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游戏正网:第127章:五日京兆

阳光在线游戏正网 作者: 雨中淅淅沥沥彩虹

看到司马良走过来的其他人,有些挡在前进的路上的人不由自主的让开了身子。结果就是司马良畅通无阻的看到华少,两人的视线在空中交集着。此时大家注意到华少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而司马良则是面无表情不知道想什么。

“没有靠山我就不能红吗?这又不是妖精洞什么的,我就不能靠实力?”

拉开了门,走廊上果然几个身影。

最终曲耀阳也只是转过身,透过落地窗看向天地相接处的残阳。

她还是有些不太好的预感,“那你问出来了吗,前几次我总觉得有人在咱们门口偷看,那个人是她吗?”

米线店的老板娘这时候追上来道:“唉唉唉,你们刚才叫了东西还没给钱,没给钱就想走吗?”

该死!他要说的明明不是这个!

“如果当时他不与你交好,你的孩子就不会掉,而且刚好是当着他的面掉下来。他心中对你有愧,所以才会那么快与你结婚,而后又为了让他的家人尽快接受你而帮你领养了军军。那时候他不就当着我跟你妹妹面的说过,就算你以后都不能生,他也会把军军当成他亲生的?”

曲婉婉语塞,慌忙去按抚夏芷柔道:“嫂子,我是真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哥他……过去或许曾经在外面还和别的女人有所牵连,可是都过了这么久的事了,自从他娶了你以后就已经跟外面的人划清了界限,我哥他对你其实挺好的,一直都挺好的。”

“婉婉?”浑身蒸腾着热气的尤嘉轩从浴室里走出来,一边忙着用毛巾擦拭自己头上的水,一边转头去看另一边,“嘿,你又偷穿我衬衣了,厉冥皓。”“好吧!有冥皓在那陪着你我就放心了,你吃了药早点休息,明天我再来看你……”

可是进了家门才知道她很早以前就已经离开,坐在沙发上气愤得要死的曲母张嘴就开始讽刺,说:“好一个吃里扒外的裴淼心,我费尽心机帮她把路都铺好了,她自己不会走也就算了,居然还拿子恒的事情来要挟你爸爸,说他要是不同意你们离婚,她就把子恒发生的所有事情都告诉外面的媒体去,即便外面的媒体不敢发这条消息,她也要散布得网上人尽皆知,你说就这,你爸爸怎么还会不同意?”

四个粉雕细琢的漂亮女人一块从机场里走出来,周围到处都是欣赏打量她们的男男女女。

沈俊豪笑得开怀,“你不也赚了吗?以后指着她,只要能把这次两边的人都给我哄红火了,什么时候签约成功,第二天我就往你的帐上打钱!”

还是说如果没有她的生活会让他感觉多么绝望,亦或他光是这样想象都会呼吸不畅?

怎么这小女人到现在还是这么紧?

类似的问题一波一波地袭来,且这些问题大都以着让人难堪到极点的方式,直冲着她而来。

夏之韵开心地跳起来,在夏母脸上亲了一口,“还是我妈疼我,正好phoenix也在,让他送你几件礼物,我早跟他说我妈是美女,他也早就想见见了。”“我曾经小小的怪过自己,怪自己的不够努力,怪自己跑得太慢,所以才一直追不上你。你说我无聊加幼稚,至少这句话是对的。因为从爱你的那一年开始,除了爱你,别的事情我什么都没学会。我……我只会炒菜做饭洗衣服……我第一次去学这些东西的时候就只是在想,也许你并不会需要,可我还是想要为你做好所有的事情。”

“后来为了以示清白,我去医院做过一次疾病检测手术,我想就算我改变不了已经发生的事情,我也可以告诉他我很健康,我的身体没有问题。”

杂志的内页正好翻开到记者在伦敦拍卖展上,采访“摩士集团”现任董事长梁冠东的那页。

她站在门边看他撑伞到车前,坐进车子以后,还是降下车窗对她说道:“心心,你到现在还怪我当年伤害过你的事吗?”

