超级神兽的本命精魂,自然是为给斩天剑破解诅咒之用。

对比极品仙器而言,易峰的肉身品质就显得太过脆弱了。

也正在吉雄言语完毕时,天空之中忽然飞来几道流光,同时还有一句喝骂声。

不过,虽然都是神王后期巅峰,但也是有实力差距的,比如吉雄就是神王后期巅峰高手的佼佼者,融城主也是。八人未必就能战胜七人。

神人后期的威压,说实在的,就连仙尊级高手都难以硬扛,可易峰只是将九系神灵之力外放一些,形成护罩,所有的威压都被排斥在外,甚至不能让护罩有一丝涟漪。

不过,下界都是祖神们的化身而已,化身遭受重创,对他们的本体影响不算很大。

阵法之威居然能够让星辰偏移原本的轨道,居然还让那么庞大体积的星辰如此快速聚拢而来,实在是震撼到易峰了。

想到此处,易峰心中不禁一颤。自己难道要看着自己的女人被无情处死?

几位妖皇其实也担心这支飞禽前锋会遭遇不测,为了稳妥起见,便派了两位妖族天尊跟随着这支飞禽前锋部队,正是为了在如此情况下出手。

由此,易峰也不得不惊叹于天级高手的强悍,能够布置出如此多的神通法则,绝对不是主宰或祖神可以办到的。一个天级高手,估计挥一挥衣袖便能让时空湮灭,便能无数主宰或祖神化为灰烬。

这是一个令人几乎绝望与疯狂的猜测!

麒麟兄弟与沙鼠妖自然可以看出易可儿、冷依依两女与易峰的关系,此时易峰要破禁,他们自然满口答应下来易峰的请求。

众人听此,都与易峰一般无二的表情,全部大惊,欲开口劝谏。不过,所有人也都很识相地闭嘴了。只是那连破穹却是似乎看出了什么,眉头紧紧蹙起。南宫雪琪作为魔尊之女,身份不知道比易峰高贵了多少,怎么会在此事上与易峰斗气呢?

韩烟儿也没有拒绝,非常高兴地将之收进储物手镯中,笑嘻嘻地在易峰脸颊上啄了一口,宛如蜻蜓点水般轻柔,别种滑腻温婉的感觉,让易峰心头一阵涟漪。

“没错,是在我这。”没等易峰说完,血焰魔帝就已经开口答道。

如此大恩,自然需要拜谢一番,可那青年修士却没有,他站直身躯后,只是抱拳对易峰道:“阁下日后若有所求,云邪必定全力以赴。”

果然,易峰刚刚行到门口,眼前忽然一道白光闪动,而后就觉一股强劲的真元力将自己弹开。饶是易峰自认为还有些本事,但也不禁连连后退,身子险些就跌倒于地上。

这女子怕是看出自己丹田之中的剑心了,所以才会有此疑问。

而此时,血灵镜也是不断发出血色剑光轰击那龙龟,而龙龟也是根本不在乎,血色剑光在它那蓝色冰甲上也只能留下一道痕迹,估计没有个一年半载根本破不开。

人都说乌龟壳很硬,看来是没有说错,易峰那剑芒即便是下品仙器来挡也要损伤严重,可这龙龟的龟壳却是只有一点小坑。

神器的锋芒,在星辰之力的加持下更显威势,只一劈之力便将那龟壳裂开。

易峰将诸般法宝收起,随后又落到河水面上,将那龙龟已经碎裂的龟壳也收进了储物戒指。即便是自己不用,拿出去也能卖个好价钱,说不定还能炼出仙甲来。

若是可以循序渐进的领悟,易峰完全可以凭借自己比一般修士强大了无数倍的计算力,来早早完成对时空法则的领悟,可这也需要他能够摸到头绪才行。

小黑傲然场中,对方竟是半晌无人敢出来应战,无趣的小黑,道:“既然没人打了,我先撤了,不过,我要提醒你们,你们配不上可儿妹妹。”

在一边的九魅狐妖眉头微皱,显然她也认出了小芙,让九魅狐妖惊讶的是,昔日仙界的雪人族小姑娘实力不算很强,如此没有过去多少年,她竟然敢站出来面对连云空天尊都忌惮的高手,看来老天真不是只眷顾一个人,每个人似乎都有属于自己的机缘。

思及至此,易峰疑云顿释,客气地回道:“我在剑宗只是外籍弟子,而且只身力微,将来未必能够有所成就;此时,我正被幻灵修士追杀,若我去了贵宗,怕是会带去不少麻烦的。”

