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游戏正网:第115章:天不假年

阳光在线游戏正网 作者: 雨中淅淅沥沥彩虹

尤歌总算是吁了口气,正想说点什么,却听到电话那边传来异响,似乎是敲门声和女人说话的声音?

容析元到是很冷静地欣赏着尤歌此刻呆萌的表情,眼底藏着笑意,心情也变得轻松一点,好像恍惚间又回到了四年前的时候,那个能将人的心都萌化的尤歌。

尤歌见他似乎也喜欢香香,她便笑得更开心了,先前的不愉快立刻被抛在脑后。

容析元默然,郑皓月却是将笔送到尤歌手中,诱哄着说:“签吧,你不是饿了吗,在这上边写下你的名字,就可以去吃饭了。”

“否则什么?”

酒是个好东西,容析元觉得尤歌喝酒之后最乖最可爱了,不会跟他呕气,不会抗拒他,还会热情如火地迎接他。一番缠绵之后,容析元吃饱喝足,搂着晕乎乎的尤歌一起进入梦乡。

因此,这个月,当发工资时,店长的奖金比平时多了一倍,她知道,是郑总的关照,这意思也是在暗示她要继续那么对待尤歌。

霍律师脸上的笑容僵住,他感觉到了尤歌的疏离,不由得心中一叹……这不能怪她,想必是以前的事对她伤害太深。

终于被异样惊醒,尤歌睁眼就看到了容析元放大的俊脸在面前,而他正做着那个“游戏。”

不排除有人绑架容析元之后企图勒索钱财,霍骏琰认为可以在瑞麟山庄里装上警方的窃听器。

可这也不让人放心啊,他是植物人,每天都需要营养剂,现在人失踪了,他将会遭受什么样的待遇呢?万一他的情况出现恶化怎么办?

即使她现在脆弱得像玻璃,可她与生

“咳咳……副董,我也支持你。”

“我……”

容家精挑细选了到场宾客,安保级别也是很严格的,记者不能入内,受到邀请的宾客也都很自觉的没有拿着手机乱拍。

如果幕后的指使人在场,一定会被气得吐血!

沈兆那双赤红的眼睛死死盯着尤歌,愤恨而又痛惜地说:“你现在满意了吗?少爷可能这次熬不过去了,你是不是很开心?你是不是觉得自己以前受的委屈都赚回来了?呵呵……你是我见过的最残忍的女人,你从来都不去了解少爷为你做过什么,你就只知道自己很痛苦,你从来不知道少爷的痛苦比你多百倍!既然在加州拒绝了跟少爷回国,为什么现在要回来?如果不是为了赶来见你,少爷就不会被暗算!如果少爷有什么闪失,就算不是你亲手所杀,也是因你而起,你真的这辈子能安心吗!”

尤歌看到容析元这眼神,她知道,他误会了,他以为她是故意欺负何碧翎吗?他怎么可以这么想?

“nnd,怎么会这样?这可是赌王的地盘,谁能在这里神不知鬼不觉地对马胜吉下毒?”

赌王大怒,加派人手寻找,依旧没有找到孩子的踪迹。直到七年前赌王有一次病危住进了医院,家里人都以为赌王快要不行了。这时赌王却告诉他的太太们子女们,假如他真的去了,他的家产,三分之零点五由几位太太继承,三分之一由几个子女共同继承,其余的,如果找到了那个不幸的孩子,她还活着,她将继承剩下的一半!

尤歌好一番折腾,却没有效果,气得哇哇大叫:“容析元王八蛋,你是贼吗?我都砌了墙装了门,你还要闯进来,你跟盗贼有什么区别?”

“唔……”尤歌娇嫩的躯体在战栗,这一刹间犹如飞上天的感觉让她的大脑几乎受不住这刺激。

同时一惊,她们眼前已经出现了尤歌的身影。

如果她可以骂,如果她可以大发脾气,她或许没这么难过。

“汪汪汪……汪汪!”香香怒了,看着小主人被踢,它叫得更凶。

“把那只狗放下”容析元沉着脸说。

尤建军没有想太多,赶紧地过去郑皓月那边了,他也担心项链的制作,不亲眼看着就不踏实。

许炎忍不住舔舔唇,手指蠢蠢欲动,却又用一种凶巴巴的目光瞅着馋馋,那眼神好像在说:“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岂有此理,那是你能随便摸的?”