有些僵硬地扯了扯唇角,她说:“臣羽,我知道了。你以为时至今日,我的脑袋还是那么不开窍,明明知道他已经跟自己心爱的女人结婚生子,还会脑子发热,一门心思地用热脸颊去贴他的冷屁股?臣羽,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犯过一次错误我已经知道怕了。”

“没有没有,我没有杀他……”感觉到前座里正在开车的出租车司机从后视镜里投过来一丝异样的眼神。

看到厨房门口有人进来,一声轻叫声后,他顿了顿喝水的动作,侧眸望着出现在门口的女人。

“再深也深不过你们俩还有这么多年感情,中间也还有个孩子,有孩子,你就有可能。”

心底好像有什么悬着的东西落了地上,也是“砰”的一声,她酸涩着眉眼鼻尖翻身,逼自己再睡一会。

******

她低头慌忙一惊,赶忙伸手抱在胸前,“下流!”

易琛彻底没有语言,这渐大的雨势让他也好生狼狈,再不去管她,几步奔到楼道前的屋檐下站着,拍了拍身上的水渍,头也不回地向着电梯间而去。

她冷眼侧头望他一眼,继续抱着胸口站在原地。

她慌乱将毛巾抓下,他人已消失在客厅,只从大门口向内室蔓延的西装、衬衫、领带,乱七八糟的东西散落一地,他的声音却从大开着的卧室内传来:“客房里有浴室,你想洗就进去收拾,不想就拿风筒把头发吹干!”

“妈!妈!”夏芷柔被骇得白了脸庞,现在她的身上还穿着晨起的睡衣,本来是很随意地想在小花园里面对着泳池享受这个美妙的早晨,可是现下,怎么就要被人赶出家门?

裴淼心又痛苦又舒服,那熟悉又陌生的快/感纠结着她每一寸感官,他每走动一下便耸动她一下,她想要尖叫,想要张口大骂他,可到嘴的一切还是都幻化为嗜骨难耐的娇吟。

似乎也没谁真的想听裴淼心说话,任她凭的挣扎,曲市长跟曲母就是不让她有机会说话。

他晃了晃手里的酒杯,“先闻闻是不是好东西。”

“就是你!就是你!你还敢说你没有错!谁要管你以前到底谁先认识的谁!总之跟曲耀阳结婚的人就不是你!你凭什么在这里耀武扬威,你有什么了不起的啊!”

“苏晓!”裴淼心轻叫一声,再是腿疼,也只得慌忙冲上前去想将这两个人拉开。

“是的,耀阳,你也知道你爸爸他有那么多个孩子,可是他最看重的那个人就是你!”

他称了手上的猪肉,扔进篮子里才回头,“这里人多,别再走丢了,我陪你过去!”

曲子恒嘿嘿笑着报了个数字,曲耀阳到是动作迅速地开了张支票过来,顺带多了很多。

“曲耀阳,这好像不管你的事吧?”

看着他的车在她视线里消失,耳边似乎还回荡着刚才的回音。

打包收拾好最后一包东西,裴淼心在电话里说:“没有,阿jim挺好的,真的,要不是他把真相告诉我,说不定我就要成为传说中的坏女人。”

“你是不是……昨天去过我家里?”

