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游戏正网:第128章:分花拂柳

阳光在线游戏正网 作者: 雨中淅淅沥沥彩虹

她微笑同他们一一打过招呼往设计总监办公室走,职业经理人黄明听到外面的动静出来,说:“裴总,易总监上午到制作工厂看设计样板去了,估计要到中午才会回来。”

裴淼心,这女人大抵天生便是他的劫难!想要摆脱,却又怎么都甩不掉罢!

“不用这么麻烦,我只是过来跟你说这句话,说了,你听着记着,什么时候想通了就给我电话。”

不知道怎的,心底还是掠了一抹不痛快过去,“我想我们……”

“从明天开始,你重新为我做饭吧!”

可是眼下,这着急下班的男人已经不像他们从前的那个冷面总裁了,到似个诡异的居家男人——到点就想闪人。于是乎,这份合同到底是送进去还是不送进去,秘书室整体都犯了难。

一想起这事儿她的心里就十万个不舒服,想是跟自己的老公在家里亲热,还时刻被人这样监视和偷看,这感觉实在是太糟糕了,怎么想都会不舒服。

“……”裴淼心不说话。

聂皖瑜的小脸恨不能绽出一抹花来,“我就知道你一定会答应。”

“你、你回来了……”

他在夜色里笑如鬼魅,“等不到你来我床上,只好,我来你的床了……”裴淼心动了动,睡梦中也不觉得安稳,只感觉自己整个腿根往死里疼,那种酸麻与肿胀的感觉,全身骨头都跟散了架似的感觉,实在是让人不好受到了极点。

……

曲耀阳一怔,裴淼心却表情平静地回转过头。

这个时候谁来教教他,愤怒冲昏了头脑干的事情,此时此刻的情形,他到底应该是退是进?

坐在这间极度压抑的牢房探监室里,集体探监的地方,周围不断有人起身,又换了新的人进来。

裴淼心摇头,“我只想知道曲耀阳他现在到底想做什么。”

她说,这对胸针是夫人的一点心意,感谢他当天的善举,以及重新赠送给自己的宝石项链。当夫人看到这两只胸针同时出现,以着她对珠宝的了解与认识,也看得出来这两只胸针应该是一对。既然那天他送了份这样的大礼给她,而作为主人家,她也想回份礼与人情给他。

曲耀阳笑着拍了拍妹妹的头道:“我的事情你不用担心。到是最近,妈没有再找你麻烦吧?你跟那什么……尤嘉轩还好吗?”

苏晓不解,“什么事情?”

他自自然然往柔软的沙发上一靠,摁亮自己手机的时候,毫无意外瞥见信号那一栏打了个红色的小叉。

苏晓自是急得跳脚,自己的车还在这摆着,她也不可能不管它了,只能眼睁睁看着坐在旁边跑车里的男人一阵轻笑,然后开车跟上,“喂,我说的就是你。我们见过,我以为你记得,没想到年纪轻轻记性这么不好,我开车载你你还发这么大的脾气。不过我可以告诉你,这天很快就要下雨了,你要是不上车的话,别说面试,待会成落汤鸡的可就是我们俩了!”

裴淼心跟着易琛进了门,一整个高科技现代化的家居装潢,从进门开始的所有东西都可以用一只遥控器控制。他在前面走,遥控器开了灯,遥控器关了窗帘,遥控器控制了室内温度,竟又是同一只遥控器按开了客厅的超高级低音炮音箱,好听的轻音乐霎时充满了整个白与金属质感相交的房间。

“用不着!”她别过脸,揩过自己的眼角,“我现在完全不想听到你说话,你走吧!我们之间早就完了!”

“对啊!我们认识五年,结婚三年,你知道我最喜欢吃什么吗?你知道我最讨厌吃什么吗?你不知道!你也从来都不想知道!你不喜欢吃外食,嫌弃外面的东西不干净不好吃,我就买了许许多多的菜谱,我天天变着花样的学做菜!”

曲母赶忙将裴淼心一拉,笑对着所有人道:“好孩子,妈知道你是个要强的孩子,可我跟你爸也实在是太喜欢你了,我们舍不得你受委屈,就算你不为自己想想,也该为两个孩子的将来想想,所以你不必再为臣羽守着了,知道么?”

裴淼心,若说从前自己对她这个儿媳妇还多少抱有些幻想,觉得她可以成为一个理想的儿媳妇,那这么多年以后,之前所有的一切都不过是浮云。

曲耀阳的面色僵冷,全身骨节都像是冻住了一般,只知道睁大了眼睛定在原地。

他的意思大抵是想告诉她,反正曲耀阳也好些天没见过芽芽了,正好芽芽这几天也吵着要见她的“巴巴”,就让他在他们那住一晚,没有问题。

她睁着双漂亮的大眼睛,仔细梭巡过他双眸才道:“我知道这是你的家事,我不该知道也不该过问。”

陈行哈哈一阵乱笑,说:“行!行!没有问题,我跟郭行说一声,他早就惦记着什么时候到曲市长家去拜会拜会。”

曲耀阳一怔,“你看出来了?”

可是这又关她什么事情?

可让裴淼心完全没有想到的是,那聂皖瑜,竟然没过几日就跑到了她的公司里头。那时候她正开完了会从会议室里出来,刚刚推开自己办公室的大门就看到正坐在会客沙发上冲自己微笑的小女孩。

她慌忙伸手拉了他的胳膊一下,“耀阳,陪我买点别的东西……”

“我妈说暂时没什么大碍,下个礼拜动了手术,再休养一段时间就能回来。”

裴淼心气急,“你是不是一会半会不跟我吵架你心里就难受?!你以为你是谁!”

