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快穿之角色的逆袭 > 第86章:如胶似漆

第86章:如胶似漆

快穿之角色的逆袭 | 作者:小意思和猫儿| 更新时间:2019-09-02

他看着自己母亲女娲最终自爆本源,将力量全部给了他,顿时悲从心来,无尽的悲愤积压在心头,无法发泄。

千言万语,化作一句谢谢!

外面的侍卫,已经快速的去通知皇上了,没过了多久,皇上便急急的赶来了,看到房间里的上官云端与凤阑绝时,微愣了一下,然后才慢慢的走到了太上皇的面前,低声道,“父皇,突然让儿臣召集大家,有什么重要的事吗?”

虽然这一次太上皇这么急着招他们进宫,还这般的隆重,但是却绝对不可能是为了皇位的问题。

随即便是那个撕裂了她的衣衫的妩媚女了上场。

“雨儿,雨儿,娘亲不会让你受那种苦的,不会的。”二夫人揽着她的手,微微的收紧了几分,一双眸子中却隐过了几分狠绝。一个女人到了那种地方,受那种折磨,还不如死了算了。

而凤忆希只说明了,凤阑绝与蓝城城主的关系,却丝毫都没有提到蓝岚的事情,不得不说,这丫头是真的挺机灵,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而且双眸微转,看到周围的布置时,更是不由的惊住,这儿,显然不是他们王府中的房间,应该是在皇宫他们的寝宫中的。

“你刚刚不是说一招定输赢吗?”蓝岚心中气恼,但是却也不能表现的太过明显,只得沉声问道。

她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就是想要把上官云端赶出凤月国。

众人听到上官云端的这番话,不但没有丝毫对上官云端的轻视,反而都对她多了几分敬佩。

现在,也只有皇上是支持她的,若是连皇上都得罪了,她就真的孤立无援了。

所以,凤阑锐虽然心中也有着几分顾及,也知道,将她们留下来,可以多了一些筹码,但是,看到上官云端带着那些夫人出了大厅,向着大门走去时,却并没有阻拦她们。

双眸微微的抬了一下,她的唇微动,一字一字沉声道,“对不起,本王妃那没个兴趣,所以只能扫了公主的兴致了。”

凤阑绝微眯的眸子似乎也微微的闪了一下,希望上官凌雨真的是真心的为了云端好。否则。

上官云端因为被吵醒,原本脸上有着几分怒意,听到那几个女人的嘲讽,听到那声响亮的巴掌声,以及月儿压抑的呜咽声,她的双眸猛然的一沉。

“谁?谁要走了?”上官云端听的一头雾水,一脸迷惑地说道,只是,突然想到了什么,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微微挑眉道,“你是说秦思柔?”

那一次,母妃受了风寒,加上早就承受不了那样的冰寒,生命危在旦夕。

再后来,便有了秦思柔,只是秦思柔一出生,便有先天的疾病,他为了给秦思柔医病,才带着她回到了夜阑国。

有人说,爱到了极限,便是恨,或者她也恨过他吧,但是现在,她已经不恨了,也不想再痛了。

只是,这样的话,对凤忆希而言,却是一种最致命的打击。是,她这两年来,真痛不欲生,甚至想死过,不过,这也都是为了他。

而她竟然在别人说那茶里面有毒时,仍就去喝了,可见,她真的是傻到家了。

“皇上,皇上,臣妾,臣妾。”这次李贵妃是真的慌了,上官云端喝了那茶没事,她的慌言就不功自破了。

虽然她现在易容成了上官云端的样子,却也害怕被凤阑绝看出破绽,她的计划是,等拜了堂,入了洞房以后就算被发现了,一切都成了定局,反正她跟上官云端一样,都是将军府的大小姐。

“如今这些人都已经被抓,是不是被人指使的,一问便知。”丞相大人的脸色微沉,再次说道。

“父皇问你们话呢,你们还不快说,你们犯的可是株连九族的死罪,快点说出你们的幕后指使人,你们这些大胆的狗贼,定然要将你们一个个都全门抄斩。”二皇子看到那侍卫的动作,心中大惊,生怕他们将他供了出来,便也装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来。