那时候的事裴淼心知道,也还记得。就像当年自己为了逃开曲耀阳而远赴他乡,易琛也曾义无反顾抛下a市的所有,与她同行。

场面一时有些尴尬,没有人知道该怎么把话给接下去。

洛佳又侧了侧头,跟从走廊上经过的行人随意要了一只,自顾自点上。

“我不我不!”也不知道女儿这段究竟是怎么了,被教养得愈发喜爱无理取闹。

“其实……其实在进hr之前我与曲总您也在几次聚会上见过,我外公是‘荣瑞投资’的总经理,您之前与我外公有过生意往来,咱们还一起吃过饭的。”

曲家一群人,从主桌走到大门外边都耗了半天,曲婉婉与护工一左一右搀扶着爷爷往外走时,正好遇上厉家的人过来同他们打招呼。

这声音忽远忽近的,却还是让他听出,是曲臣羽的声音。

可是有时候他又觉得,人的眼睛是否能够看得清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的心够不够明朗。

一群公子小姐约在远郊的马场里见,各自领了各自的马在草坪上散步时,就有玩得好的女孩子问:“婉婉,你男朋友呢?怎么从前就光听你说,却从来不见他来让我们见一见?”

“他在学校才学了多少年啊!他懂些什么就学别人开工作室啊?婉婉你可别怪姐姐说你,现在像这些没身家没背景的穷屌丝就喜欢巴着你这种白富美,你说这都毕业多久了,他怎么到现在还不找工作啊?我给你说,你可得小心,不然到时候怎么被人骗的你都弄不清楚。”

“我们不会在医院待很久的,我已经做完产检了,马上就会带芽芽回家去的。”

她的心狠狠一痛,还是要怪自己的不争气。低头抬手揩了下眼角,抬头的时候却对他笑得起劲,“你放心,我跟你开个玩笑而已,瞧把你紧张成了什么样子!我会结婚,我一定会结!而且这一次,我一定要找一个只爱我的男人,我再也不要别人施舍的东西!”

夏母在门边拉也拉不住,正好就听到书桌前的男人起身道:“没关系,妈,你先出去吧!这是我跟芷柔之间的问题,她如果想要解决,我们就一次在这里把话说明!”

夏母点了点头出去,刚替女儿带上门,就看到提着鞋子向大门口奔的小女儿夏之韵。

左右僵持不下,他还是只有快速走到床头柜前一把拿起桌上的手机跟腕表。

“淼心……我知道现在或许说什么都已经晚了。总之你记着,我对你的承诺永远有效,你想好了要多少钱就给我打电话,毕竟你们裴家这种状况,就算不是为你爸妈,为你自己,要一点钱傍身总是好的……”

裴淼心一怔,下意识想向后退开,但也只是须臾,清醒着的大脑让她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眼前的男人是即将成为她丈夫的男人,尤其是在这一刻,她不该拒绝他。

夏之韵可怜巴巴的一声轻唤,几乎是在看到曲耀阳出现的当场,就扑过去想抓住他。

曲耀阳开始沉思,“所以,或许这次我们谁都不应该去帮子恒,就让他好好的,作为一个成年男人,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如果犯了错,那就接受惩罚,咱们谁,都不许再帮他了!”

“我还记得你在老家还有四个弟妹,想来城里念书,还是我拖朋友给你帮的忙,免了赞助费,读的也是本城最好的公办学校,进的也是尖子班,是吧?”

“先、先生,阿成人微言轻,有些事也是身、身不由己的……”阿成早被吓出了一身冷汗,他平常最怕曲耀阳这种说话只说一半还要让你猜来猜去胆战心惊的男人。

初时的时候夏芷柔会担心,偶尔躲在他的附近偷偷听他讲电话的内容,看他一派和煦地对待自己的女儿,问她最近有没有乖,还有没有挑食或者害怕吃绿色的东西。

曲耀阳点了点头,打电话叫了阿成把车开到医院门口——近段为了方便照顾夏芷柔,他又把阿成从曲母的身边调回到她的身边,只因为阿成年轻力壮,多时可以帮忙拿拿东西。

可是上过一次床,那滋味当真是好。

她说完了话他就轻笑起来,都是游戏人间的男女,谁又会真的想谁了?

洛佳还要急争,裴淼心却转头道:“大家都是朋友,如果朗少不嫌弃的话,就留下来吃顿便饭吧!”