而当剑芒继续前进到一定位置,几位妖皇却是有一位站了出来,爆喝一声后,他双手前伸,竟然以血肉之躯,生生地将威势已经减弱大半的星辉剑芒捏碎。

见到来人实力太强,又想起祖神对自己可能会有恶感,云空天尊当即向佝偻老者告辞,欲望金色光柱之中退去。

东辰天尊笑着说了一句,随后巨灵神族族长的虚影再次浮现出来,而那月牙玉却是蓦然绽放辉光,一股子无形的能量波动将易峰笼罩了起来。

易峰依言,向身后抛去了几件灵器,其中有中品的也有下品的,倒是没有一件上品灵器。

“这是什么石头?”看了半晌,易峰在心中默默对斩天问道。

这事情太奇怪了,一心要置自己于死地的革坦,断然没有中途放弃的理由,以自己的状态一旦被革坦追上,几乎是注定要被灭杀。

东辰天尊实力是很强悍,但面对云空天尊、元畅天尊、浙州天尊这些实力强悍的天尊,还有韩烟儿、冷依依、南宫雪琪周围的近二十位天尊,这样的天尊集团,实力依然恐怖,东辰天尊根本没有太大胜算,纵然是拼尽全力可以杀掉已经重伤的几位易峰的亲友,但也肯定要付出极其惨重的代价。

言罢,二人各退一步,纷纷腾起身来,法宝的光芒登时就映亮全场,场下一片哑然。

这个院子里,只有几间小茅屋,院子中央还生长着一颗弯弯曲曲的老树。看那老树枝叶枯零的样子,感觉要不了几天就会倒下去似的。

易峰听此,暗道三眼碧水猿是要套自己的话,可是悄然瞥一眼却发现人家的脸色根本没有丝毫变化,似乎并不是很关心的样子,更像是在继续说道家长里短。十系领域若是能够布置出来,想来肯定是十分逆天。

让易峰忧虑的是,靠传送阵去神园核心区域,不知道会被传送到哪里不说,还有可能找不到回来时的路。不过,易峰与大家不同的是,自己有神园的地形图,虽然对核心区域标注的不是很明显,但关键时刻也能提供一些参考,比瞎摸要强很多。

易峰惊诧地抬起头来,却是一片浓郁的黑云将天际完全遮掩,漫天星光瞬时消失不见。

对于这个消息,血焰魔帝也比较感兴趣,便没有再说那条件之事,而是随易峰等人飞到星空之中,确实是见到阵阵霞光在远处的一颗星球上闪耀不止。

易峰望着那圆形的小岛,却是看到上面居然显出了如同八卦罗盘一般的图形,看上去极为诡异。进入小岛的修士,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出来,也不知道遇到了什么。

观其脸色,似乎还有一丝狂喜的神情流露出来。

最为可气的是,现在传送阵被控制了,大家谁都不使用传送阵传送离开,而传送阵中却不断走出传送而来的仙人,而且大多都是一批一批的。

“哈哈……竟是易峰啊!许久不见,我还以为只有我一人实力突飞猛进呢,原来你也没有让我失望啊。不过,我说易峰啊,你怎么会又和魔道扯到了一起呢?”

此时局势越来越复杂,而斩天在观量新来修士的同时,也看了看沙鼠妖的情况。

易可儿挣扎了几下,见自己的努力都是徒劳,心中顿时来气了,但是她没有动,而是在静静等待着机会。她自己确实有办法逃走,可她怕惹怒了这沙鼠妖,从而会害了冷依依的性命。

做完这些后,易峰貌似很痛惜的样子,将斩天剑与一块玉简抛了过去。其实易峰知道,自己与斩天剑的认主关系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斩天才能控制斩天剑认谁为主,就算是现在解除了,实际上斩天剑还是易峰的。

可九爪紫金神龙的强势却远非如此,当它无法追上易峰后,便没有再浪费精力,而是静静悬浮半空,可通体的紫金光芒却更加强盛了。

易峰虽然有过灵魂撕裂的经验,但此时也是越来越难以支持,可他方才也是别无选择,就连斩天也没有阻止他吸收如此多的龙魂,只是默默助他渡过难关。

后面还有一更,在22点左右。这座大城的城主府就建筑在城中央位置,虽然主宰大人已经去了神界大陆,可城主府的防御力却显得十分严谨,不仅在门口处有几位主神级不死生物镇守,在院墙周围还有成群结队的卫兵巡逻,纵然是大主神也难以悄无声息地潜入城主府中。

而易峰此时,却是只剩下了四颗魂珠,被打回了原形。

要知道,不死生物都对毒雾有着极其强悍的免疫力,眼下的毒雾绝对有着大来头。

这二、三百的体力值,也不可能再恢复到一千,而斩天剑攻击时所带去的伤害,却是黑风老怪如何也抵挡不住了。情况也就因此而陷入了僵局,很显然黑风老魔很失望,但似乎他也早就预料到了这种尴尬的情况,故而并没有发怒,只是悄然闭上眼睛,似乎在思量着,看看还有没有别的办法。

