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游戏正网:第133章:一瓣心香

阳光在线游戏正网 作者: 雨中淅淅沥沥彩虹

顾千城瞥了一眼他“咚咚咚”直跳的心跳,嘲讽一笑。

“胆子很大。”居然敢拐弯抹角的告诉他,她对长生门不满。

“混蛋,快,快拦住他们,别让他们打进来。”赵王立刻下令,可刚说完就发现不远处的秦殿下,已下令进攻。

“你父亲他是找死!怎么?你不知道秦家后代子孙,凡是储君都得去寻《夷国志》吗?”老怪物的眼皮一掀,凶狠的看着秦寂言。

为人属下,知道太多并不是什么好事。

秦寂言是奉诏进京,自然不可能太低调,赶到小镇的当天,秦寂言就让人给宫里送了消息。

“我……”君亦安在看到守门的人,穿着大秦将士的军服,就知道要坏事了,正想解释一句,长生门的人却先一步道:”我们家小姐奉圣后之命,前来取火焰果。”

“看不上本宫?”秦寂言磨牙,一个翻身将顾千城压下,故作凶狠的在顾千城肩膀上咬了一口,“你居然敢看不上本宫?”

一番恭贺后,老皇帝的心情明显好了许多,回到座位上,发现那小太监还在,老皇帝笑着问了一句:“怎么还不退下,你们家殿下还有礼物送给朕?”

“不好,有一位姑娘落水了,快让下人去看看。”

顾夫人未婚与人私通,未婚怀孕的事暴出来后,不仅仅自己倒霉了,就是娘家也跟着倒霉。

顾夫人嫁出去的妹妹,夫人嚷着要休妻,郑家几个孙女原本订了婚,可因为顾郑氏的事全被退了婚。

之前,她拿嫁妆作价,让顾国公直接付八十万两银子,给她娘点长明灯,现在赵王府把嫁妆退了回来,顾国公把公中的部分拿走,剩下的全部丢给了顾千城,让顾千城自行处理。

暗卫不敢直接说让秦寂言上,只是默默的站在顾千城身后装死。他们相信依顾姑娘的聪明,一定明白他们的意思。

事后,太上皇离开季家,季家所有人,包括他那高高在上,严厉异常,他以为是神仙的祖父,全部跪在地上恭送太上皇,连头都不敢抬。

远远地,顾千城就看到顾夫人挑衅而得意的笑,隐约还有那么一点扭曲。顾千城知道,顾夫人是把千雪的事,算在她头上,可是……

秦寂言让暗卫去说了一声,让她明早去顾家,与顾老太爷一同进宫陪太上皇。到时候进了宫,也就不用出去了,免得他要见人还不方便。

当然,顾千城能在院子里安心养伤,还要归功于秦寂言手底下的人能干。武定在城门口自称是武家人后,就以武家人的身份在京城行走,和顾家打起官司来。

北齐太后不气反笑,眼神一扫,她身旁一紫衣女官便上前说道:“来使的话我们北齐听到了,也请来使转告贵国秦王,同样的话我们北齐送给他。”

大秦特使嘴角轻扬,直视凤座上的太后,似笑非笑的道:“女主天下,祸乱之源。”

军师大人可怜巴巴的看着秦殿下,一双大眼无声控诉:明明你伤的比我重,你好意思说我是残废?

那是她的事,她是成年了,她完全可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她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回廊与卧室照明用的不是蜡烛,而是镶嵌在柱子上的夜明珠,看那数量比皇宫只多不少。

“封首辅,我那侄孙是林家人,虽说平时与我夫人亲近了一些,可我们与他没有往来说呀,他上面说的全是假的……”

死的那个人,是他的亲生父亲呀!

“圣上,这……追封的旨意是不是太过了?”有老实敦厚的大臣,冒出头。

没错,暗卫的目标是一号牢房的人。

这些人不是来找他们麻烦,而是来救他们的?

“试就试,你以为我们会怕你。”黑衣人简直暴脾气,挥刀就打了起来,招招狠辣,不留情面,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和暗卫有仇。

看在秦殿下的份上,焦大人已经给顾千城少算了一点,只算出一百多万两,只是……

顾二叔得知此事,明里暗里嘲讽了顾三叔无数次,说顾三叔是个蠢蛋,背了这一百多万两的欠款,顾三叔这一辈子都得给顾千城卖命。

虽说十几年过去了,当年的人不好找,可那些人都是普通人,根本不懂得隐藏踪迹,秦寂言只要派人顺着痕迹找,就一一找了出来。

虽然他们只承认少主才是正统嫡支。可这人就是大秦的皇上,是天下人都认可的大秦帝王。

封似锦能认清自己的身份,再好不过。

不过,现在失败了,他也得给自己寻一条最好的退路,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周王就道:“皇上,我……罪人及家人想回原来的封地。”

“言将军说得是什么话,什么要不要挟的,真是难听,本王只是让我那好侄儿,乖乖退兵。毕竟都是一家人,哪有隔夜仇。”赵王死也不承认,自己拿百妊的命要挟朝廷,有些事可以做但不能说。

“不过是在偏远小城的一件事,只要本王不再用这个法子,便传不出去。”赵王一点也不放在心上,“史书由胜利者书写,只要本王赢了,今日之事算得了什么?寂言他这是妇人之仁,本王不费一兵一卒就保下所有主力,有什么不应该当的?”