上官云端眉角微挑,果真如她所料,这二皇子果真够狡猾。

只是,望向上官云端时,脸上的笑却是快速的僵住,一脸厌恶地说道,“好好看着她,便让她的花痴的毛病又犯了,到时候让绝王耻笑,把你的事也给搅了。”

上官云端脸色微沉,但是在这皇宫之中,在这种情形下,却不想把事情闹大,因为,她不想成为焦点,不想引起那个什么绝王的注意。

秦思柔走出房间,恰恰看到夜无痕怔怔的站在外面,心中多了几分不舍与心疼。

呃,上官云端再次的愕然,这个男人这醋意也实在是太大了点吧,她还没说什么呢,他的醋意就快要淹死人了。

“是吗?”只是,恰恰在此时,门外传来一声略带轻笑的声音,随即上官云端带着一个大约四十七八岁的女人走了进来。

但是,她虽然不太了解夜无痕,却也相信,他不会做出这般卑鄙的事情,他若是想要逼她,有的是办法,根本不必这么麻烦,更何况,若他只是为了逼她,刚刚她说漏嘴,他就不会那么一语带过。

而且,二夫人的意思明显是想让他去玷污了娘亲的,但是,他为了二夫人,为了对自己感情的忠诚,竟然没有起丝毫的邪念。

这一刻,他们只看到那般惊心动魄的美,却并没有意识到他此刻的恐怖,或者谁也不会把这样的美与恐怖联系在一起。

她相信他,不会让她惹上不必要的麻烦的。朦胧的月光下,那是一张足以让人窒息的脸,美,媚,妖,惑,没有一个人能够找到一个合适的词可以形容这张脸。

她可是要急着赶回王府的,虽然夜无痕不在王府,但是王府中,那隐在黑暗中的眼睛,可是比夜无痕更恐怖。

依琴暗暗的吞了口口水,一双眸子极力的圆睁,目瞪口呆的望着自家的主子。

“不认识,本公子统统不认识。”李玉根本看都没有看,有些不耐烦的吼道,很显然,他那极少的耐性已经快被被上官云端磨光了。

“这。”皇上再次一脸为难的开口……

上官云端的身子再次的缩起,似乎还微微的带着几分轻颤,那几个女人望向她时,嘲讽中更多了几分得意,随即纷纷找了位子坐下,如同她们才是这儿的主人。

两个人顿时扭打在了一起,正应了仇人见面,分外眼红那句古话,此刻两个人可是丝毫都不留情,都狠不得将对方置于死地。

她清楚夜无痕的精明与危险,她能轻易的骗的过这几个女人,但是,夜无痕,这般毫无征兆的来,真的让她有些措手不及。

凤阑绝的眸子中漫过明显的笑意,这个女人还真的是一次又一次的意外,而这次他也明白,她之所以出面,其实也是为了帮他减少一些麻烦。

“现在,大家能不能让出一条道路,让本王妃进城?”上官云端的眸子再次扫过那些百姓,声音微微提高了些许,但是却少了几分冷意,而是多了几分亲切的随和。

只要她的男人不为所动,她也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

只是,蓝岚听到凤忆希的话,再看到凤阑绝的表情,脸色却是更加的难看了几分,大约也知道凤阑绝猜到了她的心思,不由的暗暗懊恼。

“你可知道宫中发生了什么事?”凤忆希见这宫女挺机灵的,不由的急声问道。

两人很快便来到了皇后的寝宫,果然,发现皇后的寝宫外,并没有太多的侍卫,跟平时并没有多少差别。

不过,从这个皇子生下后,皇宫中,便再没有传出喜讯,再没有那个妃子为太上皇添个皇子,甚至连个公主也没有。

只是,她如今突然打断了皇上的命令,只怕。

“凤阑绝,这儿真的好美呀。”上官云端一脸欣喜的喊着,一边在那山水间跑着,如同一只快乐的小鸟。

“王爷。”那人的脸上更多了几分着急,他可是奉了丞相大人的命令来的,而且都已经跑了几趟了,若是再不能把王爷请过去,丞相大人肯定会怪他的。

“怎么样,今天他又去哪儿玩去了?”此刻坐在轮椅时的凤阑锐一脸的阴冷与狠绝,此刻书房中,没有外人,只有他最信的过的侍卫,他也不必再伪装了。

还真是一只不折不扣的老狐狸……

她可是现代最出色的律师。

“不行,没有这规矩。”尚书大人脸色一沉,快速的回绝。

上官云端听到凤阑绝的话,却是暗暗的倒抽了一口气,天呢,这人说话还真语不惊人死不休,一看就知道,他身份了得,而且刚刚她看到夜无痕望向他的神情,便愈加的肯定了这一点。

