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游戏正网:第104章:必由之路

阳光在线游戏正网 作者: 雨中淅淅沥沥彩虹

但是我没有在意,因为从来没有觉得会有人莫名其妙的拉着别人走到一边,看到别人在通电话,就让人把电话给挂掉的。

“林梦,你说是不是很奇怪。”

这一晚,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挺了过来的。马蹄声一直都没有停下来。只有到了天空已经蒙胧亮起来的时候,屋外才没有动静,我还是不不敢动,坐在床沿边等着天色大亮。

虽然说我在车上口不择言,可是哪有哪个女人真的不想嫁给自己喜欢的人,然后生下两个人都喜欢的孩子呢?

张兰兰看到我这样,对我打趣地说:“你的心真大,今天下午才看到那么多鬼,晚上就这么放心的去骨头汤。也不怕里面是用人骨头给你弄的,就像你之前遇到的那个骷髅一样,他不是身上的骨头都没有吗?指不定都是拿那些来炖了一锅汤。”

现在坐着起码就是能够给我的身体一个支撑的点,也还好过在原地尴尬的站着。张兰兰坐在了我的旁边,汪雪雪和她的丈夫坐在我们的对面。一时间四个人就这么你看着我,我看着你,谁也不说话。场面尴尬到了极点。

坐在的士上,情况并没有比之前的现象要好。为了不让陈车峰的身上更加的恶化,所以他现在跟汪雪雪都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就变成了汪雪雪坐在我跟张兰兰的中间,陈车峰坐在车的副驾驶座位上。

我成功的被丹凤打击到了。我泄气的停止了动作。

“林梦你发生了什么事?”

我没说出声,继续听着吴夫人说道:“我把里面的东西给端出来的时候发现,剩下的两只小鸟已经被炖的肉和骨头都分开了,但是就剩一只,眼睛瞪得大大的,就那么盯着我。我用手去碰它,它还会咬我。”

张兰兰的举动看得我和一头雾水的,不会吧,这糖果用来哄哄小孩子还行,用来哄这些游离魂恐怕是不行吧。况且他们也吃不了啊。

想到这几日我们在磨盘山上,所发生的诡异的事件。我的心不受控制的话跳起来。请不要再出现一些不干净的东西。我们其实就跟普通人没什么两样,根本就没有可与那些不干净的东西放手一搏的本事。就连后援也没有。

局长却依然镇定地说:“老板让我们来看一看厨房,关于骨头汤是怎么弄的。”

这才让我才找回了一点做人的感觉。

面前的厉鬼不停的撞击着结界,把结界的屏障给弄的一点点的消散。眼看结界变弱的快要消失的时候,我又连忙挤上几滴血到戒指上。

“张兰兰,你没事吧。”我一边注意着厉鬼动静,一边大声的冲着张兰兰喊。

我们进到了屋里,我的心瞬间就冰凉如水。房间的卧室里床上用品是摊开的,说明这床上有人使用过的。可是我看遍了屋里的所有角落,却没有宫一谦的影子。其时也不需要年,这里的客房并没有拐角,就是正正方方的长方形的形状,简直就是一目了然。

宫弦无所谓的笑笑:“老婆大人开口了,自然是要满足的。那么这样吧,就罚你守护这磨盘山的安全,这里多一分安全,什么时候通过你的努力致使这里繁荣昌盛了,你的罪孽也就抵消了,那时你就可以去投胎了。”

说完这句话,张兰兰整个人都猛地从被子中探出了脑袋,坐直了身体。她顿了一顿,然后又继续对我说:“加油啊,梦梦,我相信你可以的。”

“怎么啦?看到了什么?”张兰还在我的耳边小声的问我。

宫弦听了我的话以后,仍然当做没听见一样,粗鲁的将我扶着坐直。然后生硬的用勺子一勺一勺的盛着热气腾腾的鱼片粥,吹了吹就放到我的嘴边。

不行,我得自救。我看了一眼车窗处正四处玩耍的游魂,已经顾不顾他们会不会对我们有害。我跟张兰兰必须下车。只有我们下了车后,宫弦才可以腾出手来画符,才可以对付得了那棺木里的恶灵。