老管家进去时,顾千城已经吐得差不多了。用清水漱口后,顾千城双眼微闭,靠在一角,脸色煞白煞白的,看上去十分吓人。

可是,“不是”两个还没有说出来,秦殿下被顾千城用吻堵住了,“殿下,我很高兴,我很高兴听到你跟我求婚。”

“告诉他们,朕今天就出宫。谁要阻拦,朕就按谋害太上皇的罪名论处。”不准他出京寻药,耽误了救太上皇,不是谋害是什么?

他知道,因为他决意离京,有不少人已经在开始寻退路了。

要不是风遥将侍卫打晕,那群西胡人也不可能轻易的放火。

不会以为,凭借她的王霸之气,就能让这马听话,这也太可笑了!

他始终记得父王的话,他的妻子可以出身不高,可以不漂亮,可以没有才学,但一定是要他喜欢的人……

他的婚事,不能当作交易的筹码,哪怕是为了皇位!秦殿下脾气虽坏,可他一向不屑与女人计较,要不是北齐太后拿顾千城说事,秦寂言会假装不知北齐皇帝这个人的存在,绝不会在这种场合提起他的存在,可偏偏……

顾千城坚定的点头:“我没事。”

现在的她,要的不仅仅是活下去,她还要手握大权,将其他人踩在脚底!

倪月不可能不明白秦寂言话听意思,可她却在装傻,“多谢皇上的夸奖,希望皇上好好考虑。不管结果如何我都能接受,毕竟这五年我也是白捡来的,能多活五年我已经很满足了。”

她好像知道了什么,可她宁可不知。

平西郡王说着说着,眼眶就红了。

虽然她不觉得自己做的不对,可看秦寂言一副气坏了的样子,她还是乖一点的好。

“是真疼……不信你让我打一下试试看。”敢把她按在腿上打屁股,哼……她一定要寻机会讨回来。

“小人会原话转告。”灰衣人作了个揖,弓身退下,可还没有转身,就听到秦寂言道:“有一件事忘了提,朕父皇的骸骨好似在长生门。替朕转告圣后,朕次再来取回。”

留下五个人沿路清扫痕迹,外加防守,其他人则没着小路回寨子了。暗卫隐在一旁,见这些土匪分工明确,不由得冷笑。

此刻,顾千城终于明白,北齐太后和摄政王听到秦寂言那般无耻的话,心里有多郁闷!

配合得这么默契,你们居然说自己打得杂乱无章,这让我们怎么活?

对秦殿下来说,真得很不美妙!对方来头不小,顾家又不肯出面,顾三叔要安排顾千城私下去验尸,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顾承意仍然不信,围着顾千城转了一圈,再三确定这才放心。

景炎不信!

战场上,凤家军早已退出战斗,虽有人受伤却是零死亡,让顾千城对凤家军又多了一份欣赏,因为……

不等单增和呼延千霆开口,凤于谦又道:“你们两个想要怎么打我不管,先把路让出来,我家王爷可没有时间和你们墨迹。”

顾千城确实愣了一下:“回京?今天就走?”

“殿下,前方有人拦路。”不需要秦寂言问,侍卫便先一步上前说道。

“什么人,去看看。”秦寂言脸色一沉,十分不满。

当然,小污小拿是有的,这是官场的潜规则,大家都这样,谁也不会说谁。皇上大多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哪个皇帝都不敢保证,自己清了这批官员,下一批不会贪污,而这次秦寂言也没有拿小贪小污的事当罪名。

“不许动。”顾千城挡了一下,那几个婆子直接无视,把人撞开,幸亏顾千城反应快,一个闪身避开,才没有摔倒地:“顾府的下人,越来越嚣张了。”

不等顾夫人开口,顾千城对身旁的赵婆子道:“去找三老爷,就说我们顾家后院有杀人犯。”

“是,大小姐。”赵婆子咬牙点头,顾夫人脸色大变,指着身旁的下人:“快,快拦住那个老货,别让她跑了。”

封似锦听到这话,一脸凝重的道:“如果是这样,那殿下你绝不能回京。”

见顾千城有认真听自己的话,封老爷子很是受用,满意地点头,谦虚的道:“我也不是说你有错,毕竟每个人对事物的看法是不同的,我不能将自己的观念强加在你头上,我只是阐述自己的观点。”

顾千城的话君亦安相信,只是,“如果赔银子能解决,我要找你干吗?”

