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游戏正网:第110章:春暖花香

阳光在线游戏正网 作者: 雨中淅淅沥沥彩虹

“他刚刚可是差点杀了梦儿……”夜如梦望着夜无痕那张冰冷而平静的脸,不敢乱说话……

“你不必多说了,按本太皇的命令去做就是了。”只是,太上皇却是一脸的不耐烦的打断了他,看到此刻他的样子,实然感觉到到太过虚伪。

此刻,他对她,更多了几分势在必得的决心。

随即便是那个撕裂了她的衣衫的妩媚女了上场。

那个妖女到底给他使了什么妖术,竟然把他迷成这样?

“不,不可以,不可以把我的雨儿送到那种地方去。”二夫人紧紧的抱住上官凌雨,急急的喊道,她绝对不会让雨儿去受那种罪的。

只是,那个女人听到上官云端的话时,双眸却是微微的一闪,脸上微微闪过些许的慌乱,似乎连那身子都略略的僵了一下。

“不,不要,我不要。”那个女人的头摇的更厉害,脸上也多了几分后悔,身子更是不受控制的抖着。

“中了那种毒,除了有怀孕的假像外,可还有什么危害?”夜无痕立在黑暗中的身子再次的一僵,再次忍不住问道,这一次,他显然无法再装出那副漫不经心的样子了,声音中似乎多了几分急切,既然那种毒那么厉害,只怕。

更清楚,怎么样的饮食,才能让她体内的毒不至于快速的流动,侵入。

蓝魅辰听到她的话,微愣,双眸微微的望向前方,唇角似乎扯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唇微动,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皇兄这次来凤月国,是来提亲的。”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再次补充道,“是来正式提亲的。”

“绝,这就是你今天娶的女人吗?”那个轿子里的女人听到上官云端的话后,再次轻声说道,淡淡的声音中,似乎并没有太多的情绪,似乎只是简单的讯问。

“本王的事情,从来不会瞒着她,也不怕让她知道。”凤阑绝的脚步微微的停住,双眸微眯,冷冷的说道,这些的声音中,明显的多了几分强硬的冷意,没有了先前的顾及。

他那么的爱她,好不容易才将她娶回家,她若是为了一个比试,就轻言离开他的身边?

这一次,她想不赢都难了。

上官云端拿过书,也只是放在了面前,也没有翻看。

当然,凤阑绝不知道,这律法方面,本来就是上官云端的特长,是她最熟悉的。

她不相信上官云端那么短的时间内,竟然背出了那么多,就算上官云端的记忆力比她好,也不可能会超过她那么多,这里面一定有鬼。

这古代的床沿比较宽,她刚刚就是把着床沿,夹在床沿与墙之间,说是夹一点都不夸张,为了不被他发现异样,她刚刚差点把自己挤成肉饼。

上官云端快速的换上了特意让南宫雪为她准备的丫头的衣服,出了房间,到了她与南宫雪早就定好的地方。

这下好戏是真的要上场了。

只是,恰恰在此时,上官云端突然再次开口说道。

而且,这个朝代也有了阿拉伯数字,她记的阿拉伯数字应该是在十三世纪传入中国的,没有想到,这个朝代的人竟然也在用。

下面的人,虽然都看不到她写的什么,但是看到皇上与皇后那一仍的惊愕,便也可以猜出,她是真的写出来的。

这一次,上官云端是真的有些想不明白了。

“或许有呢?只是聊两句,可以吗?”秦思柔的脸上多了几分笑意,那双望向她的眸子清澈如水,不见丝毫的杂质。

“他从来不喝酒,因为他身体异于常人,根本就不能喝酒,但是,昨天晚上,他却喝了一夜,不管任何的劝阻,甚至不顾自己的安危,这一切,都是为了你。”

隐并没有在前面带路,也没有急着离开,而是站在原地,看着各位大臣一个一个的从他的身边走过,隐此刻的脸上,仍就如同平时一般的没有丝毫的表情,一双眸子一一的扫过那些从他的身边走过的大臣。似乎是在观察着什么。