馋馋不仅嘴馋,还很懒,喝牛奶为了省力,干脆就将脑袋搭在盘子边上,整个脸都是奶渍。

呼啸而来的救护车带走了伤员,包括尤歌,这之后,警察在勘察现场的时候才看到容析元的座驾车窗上有6个弹孔,但他却没有受伤……只因为,这车窗是防弹玻璃的!

容析元出奇地平静,没有发火,只是冷冷瞥着许炎:“怎么你以为我会让她受伤?告诉你,她没有被歹徒伤到,她是因为气急攻心。我还要问你,你身为她的主治医生,四年了,难道没将她的脑伤彻底治好吗?今天出事,她想起了十多年前她与父母一起遭遇车祸的情景,所以她又开始头痛,加上太激动,才会晕过去。你不是脑科专家么,你说说,这是怎么回事?”

许炎的手,修长而骨节分明,但鲜少有人知道他手上有茧子,不只是常年拿手术刀的原因,更重要是的他从小就会使枪。

卢老先生又是一阵开怀大笑,他每次看到尤歌都感到一股活力,好像自己也年轻了不少。

卢老先生忽地眼睛一亮,像是献宝似的说:“丫头,你觉得我家许炎怎么样?这小子虽然是我的干儿子,可比我亲生儿子争气多了。”

“容析元,你住手!”尤歌奋力挣扎,手脚并用,乱打乱蹬。

mv里的镜头那么甜蜜,结合着歌词的内容,很容易勾起人的共鸣,尤其是像许炎这种渴望真爱却又始终孤单一人的。

“什么,林医生,你说我现在可以开始了?”翎姐颤抖的声音控制不住,拿着手机的手有些不稳了。

“是的,何小姐,你的身体各项检查指标都已经合格,可以开始我们的计划了。”

佣人时常找借口推脱,不给尤歌做饭吃,但这难不倒尤歌,她虽然不是精通厨艺,但至少她还会做炒饭和煮面条,不至于饿着。

容析元正琢磨着,身后蓦地传来调笑的声音……

黄经理觉得尤歌虽然年轻,但却是个很诚实的人,所以,双方谈得很愉快,加上尤歌这边开出的条件相当有*力,黄经理都不免要心动了

郑皓月调整一下情绪,缓缓走过去。

那个小抽屉……似乎有人动过?

容析元得意地轻笑,戳灭了手中的烟蒂,慢悠悠走过去,望着尤歌气呼呼的小脸,他修长的手指勾住了她的下巴,用力捏着……

这些,容析元都记在心里。刚才又是一番感触下,自然地叫了“爷爷”,因为老人的时间有限,谁也无法预料老人还

“其实我有名字的……”

他也不说话,只是默默看着她吃东西,似乎是很喜欢看她这自然不做作的样子。

“什么?”尤歌犹豫了,瞪大了眼睛瞧,心想啊,大叔还记得她喜欢喝香蕉牛奶?

窒息……尤建军都不禁要为容析元这骇人的气势所感染。

看到香香倒下去,尤歌快疯了,撕心裂肺的痛,她胸腔里爆发出一阵激烈的哀嚎——“啊——!!”

吵架的声音

这是未来的一家之主,是容家这个家族中呼声最高的继承人,他说话当然有份量,发火更是没人敢惹……至少眼前这几个人不敢。

他可以断定是郑皓月看出了什么,才故意叫尤歌搬东西试探的。郑皓月就是不消停,一直对尤歌有所忌惮,一有机会就想刁难尤歌。

连他都不喜欢的生活氛围,他更不希望尤歌在这里待着。

只有郑皓月才这么嚣张,别的高管都没人敢这么跟容析元说话。

容析元在极力隐忍着,他真不是开玩笑的,尤歌没恢复之前,如果做那种事,他真怕自己把她折腾晕过去。

老爷子今天的举动本身就很反常,吃饭之后一边看电视一边讲着关于容析元父亲小时候的事,也不管容析元是个什么表情,老爷子就自顾自地讲着,后来在沙发上睡着了,容析元无奈之下只能将老爷子背上客房去。

尤歌的惊喜可想而知,经过这么久的等待终于有了眉目,霍警官果然不愧是神探!