之所以没有走,乃是因为易峰感觉自己在度过天劫后,被大量的仙灵之力灌入体内,使得肉身品质的桎梏有了松动。

不能后退,只能全力一战,若是输了,魔道恐怕在未来的许多年中都无法抬起头来。

很快,赤红色星云缓缓变淡,星空之中一阵惨烈的女子的惊呼声后,红云完全消失,星空里只剩下一方体积如一颗星球一般的血灵镜。

易峰与斩天粗略估计了下,这次收服的鬼头大军应不下一万之数,而且个个都实力强悍,至少都是神人级的水平。而神人级的水平,也就和仙界尊级强者差不多少,比那些帝级高手肯定是强大不少。

芸霜倒也很懂礼数,她回礼后谦逊地道:“凌师兄也要让着小妹一点哟。”

也正是因为如此,易峰才没有为难这位不死强者,甚至还打算将自己储物腰带中的之前猎取的不死强者的精神力分它一点。

血焰魔帝平时也喜欢炼器,只不过都是鼓捣一些小玩意,真实的炼器水平比起那些大宗师而言可是差了很多,但他的储物戒指中可有着不少品级很高的辅助材料。这些辅助材料也多半都是用来炼制魔器的,正好为易峰省了不少麻烦。

而此时,血焰魔帝对易峰交待道:“赶紧将你的魂力透入到器灵中。”

易峰自然没有停下,因为他身体里还可以蕴含更多生命元力。

“小子,因为你吸收了大量生命元液,我本以为可以破开这个该死的封印,可惜我镇封了太久,原本存留的威势竟不足以完成破封,若是你方才多吸收一些就好了。”镰刀又对易峰传音了。

在这些小区域环绕的位置,在地形图上也有一个颜色稍深的标注,虽然只是一个小点点,但肯定不是寻常所在。既然是被许多小区域包围着,应该也是这一关的关键所在,故而易峰便是分清楚方向后,向那边摸了过去,一路上都是小心翼翼的。

邀霞仙帝曾经也随革坦进入神园,没想到居然陨落于此。

九幽深渊虽然环境极差,但这里并不是没有机遇,这里也同样会诞生许多逆天的天材地宝。

“呵呵,龙皇大人莫不要血口喷人哟,你可看仔细了,人家只是法宝比较强而已,并不是什么九劫高手。”夜统领指着远处的易峰说道。

与此同时,云浮宗的大佬们,也相继与出手下弟子一道,奔下山去。

可如今的易可儿,却不是九魅狐妖可以看透的,但九魅狐妖也隐隐能够猜到一些。

“琪儿,连破穹已经不能再战了,否则会影响他飞升后在上界的修炼,你们的婚事……”魔尊大人忽然提起这个话题,眼睛也是注视着自己女儿,似乎不想放过她的一丝情绪波动。

也就用了三个多的时辰,冷依依就在附近的一个星球上停了下来,而在这段时间里,易峰却是已经运转了九灵玄天神章,光系灵根也正在缔结之中。

新的神灵之力果真是开始排挤星辰之力,而让易峰根本没有想到的是,九系神灵之力实在太强大了,在斩天剑刚刚飞到星空要引漫天星辉来帮助星辰之力抗敌时,九系神灵之力却是在瞬间就将金丹之中的星辰之力排挤出去。

易峰现在有点郁闷的是,如果小黑还能发动天赋神通的话,直接封锁了这片时空,那盒王还不是轻易就到手了。

虽然只是化身,但祖神化身速度奇快,根本不是一般修士可以比拟的,纵然是运转了流光遁的易峰,比起他们的速度来也差了一丝。

此时,星尘子已经在易峰身边,双手贴在易峰背后,为易峰疗伤;而芸霜虽然一身战甲开了个几道口子,样子十分狼狈,却是饶有兴致地打量着已经昏厥的易峰。

不过,仙界的星球之间,距离比修真界要远很多,易峰仰望长空,虽然也是繁星满天,但总觉得聚集星辰之力比起修真界而言,吃力了很多。

易峰无奈,只得跟上去,而在城门口处,见到城楼上的一块匾额上写着“邀霞城”三个大字。可气的是,易可儿身上没有仙石,竟然没有理会门口收取入城费的仙官,直接就闯了进去,让那位仙君级的仙官愣了半晌都没有反应过来。

再想起雪人族在冰天雪地中有着比较强大的隐匿本事,易峰也就稍稍宽心。

不过,龙皇一开始也是太过心急,而一开始易峰也没有表现出什么异常来,此时两位新人已经拜过天地,就差没有洞房花烛了,几乎是木已成舟,想要后悔是不可能了。龙皇没有那个胆量,一是不敢拿自己妻子的未来冒险,二是担心易峰那恐怖的实力。

