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快穿之角色的逆袭 > 第90章:持之以恒

第90章:持之以恒

快穿之角色的逆袭 | 作者:小意思和猫儿| 更新时间:2019-09-02

原本她的手是抓着小宝儿的,但是,此刻却松了她。

真是天助她呀,没有想到,竟然还有这种事情。

不得不说,他此刻的心中是有些害怕的,他怕,怕事情会真的像花断尘说的那样。

但是,她也很明白今天花断尘来这么的目的,也知道,花断尘说是认定了她不可能会对北尊大帝说谎,才这般的逼着她说的。

说到这儿时,他的声音再次的顿住,孟千寻的身子微微的一僵,她突然意识到,他可能不是在讲故事,而是在讲着自己的事情。

孟冰听到李老夫人的问道,微微的愣住,略略思索了一下,有些小心地回道,“其实也没有多久了,前不久,我还去过李府,只是当时有点急事,没有去给伯父,伯母打招呼。”

“公主,主意打的不错呀。”月无双的身子微微的靠近了孟千寻些许,极力的压低声音说道,声音中明显的多了几分冷意。

原本,他来参加招亲大选,只不过是好玩,而且也是为了避开家中那老头子的唠叨,但是现在,他却是真的想要娶了。

“公主是什么人,岂能这么随便的选一个。”有人立刻反对。

夜无绝的眸子微微的眯起,这些,他自然想到了,所以,他现在也有些怀疑,可能是夜无恒对父皇下了毒手。

当然,那都是武林上的几大正派。

他根本看都没有看冷婉儿一眼,只是微微的转眸,直直地望向孟冰,那眸子中更是满满的柔情,唇角微动,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冰儿,我真的很感激蓝城城主,若不是他的成全,我跟你根本就没有机会。”

而且,更把蓝宁辰骂了个彻底。

虽然他是一个大男人,平时做事有些急燥,但是心却还是很细的,想的十分的周到。

生怕秦敏儿会感觉到委屈。

而至于公主那边,相信,公主也早就知道李逸风向门提亲,并不是自己的意思,而是被父亲所逼。

所以,这件事情,要暂时的满着父亲才行,生怕秦敏儿到时候说露了嘴,于是,他特意的提醒着秦敏儿,“关于逸风没有去参加招亲大选的这件事,先不要告诉父亲,免的他生气。”

“啊,这么大的事情,怎么能够瞒的住父亲呀?”秦敏儿听到他的话,低声惊呼,父亲是何等精明之人,怎么可能那么轻易被瞒的过呀。

“她是谁呀?”秦敏儿双眸微睁,神情间更多了几分疑惑,他说的是谁的,隐隐的听这意思,他说的成全,应该是指成全他心中所爱的女子吧。

这样的性格有优点,只要爱了,就不顾一切,就会一生一世深爱着他选定的人,但是,却也有着一个最大的缺点。

“什么事情要瞒着我呀。”只是,恰恰在此时,一声洪亮的声音突然的传来,隐隐的带着几分郁闷的懊恼,没有想到,他这刚刚过来,就听到两个人在商量着有什么事情瞒着他。

隐去了刚刚的紧张,此刻的他,倒是一脸的平静,并不见任何的异样。

随即要瞒着父亲关于招亲的事情,那么逸风喝酒的真正的原因就不能让父亲知道。

“我刚刚也喝了不少。”李赢见李老爷子仍就是一脸的怀疑,不由再次说道,说话间,还微微的靠近李老爷子的面前,让他可以闻到他嘴里的酒气。

而且,就算性向真的有问题,真的喜欢男人,那他也大可以找到自己喜欢的男人,没有必要在那个地方,毕竟,那些去清令馆的达官贵人们,可都不是什么好人,而且,还经常会有一些残忍的手段。

本来众人对于花断尘此刻的动作还有些疑惑呢,如今听他这么一说,便再没有任何的怀疑了,看来,花断尘是真的喜欢男人了,要不然此刻也不会这么抱着那个清令馆的男人不放手了。

男人眉角微挑,感觉差不多了。

他在心中还是暗暗的祈祷着最好不要是她,不要是她。

他可不会天真的以为,真的像花断尘自己所说的那样,是为了不让他被骗。

孟千寻此刻是真的有些无语了,花断尘这一个接一个的谎言,真的不知道她要说什么好了。

只怕,此刻没有人能够明白北尊大帝在想什么。

花断尘看到他竟然没有听他的话停下来,心中更加的紧张,当下,也顾不得其它,揽着孟千寻,身子一闪,闪到了那个夜无绝的面前,拦住了他,“我让你站住,你没有停到吗?”