陆雅听到宫一谦接通了电话,取消了免提。用一种审视的目光盯着我,同时还用一种愉悦的声音对宫一谦娇气的说:“一谦,你怎么才接电话呀。我刚刚用我手机打了好几个电话给你,你都不接。”

没有办法,我又不能一直杵在门口,所以我只好进去。房间内一片昏暗,一点灯都没有开。只有几个摇曳的蜡烛在桌子上稳稳的立住,任凭烛光随着风晃动。

再加上我觉得我的担心一定不是没有道理的,金龙肯定会给自己想好后路,反正绝对不会是像现在这样唯唯诺诺的任人宰割的模样。不然他要是真的就这样的话,完全就不可能去盗墓。盗墓这样的事情不仅需要承受肉体素质上面的压力,精神上面的压力,以及心里的压力。

要给我看到是谁给我吃这个东西,我非要打死他**!

我对着电脑不停的发呆,但是电脑那头的人却一直急急忙忙的。

我连忙继续查看这款白玉手镯的详细信息,原来这款手镯就只有一只,所以刚才那个买家买走了以后无货可售了,因此系统就自动做下架处理了。

对方一开始接起电话时是不耐烦的语气的。但当我说明我是淘宝的客服时,对方竟然就象是换了一个人似的。态度那叫热情啊,以至于使我一下子忘了我是客服,她是买家了。

我在心中舒了一口气,格林酒店。离得不是很远,就在今天陈媚跟宫一谦吃火锅的地方的楼上。

宫一谦开门见到是我们,明显的大吃一惊,看着这样的好像不想现在看到我的宫一谦,我心中格登了一下,连忙推开了宫一谦,进到了房里。

“啊!“我吓得一把抓住了张兰兰的手,却感觉张兰兰的手在这个时候也是如此的冰冷的不可方物。我颤抖的声音问道:“那个兰兰啊,你有没有感觉在耳边听见一个女人的笑声啊?我怎么感觉我的耳边也各种冲蚀着那种咯咯咯的声音……”

我哆嗦着,紧抓着张兰兰的手已经无法平抚我那害怕的小心脏,于是我连忙起身,走到了张兰兰的身边,跟她挤在一张二人沙发上,紧紧的靠着她。

她倒是很镇定,将没有看出她害怕的样子。

“三个小时?”我尖叫起来,然后怀疑的看了看那辆三轮车。

现在是去阿明家的路,由于我们谁也不懂路,所以还是阿明来驾车。我看着宫一谦相视而笑,宫一谦冷不丁问道:“这位是?”

我惊恐的摇摇头,特别是在宫弦将我拎了起来之后,感觉自己整个人的人生都无法得到安全的保证,生命随时在收到威胁。尽管我也相信,宫弦只是说说而已,不会真的对我做什么。

那个男鬼的眼中流出了几滴血泪,声音沙哑,并且断断续续的说:“怎,怎么会。你的意思是说,她死了。她明明怀着孕,本身她没有那么贪吃的。”

出了会所以后,直到我觉得我们已经走了很远,我才对张兰兰说出了我心中的疑虑:“兰兰,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那个张会长有点怪怪的,但是我也说不上来到底是哪里对了。”

我立即觉得我不对劲,因为我自知自己还不是那么一个不知轻重的。

而且如果还是别的妖怪的话,那肯定也是跟那个夺了阿明身体的那个怪物是一伙的,否则他用不着来干涉我们制药的。我跟着张兰兰一起到了另一个飞头蛮的所在地,这间房子对比一下就显然是没有张家和宫家的家业要好。只是一个单纯的居民楼,看着这个格局,里面应该也不过是个一百平米的小房间。

吴先生紧抿着嘴唇,他夫人却露出了一副惊恐的神情,像是不能相信一样。吴夫人单薄的身体就在空气中瑟瑟发抖,吴先生把她身上的披肩给拢紧,然后叹了一口气。

张兰兰百无聊赖的坐在沙发前看着电视,时不时转过头来看我一眼,还略带无语的问了一句:“想好办法了吗。想好了再告诉我。我先看会儿电视。”