“不必。”乔榛朗冷声一哼,侧身就往屋子里去,“我爷爷从小就给我教育,少同鬼子来往。”

就在他的身影消失以前,裴淼心又道:“还有,他是曦媛的男友,今晚也在我家吃火锅的。”所以,这酒和他们相识的年份一样?

小家伙自动自掀开被子往里面钻,紧紧靠在裴淼心肩头,困顿得眼睛都快睁不开。聂皖瑜哭得双目红肿,怔怔望着面前的情形,只觉得曲耀阳前一刻本来还极端愤怒地推拒着她的动作,突然变得没那么狠了。

“凭什么要我消失?我才是那个要同你结婚的女人!”

“我认识她也算不上什么太大的事情……”

她悲极了反而轻笑出声:“是你从一开始就篡改了时间,是你故意让陈医生从一开始就误导我,让我以为……让我以为……”

病床上的聂皖瑜听到这样的话,好似哭得更惨了,歪头奔进聂母的怀里。

曲耀阳静观其变,望了望这一屋子的境况,也知道这事儿可能远不只是聂皖瑜从扶梯上摔下来这么简单。

不想拿芽芽来冒险,那她就只能答应,从道理上来说,他跟夏芷柔生的那个儿子都可以得到一份完完整整的父爱,为什么她的芽芽就不可以?难道芽芽天生就比别人缺鼻子少眼睛,所以才会距离父爱那么遥远?

见裴淼心点头答应了,曲耀阳这才沉了沉声道:“那今天,女儿我先带回去。”

曲家的男儿向来失去比得到的还要多得多。

有午餐结束的护士过了叩了叩门,打开房门的时候看到背对着站在那里的曲耀阳,只是一愣,“曲总,您在这里正好,您妹妹现在要不要退房,刚才我听护士站的人说她要出院了?”

裴淼心转过头去,“大叔,我现在心里很难过,咱们能别再说这件事了,好吗?”

他不说话,小芽芽也不说,父女两个就比沉默,看谁挨得过谁。

“小心。”曲臣羽慌忙从背后扶住了裴淼心,只怕芽芽那一冲撞险些害裴淼心栽了跟头。

有曲耀阳跟曲婉婉照看芽芽,裴淼心这才放心走开,同曲臣羽继续在亲朋友好之间周旋。

曲耀阳固执着向前迈步,身后“咚”的发出一声。

曲耀阳被弟弟的问题弄得一怔,还是向后退了一步,放开对他的掣肘。

原来在他生命最绝望的时候,她不只没有陪在他的身边,还让他一次又一次地遭受着心灵的打击。

夏芷柔僵硬着侧过头来看苏晓的时候,依然面无表情,只两行清泪从眼角滑落,“够了吧!这就是你想要的,现在可以放手了吧!”

牵着芽芽的手从医院里出来,裴淼心用自己的手机给护工王小姐打了通电话,让她快点过来接下自己的班,她下午要带女儿到新的幼儿园去。

车子在高速公路上滑行,小家伙被裴淼心抱在怀里仍在叽叽喳喳吵个不停。

“你觉得我现在说的话像在诓你?”

裴淼心更是被这个答案弄得怔忪在原地,好半天都出不了声。

裴淼心急得就快哭出声,冲上前去用力想要抢回芽芽,可是那男人似乎就是铁了心的,抱着小家伙一个转身,任她怎么伸了手来抢就是不给她。

天知道那刻自己到底是什么样的心情,再一次被同一个说过会等他的小女人欺骗,再次那么热切地对明明早不该信任的她抱有一丝幻想,可她回报给他的结果,就是一次次地让他失望,一次次地害得他五脏六腑都疼。

原想是生活也就不过如此了,努力学习与成为着这周围所有人想要他成为的样子,做曲家令人骄傲的儿子,做弟弟妹妹们的好榜样还要照顾好他们。直到后来遇见夏芷柔,他才意识到,生活也许还有别的可能。

