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游戏正网:第11章:邪天道

阳光在线游戏正网 作者: 雨中淅淅沥沥彩虹

“是专门用来对付你的拳法。还不错吧?”陈晴风笑了,这是这些天领悟出来得全新功夫。只不过这种功夫一辈子只能使用一次。如果不是他体内有强大的内力支持,他根本就使用不出来。现在他把所有的气力都化作两道气力隔山打牛打进了威廉士的体内,互相作用,破坏掉对方的内脏。

“没有必要,你要事事小心旁人就该担心,你这样才能让其他人满意。”秦寂言并非违心之言,顾千城要处处帮着他,为他拉拢势力,到时候周王和赵王就容不下她,这些人不会忘记顾千城身后,还有一个封家。

好像真的可以!

反观,女子过了十七、八,与自己年龄相仿的男子不是成婚了,就是定了亲,大多数只能嫁给人做续弦。

眼前一片血红,举刀砍下去,成了战场上不变的主题。

老管家折回来给秦寂言送宵夜时,看到这一幕不由得呵呵直笑。

顾千城愣了一下,表示她似乎懂了秦殿下的需求。

“二十六天前?他走哪条道?”老皇帝半点也不信。

顾千城看着蜷缩成一团的唐万斤,鼻子莫名的一酸:拥有不死之体,唐万斤何错之有?

是的,是封了不是拆,顾老太爷相信他们顾家,肯定还能再起来,可是……

与其留一个没有打不死的仇人,不如让那个仇人欠自己一个人情。

那些人真是太猖狂了!

这都是什么事,他们明明是去查案的,怎么就被秦寂言弄得像是畏罪潜逃。

“但是,倪月的血无法和圣后比,倪月只能养你儿子五年,之后就是把她放干也没用。”倪月不是圣后,为了抑制龙宝体内的寒毒,倪月每个月要放数十碗血,加上药材精心熬制成才有效果。

五皇子以前喜欢和秦寂言比,踩着秦寂言表现自己,可现在?

又不是他们的姐姐。

气也生了,可偏偏东西一点也没有吃到,言倾怎么想怎么觉得亏了,可偏偏他也拉不下脸,去顾家讨要不是?

冰墙光滑透亮,能把人照得清清楚楚。左侧约百米的位置,一根巨大的柱子矗在那里。柱子有成年人腰身那么粗,底下有一个大箱子,可以容纳数十人。柱身背后有轨道和绳索,就像杠杆一样,在另一头用力拉绳子可以将箱子升到顶端,只是绳索的另一头缠在顶端,而顶端……

“把人带下去。”问不出有用的东西,季诺也就没有什么价值。

这一次,秦寂言实在跑不掉,只得硬着头皮陪老皇帝下棋。

地上躺着一俱被水浸泡过的尸体,眼皮上翻,眼睛瞪得大大的,好似死不瞑目。

“老婆子是赵大家的,大小姐叫我赵婆子就好了。”粗使婆子急忙签到,眼中有两分喜意,可一想到孙妈妈刚死,大小姐正难过,赵婆子立刻收起脸上的笑,一脸悲痛地低头。

“今晚辛苦一些,好好巡视一番,本宫不希望有任何遗漏之处。”这事秦殿下当然可以交给别人,不过相比其他人,他更相信言倾的办事能力。

至于顾千城那里?

“他脑子正常得很,你娘的棺木顾家根本找不到,为了永绝后患不让你再拿此事做文章,休了你娘很有必要。”秦寂言双眼布满血丝,可坐在那里的姿势却一丝不苟,背挺得直直的。

“放心,我们的儿子一定不会有事。”身后是滚滚火浆,甩也甩不掉,可却影响不到秦寂言的好心情。

摘星的话没有惊起一点涟漪,顾千城不当回事,黑衣人更不可能胡乱传去,只当自己听到狗吠,根本不会多过问一句。

“果然是销金窟。”顾千城看得啧啧成奇,暗叹摘星楼背后的主人嚣张,同时也赞它背景果然大。

顾千城看了一眼,没什么兴趣的移开眼,“继续搜。”这些银子珠宝不少,可顾千城今天不是冲着这玩意儿来的。

不怪这些大人如此紧张,经锦衣卫审问,那些人卖给荣王世子与周王的消息,都是从几位大臣嘴里得知的。他们帮荣王世子和周王做事,也是借的几位大人的光。

秦寂言听着这群人没意义的叫嚷,不耐烦的道:“够了。太上皇受了惊,朕要回宫探望太上皇,封大夫人,这里交给你了。”