拿着书,我指了指外面。示意张兰兰跟我出去。

“切,这有什么多大的事,楼下的小卖店里就有。”

小钰这么说的时候,我就已经猜到了。她一定是已经下定了决心了。怪不得叫就连说话的语气都变得这么决绝,只见小钰又说了一句:“你选得这一套衣服确实还不错,那就试试吧。”

“哥哥,姐姐,你们陪我玩好不好。我一直都是一个人玩,都已经快不知道玩什么了。”忽然我们的脚边不知道从哪里的就冒出来一个小女孩,看上去也就三、四岁左右的年龄。

“亲爱的乘客朋友,您乘坐的班机即将起飞了,请将手机电源关闭。”冰冷的女声从广播里传来。

直接就走到了宫一谦的房间里面,从宫一谦一直放钥匙放门卡的抽屉里拿了一串的钥匙,“一谦,你肯定还有备用的,这钥匙我就先拿走了。”说完,也不顾宫一谦会不会拒绝,我就直接朝着地下室的方向走过去。

这一切的事情都做好以后,我直接就走出了地下室。地下室里面不仅阴暗潮湿,而且一点儿信号都没有。带着手机去地下室,都不过只能当作是一个照明的工具。

有一个还没说过话的阿姨说:“宫建章出门谈生意去了,陆雅又整天几乎就没有事情做一样,就懂粘着宫一谦。我跟你们说,现在的小姑娘为了在人前美一美,什么事情都能炫。这个陆雅不仅能炫,而且心机也深。就怕在宫一谦的面前留下什么不好的印象,所以干脆就一直表现着温柔贤淑的样子。根本就不会刁难人,这日子别提有多轻松了。”

而要是宫弦真的那么阴魂不散,我是个男人都不放过的话。哈哈,我越想越邪恶。心情也随之放松了不少,甚至还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我当然不敢低估她的嫉妒心,特别是人类的女人都已经很恐怖了,有一个陆雅已经让我见识到了。更别提这种生前不知道是什么模样,死后反正之会更加恐怖。

另一只手还不停的揉弄刚刚被戒指蹭到的手指。女鬼估计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在楼梯道里阴狠的咆哮:“谁?谁阻止我。”

看着跑得比小兔子还快的张兰兰,我也只好接受这个事实了,反正事已至此,也不是我可以改变的了。

刚才他并没有随我们一起进来,想必这是他为我们布下的结界,我们是安然无恙了,可是他呢,他在外面有没有受到伤害。

钟明见求饶不成,竟然恶向胆边生,只见他阴狠狠的看着宫弦,嘴里念念有词,就见从他的体内涌现出一股黑色的光线,那条黑色的线与宫弦缚着他的红线缠绕在一起。

早知如此,刚才我跟张兰兰跑什么呀,那时就直接跟他们请求帮助,这个时候说不定他们早已经把我们送到了磨盘镇上了。

“好吧,联系不上的事情我们就先搁在一边吧,就是在多说几句的话,事情已经至此,也无法改变了。”我现在关心的是他为什么要写下差评?

所以在夫人自杀的时候,华先生夺下张兰兰手中的酒杯交给了夫人,一方面是担心夫人真的想不开,另一方面是对比以前的夫人现在这样妩媚动人的夫人真的是更加讨人喜欢。

“我是没有意见。就怕你舍不得你现在的生活呀!”