“大……大少爷,您别开太快啊,我……我……”

容析元本来就窝火,现在见尤歌和许炎还在说这些气死人的话,他压抑的火苗更旺盛了。

锦程公司的幕后大老板就是许氏家族,许炎的老爸!尤歌已经知道了,但这不会影响她上班的情绪,她该做什么还是会照旧。

“你昨天真没看到?那好,现在你老实告诉我,你想要怎么处理我们之间的关系?如果你还是只想跟我做朋友,那你就走吧,我去瑞士,你也不用管我什么时候回来,或许我在那边找个男朋友再回来……”

赫枫还是一个人,只不过据说这家伙最近也有追求的目标了,终于这个风流公子有成家的打算,太难得了,大家都为他攒劲。

===========

龙晓晓小声嘀咕着:“我还以为你知道呢。”

苏慕冉绯红的小脸绷得紧紧的,愤懑地瞪着许炎:“你要干什么?你弄疼我的了,放开!”

苏慕冉水汪汪的眸子一转,笑起来露出甜甜的酒窝:“凭什么你说打赌就打赌,我说的时候你就不搭理人,现在,你有什么理由说服我呢?”

许炎啊,那么牛x的游艇王子兼医科圣手,怎样的女人能成为他的另一半?龙晓晓实在忍不住很想八卦一下了,预感今后在住院期间兴许能探听点什么。

龙晓晓也被尤歌感染了,眼泪差点就要落下来。

月色如水,清凉怡人,两人开始的时候都没有说话,静静感受夜晚的舒爽,走着走着,也不知是谁先开口的,这话就打开了,之前的尴尬也自然消减。

尤歌的皮肤白嫩细滑,穿任何颜色的衣服都很适合,尤其是鹅黄色,更加更衬托出她的青春气息,纯美得令人窒息。

“我给你擦药,一会儿就好。”容析元低沉悦耳的声音里有着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轻轻地将药膏为她擦上。

电讯公司的制服,保镖一时间也没警觉,还聊得很起劲。

但容析元不管那么多,他不能让尤歌一个人涉险。

看来这男人真是紧张了……

龙晓晓惊诧了:“这么说,你是会留下来不走了?”

容析元懒洋洋地瞥着他:“我和你嫂子去吃饭,你就自己随便吃点吧。”

“你从哪里听到的消息?”一位脸上长着青春痘的年轻小伙子问。

“等着,我会叫私人医生过去,你们记住,这件事,不能让其他任何人知道!还有,下不为例,如果人再出什么闪失或受伤,你们就全都滚蛋!”郑皓月冲着手机低吼,心烦意乱地挂了电话,然后赶紧又拨通了一位医生的号码。

这真是一个奇特的新婚夜,两口子各自睡在不同的房间,她不想让人知道她在等他,他也不想死皮赖脸去敲门。两人就这么僵持着,很像是闹了别扭在冷战。

两栋别墅离得很近,可是对郑皓月来说,却如同隔着千山万水那么远,仿佛有道鸿沟跨不过去。

奇货可居,当销售员告诉大家,南洋金珠莲花钻戒只有一枚时,没买到的几个女人,脸色都充满了失望,对于自己之前没有注意到戒指而感到万分懊悔。而买到的那位贵妇就笑得合不拢嘴,将戒指戴在手上都不愿取下来了,左看右看,满足又得意。

...高管和设计师们对尤歌的态度比她刚来时有了很大转变。这些人都是精英,是企业的核心力量,他们一个个都精明异常,懂得识人。不看别的,单看尤歌从开始来的时候一言不发只默默地看,到了下午,她就能慢慢地提出一些问题和见解,她的言论结合了国内与国外奢侈品的优缺点,甚至能说出一些在场的人忽略的细节,她的头脑与眼光,就跟她这个人一样的闪闪发亮令人惊叹不已。

容炳雄心里早把容析元骂个遍,他能预感到容析元就是在暗示他别再耍花样。其实双方都知道昨晚关于戒指的事是怎么样的,但又都互相装作不知道,只是彼此之间的态度更具有火药味了。

龙晓晓对霍骏琰的感激更加深刻了,上次他在医院为她付了两万块医药费,她还没还钱呢,这次又遇到他挺身而出的帮助,她这心情更加复杂了。

郑皓月怒不可遏,她原来以为容析元只不过是可怜尤歌而已,以为他不会对一个智力才10岁的女孩子做出那种事,可现在看来,她错了!如果没有猜错,尤歌已经失去了少女的纯洁!

简单的自我介绍之后,葛斌还拿着尤歌的履历在看,惊讶之色溢于言表。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