言倾得到消息很快就赶了过来,顾千城原本想要下马车打个招呼,可想到这里人来人往,再加上程家的事要紧,顾千城便没有出去,只坐马车里等消息。

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众朝臣并不意外,只是……

他的暗卫,就是化成灰他也认识。

可是……

“圣上不信这话,是因为圣上之前一直隐藏了本性。”棋品如人品这话太片面了,可也不是没有道理。封似锦不尽信这句话,可也会拿这句话做参考。

最后,就是老太爷、三房、千梦和窦夫人几人出了银子,勉强出六十多万两,算是把零头给付了,后面的银子三房答应每年付五万两,可以算利息。

显然,蜘蛛女就是那个虐待跛脚男人的女人。跛脚男人一家,也是因为这个女人,而惨死在火海里。

按说,此时已到下午,秦寂言不一定能在天黑前,爬上悬崖顶,他们休息一晚,明早再出发会是最好的选择,可是……

不管是秦寂言还是顾千城,他们都很清楚,他们必须尽快离开这里,一分一秒都不能耽搁。

这院子也招待了不少女香客,那么多人住过也没有说什么,怎么到了顾家人头上,就成了这个样子?

老夫人和顾夫人就是欠教训,一个两个以为她是包子呢,想捏就捏,也不怕烫手……

顾千城看着秦寂言近乎落荒而逃的身影,摇头轻笑。

“你等等,我们已经去禀报给……”

虽然秦寂言和景炎什么也没有说,可封似锦却很清楚顾千城被老管家抓走的事,甚至知道顾千城中了择子,秦寂言与老管家有一个月之期。只是……

脚链解开后,顾千城又咚咚的撬开手上的铁链,前后花了两刻钟。

子车很了解秦寂言,知晓秦寂言决定的事轻易不会更改,虽说心里还有那么一点,不愿意让秦寂言染指暗风楼的事,可也知他不能再劝说。

“赵王叔在这里,本宫有什么好怕的。”秦殿下神色平静地看向赵王,以及站在双方中间的普通百姓。

顾千城那样,身边可离不得人。

当然,这怒火不是针对顾千城的,而是针对暗卫。他手底下的暗卫,最近一直在吃屎吗?人都到了城门口也没有发现?

秦宵言早就在为离京做准备,现在朝堂安定,无外族入侵的威胁,秦寂言不觉得自己还要等下去。

他们虽然力气大,块头大,却只是做粗活的仆人,并没有多少打斗技巧,顾千城手上有刀子,虽然力气不如对方,可还是占了优势,两个打手根本没法近身。

顾千城一边打,脑子一边在飞速的旋转,看两个打手越打越心急,顾千城知道机会来了……

没有求人的低姿态,而是平等的交易,顾千城更习惯如此做,很快就有一个健壮的汉子大子胆子上前:“你说的是真的吗?”

焦向笛很努力也有天赋,可封似锦不是有天赋而是得天独厚,焦向笛再努力,在这方面也比不过封似锦。

那群西胡大汉,并不是她引来的,可她仍旧自责,过不了心中那个坎。

“我……也想你。”顾千城鼻子一酸,抬手挤开秦寂言的脑袋,双手挂在他脖子上,然后凑上去……

看着子羊三人喝掉含了忠心蛊的水,老管家满意的离去,“明天,你们就自由了。”明天就可以确定,这三人身上是不是真有忠心蛊。

而且,就算这些人无法成为他们的助力,也不能让那些隐世杀手,成为秦寂言的助力。

一路上,景炎待倪月极好,不仅仅是亲近,还带着几许宠溺。这份宠溺又有别于他待顾千城……倪月这次主动来找秦寂言,是来找他谈立后一事。

“活命?要活命有的是办法。朕说过保你不死,你只需要安心为太子殿下培养药人就行了。”如果倪月有能耐,一直压制龙宝的寒毒,他不介意一直好好的供养着倪月。

“你确定,她事先不知晓?”老皇帝不怎么相信的道。

要知道,现在在朝廷屹立不倒的官员,不是像封大人、焦大人这样的保皇党,就是赵王派、周王派和中立派。其他那些没有站队的,爬不到高位,在第一波政治斗争中,就被政敌干掉了。

“为了那个不把你当女儿的父亲,你不声不响的丢下我,你还说你没错吗?”秦寂言越想越生气,而最生气的还不是这个,而是,“发生这么大的事,你第一时间不是派人进宫告诉我,而是去找六扇门,你说你到底是怎么想的?”顾千城有没有把他,当成她的男人,她的依靠?