他知道她已经不在年轻,更何况她还为他奉献过十年的青春。他原是爱着她、感激她、敬重着她的。他想不管她与裴淼心之间闹出什么样的事情,只要不全是她的错处,他都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用这样的方式来回报一个女人无悔的青春。

一旁的徐太太这时候也来打岔:“我一直都觉得张太太福气最好,两个儿子国宁跟忠宁都这么能干,连儿媳都这样本事,瞧这干事当得,把‘青苗会’打理得如此妥当,早该叫你们会长奖赏你了。”

王燕青听到这声称呼,只是弯了弯唇,没有接话。

裴淼心睁大了眼镜望着他唇角的红,他亦是星目半睁,观察着她面上流过的每一丝表情。

“够了!”夏芷柔一把甩开他的掣肘,慌忙弯身从自己先前丢在地上的包包里面翻出现金往阿成手里塞,塞了现金仍然不觉得够,她甚至急忙把自己手上的链子以及耳环统统都摘下来塞进他的手里,“这个给你,还有这些都给你!这些东西加在一起的总价值是你十年都挣不到的!你不就是想讹钱么,现在我都给你,拿着这些东西立马滚!我劝你最好不要在这不自量力!”

这么些年来,曲耀阳虽然信守了当年的承诺,娶她进门。可是他却一直在用冷暴力对待她——一边用婚姻的枷锁束缚着她,一边又不给予一个丈夫应当给予妻子的义务。

曲耀阳开车去了“御园”,门前站了半天,门也敲了个遍了,可里面就是一点声响跟回应都无。

“咚咚咚”的房门敲了半天,门铃什么的一切手段都使上了,可里面就是没有回音。

他看着她娇俏迷人的模样,总觉得浑身柔软得,恨不能紧紧将她拽在怀里好好疼爱个够。

本来几欲脱口而出的话被生生梗在喉咙里,他狠狠压抑着自己心底的躁动,不想就这样把她给吓着了,他跟她是好不容易才走到现在的,他一定不能够把她吓着。

“可是我怕!”曲耀阳直觉自己的脸皮真是越来越厚了,“心心,我怕黑!”

曲耀阳除了安抚弟弟的情绪就是喝酒,突然觉得自己的心往死里难过,真是疼,疼得要命。

房间里的布置一切温馨,那棉麻的窗帘和单色柔和的地毯台灯,这些一切一切,虽已不再是旧时东西,却都真真,像极了他们曾经的那个家里的东西。

桌子上袅袅一壶茉莉清茶,几盘淡绿色的小点,与周围古色古香的小桥流水气息交相辉映,确实是市内不可多得的修身怡人之地。裴淼心从屏风后面往前,迎面就是一个穿着旗袍、正低头在桌前弹弄古筝的艺人。

“那要不要帮您带?”

他让她有什么不明白的直接去找年婷……她想着心头就有些堵,赌气般觉得,她才不会去找什么年婷。夏芷柔不依,慌忙用手擦着自己的小脸,“没有!我没哭!我、我就是胃太疼了……”

看她伤心难过,看她纠结得几乎咬破了自己的唇畔,他到底还是于心不忍地低头亲了亲她,“我说过会回来陪你吃饭,就一定会回。”

想要骂他坏,却终究还是来不及。

她看了眼手机,又抬起头去看他,“我还记得那天在我们家的时候,臣羽已经同你说好了,我跟你过去的事情他都不介意,而且他敬重你这个大哥,所以你能不能别总纠缠过去?”

“姐夫……”

裴淼心在她对面坐下,“照顾爸没有问题,上回因为***事情,我也没有多少时间坐下来好好关心一下爸的身体,我搬回去。”

再出来的时候,他已经果断换好一身笔挺的西装,瞅了瞅窗外仍然没见停势的大雨,领着她就下楼。

他说过马上会跟夏芷柔结婚,等到他们有了正式的名份,自己还跟他这样待着,不就确确实实是要把这罪名坐实?