对上夜无痕射过来的那似乎想要将她直接的穿透的目的,她便猜出,夜无痕可能已经认出,她就是夜狐了,毕竟,上次的时候,夜无痕就见过男装打扮的她。

她的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这次并没有太多的犹豫,也没有太多的思索,再次说道,“奴婢是受了。”

不过,不得不说,那个人还真的计划的万无一失呀。

“知道,当时奴婢也在大厅,看到了的。”那丫头的双眸微微圆睁,连连说道,神情间又多了几分害怕,急急的喊道,“奴婢虽然跟她关系不错,但是并不知道她会害王妃的,这事跟奴婢没有关系的。”

“哦。”上官云端看着自己的衣服,悻悻的应着,一脸的难过与不舍,只是心中却是暗暗好笑。

“去参加绝王的选亲。”那女子仍就极为恭敬的回答了她的话,但脚步却并没有停。

只是,她原本就是为了逃避选亲才配合着那些女人把自己的衣服弄破的,现在,她竟然又给她弄来一件新的。

她到底是谁?为何非要逼着她参加选亲?

那一刻,他突然有一种想要站起来,带她离开的冲动,而且,他也真的打算那么做了,因为,他的身子,正下意识的想要站起。

而是因为他那神彩飞扬的气质。

试问一个在仇恨与妒忌中长大的孩子,她的心理,能不扭曲吧。

“你放心吧,本王一定会帮你找到他们的。”夜无痕没有等她再开口,便一脸坚定的答应了。

“很好,想办法尽快联系原户主,以最正规的方式转给南宫世家。”上官云端的唇角慢慢绽开一丝轻笑。这次,就当她送给南宫世家一份大礼吧。

南宫雄可是有名的老狐狸,自然听懂了凤阑绝的意思,王爷进了京城,没有进宫,先来他这南宫世家,是看的起他南宫世家,但是,却也不能太过张扬了。

南宫雪的这双眼睛,与他印象中的那双眼睛,真的很像。

南宫雪缓缓的走到琴前,略略含羞的对着凤阑绝微微一笑,然后手轻轻轻抬,缓缓的落下。

她明明给上官云端下了毒的,而且还是同时下了几种毒,当凤阑绝找到上官云端的房间的时候,只怕她都快要无法呼吸了,所以,凤阑绝根本就不可能找到她的藏身之地,根本就不可能发现她,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凤阑绝的眸子猛然的眯起,眸子深处也明显的隐过几分杀意,这个疯女人,绝对不能留,唇微动,刚想要说什么。

“对,对,一定是她,是她妒忌你姐姐的美貌,所以把你姐姐的脸毁了。”二夫人也连连的附和道,一双眸子也是狠狠的望向上官云端。

老夫人的身子微微的一僵,深知,上官凌雨犯的每一条都是死罪,不过,好在上官云端没事,或者,雨儿还有救。

“王爷,不可以呀,不能这样呀,你就饶过雨儿吧,她已经知错了,她以后不会再做傻事了,不会再伤害云儿了,而且云儿现在也没事了,王爷就放过雨儿吧。”老夫人听到夜无痕的话,猛然的一惊,连连的为上官凌雨求情。

“雨儿会有今天,全都是你害的,你平时告诉她一些错误的思想,甚至还偷偷的让人教她武功,今天的这一切,都是你遭成的。”上官傲天望向她时,却是一脸的阴冷与愤恨,这个女人还有脸求情,若不是她,雨儿怎么会变成这样,他现在倒是想要杀了她。

“不要,不要呀,不可以。”二夫人急急的拦在上官凌雨的面前。

而老夫人这话,肯定也是有原因的,突然想起了鸾儿的死,老夫人说鸾儿是生病死的,他当时查过,也没有查出什么,便相信了,但是老夫人今天这话,却让他明白,鸾儿的死只怕另有原因。第二天。