说不定为长寿或者不死,会把唐万斤煮来吃。

和赵王相比,周王更想要秦寂言死在路上,就是死不了也要拖住他回京的脚步。

言倾一听就明白了,双眼猛地一亮,连连点头,“末将知道该怎么办了。”

秦寂言在言倾走后,将未完成的工作打包起来,准备带回去看,至于桌上的木盒?

虽说秦寂言可怜了一点,可却因此收获了老皇帝的愧疚,要不然凭他一个小屁孩,就是本事再大,也不可能活下来。

“真得不会吗?”承欢很怀疑,打上门这种事挺像他家千城姐姐的作风。

放弃了,他只有死路一条。

有秦寂言的命令,暗卫立刻拿出鱼网,将子车和老管家打捞起来。

要知道,历史上就有女子参政,最后女主天下的事。

“可爱你也不能捏呀。很疼的……”顾千城格开秦寂言的手,气鼓鼓的瞪着他,就像炸毛的小虎崽,惹得秦寂言哈哈大笑……

“是挺不容易的。”想到顾千城蠢萌蠢萌的样子,秦寂言忍不住又笑了出来。

高兴自己眼光好,挑到了天下最出色的女人!“咔嚓。”

“姐姐,我疼。”在老太爷和顾二爷面前小大人的顾承欢,此时就像一个小孩子,在顾千城面前撒娇。

“我们家惯常用的太医今天进宫当值,小的正在找别的太医。”大管家抹了一把汗,小心地看了顾千城一眼,生怕顾千城发脾气。

映在窗子上的影子却依旧是交叠在一起,秦寂言眼中浮现出淡淡的笑意,可怜顾千城没有发现……

她既然走到这条路上来了,肯定要一门心思走到底,半途倒戈或者出卖同盟这种事,她顾千城不会做。

秦寂言却像是没有听到一样,静静地站在殿中,任由长生门的仆人将椅子搬进来,然后……不坐!

哼……当初生怕他抢功劳,用完就把他推走,现在出了事就想来找他,别说门就是窗户也没有。

他可没有忘记,三位王叔的人如何坑他了。

“不管如何总要试试,要是拿下皇太孙,这一战我们必胜。”说话的也不是支持风遥,纯粹是想着拿下秦寂言带来的好处。

……

因西胡大军压境,城内的气氛越来越紧张,不仅仅是将士们,就是城中的百姓也是战战兢兢。

他想和顾千城一同回去,绝对是做梦!

“你真不需要上去吗?暗卫似乎忙不过,万一他们出事了怎么办?”顾千城担忧的道。

不过,这些人就没有封首辅那么好的待遇,秦寂言把人救出鼠群后,都是随手一丢的,至于那些人是脸朝地,还是屁股朝地,那就与他无关。

“你安排就好。”听到走水路,顾千城的脸更白了。

“我知道了,我先去马车上休息一下。”顾千城扭头就回了马车,显然没有多说的意思。

要不是程夫人一口咬定,吴六郎是她家内侄,死活要把吴六郎安顿在程家,吴六郎怎么可能和程家人结交,又怎么能和程蕊私通,让程蕊帮着他杀人。

“姑娘,你别吓我,你哪里不舒服?”子车吓坏了,也不敢乱碰顾千城。

踏上旋转的台阶,子车提醒了一句“当心台阶”,顾千城应了一声,扶着一旁的扶手,慢慢地往上爬。

“着火了,着火了!”火势十分迅猛,火城的人又睡得极香,待到火势冲天,他们才有发现顾千城住的院子着火了。

近四年的时间过去了,火山早已平静了下来,只有地上那一层层锈红的石块,无声的告诉世人,这里曾发生了什么。

火山里面的火浆不知何时,全部不见了,当然那一排排绿树也不见了,这里面只是一个普通的荒地,要不是温度比其他地方高,这就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荒地,完全没有价值。

“殿下,苏合香丸。”正好,侍卫把药丸买到了。

半夜三更,他能从哪里弄药丸呀!

“嗯。”秦寂言指了指一旁的刀具。

“不行,”秦寂言试了好几次,果断放弃,“石门太重,无法撼动。”

“是不是有什么机关?”顾千城低头看着小雪貂,小雪貂回以她一个茫然懵懂的神情。

堵住狂生去路的人,正是总捕快提前埋伏在外面的人手。这些人原本的任务,是防止周王和荣王世子的人劫囚车。而他们现在的任务,则是拿下周王的私生子!

众生皆平等,不过是美好的愿望罢了。现在没有实现,将来也一定不会实现。

“笑什么笑?”秦寂言将手中的书往桌上一拍,一脸不快的道。

老皇帝身边的人不好动,但其他人却是要动一动,不然什么消息都往外传,哪里还有安全可言。

至于把顾千城送进秦王府的事?

武家那群女人确实十分想呆在京城,可顾千城不认为,武毅也如此。

“可有对策?”知错就好了,景炎满意地点头。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