只是,丞相的那种父爱,却让她有些不忍心,可怜天下父母心呀,所以她就只当成全了一个父亲的心愿吧。

丞相看到柳如絮的尸体时,原本奄奄一息的他,突然的站了起来,急急的扑了过去,紧紧的抱住了柳如絮的尸体,看到柳如絮身上的伤后,他慢慢的闭起了眸子,泪珠却是慢慢的滚落了下来。

时子虽然平静,却是很幸福,上官云端很满足现在的生活。

“奴婢招,奴婢全招。”那丫头生怕夜无痕不给她机会,再次急急地喊道。

只是,她明明在那茶里下了毒了,为什么,她喝下去会没事呢?

“什么?雪凝?”皇后微惊,双眸快速的转向李贵妃,带着几分试探,却也带着几分责怪,她骗个傻子,有必要用这么好的茶吗?更何况,这不是明显的暴露自己的身份吗?

上官云端心中暗暗好笑,呵,原先还把所有的目标指向她,结果,她什么还都没有说呢,就变成了两个人窝里斗了。

记忆深处,竟然闪过一个印象,当年,当娘亲将那链子戴在她的手上,曾经对她说过,要她好好的戴着,不能轻易的摘下来。

突然想到,若是李妈将那链子拿出去后,凤阑绝应该会为上官凌雨带吧?凤阑绝给上官凌雨戴链子的时候会不会发觉异样呢?

一身大红嫁衣的上官凌雨身子似乎微微的颤了一下,手似乎微微的动了一下,然后才低声的说道,“爹爹放心,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凤阑绝一惊,那原本要握向她的手的手,便快速的伸出,揽向了她的腰,扶住了她,一脸担心地问道,“云端,怎么了?”因为心中担心着她的身体,所以并没有注意到其它的异样。

“大家想一个,我就不信,我们这么多人,还想不出一个整治她的办法。”那女子狠声说道。

叶寒微愣,他原本只是想要捉弄一下凤阑绝的,却没有想到,这夜无痕比凤阑绝的反应更激,看来,夜无痕的心中真的是很在意上官云端,或者,比起凤阑绝来,他对上官云端的爱,并不会少。

一时间,倒是没有人理会凤阑绝了。

说话间,身子猛然的一闪,竟然离了轮椅,快速的向着皇宫的方向飞去。

一是,有可能是夜无痕自导自演的这出戏。

那个侍卫虽然被当场捉住,但是脸上却并没有太多的害怕,只有一种义无反顾的绝裂,到底是什么,会让他这般的义无反顾?!

苏月情唇角微抿,身子似乎微微的有些僵滞,望了一眼那个侍卫然后再望向地上的丫头时,身子微微的颤了一下。

他这样的低喊,就连上官云端这个外人听了都有些心酸,有些不忍。

上官云端刚想还说些什么,只是,房门突然被推开,在两人还没有回过神时,一道人影快速的闪了过来,将上官云端从他的怀中抱了过去,一只手,将紧紧的扣在了她的腰上。

而想到这么多年,将上官凌雨跟上官凌霜如同心肝宝贝般的守着,但是对自己的亲孙女却是。

难道到了现在,她还不想跟他离开?

话语在污蔑两个字上刻意的加重的语气。

她的眸子,慢慢的转向刚刚凤阑绝与上官云端离去的方向,月光下,一脸的宁静,不带半点的怒,也没有半点愤,似乎刚刚的一幕只是过眼浮云。

今天是她们的大婚之日,但是在这一天,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若说二皇子与皇子的事,是皇室中的争斗,她还能理解,但是那个女人的出现,却是真的让她。