她与他,本来就不该有那么多的交集。

“我就这样回去了,你就一点都不伤心不难过?刚才是谁在大马路上口口声声说她从来喜欢和爱的人都是我!刚才又是谁那么不要脸地在街上表明她的真心?难道这就是你所谓的喜欢和爱吗?!”

裴淼心只觉得自己在这样煎熬的视线里被人攻击得全身都开始发冷,那些人看着她的模样,好像她只是个蓬头垢面创进来的下等女人,甚至因为她没有丈夫,那些带着妒忌与痛恨的女人更加肆无忌惮地重伤她的人格和尊严。

曲耀阳皱眉刚要上前,肩膀被人从身后一拍,很快窜出来一个人。

谣言的范围被近一步扩大,本来在楼梯旁同朋友说着话的曲婉婉,也遥遥看到被困在人群中的母亲跟裴淼心。

她没敢告诉曲母自己已经找到曲耀阳的事情,只因为现在的曲耀阳活得简单而且充实,就算他这时候回来了,也未必会想得起之前有关曲家的一切,而再回来,无疑是把他投进新的凶险当中。

她一靠近他,莫名就感觉到他的身体对自己还是有了反应,双腿间一点坚硬,狠狠抵住她的腿根,漂亮的眉眼不自觉弯了一下,她就知道,就算他的记忆里面已经没有她了,可是他的身体还是记得她的——最真实的情感从来就不会骗人。

她抚了他的心又放开,她还说……谢谢你?悠悠长长的病房走廊上,联排的吊顶灯光里,整条长的走廊都像是沐浴在梦里。

几乎是在下意识里,她迅速明白过来那道背对着她的身影是曲耀阳——某些年岁里,她还是那样熟悉过他的身影。

女子的话还没有说完,却一眼看到已经出现在走廊上的裴淼心。

终其一生,裴淼心,也只不过是他弟弟爱过的女人。

从知道臣羽病发开始,他就大概猜到,或许就在不久的将来,他终会离开自己、离开这世上的所有人的。

可是像也终归是像,尤其是越想欺骗他便越是清醒。

曲母摇了摇头,又抱了抱他,“妈不冷,妈就是怕你冷,你跑快点进屋,这样就不冷了,好么?”

她是怎么也不会想到,他们到北京的第一天,来接机的人会是……聂皖瑜!

聂皖瑜高高兴兴地跳起来,给了厉冥皓一个大大的拥抱后才看向后方,“是你?”

“你是说曲婉婉戴着假面具是吗?”

“妈,芽芽呢?”

“嗨!这在干什么呢?怎么一回来就问什么芽芽啊!”曲母赶忙凑到跟前轻声:“耀阳啊!聂家的人现在可都来了,我怕小孩子在影响会不太好,所以让他们园长带回去照顾一下,晚一点就让司机去了,你懂事,听话,好么?”

他听声回头,震惊地看着穿着一身素服站在那里的裴淼心。

至于那发间的一朵小白花——他知道她是在为臣羽戴孝呢!

曲市长到是老神在在根本无所谓的样子,甩手就向餐厅的方向去了。到是曲母,一派坦然地迎视上来,“你别看了,这都是我的主意,是我把老二媳妇叫过来的,今天咱们家本来就是和未来的亲家见面,老二媳妇也是咱们家的媳妇,她过来帮衬着未来大嫂有什么问题?还有你,赶紧进门把手洗干净了,所有人都在餐厅里等着呢!”

他看着她的模样仿佛不敢置信,曲母恰在这时候快步到跟前打断:“儿子,就当是妈求求你了好么,你一向最懂事最会拿捏分寸,眼前这情况你也看到了,就算不是为了自己,为你爸,为咱们这个家,别冲动,行吗?”

“今天这饭局是你主动要过来的,还是谁逼你的?”曲耀阳的眼里现在只得裴淼心一个人。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