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游戏正网:第120章:不远千里

阳光在线游戏正网 作者: 雨中淅淅沥沥彩虹

,不用再为夺回公司的事操心,放下过去的恩怨,只活在当下,珍惜每一天快乐的日子,这样想着,整个人都轻松了。

浴室里的水声哗哗响,当中还夹杂着隐约的人声,可想而知又是一对鸳鸯在戏水,那画面太美太诱人……

“我……我要自己洗……”尤歌的声音变得好轻微,听在男人耳朵里却是另一番风味。

一团毛球!差点踩到!

“煮雨”茶室。

尤歌眯着眼在他怀里,小脸紧贴他的胸膛,轻声呢喃着:“大叔……我很乖的,我只跟你一个人玩过游戏,没有跟别人……嘻嘻……香蕉好好吃……”

这一幕,被远处躲藏的身影用相机拍个清清楚楚,然后将照片发给远在澳门的唐虞梅……

“到底谁折磨谁啊?我只是权宜之计,你说,公司什么时候还给我?你说过结婚之后我就可以拿回公司的,现在呢?”

“各位……”容桓清了清嗓子说:“你们还不知道吧,容析元早就已经跟郑皓月解除婚约了,而郑皓月是宝瑞的大功臣,自从尤兆龙死后,宝瑞那些年的发展离不开郑皓月的功劳,但对于这样的功臣,容析元都能狠心抛弃,郑皓月又岂会善罢甘休?她掌握着宝瑞的重要资源,关系人脉在行业中绝对是佼佼者,但容析元接手宝瑞才四年,并且四年中都很少管理,郑皓月如今与他不和,两人有了间隙,今后还怎么可能通力合作?这将会是宝瑞的致命伤,解决办法最简单的就是让容析元放弃对宝瑞的掌控权,让更有能力的人来接手,宝瑞今后才能为博凯,为你们大家赚取更多的利益!”

可是,接下来的审讯工作再次陷入僵局,无论霍骏琰说什么,唐虞梅都不再有反应了。

总之,这一锅粥挺奢侈的,可是那味道闻着都能让人食欲大增,太诱人了。平时虽然家里吃得都挺好,但像这样炖个大补汤的时候,还是第一次,就连翎姐以前在这里养伤也没一下子在一锅汤里加这么多名贵的食材。

苏慕冉只好另外再挑,拿着一件藕色的连衣裙进了更衣室。

如果尤歌懂得察言观色,她就能看到容析元的神情不对劲,双眼变得赤红,像是受到什么刺激,他在想什么?

许炎知道了两家的渊源后,这心里就有了一股不太好的预感,因为明显地感觉到姓苏的态度变化。

怎么办呢?她对容析元的行为难以原谅,却又暂时不能离开别墅,有什么办法可以两全其美?

“老板……这……这我也不知道啊,我是亲自办的这件事,绝对不敢向您撒半句谎。”这人一边说一边抹汗,穿着西装都还觉得冷,太紧张了,不知道老板会怎么惩罚他办事不力。

“相信我,我真的没事。”

两人并没有一同前往,一个是上午出发,一个是下午出发,到了之后住的地方相隔不远,方便联系上。

可尤歌和佟槿也忽略了一点……这里不是娱乐场所,也不是酒店,这一层是商铺啊。

尤歌却不会想那么多,她吃饱喝足了就犯困,小狗也是的。此刻,一人一狗,正在某处酣睡。

尤歌噗嗤一下笑出声:“你不会是想告诉我,你正准备当小三?或者你已经是小三了?”

这个念头才刚起,尤歌的心脏就莫名地抽搐了一下,疼痛在警告着她。

转眼就快到中午了,佟槿游了一圈也感觉有些饿,上岸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吃的。

“许炎,你喜欢尤歌?”容析元忽地冒出这一句,完全是给人猝不及防的一击。

尤歌紧紧握着拳头,身子微微发颤,激动得涨红了脸,眼中凌厉的光线如刀锋戳在唐虞梅身上,她脸上尽是嘲笑和不屑:“唐虞梅,你以为自己做的坏事就能逃过天网恢恢吗?老天爷都看不过去了,所以才会给你一个悲惨的下半生。儿子不认你,丈夫要跟你离婚,唐家颜面无存,而你,终将在孤独中老去,就算我和容析元有了一双儿女,可是你享受不了儿孙绕膝的天伦之乐,或许你在离开这个世界的最后一分钟都是没人送终的。这难道还不算是报应吗?我觉得,比直接把你枪毙还更深刻。”