凤阑绝石化了,见过绝情的,没见过像她这般绝情,而且还是这般理所当然,理直气壮的绝情的。

叶寒的唇角突然微微的扯出一丝笑意,脸上再次多了平时那痞子的表情。

走在前面的夜无痕看到面前的情形,脸色也瞬间的阴沉,一双眸子,亦是微微的眯起,冷声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哎呀,真的是清儿,清儿可是秦姑娘最贴心的丫头,这,怎么会这样呢?”二夫人与三夫人还没有回来,四夫人微微向前,看了一眼,故意惊呼道,只是,她也没有说明上官云端杀人。

南宫雪感觉到自己快要崩溃了,这种折磨实在是太痛苦了。

毕竟,上官云端的傻可是众所皆知的,进了王府,她更不能让人看出丝毫的破绽。

那个男子惊住,身子微微的一颤,脸上明显的多了几分害怕,更有着太多的惊愕,传言中,不是说绝王选的是一个一无是处的傻子吗?怎么竟然会有这般的魄力?

或者那个侍卫,根本还没有回过神来,便去执行了她的命令。

这古代,一个女人嫁了就是一辈子的事,很少会出现二嫁的情况,更何况,再嫁的还是一个王爷。

她今天又出现在这儿,又想要做什么?

“母后应该不会有事。”上官云端的眉头微蹙,沉声说道,既然皇上都要被废了,皇后就更没有威胁了,所以皇后不会有什么危险。

她也知道这件事情肯定有蹊跷,但,她却绝对不能让云端去冒险。

“母后,若是大殿那边传来了消息,若是新皇不是绝,那么我们的处境就很被动,也很危险,而且,到时候太上皇就更危险。”上官云端暗暗呼了一口气,脸上多了几分冷冽,却也更多了几分坚定。

她的心中,也的确有了打算,刚刚她也看到了太上皇寝宫外面的阵势,想要偷偷的潜进去,那是根本不可能的,所以,只有从正门,明正言顺的进去。

“不用,我一个人去就可以了,希儿,你把我装扮成王府中丫头的样子。”上官云端的眸子微闪,低声说道。

而且,直到十六年前,他才退位,将皇上传给现在的皇上,当年的太上皇已经有七十岁了,可能是真的有些力不从小了。

他的唇微微的动着,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是却只见唇在轻颤。听不到他的声音。

他认识她这么久,还没有见过她这般开心的样子,看来,他以后要经常的带她出去走走。

“你回去告诉你家丞相,不用等本王了,本王这几天,都没有时间去见他,本王明天还要带王妃出去游玩。”凤阑绝的脚步微微的顿了一下,但是却并没有转身,只是仍就些漫不经心地说道。

接下来的几天,凤阑绝仍就带着上官云端到处游玩,甚至连隐跟素容都没有带了,只有他们两个人。

尚书大人微愣,思索了片刻,才沉声道,“你且说来听听。”

“不行,没有这规矩。”尚书大人脸色一沉,快速的回绝。

但是,在这个时候,这只老狐狸自然不会流露出任何的情绪,随即望向尚书大人,略带不满地说道,“不知道尚书大人突然传犬子来公堂所谓何事?”

凤阑绝一脸灿烂的轻笑,他自然知道夜无痕已经认出了他,便也不再隐瞒了,只是他那刻意的话,却将上官云端的身份称的更加玄乎。

因为,她深知,这个女人背后的那人,不是她能惹的起的,而且,她也只有去了大殿,才有可能知道那人是谁,是何目的。

她的脸也是完全的扭曲,凄惨而恐怖,胸脯仍在微微的起伏着,只是那跳动的浮动似乎越来越弱了。

上官云端望着他硬僵却又略带蹒跚的步伐,整个心忍不住的揪痛着,她能够明白爹爹此刻心中的痛,因为,她知道,爹爹其实是同样的爱着上官凌雨与上官凌霜的,虽然不爱她们的娘亲,但是对于两个无辜的孩子,他是负出了真感情的。

老夫人看到上官傲天离开,便也慢慢的迈步,想要跟着上官傲天离开,只是,脚步微微的迈开两步,却突然的停了下来,狠狠的瞪了上官云端一眼,沉声道,“都是你惹出来的事,你跟你娘亲一样,都是害人的妖女,就是让我们不得安宁。”