可能是顾虑到我们不习惯以外人同桌。她还贴心的把我们的晚餐摆到了我们这一屋里,没有跟他的家人同席。

一切看起来都非常正常。却在凌晨时分时,我跟张兰兰被一种脚步声给惊醒。

我正在吓着我的原因,却不是因为有人偷窥我们,而是偷看我们的这个人他的脸雪白雪白的,没有正常的血色。而且他还吐出一个大红舌头,而顺着他那大红舌头淌下来的唾液并不是正常的口水的颜色,而是乌黑乌黑的颜色。在医院里我说得云淡风轻,可是走出了医院之后,我的心却马上就沉入谷底,有着一种不知何处是归宿的感觉。

也许大陈正在打扫着他那久无人居住的房子,小功四处观赏着这山谷里的宁静,大明呢则不一次又一次的练习着及治疗着他的晕血症。他们的生活一定是即安逸又平静。

想到此,我转换了方法,不再给她打电话,而是换成了发短信。

“如何,大陈有消息吗?”我尽量收敛起自己的的不安,尽量用还算是平静的语调询问大明。

“为什么?”这句话似曾相识,好像在哪里听过。

我连忙缩回手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居然会害怕起这么一个小女孩来。

我自然是坐在了主位上,先开始动筷子。吃到一半的时候,我正准备把嘴里的萝卜咽下去,陆雅突然跑到了我跟前,放了一个小罐子。

门外的女子明明就赤裸裸的站在丹凤的旁边,为什么丹凤却说没有人?

可是无论我们怎么往后退,那些尸体都跟着我们走,赶尸人说:“我赶尸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出现这样的事情。”

“快来快来,我帮你炖了乌鸡水蛇汤,很补身体的。”

我们俩人把满满的一锅汤都吃完。才心满意足的出发。

“真的吗?那真是太好了。”我故作天真地说着。

说着兰兰就轻笑出声,我虽然觉得这样的说辞也太粗鲁了一些,但是无疑,这样的解释却是最合理的解释。我对兰兰投去了感谢的目光,也对蓝先生露出了不好意的笑容。

回到家里,我一个头两个大。

只见小月就那样站在太阳底下,然后将自己戴着手镯的手高举过头顶,暴晒在阳光下。不到两分钟的时间,手镯里面的那个宫装小女子已经被一团火给围住了。

房间里一片漆黑,我当然是不敢自己回去的,于是我一直死皮赖脸的要待在前台,一定要等前台派的人来了,我才回房间。

来到欣欣的房里后,我们看见她在美美的往嘴上涂类似唇膏的东西。心情看起来不错,完全不像是电话里说的大事不妙。张兰兰皱眉问,“你涂的是什么?”

张兰兰压低声音跟我说:“你别不信,泰国玄乎的事多了去了。我也是第一次见到小鬼。不过我听说有个香港的女明星买过小鬼,刚开始她星途顺利,没几年就影后拿到手软,但后来身体越来越不健康,最后惨死家中!”

短信很快的就编辑好了,但是看到发送这两个字却也还是让我犹豫了挺久,最后,我几乎是咬着牙齿,直接就摁了发送。

我的眼皮子都在打架,疲倦的都快睁不开眼睛。但是还是敬业的回复了一句:“嗯,接着呢?发生了什么。”

我紧紧的抓住一边的枕头,用被子裹住自己的身体。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好像是从面前的骷髅出来的那一刻起,我周围的温度又变得冷的不行。就连我的牙齿都在不停的打颤,就算如此,我也还是结结巴巴的说:“你,你是谁啊!我不认识你,你快走。”

想起了这段时间宫弦对我那毫无人性的训练。我就恨得咬牙切齿。

无论如何,我得说服大明他们赶往磨盘镇,可是以他们的战友之情,以及我对张兰兰的感情,在那山谷里面对那条足以可以把我们给吞下去的巨蛇,我们都没有放弃彼此同伴的性命,现在去弃他们而不顾的自行回转磨盘镇,他们一定会对我引起怀疑的。

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我也有些莫名的自信感,也更加的渴望能够见到宫一谦了。乐极生悲。

好在现在已经没有刚刚抓的那么用力了,但是还是能看得见几条浅浅的手指印,真不敢让曾大庆照镜子,一照镜子绝对能看得出蚊子咬跟用手指印的区别。

真的是太可怕了。我虽然一直跟鬼魂在打交道,但是我现在却还是怕的全身发抖。现在的我百无聊赖的站在原地,走也走不出去,身边这些花朵又妖冶的可怕。

连星星和月亮都被遮了起来。刚刚梦中明明感觉是那么的舒适,可是现在一醒过来,我却感觉到一阵的头昏脑胀。不仅如此,身体也酸痛的不像样,就像是虚脱似的,浑身都没有了力气。