容析元却一点都不慌张,只是微笑看着尤歌,果然,尤歌着急地向郑皓月解释:“小姨,大叔是好人啊,大叔那天帮我赶走了两个恶女人,大叔还给我买了好多东西吃……我生病的时候大叔也陪着我……大叔不是骗子。”

尤歌以前没想到这个问题,现在想想,不禁感觉太奇怪。

但现在至少是在打针之后不久就开始退烧了,尤歌的担心可以少几分。

“元哥,你想说什么?”

容析元却摇摇头,灼热的双唇吻在她的颈脖,密密麻麻的吻,一路蜿蜒而下,嘴里含糊地呢喃:“不是你想的那种,这次我们玩个新游戏……”

佟槿赶紧地去开门,翎姐正拿着一个碗站在他面前,温婉的笑意十分亲切。

尤歌是真的没有把握能收购成功,因为她的对手是容析元。据她所知,容析元到现在为止都没有过败绩,只要是他看上的公司或机构,最后都会被他纳入麾下。她不会傻到以为自己真的可以在目前的阶段与他抗衡。

但霍骏琰心里也有些不是滋味,看到容析元跟孩子这么亲,隐约的酸意在胸口蔓延,可随即也无奈地笑笑……这毕竟是孩子的亲生父亲。

不少人看向这边,纷纷窃窃私语,好奇又八卦,很想知道到底容析元和尤歌之间怎么回事?似乎不像是那么简单啊。

容析元似乎早就料到她会这么说了,侧头看着她,不由得皱起了眉:“你酒量不行就少喝点,如果已经醉了,就回去。”

这场面,对于容析元来说是陌生的,因为在他记忆里,从未跟老爷子喝过酒,甚至没有吃过一顿不生气的饭。

许炎走到尤歌身边,扶着她的胳膊,眼睛却是戒备地看着容析元。

何碧翎站在何宏森身边,正低头凑在老人耳边说着什么,可以看到她脸上的娇羞。

何矩也干脆不再顾忌了,怒斥道:“何家的事还轮不到你还插嘴,别以为你查到一点小道消息就以为了不起,何家不是你撒野的地方!”

同样的清澈明媚,如水晶如湖水,纯美得让人舍不得移开视线。但是……那不会是尤歌,因为尤歌不可能在见到他时还能若无其事。尤歌从来都是喜怒哀乐写在脸上,根本不懂掩饰和伪装,从来不需要人去猜测她在想什么,只看她的眼神和表情便知。

尤歌想说两句打个圆场,女孩儿已经起身结账走了。

许炎也说不清楚为什么,就是突来的念头,想找个理由跟她待在一起的时间久一点。

“啊?病了?谁病了?你家的狗?切……又不是你病了,搞得这么紧张!”

容析元浓眉轻挑,眼底掠过一丝赞许……尤歌确实变得聪明了很多。

===========

“放心吧,我的开车技术你又不是不知道,半小时没问题,走!”

但这一切都由不得她,她一个人怎么可能从危机中脱险?羊入虎口,说的就是现在。

她说不出话了,她只有用这样惨烈的喊声来表达此刻生不如死的痛苦!

可这货最大的本事就是装作没事!

容析元的姑妈容彩兰,站在窗户边上,一脸狐疑地瞅着容炳雄,阴阳怪气地说:“哥,这事儿,该不会真的是你做的吧?虽然我也不待见他,不过说实话,犯不着要开枪啊,只要让展销会出点纰漏就行,哥,我越来越不了解你的做事方法了。”

好不容易,尤歌才稳住了声音。

容析元狠狠地甩开她的手,力道很大,差点将她摔倒在地。

“消气?那混小子成心气我的,他巴不得把我气死才好!”容老爷子这火爆脾气还是一如当年啊。

这也是容析元这些年来,所度过的最温暖的一个除夕。因为他不再是一个人,他有老婆,还有未出世的孩子,意外的还有老爷子的出现。这顿饭才是家宴,是最美味的年夜饭。

车子里,容析元沉默,尤歌坐在他身边,低头不语。气氛沉闷尴尬,一点都没有新婚的喜悦。

苏慕冉点点头,指了指爆米花:“这是看电影必备零食,怎么你不想吃?”

