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游戏正网:第107章:超凡入圣

阳光在线游戏正网 作者: 雨中淅淅沥沥彩虹

全部的侍卫与军队便都快速的涌了进去,只是进了院子,却发现,整个院子里也是同样的极为的安静,没有丝毫的声音。

只是,当大厅的门打开时,众人看到房间里的情形时,却不由的愣住。

“那老家伙只怕是想要立凤阑绝为皇上。”皇上的双眸微微的一眯,冰冷的声音中有着太多狠绝,隐在衣袖下的手,更是微微的收紧,没有想到,这一天,这么快就来了。

于是,便没有拒绝,想要跟着凤阑绝离开。

而那个弹琵琶的女子却是微微的怔住,那双清澈的眸子中,瞬间的漫过满满的失望与伤心,带着几分委屈,似乎快要哭出来了。

像这样的表演,他还第一次看到,要说,整个表演怎么着也要半个时辰,结果,硬是只有两刻的时间便完成了。

“你,你想怎么样?”那个女人暗暗的咽了口口水,眸子中也漫过满满的惶恐,声音中都多了几分轻颤。

凤阑绝直接将上官云端带回了房间后,刚刚的脸上的怒火已经慢慢的消失了,他虽然气她的擅自行动,但是却也明白的,这个时候,不是跟她算帐的时刻,现下最关键的是要将此事处理好,不能让别人抓到任何的把柄,特别是二皇子他们。

上官云端有早起的习惯,所以早就起来了,而凤忆希现在也是一见上官云端起来,就跟着起来,陪着上官云端。

只是,凤阑绝却快速的向前,猛然的将她抱进了怀里,揽着她的手臂不断的收紧,收紧,似乎想要将她揉进他的身体里,但是,又怕弄痛了她,或者是怕伤到她的胎气,不敢太过用力。

再细细想想他刚刚的反应,以及他的话,突然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我昨天就到了,只不过有些累,所以还没来的及去看希儿妹妹。”她的红唇微动,那轻柔而满是诱惑的声音便再次的传来,让那些原本就望着她痴呆的人们更加的失魂了。

若是凤阑绝真的像她说的那么的爱她,为何不娶她?为何不让她成为他明正言顺的女人,谁都知道,这么多年来,凤阑绝的身边从来没有过任何的女人。更不要说是娶其它的女人了。

“恩,倒也可行。”皇上也微微的点头,而皇上此刻,却是有着他的打算的,他对蓝岚是十分的了解的,蓝岚从小聪明过人,不管学什么,都是最快的,就连一般的男子都比不的,更不要说是那些女人了。

蓝岚的眸子微微的一眯,眸子深处,隐过太多的算计,突然开口说道,“若是,我输了,我就立刻离开京城,从今以后,再也不会踏进凤月国半步,相反,若是你输了,也是如此。”

蓝岚原本是想要羞辱上官云端的,却没有想到,没有羞辱到她,反而,让她得到了大家的认同,这个女人嘴上功夫实在是太过厉害了。

而,此刻蓝岚一双眸子正直直的盯着页面,一脸的凝重,专注的记着书上的内容,不过,她仍就没有翻动页面,很显然,第一面的都还没有记住。

众人的脸上,都多了几分异样的表情,都微微的为上官云端报不平。

上官云端快速的换上了特意让南宫雪为她准备的丫头的衣服,出了房间,到了她与南宫雪早就定好的地方。

上官云端一边走,一边暗暗的观察,果真发现有人跟踪她。

“连绝王都没有加到,那其它的人就不可能知道了,所以这个女人肯定是乱写的。”夜如梦听到凤阑绝的话,双眸微闪,连连地说道,她这话虽然是贬低上官云端的,但是此刻,她的一双眸子却是直直地望着凤阑绝,一脸的爱慕。

上官云端看到她的手快速的伸向那砚台,便明白是怎么回事,而看到她的另一只手正握在皇后的椅子上,保持着平衡,因此刻身子正向前倾。

正望向凤阑绝那边的皇后听到那声惊呼,微愣了一下,下意识的转身望向夜如梦,一脸的担心,“梦儿,你怎么了?”