“好,那我姑且就信了你。”信与不信相信不久就能够得到答案了。

我没有理会丹凤说的话,我走到客厅里,发现刚刚那个摆在角落里面的花瓶被移到了餐桌上,不仅如此,花瓶里面还插着一些别的品种的鲜花。那一束鲜花被摆放的如同孔雀开屏一样,而中间的那个紫色的花朵就被作者当作点睛之笔。

听到丹凤这么说,我也没有拒绝的理由。于是我当下就伸出手,朝着紫色的花朵那边伸了过去。可是无论我怎么伸手,如何使劲,那朵花就像跟花瓶连为一体一样。

我也有尝试着以聊天的方式,询问过我的同事,问问他们是如何处理差评,又是遇到一些什么样的差评,有没有让他们印象深刻想忘也忘不了一差评。

小米的话听得我直觉真是不可思议,我明明五分钟就刷新一次客户端好不好,怎么会出现我没有看到有新的差评呢。

小女孩的话说得是那样的天真无邪,可是她的行为却又是那般的恶毒,似乎毁掉一个人也只是简单的一件事情。完全凭着她的喜恶就断了一个人的性命。

宫弦明白了我的意思,爱怜的看着我道:“就知道你不忍心,只是为夫是有办法去除她心中的恶念,这可是你欠为夫的,日后可要记得还欠着为夫这一个大人情啊。”

宫弦点点头说:“对啊,因为我已经找到了自己的尸体,所以我就能附身在上面,维持自己的人形。但是你们不一样,你们没有自己的尸体。永远去到哪儿都是一团雾,要是曽小溪死了,你们也就没有样貌了。”

我想要安慰她,但是张兰兰直接拉住了我,对我缓缓的摇摇头。

不知不觉我看向程秀秀的眼神都带着几分同情。都是苦命的人呐。

虽然今天没有做什么事情,但是给我的感觉却十分的疲惫。

但是耳边的声音刺激着我的大脑,我冷不丁发出了一句声音:“兰啊,宫一谦是不是跟过来了?还有他那个小未婚妻陆雅,是不是就站在我们门口,要不要去给他们开门啊?”

张兰兰的样子变得有些模糊,我眨了眨眼睛。终于把所有在我面前看到的幻影给重叠到了一起,面前的张兰兰坐直了身体,就这么看着我。

“可是不对呀!屋子里目前我们已经发现了三个非人非鬼的东西。窗户上的这个是一个,黄拓跋是一个,还有那个镶在门框上的,自称是叶拓跋的又是一个。为什么另外两个人没有被下了噬魂虫。”

真的要求到他吗?我不停的在心里问自己。我想到了那一晚,我独自走在下山的路上。天上那一点点微弱的星光不足以照亮,我那深一脚浅一脚下山的路。

“没事的,看着凶险,实则问题不大,回去之后我给她开两剂汤药,休息几天就好了。

宫弦见我出言就是回家,他对我露出了的抹温柔的眼神,没有拒绝我的要求,直接把我跟张兰兰送回了宫家。

回到了宫家,看着这一切都没有变化的宫家,就连卧室里还保留着我离开时的模样,我一时间百感交集的看着宫弦,发现他正一脸柔情的看着我。

宫弦果然过来了,我的嘴巴被布条死死的绑住,我想要告诉宫弦让他不要靠近,却没有办法。后来不知道是谁嫌我碍事,干脆就直接将我打晕过去。

这个梦太长了……

奇怪的是,他虽然将自己埋在冰里。但是他的额头上见冒出了颗粒豆大的汗珠。不停地淌下来。我也不知道他是热的还是冷。更不知道他额头上的汗珠是由于他身体发热而淌下的汗水。还是被他融化了冰霜流出来的冰水。

远处,又传来了熟悉的磨刀声,这次除了磨刀声,还有人凄厉的喊声。隐隐约约的还有听到有人跟厨师对骂的声音——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