“有。”夜无痕是何等聪明之人,自然一下子就明白了她的意思,不由的附和着她的意思说道,“府中刚好养了几只又大又凶狠的狗。”

二夫人一听,腿的都吓软了,这儿可是在夜无痕的府中,可没有她说话的份,更何况现在老爷已经离开了,心中虽然对上官云端恨到了极点,却也不得不离开。

“上官云端,竟然听到你对本王说谢谢,真是难得。”夜无痕微愣了一下,随即半真半假的笑道,将自己所有的情绪都掩藏在心中,不想给她任何的负担。

上官傲天听到夜无痕的话,身子猛然的僵滞,脚步也不由的停住,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腿像是灌了铅一样,怎么都迈不动。

那冷冷的话语,冷情而狠绝,没有半点回旋的余地。

众人听到她的惊呼声,也都顺着她的目光望去,看到上官傲天时,都微微的愣住,一时间,没有人再说话。

她那声音也瞬间的变的弱弱的,带着几分胆怯。

“呵呵。”上官凌雨突然轻笑出声,脸上似乎多了几分自嘲,似乎也多了几分伤心,“一样?怎么可能会是一样的,娘亲说你,你以前只爱那个云鸾,她死了后,你的眼中就只有上官云端,你的眼中,何时有过我们。”

众人听到她的话,纷纷的愣住,随即都是一脸同情的望向轿子,这上官小姐还真是傻到家了,人家王爷明显的不想娶她,她还真会自欺欺人。

那律法的书,皇上拿着一本,丞相拿着一本,来检验两人背的对错。

上官云端却突然伸手按住了她,示意她不必着急。

不过,她倒是不想急着让上官云端继续,毕竟耽搁的时间越长,就对她越有利。

似乎那些字就在她的眼前,她是一个字一个字的读出来的。

皇上此刻也没有说话,或者,反正事情已经这样了,他再说什么了。

众人这才回过神来,还把王妃拦在城门呢。

“主子,那现在怎么办?”房门的女子再次小声的问道。

她知道,他也是一样。

“这样的小姐好美呀。”月儿望着镜子中的上官云端,一脸开心地说道。

上官云端此刻并没有望向她这边,所以也没有发觉。

“是你?”上官云端听到那熟悉的声音,惊住,上官凌雨,竟然是上官凌雨,上官凌雨现在不是应该在青缘寺吗?

若是平时,母后知道他回来,只怕早就迎出来等了半天了?

“太上皇病重,所以皇上与皇后都守在泰和殿。”那个太监小声的解释着。

因为,当今的皇上与太上皇实在是一点都不像,没有一点太上皇的气势。

其实在几年前,朝中的一切事情就都是由凤阑绝在打理,这也是太上皇的命令。

皇上一脸的沉重,只是听到太医的话时,却似乎并没有更多的伤痛,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而旁边的几个皇室中人听到这个消息,也不见太多的伤痛,可见这皇室中亲情的淡薄。

她的神情间,微微的多了几分担心。

只是,入眸的并没有他想像中的景象。

“你属狗的呀?”等到他的唇离开她时,她还微微的有些气喘,略略抬眸望向他,略带不满地说道,这个男人怎么还咬起人来了。

暗暗的呼了一口气,她的脸上多了一分豁出去的表情,闷声道,“好吧,我说。”

她可是每个细节都想到,她做事,向来不会让人抓到把柄,而且就算有人怀疑,她也有办法应对,而当时的情形,也正如她所料的,根本就没有人怀疑到这上面。

但是,她坐下的时候,明明看到上面位子上有人呀,为何这会突然多了一个空位呢?