眼看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霍骏琰还没出现,龙晓晓不禁有点着急了,犹豫着要不要打个电话问问呢?

龙晓晓其实最在意的是霍骏琰怎么想,她的眼睛又不自觉地看向他。

龙晓晓脸一热,带着几分娇羞望着尤歌:“你怎么那么肯定啊,万一我穿着礼服也很丑呢。”

宁静的气息里混合着温馨的味道,尤歌闭目养神,轻松惬意。

“我185的身高,140的体重,怎么算重?”

沈兆不动声色地递个眼神,然后走进屋子里,挡住了佣人的视线,而阳台上的保镖就将准备好的东西往容析元那边一扔……

龙晓晓就这样被人戳穿心事,顿时脸热:“你在说什么啊,我听不懂。”

以前是单纯地只知道宝瑞就是父母留给她的产业,对宝瑞的感情也是建立在这个基础上,而现在,仔细看过宝瑞这次展销会的每一件货品,尤歌对于宝瑞,有了新的认识,打从心眼儿里觉得宝瑞出品的每一件都称得上是艺术品,是真正的从材质和工艺上都达到国际一流水准而不是她个人偏爱得出的结论。

有时候,能有盒饭吃就是万幸了。”

到底他还有多少秘密是她不知道的?尤歌想了想,发觉对容析元,她太不了解了。

容析元的动作算很快,但闻风而动的记者们更加迅猛,追到了前厅。

“……”

“你从哪里听到的消息?”一位脸上长着青春痘的年轻小伙子问。

尤歌倔犟地没说一句话,望着他离去的背影,她扁扁小嘴,小声嘟哝:“哼哼……男人……他还是忍不住了吧……去就去,你去了最好今晚别回来。”

洁癖?

有人惊呼,以为出了意外,但立刻听到有保安人员前来安抚,说这只是临时故障,展销会没有发生任何不利事件。

“你……”龙晓晓无奈,看了看时间,这都快11点了,确实有些晚。

“说起第三者,不知道你家现在住的那个女人又算什么呢?好女人,自然会有男人去追,尤歌的好,你不懂欣赏,不代表别人就不可以拥有。是你先伤她,凭什么现在来管我和她之间怎么发展?从你再次伤害她的那一刻起,你就失去了过问的资格。”许炎一针见血,毫不示弱,别看他好似有点痞相,可他的气势不会输给容析元。

这个女孩子站在尤歌身后,时而对尤歌投去欣赏的目光。她是被尤歌身上散发出来的自信所吸引,再看看自己,缺乏的就是自信啊,忍不住会想,什么时候也能像别人那样信心勃勃的就好了……

许炎就是凑热闹的,他跟尤歌心意相通,知道尤歌的想法,所以,他再继续刺激刺激郑皓月和容析元,反正,好戏才刚刚开始,怎么能没了他的参与?

容析元弹了弹手中的烟灰,嘴角勾着冷笑,斜睨着容桓,凌厉的眼神如刀:“怎么你老爸当初逼走我父亲的时候就很有教养了?我都很奇怪,容家既然像你们说的那么高贵,怎么还会教育出像你老爸那种畜生?你所谓的教养

“怎么?不高兴?”容析元低沉浑厚的嗓音含着一点嘶哑,因为昨晚没睡好。

清醒着的只是冯奎一个人,另外两个手下醒了一阵又晕过去了。三人头上都缠着白纱布,浸出血痕。

三人打晕,当然也不知道尤歌的下落了,事后还被容析元抓到,不但没有因为这件事发财,反而将自己全赔进去。

容析元幽深的眸子里迸出两道精光,带着一抹狠色:“这一次,何宏森想找借口护住唐虞梅的话,恐怕也不易。我明天就联系霍骏琰,如有必要,我会亲自去一趟澳门,无论如何都要将唐虞梅带走。”

看电影。这是尤歌今天最想做的事。据说有一部国外大片上演,尤歌好久没看过电影了,满满的期待。

但这仅仅只是暂时的而已,当尤歌吃完饭开始洗澡的时候,这脑子就不听使唤地浮现出了容析元的影子……

容析元一惊,看她脸色潮红,憨态可掬的小模样实在令人心疼,再看她面前居然放着一只空酒瓶!