“可能是王爷睡的迟了,还没起呢,等会吧。”上官云端略带羞涩,极为温柔的声音,轻轻的从轿子中传了出来。只是这话听起来,却是要多傻就有多傻。

“王爷,我们搜遍了全城,都没有夜狐的消息。”长赢恭敬的声音中隐着几分担心。

双眸一亮,突然想起了什么,夜无忧微微靠近夜无痕,一脸神秘地说道,“四哥,听说你昨天晚上捉了夜狐的人,那人怎么不见了,我想应该没有人能够从我伟大英明的四哥中的手中逃走吧?”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一刻钟,两刻钟,拜堂的时辰过了,王府的大门仍就紧闭,没有半点的动静。

她透过轿帘,望向王府墙角的某一外,唇角更多了几分轻笑,有人看戏,她自然要把戏做足了。

是为了以防万一?还是为了转移众人的视线?

飞赢一直不待见上官云端,可能是为夜无痕不值,觉的夜无痕娶她,对夜无痕实在是一种耻辱。

她就偏不去,反正夜无痕已经怀疑她了,就让他怀疑去吧,她就是打定注意,装到底,赖到底,看他能怎么着?

月儿很快便端来了饭菜,看到那丫头已经离开了,不由的疑惑地问道,“咦,那丫头走了吗?那王爷?”

凤阑绝望向她的眸子中也隐过几分紧张,毕竟,他也不知道,她到底记了多少?虽然她刚刚翻动的很多,但是他也不太相信,她能够全部记住,就算换了是他,那么短的时间里,也绝对记不得那么多。

虽然众人此刻各有各的想法,但是却都不敢出声,生怕打扰了上官云端,整个大殿中,只听到的上官云端那不高不低的声音缓缓的流畅传开。

但但就这一点,她就算背的跟蓝岚一样多,也算是赢了。

宫中的宫女都是经过特别的训练,怎么会发生这样的失误?

似乎那些字就在她的眼前,她是一个字一个字的读出来的。

众人听她越背越多,便越是惊愕,这般超强的记忆力,在坐的,只怕没有一个人能够坐到。

皇上此刻也没有说话,或者,反正事情已经这样了,他再说什么了。

凤忆希更是怔在原地,只是呆呆的望着她,久久的回不过神来,没有想到,皇嫂竟然有这种大胆的想法,那么以后的她,能不能也像皇嫂一样,自己选择自己的幸福。

“为什么不可以?我的生活,我做主。”上官云端的眉角微扬,声音似乎微微的提高了些许,借用了移动的一句广告词,说真的,她很喜欢这种话。

“你,你不过就是一个女人,你竟然当着王爷的面,说出这样的话来,你。”那个女人显然也是吓的不轻,连说话都有些结巴了,只是,却仍就不忘记反驳上官云端的话,而且说这话时,还故意的望向凤阑绝,很显然的是想要挑拨离间。

而她的们顺从,在他们的眼中,更成了无趣,或者是无语。这是多么让人惊心的事情呀。

“养你何用?连一个傻子都对付不了。”不等那女子的话说完,里面便再次传出说话声,这次的声音中明显的多了几分狠绝,也隐着明显的怒意。

“怎么?本王的王妃还不能进宫给父皇与母后请个安吗?”凤阑绝的唇角扯出几分冷意,唇角微动,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那声音中,更是带着明显的冷意,或者还有着几分狠绝。

他也只能快速的跟着回宫。

多亏了,他的身边多了一个她。

“呃,我以前怎么不知道,原来你脸皮竟然这么厚呀?”上官云端愕然,这个男人,也太自做我情了吧,什么叫做臣服于她,就等于臣服与他呀?

说话间,他的唇不知道是无意的,还是故意的,轻轻蹭过她的耳垂,耳垂本来就是极敏感的地方,而且他此刻又是用唇碰的,上官云端的不由的僵了一下。

不过,却是配合着她的意思说道,“说真的,本王还真是有些担心,现在本王就管不住你了,若是真的让你学会了武功,那还得了,还不翻了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