“圣后果然守信。”修长的手指,举着一枚黑色的棋子,优雅落下。

哪怕隔着土,可众人也能猜到土丘下面,必然是人。

顾老太爷明显不相信大老爷的说词,问向身侧的管家:“你说……”

管家没有犹豫,直言道:“老太爷,小人刚刚问过,大小姐的马车在门口等了许久,甚至让人叫了门,却没有人应。”

“金珠,伊国的金珠。”向导也傻了,高兴的傻了。

它的玩具。

秦寂言点了点头,“小东西是大功臣,它要喜欢随它拿。”

他这次是真得生气了,顾千城居然这么瞧不起他,简直不可原谅。

“保证!”顾千城重重点头,以证明自己的真诚。

凤老将军问了,可秦寂言并没有回答。

“你说休战就休苫,我的面子往哪摆。”呼延千霆本就是呼延家的反骨,真要听话,就不会在有着大好前途的情况下,依旧投向皇上。

“难不成,你打算一路打进皇庭,就靠这一万人?”凤于谦舍得牺牲,他还舍不得呢。

“一时想左了。”凤于谦拍了拍脑袋,在战场上呆久了,他都快和焦向笛一样一根筋,只想着让这些北齐人全死了算了。

“回京的路上。”秦殿下说了,他不会隐瞒顾千城。

“生什么气?你不会以为,我会因为武家的事而跟你怄气吧?”她有这么蠢吗?为了一个算计过她的外人,跑去跟秦殿下置气?

身为内阁首辅,身为百官之首,封首辅做了这么多年的官,他很清楚这些京城是什么样子,皇上真要办某个人,能弄不出一个必死的罪吗?

太上皇派系的人见秦寂言没有坑声制止他们,自以为自己占了上风,抖的更加欢乐了。连礼部某个官员,不小心睡了自己儿媳妇的事都给说了出来。

理智回笼,他们似乎也明白了什么,可是刚刚吵的太欢,他们似乎说太多了?

“我不否认这一点。可别忘了,你不是我亲生母亲,你在我娘面前也要执妾礼,论身份我这个嫡长女比你尊贵,我要告你官府一定会接。”顾千城上前一步,丫鬟自动退开,不敢再拦。

这府中,也只有老太爷会顾忌面子,稍微公正一些。

京城,怕是不平静。

“嗯。”秦寂言闭眼,“事先,本宫一点消息也没有收到。”不知是皇上怀疑锦衣卫还是怎么了?

如果是怀疑锦衣卫了,那锦衣卫首领就有危险了。

“殿下,有发现……”此时,站在殿门口挖土的暗卫,突然大叫起来,破坏了秦寂言和顾千城之间的美好气氛。

“我随便说的,哪里知道就真成了。”顾千城发誓,她真的是随便说的,并没有抱多大的希望。

君亦安气到不行,深深地吸了口气,才压下自己骂人的冲动。“顾千城,你到底有多厚的脸皮,才能说对得起自己的良心?让我赔六百万两银子,这就叫做到你该做的事?”

这种情况下,君亦安怎么可能点头?

“所以,你要离秦王远一点。”封似锦很认真,很认真地看着顾千城,直把顾千城看得发毛,这才道:“千城,等我三年后回来。”

官员任务,一年一考核,三年一调动。三年后他封似锦一定会从西北回来,三年后离封家与顾家的五年之约也只剩下一年。

不是因为怀孕,是因为累得。

“知道,一位姓程的将军。”顾千城捏被子的手一顿,抬头看向承欢,却见承欢双眼呆滞,一脸苦涩。

“我有那么没脑子吗?我孤身打上军营那不是找打嘛。”顾千城眼中杀意肆起,可面上却依旧是平和的笑,不叫顾承欢看出她的愤怒。

既然可以肯定顾千城中了择子,子车哪里还敢把老管家给丢了。

事实上,要不是子车的样子太惨,他早就狠揍子车一顿了。

船尾有两个水手守着,当秦寂言出现,两个水手吓了一大跳,张嘴欲喊,可不过说了一个字,就被一剑毙命。

长生门的人找上君亦安,就是看中了药王的人脉,而想要动作药王这些年积攒下来的人脉,自然只能找上君亦安了。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