这男人该死的眼神凭的让她心烦意乱,裴淼心压根儿就不想搭理。迅速扭头不再看他,说:“没什么事的话我挂了……”

两个人推了房门出来,刚准备从走廊上离开,突地听到尽头那间房门里“咚”的一声。

……

她总以为那年她跟他在北京,易琛搂着哭得就快背过气去的汤蜜……她以为他会决定重新回到这个有着他易家一切的城市。

“不好意思,我不抽。”

他说他想要她……这话凭的暧昧到极点。

……

年假前一直都在上班,白天公司里忙碌,晚上回家又要照顾这一家大小的饮食起居——只因为她习惯了亲力亲为,全家人的早中晚餐她全部都要亲自准备。

“嗯。”曲耀阳轻吟了一声,什么都没有再说。

曲耀阳站起来,说:“我有个熟识的医生……”

“没、没事的,耀阳,我可能就是觉得有点热了。嗯,八月的天气真的好热,也不知道这个夏天为什么会过得这么漫长,我有时候觉得肚子闷闷的,有时候有觉得好热,嗯,真的是好热。”

她微眯了眼睛,睁眼就看着面前的男人大吼:“厉冥皓,我要你管!”

他的脚步一顿,似乎为着这句“我们”,站在原地一直没有吭声。

她转身要走,他的声音却突然在身后响了起来。

也不知道怎的,脸上冰冰凉凉一片,抬手一揩,她才隐隐觉得,是不是又下雨了?

裴淼心张开双手抱了抱母亲,“我知道您跟爸爸在外边辛苦,可我还是这样不省心,一点出息都没有,没办法帮你们承担些什么,还总这样折腾你们。”

找到写字楼大门前的花园长椅上坐下,左脚已经肿得发胀,私底下该用的药都用了,可这旧患总也不见起色。脚疼,连着心也是疼的。

昨夜一直工作到凌晨,最难过的时候想要回家,回到有夏芷柔在的那个小家,可半途却接到裴淼心的一通电话,说是明天就是端午,他最好还记得要去爷爷奶奶那过节的事情,早七点就得出发,所以晚上必须回来过夜。

他微有些囧,轻咳了几声,觉得跟她说话都是浪费生命。

夏芷柔整个让你泫然欲泣,夏母已是大惊,赶忙安抚自己的女儿,“你别忘了,当初你的那个孩子是怎么掉的。妈妈原来以为你会用那件事告年婷或是再整那姓裴的小狐狸精一把,却没想到你比妈妈还要聪明得多,懂得把这件事转移到耀阳的身上,让他以为……让他以为是他自己不小心,意乱情迷之下碰了你,才会害你丢了那个孩子。”

“淼心……我知道现在或许说什么都已经晚了。总之你记着,我对你的承诺永远有效,你想好了要多少钱就给我打电话,毕竟你们裴家这种状况,就算不是为你爸妈,为你自己,要一点钱傍身总是好的……”

这段没有爱情的婚姻一直都只是她一个人的一厢情愿而已。

有穿着制服的民警过来看了他们一眼后才道:“聚众吸毒,这可不是小事,而且记录上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被人举报关进来了。这次要不是我们早就你们家家门口埋伏,可能也不会在他毒瘾犯了没钱用时回家,直接将他给逮了。”

曲母两眼一抹黑,差点就晕了过去。

曲耀阳进门了才想要拿自己的毛巾,阿成很快转身,准确无误地从卧室附带的洗手间的架子上取来毛巾给他擦脸。

曲耀阳本来沉思的面容因为她的出现森冷了几秒,但也只是那几秒过后迅速恢复正常。

可他听了曲婉婉的话只是冷笑,他说:“我与她之间还能如何收场?她既已同臣羽结婚,日后也只是我名义上的一家人。一家人,除了是芽芽的妈妈,她再不是我的什么人。我努力让我们所有人的生活都回到正轨上来,我想芷柔怀孕了,或许这样才能断了我所有的念想。我不想再想,我只想要好好活下去。”他想他与她本来就不是那样的关系,只是不怎么凑巧地上过一两次床,又刚好觉得对方在某一方面还挺适合自己的,所以恣意缠绵、偶尔打诨,想在一起时便在一起,不想时便各奔西东。

从头到尾,时间一天天过去,她对他,还是一通电话都没有——她就这样完全彻底地,从他生命里消失了。

“帮你我自是愿意,可是房地产那块,我也确实不懂,怕去了给你添乱。”

她被臊得脸红脖子粗的,只好用力去推他,“不许乱说,家里还有人呢!这样不好……”

她被逗得会心一笑,手臂勾住他脖颈又吻了吻他的唇,“你不已经在吻我了么?傻瓜,臣羽,你真傻。”

有时候商不与官斗,倘若聂家真的用聂皖瑜的婚事作为交换条件,来要挟“宏科”,要挟他们的家人,她知道,就算大哥再生爸妈的气,他也一定会首先保住家人的利益。

等到她们离开没有多久,曲耀阳才转身看着病房门口的曲母。

曲耀阳静观其变,望了望这一屋子的境况,也知道这事儿可能远不只是聂皖瑜从扶梯上摔下来这么简单。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