望向她时,却发现,她仍就微垂着眸子,似乎在看着自己面前桌子的茶,却又似乎只是在看着自己的手指。

但是现在,他却很清楚,她已经不傻了,所以,便更清楚,她此刻是故意的。

也对,以她的个性,被休了,又怎么可能会再回去,而且,若是她不想,夜无痕只怕也休不了她。

原本有一个,已经休了,那如今就一个也没有了。

“既然是云端儿做的,本王自然要好好珍惜。”凤阑绝拿过那香囊,细细的看了一下,再次语不惊人死不休地说道,而且,他的脸上并没有丝毫的厌恶,反而带着几分欣喜。

上官云端再次的惊愕,这人不会是能够看透她的心里的想法吧,要不然为何每次都知道她想要什么?

夜如梦恨的牙齿紧咬,狠不得将上官云端撕烂了,吃进肚子里。

上官云端早就料到他会惊讶,因为,她的做法的确有些惊世骇俗了,这也是她没有第一时间告诉凤阑绝的原因。

其实,她也想过,把皇上与二皇子举报出来,但是,想到,她若真的那么做,肯定会引起大乱。

百姓正处在水深火热中,正是受苦受难,可等不得。

“属下不敢。”李勇微怔,连连的说道。

“好,好,都起了吧,起了吧……”太上皇一脸高兴地笑道。

若是将他们都灌醉,她行动起来,就更方便了。

院子里的上官云端猛然的惊滞,身子下意识的微颤,完了,完了,没有想到,被他捉了个正着,而且,她听的出,这一次,他是真的生气了。“哼,你让我放,我就放呀,你以为你是谁呀,竟然命令我,不就是一个傻子吗?你见过谁会听一个傻子的话呀?”上官凌霜极为不服气的吼道。

“是呀,是呀,都是些不值钱的小玩意,看把你急的。”上官凌霜也附和着说道,很显然还想把她当傻子骗。

“我就不放,看你能把我怎么样?”上官凌霜已经气急了,此刻是什么都不管了。

她并非心疼这些东西,而是心疼爹爹的那份心意,而且,在她的房间,她的地盘上,又敢能容认她人这般的撒野。

其它的人,也都纷纷的惊住。

她知道,那道快要杀人的目光,毫无疑问的是夜无痕的。

而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抵赖到底,那怕此刻夜无痕的话气是百分这百的肯定。

她就是要彻底的颠覆,‘夜狐’上次留给夜无痕的印象,就算夜无痕的语气再肯定,没有揭开她的真面目,那都是枉然。

还真的可惜了她的那个名字,千亿的媚的,在她的身上,竟然是一点都找不到。

柳如絮似乎微愣了一下,但是脸上却仍就带着淡淡的笑,仍就没有任何的异样,她的红唇微动,再次慢慢的说道,“一直听说,王爷对王妃疼爱有加,温柔体贴,今日一见,果真如此。”

上官云端心中微微一沉,这个女人,隐藏的还真够深的,她从她刚刚的反应时,应该明显的感觉到,她对凤阑绝有情,而在这样的情况受到凤阑绝这般的无视,竟然还能保持自如,还真是了得。

蓝岚自然明白凤忆希此话是说她的,脸色不由的一沉,一双眸子中也漫过几分怒火,只是,这样情况下,她又不能多说什么。

而蓝岚的眸子中,却是漫过无法控制的妒忌,直直地望向上官云端,狠不得将上官云端直接的焚烧了。

“快尝尝吧,真的很好喝的。”李贵妃一脸亲切的望着她。

李贵妃脸上的笑微微的僵了一下,可能因着上官云端这般天真的称赞也多多少少的有着那么一丝愧疚吧。

她进宫之前,便将那香囊带在身上,没有想到这么快就派上用场了。

到时候,他死了,就没有人再逼她,他死了,皇后那个贱人,也就再也找不到任何的证据。

“我能够得到王爷的宠爱,是我的福气,我怎么舍的离开王爷呢。”李贵妃再次挤出一脸的轻笑,柔声说道。身子也轻轻的依在他的怀里。

她在想,皇后会不会跟他也,要不然,皇后怎么会有她的肚兜,怎么会有他写的那封下流的信。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