难道两口子吵架了?

只要当一分钟的弱者,然后她便没有了软弱的细胞,她会把那些不需要的情感和心软以及憧憬都铲断!

为了方便去看望翎姐,容析元将翎姐安排在了瑞麟山庄,由郑皓月照看。

帅大叔的出现,让尤歌心里略微踏实一点,没先前那么害怕了,继续往下缓慢移动。

不过既然头儿都这么说了,他们当然要照做了。一男一女便衣走过去,那个女警果然伸手去触碰尤歌的衣领。

尤歌不是真的醉得不省人事,是装的!

但是,詹琦快,还有人比她更快!

沈兆压低了声音说:“雷少爷,我赌少爷他今天要铩羽而归了,不过,可千万别忘少爷知道我们打赌啊,不然……”

又过去了几分钟,尤歌好像依稀听到门外的脚步声,但她却谨慎的没有立刻开门,怕万一是容析元呢?

霎时,这屋子里陷入了短暂的安静。出奇的,赌王没有发怒,但却绷紧了脸,表情异常沉重,像是在考虑什么重大决策。

&nbs

“呸呸呸!又在瞎猜了,这都是你们的臆想,难道又有证据啦?说不定只是有读者看不惯才会那么说的。”

尤歌心里那个气啊,越发觉得这个警察就是故意的。

警察愤怒地攥着衣服,这是他刚才脱下来的外套还没来得及收拾的,现在却被尤歌的鼻涕弄脏了,他不激动才怪!

佟槿守了*,下巴露出了一点点青色的胡茬,清澈的眼神略显暗淡,深深地为容析元担忧着。

但这些都是他的亲人啊,如今却闹到这样的下场,佟槿很心痛,无法理解翎姐的做法。

田警官狠狠瞪了美女店长一眼,一只手无意中搭在了墙壁上。

原来如此。

尤歌现在还不是很清醒,刚睡了一觉,迷迷糊糊的。

先前还遮遮掩掩的,现在这些人干脆就议论开了,还有人说泰华酒店的收购案底价肯定是尤歌事先和容析元商量好的,所以她才能成为赢家。

门口的保安都认得她了,不仅是因为她长得水灵动人,更是因为她每次都最后一个下班,让人深深地感叹,在这个看脸的社会,能有这样一个勤奋上进的年轻女子在默默拼搏着,她身上积极健康的气场也会影响到其他人的。

“你想多了。她是大少爷推荐过来的人,我能不好好照看么?我懒得理公司里其他人怎么想,服不服众无所谓,只要我对大少爷有交代就行。”说这话的男人就是公司的俞总。

此时此刻,某医院里,许炎正在接诊看病,忽地打了两个喷嚏,浑身一个激灵……

霍律师已经从儿子口中知道尤歌和容析元结婚了,他一直都在担心着,想找机会来这里看看,可没想到这一来,却是来把尤歌接走的。

赫枫用同情的目光望着容析元:“兄弟啊,暂时你是不能去度蜜月了,我看还是去维多利亚港看看夜景,全当弥补一下了。”

许炎什么都没说,喝了杯子里的酒,第二杯是苏慕冉为他倒的……不是只倒了一点点,而是满满一杯。

许炎像是没听到,继续吃虾,好一会儿才说:“真要我评价一下的话,嗯……马马虎虎过得去吧。”

许炎其实也有些醉意,只不过他还能撑得住。

尤歌润白的小脸上噙着淡淡微笑,缅怀一下过去,心里暖暖的,迈开步子,昂首挺胸走了进去。

这话,再次惊呆了众人,那些股东们不禁纷纷露出惊诧……怎么回事?

容析元同样也睡得很沉,累了一天,身心皆乏,以至于他强盛的*还没得到释放,他竟然也能安心睡去,这说明,怀中这个女人对他来说早就不只是履行夫妻义务而已,而是真正地走进他心里去了。

尤歌望着飞机舷窗外那一朵朵棉花似的白云,歪着脑袋在想:“嗯……听

“你怎么知道的?我好像没跟你说名字?”

但这又关他什么事?许炎不耐地甩甩头,将手里的袋子塞进黑虎的手,警告地说:“记住,今天的事,回去别跟我爸说。”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