只是,他的心中却更松了一口气,就连绝王自己出的题目,都要请擅长打算盘的人才能够算的出,那他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那几个管家打算盘的速度都相当的快,而且侍卫一共找了十个管家,但是他们还是用了近半个时辰才算出所有的答案。

特别是在看到凤阑绝那一脸的迷恋时,心中更是妒忌的快要发狂,隐在衣衫下的手狠狠的收紧,收紧,那长长的指甲嵌入到了肌肤中,她似乎一点都没有感觉到。

“皇上放心,属下一直让人在阁厢院外守着,这其间,没有一个人离开,就连一个下人都没有离开过。”那个侍卫听到凤阑锐的话,再次连声回答道,这次的话语中明显的多了几分得意。

这样,他自己可以有自己充足的时间,而且那些大臣们也觉的皇上如此的相信他们,就会更加的卖力。

那侍卫仍就站在那丫头的身后,并没有退下去。

“不是王府中的丫头,那她是怎么混进王府的?”其它的几位夫人,脸上却是更多了几分害怕,在她们看来,这王府戒备森严,外人是绝对混不进来的,如今竟然?

凤阑绝,你能够辨别出我们的不同吗?你能够识破上官凌雨的阴谋吗?

这是当年他送给鸾儿的,而且是他亲自给鸾儿戴上的,她回来的时候,在鸾儿的身上并没有发现这根链子,原本以为,已经不见的,没有想到。

而且这古代有一种说法,若是错了这时辰,就不吉利了。

“这件事,可是非同小可,一定要查清楚了,量这几个人也没有那么大的胆子,而且这皇宫中岂是那么容易能进的,所以,这事太过蹊跷,不能就这么将他们杀了。”而丞相听到二皇子的话,却顿时反驳道。二皇子听到丞相的话,双眸微眯,眸子深处多了几分狠意,这只狡猾的老狐狸,不知道坏他的事,他当然知道这只老狐狸打的是什么主意,不是就想把自己的女儿嫁给凤阑绝吗?

上官云端却仍就如同平时一般的随意,没有刻意的掩饰,也不见任何的惊讶。

而她的那声绝,更是让他的心猛然的一沉,何时,她与凤阑绝之间竟然已经亲密到这种程度,竟然亲切的喊他绝。

“走就走,谁愿意理你这个狂妄自大的家伙。”凤忆希也是真正的怒了,她好心来看看他,他竟然一次又一次的赶她滚,这个男人,实在太可恶。

秦思柔望着他离去的背影,脸上更多了几分担心与心痛。

凤阑锐心中暗暗的松了一口气,看来太上皇上真的还没有醒过来,而双眸再次微微的转向丞相,看到丞相也是暗暗的点了一下头,心中便更放心。

“所以,本王也可以断定,玲妃还活着。”凤阑绝再次低声下了定论,只是,他的话,却让在场的人更加的惊愕。

而房间里,那男人仍就紧紧的抱着上官云端,见上官云端没有说话,以为她生气,遂再次解释道,“小晚,你生气了吗?我也知道,那样可能会坏了你的计划,但是你也知道,我的心中一直只有你,不可能会碰其它的女人的。”

而且,这也关系着上官凌霜接下来的去留的问题。

“你不用再逼他了,所有的事情,都已经清楚了,已经真相大白了,你再怎么狡辩也已经没用了,当年,是你让他去鸾儿的房间,陷害鸾儿,而且雨儿与霜儿也是他的女儿,当年,我根本就没有碰过你。”上官奥天也有些看不下去了,沉声说道,望向二夫人时,脸上更多了几分厌恶,或者还带着几分可怜。

而他等了这么多年,终于能够跟小晚在一起了,而且是明正言顺的在一起了。

“你……”皇上气结,一双眸子极力的圆睁,眸子中的怒火不断的升腾。

此刻的夜无痕却一直都没开口,他虽然是答对了,但是此刻受辱的可是夜阑国的大臣甚至包括他的父皇,但是他却似乎事不关己似的。而且正端着一杯酒,慢慢的摇着。

“这话可不是本相说的。”

“绝王,你这是什么意思,要证明什么?”皇上暗惊,再次望向他时,眸子中的担心也再次的漫开,凤阑绝的意思不会是证明他没有告诉上官云端答案吧?

上官云端微愣,双眸慢慢的抬起,直直地望向他,她相信凤阑绝的话,他既然说没有,就一定没有,因为,以他的性格,若是做过的就不会否认,更何况,他先前在面对那个女人时也的确没有半点那种男女之间的情意。

“好,只要李公子看仔细了就好。”上官云端微微的点头,然后双眸微抬,直直地望向要李玉,脸上突然的多了几分严厉。“那么我想请问一下,李公子刚刚说的是否都是真话,这画像上七名的女子,李公子是不是真的一个都不认识?”