“你大爷的,光说要让努力修炼,我现在连套修炼功法都没有,也没有筑基,我要怎么修炼啊?”易峰对斩天如此快就撂下挑子,感觉十分不爽。

“那烟雾怎么可能那么厉害?”在易峰意识陷入昏迷之前,惊叹地自问了一句。

于是乎,在二哥的指示下,大家将昏迷的易峰抬走了。

到了此时,易峰也才算是明白,为什么那位重伤自己的仙君为什么不敢追进来。恐怕是那仙君早就知道这里有这么一批难缠的怪物存在,心有忌惮之下才未进来,眼睁睁看着自己带走厚土灵果。

这个发现让易峰欣喜不已,看来一直被电着,也不是没有好处的。

跟在魔龙后面的银甲地龙王越飞越觉得气血匮乏,上次在易峰离开后,它本欲将一干人类修士杀尽,却是遭遇了一位人类女性魔修,那女魔修有着渡劫初期的修为,竟是将自己打成了重伤,若不是自己最后拼命将那女魔修惊走,后果恐怕还不止是受到重伤那么简单。

“越贤师弟,这二人便是我武门仇敌,曾屠杀过不少南武门弟子,愚兄感谢师弟帮忙拦下二人,剩下的就由我南武门解决吧,不劳越贤师弟了。”吉索对越贤抱拳道。

所有被禁锢在这里的修士,都先是竭力挣扎一番,随后便颓然停下,面露绝望之色。很显然,他们都知道这次是在劫难逃了,迎接他们的将会是无尽的黑暗与恐怖的死亡,似乎没有任何意外的可能。

应成子头顶上的锅盖法宝,品级似乎也到了上品灵器级别,居然能够顶住雷霆之威,杀入阵中后,便直取易峰所在之处。

易峰听此,眼眸顿时眯了起来,同时还后退了两步。

而随即,噬魂魔杖在易峰的驱使下,顿时指挥一万鬼头大军将这批高手包围起来,易峰对噬魂魔杖的控制力也显得越发熟稔,几乎心念所致,噬魂魔杖就能当即按照他的意思行动。

天火虽然源源不断,但那蓝冰火灵似乎肚子也大到没边,足足持续一盏茶时间也还在僵持着,易峰则是一片苦闷,就连斩天对此也是束手无策。天火玉净瓶是易峰的宝贝,他自己都收不回来,别人能有什么办法。

那一劫散魔冲出包围圈后,也不管别的,直接就冲易峰杀来,不过却是被血灵镜的血色剑光打击得连头都抬不起来,纵然是前进几步,也会被裹着四系真元力的斩天剑击退。

倒是一路上见到不少奇怪的空间,其中也多半都有传送阵存在。这些传送阵应该是都传送向神园的某处,而且就在核心区域里。

“这是我朋友,动不得!”易峰松开了沙鼠妖的手腕,淡淡地说道。

沙鼠妖听此,眼睛中微光闪动一下,转而就笑着道:“原来是你的朋友啊,是我冒失了,勿怪,勿怪啊!”

易峰没有再理会沙鼠妖,沙鼠妖自己则是干笑着退到了麒麟兄弟身边。

“呃……先不说这个了,你自己应该还有一块神牌吧?”易峰开口问道。

“易峰,今日我为何而来,想必你也非常清楚,你现在有两条路可走……”

对于易峰而言,还是在修真界留有遗憾的,比如说离开时没有能与南宫雪琪多说几句话,比如说那雪人族公主的近况如何……

顿时,螳螂妖兽停下了自己的动作,浑身开始爆闪黑光。可能是知道此时极其危险,那螳螂妖兽果断地放出了自己的妖婴,可惜在无数鬼头的环伺下,它的妖婴岂能逃逸出去。不过,妖婴中蕴含着螳螂妖兽的一身功力,全力发作之下,鬼头根本无法靠近半分。可易峰却是在此时将斩天剑射出,斩天剑也成功地击中了被无数鬼头包围的妖婴,也直接就将之洞穿。

稍稍沉吟片刻易峰就猜到,这金色小剑必定是接收了斩天剑的本体的同时,也接受了斩天剑的一切,包裹斩天剑的诅咒,也包裹斩天剑的认主关系。

此番一战,且不说最后结果会如何,至少纳兰帝君已经损失了五位帝级后期高手。帝君本来就是帝级后期高手中的佼佼者,但他们能够招揽来或培养出的帝级后期高手本来就少之又少,一位帝君能有十几位帝级后期高手听从调遣,就已经算是混得不错的了。如此就折损了五位帝级后期高手,纳兰帝君的势力却是遭受了自他成为帝君以来前所未有的打击。

但是,易峰却不一样,因为易峰的灵魂中有斩天的存在,而斩天却是可以随时随地完全了解易峰的思想,甚至易峰的情绪有丝毫变化,斩天都能当即清晰感应到。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