只是,恰恰在此时,他的手突然的颤抖了起来,是那种不受控制的颤动着,而且,也突然不受控制的咳了起来。

花断尘听到李逸风的话后,双眸微眯,然后慢慢的望向躺在床上的皇上,只见北尊大帝就那么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脸色一片惨白,不见半点的血色,一双眸子更是紧紧的闭着,似乎永远都无法再醒过来的样子。

或者,这圣旨并没有什么问题,毕竟,孟千寻在他的手中,北尊大帝也不敢乱来,他看的出,北尊大帝的确是很紧张孟千寻的。

那一个,她可是用尽了所有的力气,而且,更是忍着,快要窒息的危险。

若是到时候,真的找来一个不合适的,那可能就真的毁了李逸风的幸福了。

“就这样了,十天的时间,你要莫去找个女人,要莫就去找一个埋我的地方。”老爷子再次的望向李逸风,这一次的声音中更多了几分绝裂,很显然,这件事情,在他这儿,是绝对的不可能再改变了。

故意的欲言又止,那意思,却是十分的明显的。

他的心中明明的深爱着她,放手,只是为了成全她,但是,现在却要他去娶别的女人,而且还只有十天的时间,他如何做的到?

“月公子,我们擂台上分胜负。”花断尘的唇角微扯,慢慢的说道,脸上似乎也微微的扯出一丝的笑意,但是那丝笑意中,却带着太多的冷意。

他的唇突然微微的张开,贝齿轻启,慢慢的轻咬住了她的耳垂。

这话,明显的就是气话,反话。

夜无绝的那僵滞的身子明显的一颤,望向她的眸子也是瞬间的呆住,一时间,似乎没有完全的明白她的意思,或者是明白了,但是有些不敢相信。

她现在受的痛苦,她要如数的还到那个女人的身上,她要让那个女人比她还要惨上十倍,百倍。

花断尘听到她的计划,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冷笑,带着几分嗜血的阴狠,一字一字冷冷地说道,“好,就以你的计划,我会想办法进宫,见北尊大帝。”

有道是不打笑脸人,他态度好点,老爷子脾气也会小一点。

“好,既然你自己不肯说,那就由我来说,我问你,你打算什么时候娶北尊王朝的公主过门呀?”老爷子本来脾气就急,又见李逸风这般的问他,终于忍不住了。

“恩。”李逸风并没有多说什么,甚至连句谢字都没有,便慢慢的转身,离开了。

“对不起,花公子,公主若是见你,自然会让人去传召你,若是花公子没有收到公主的传召,便说明,公主没有要见花公子的意思,所以,花公子还是请回吧。”

“寻儿,你还记的,我们在一起的时的情形吗,那时候,你曾经说过,你会一生一世都跟我在一起。”只是,外面的男人,却仍就不罢休呀,一直没有听到孟千寻的声音,他的唇角似乎微微的多了几分笑意。

他知道,她虽然十分的倔强,但是心却是很软的,她相信,只要他的诚心的道歉,她一定能够原谅他的。

他惊住,甚至有些怀疑,她此刻是不是不在书房中呀,但是,他一直都守在这儿,她根本就不可能离开呀。

“寻儿,你明明知道,我一心一意只爱着你,你明明知道,我为了你可以做任何的事情,你明明知道,我这一辈子,除了你,绝对不可能会爱上其它的人,你明明知道、、、”花断尘的眸子微闪了一下后,再次的表白着自己的深情,不管怎么样,他今天一定要打动她。

怎么突然的跑出了一个男人,然后这般深情款款的走向花公子呢?

父皇跟娘亲好不容易才能够重新在一起,却没有想到,竟然又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更何况,这个公主还是刚刚才找回来的,对于北尊王朝的事情,可以说是一点都不了解,她又怎么可能会处理好北尊王朝的事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