叶寒的眸子微微的转向她,眸子深处的冷意,微微的缓了几分,然后低声解释道,“到底是谁所谓,我也不清楚,不过,她这么做的目的,我却能够猜的出……”

“什么……这人也实在是太狠了,竟然想出这样的法子。”秦思柔的身子微微的僵滞,脸色也微微变的有些惨白,是被吓到了,也是为上官云端担心,“绝王若是没有碰过云端,云端却怀孕了,那样的误会,可是会。”

“哎呀,真的是清儿,清儿可是秦姑娘最贴心的丫头,这,怎么会这样呢?”二夫人与三夫人还没有回来,四夫人微微向前,看了一眼,故意惊呼道,只是,她也没有说明上官云端杀人。

那双眸子直直地望着下面的房间,平静下隐藏着不为人知的专注。

房间内……迈入正厅的那一刻,她的双眸微敛,隐去眸子中的神采,也隐去了身上的锋芒。

二夫人快速的转头回望。

不过,那些人隐在人群中,而且,也不知道到底有几个,所以,想要很快的完全的抓出来,只怕没那么简单。

众人纷纷的沉默不语,这里面很多是已经嫁了人的,在这种以男人为尊的社会中。

这些女人,只怕是被欺负,被压迫惯了,凭什么男人可以三妻四妾,而女人却只能默默的伤心留泪?

“恩,那真是可惜了。”凤阑绝微愣了一下,他一直都知道她的能力,但是却没有想到,她竟然会有这么强的号召力,只是几句话,就让百姓们纷纷自愿的来捐款,她的身上到底还蕴藏了多少的秘密?

他可能已经听到他们些许的对话,走进房间,看到要出去的他们,沉声道,“本王也陪你们一起进宫。”

秦思柔留了下来,其它的所有的人,便都快速的离开房间,快速的向着皇宫赶去。

“这?”那个侍卫是个聪明人,听到上官云端的话,不由的惊住,神情间更多了几分犹豫。

所以,她一定趁这个机会去太上皇的寝宫看看。

上官云端再次沉声的解释着,她现在,倒不是担心凤阑绝的安危,毕竟她知道,以凤阑绝的能力,一般人是不可能伤害到他的。

上官云端的心中却是暗暗一惊,她也听说过关于凤月国的太上皇的一些故事,传言中,这位太上皇可是一个不简单的人物,当年凤月国的江山就是他一手打下来的。

很明显,太上皇是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他的身上。

一群人,都围在房间里。

如今,为何会是这么惊讶的表情?

而他不知怎么被呛道了,突然的咳了起来,上官云端本能的便伸出手去为他顺气,只是他毕竟年纪大了,因为那控制不住的咳,脸微微的涨红,咳的更加的厉害。

上官云端并没有理会他们,一双眸子仍就直直地望着太上皇,心中更多了几分疼,而刚刚被太上皇握着的手,因着他的垂下也跟着落下,似乎她的手,仍就与太上皇握在一起,她此刻一时间,竟然有些不想这样分开。

她的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再次说道,“你想要维护自己的儿子,也不是这么维护的呀,大家都亲眼看到的事情,岂容的抵赖,别人又不是瞎子。”

上官云端一直没有任何的反应,一双眸子仍就直直地望着太上皇,自始直终更是没有说一句话。

“你?”皇后听到那女子的话,气结,望向那女子的眸子中多了几分怒意,“李贵妃,你不要在这儿挑拔是非。”

皇后望向的她的眸子,微微的闪了一下,唇角微微的多了了一丝轻笑,原本,她在听到那些传言时,也是有些担心的,只不过,她相信绝儿,既然是绝王自己选中的人,自然不会太差,更何况绝儿的来信中,也明显的表过出了对她的喜欢。

“对,她打断皇上的命令,害死了太上皇,按着凤月国的律法,就应该立刻处斩。”李贵妃再次狠声说道,这次的话语中,更多了几分幸灾乐祸。

隐听到凤阑绝的话,自然也明白了其中的意思,遂再次低声道,“王爷,属下已经在王府的各个方位都安排了最可靠的人,若是那人有什么行动,一定可以揪出他。”

她的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这次并没有太多的犹豫,也没有太多的思索,再次说道,“奴婢是受了。”

上官云端的眸子微转,望向原先在密室中的那几个侍卫,能够清楚的撑握一切的,只有可能是在那密室之中的人,那么,会不会是这几个侍卫中的其中的一个?

虽然,那针事先是对准了那丫头的,但是或者,这丫头就恰恰的移开了呢?或者恰恰就避过了呢?

这宫女说去禀报皇后,皇后只怕更不希望她出席,所以,她肯定不用再参加选亲了。

走进一个院子,进了房间,上官云端不由的愣住,这个院子极为的幽静,房间的摆设也是十分的精致,但是整个房间里却是一个人都没有。

她不想引人注意,但是偏偏那个人似乎故意的跟她过不去。

那‘宫女’微愣,望向她的眸子中,多了几分欣赏,却也并没有再说什么,而是带着她直接的去了大殿。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