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快穿之角色的逆袭 > 第85章:后生可畏

第85章:后生可畏

快穿之角色的逆袭 | 作者:小意思和猫儿| 更新时间:2019-09-02

王不仕:“……”

方继藩觉得自己已成了元芳,为啥每次都问我?

那十数个国色天香的丫头们,便鱼贯而入,或是端着痰盂,或是温热的巾帕,还有衣冠,跪在了床榻边,齐声道:“奴婢伺候老爷穿衣。”

当然,这里头的盐铁之政,可不只是纸面上的朝廷垄断盐铁这么简单,事实上,盐铁早就被朝廷垄断了。

而这……现在思量着,反省着,弘治皇帝沉默了,他坐在了床榻的边沿上,面上阴晴不定。

朱厚照后退一步,拜倒:“父皇……明鉴哪,儿臣……儿臣实是为了父皇好,儿臣和方继藩,听说有人妄图谋刺父皇……”

为啥自己要装晕呢。

做宦官有什么用,努力了一辈子,不还是人的出气筒,给人背黑锅的吗?

浩浩荡荡的人马,已至祭坛。

几个小宦官战战兢兢,宫里的事,历来是少说,少问,他们忙道:“是。”

萧敬道:“你们到底要做什么?”

“再者……”弘治皇帝深深的看这朱厚照,眼里流露出别样的情感,语重心长道:“再者,朕还有你,有载墨,朕后继有人,何惧之有呢?”

方继藩和朱厚照对视了一下,陷入了沉默,方继藩意味深长的道:“伯安啊,我们现在不讲要做什么,为师先给你上一堂课,净化一下你的心灵,让你知道,何为忠孝节烈。”

继藩还是很让人放心的,可以独当一面,不必如太子一般,令自己操心。

弘治皇帝淡淡道:“莫非将他们召来京师吗?当初,唐太宗,便是在大漠,与之会盟,如此,才彰显我大明据有四海,普天之下,皆王土也。

案牍上,是上上月的新政区域经济成长值。

妇人欲怒。

王不仕拖着一身出众的行头到了待诏房。

王不仕一口老血要喷出来,瞪大了眼睛道:“那何以在方家,你劝你家少爷少花银子,到了这里,你却这般……”

次日一早,王不仕起床。

弘治皇帝发现方继藩变了。

话说……这个人,不像一个知名之人啊,应当没有做过官,也不是什么大儒。

奴……仆……

转悠了老半天,才寻到了西山,见着了方继藩。

“少爷挂念着小人?”邓健一面抹泪,一面激动的回答方继藩。

弘治皇帝低头看着案牍。

土人们一下子,懵了。

王文玉激动的不能自己,他将两个宝石收了:“回大明去,这两颗宝石,回到了大明,献给朝廷和天子,这是天大的功劳。”

世间,或许当真需要美好的寓意,等回到了故土,自己便将这两颗宝石,先先给恩师,再让恩师呈献陛下……

“误会,你想有什么误会。”方继藩凝视着他,尖锐的质问道:“你送银子给我,是什么意思?你明明知道,我方继藩在鼓励大家多买股票,也知道,我方继藩在鼓励私人的投资,将这银子,投进作坊里,投进股票和楼市,你居然在这个时候,要送我方继藩股票,你当我方继藩是什么人,我方继藩是那等丧尽天良,巧取豪夺,看着谁的银子多,就会暗中打他主意的人?。”

一个更加清晰的世界,即将要展现在天下人面前,这是何其令人兴奋的事。

王不仕回了翰林院。

倒是有人见他见驾回来,便有几个翰林来,笑吟吟的道:“王学士,不知陛下召见,所为何事?”

“不。”王不仕摇头:“臣不这样认为,正因为是齐国公,齐国公的心很大,铁路局挂牌出来,这是大局,他绝不会因为区区如此,而砸了自己的盘子,所以,他必定成功。”

欧阳志是一个执行者。

刘瑾看着地面开始越来越远,这飞球越来越高,杨彪熟稔的开始转动叶轮。

“筹款?”弘治皇帝对此,倒是谨慎起来。

说实话,有时候看了保定府和通州的债务,实在让人心惊肉跳。

这位贵客,甚至连当地的葡萄牙总督,都对他恭敬有加。

可是……他必须治疗,来和魔鬼进行对抗。

镇国府里。

今日的气氛,出奇的凝重。

欧阳志带着一群人,拼了命,如履薄冰的摸索着,他们在走的,是一条从未走过的路。

刘家也没办法啊。

梁家两个儿子,一时怒了,看向自己的父亲:“爹……这刘家落井下石,他们……”

方继藩吹着茶沫,满腹心事的样子。

刘焱突觉得眼前一黑,如遭雷击。

罢黜不是致仕啊。

可是……无论如何,自己的女儿,至少……有了一个出路。

那么,索性,就赏赐刘文华吧。

朱厚照幽怨的看着方继藩,接着,低头,划拉着,而后,掏出一样样的东西,依旧用羡慕的眼神看着方继藩:“看……这是腰子……你们在课本里,应当学过吧……这是……”

梁如莹已是吓得脸色苍白,她死死的拉着方继藩的衣襟,方继藩能感受到她和许多人一样,微微的在颤抖。

弘治皇帝打起精神,却见萧敬在一旁抿嘴而笑。

“可现在,新津郡王死而复生,这……不是好事吗?这是列祖列宗们,体恤陛下的辛劳,不舍得将陛下的左膀右臂召去啊,新津郡王活着,陛下还有什么忧虑呢,这一切,都是上天的美意啊,是以,奴婢以为,此事,既是列祖列宗和上天之意,那么……有什么不符合祖宗之法的呢?”

弘治皇帝心里感慨,自己的这个儿子,在别处聪明的不得了,怎么有时,又这样糊涂呢,弘治皇帝淡淡道:“钦天监会给朕一个答案的。”

脉象开始徐徐的平稳。

太皇太后挣扎了一下,脸色开始徐徐的红润起来,她终于张口,显得虚弱:“方才……方才哀家,看到了……看到了先皇帝。”

说到此处,张皇后起身,却突然朝梁如莹欠了欠身。

张皇后认真瞅了粱如莹一眼,见面前的人落落大方,她不由开口说道:“你的医术,真是神乎其技,想不到,你们只在医学院里,读了半年多的书,便已有如此的成就,真是了不起,梁姑娘,你可许了人家吗?”

另一边,方继藩和朱厚照二人,已急匆匆的到了大明宫了。

刘文华也不知,何故突然在半夜三更,有人寻上门,紧接着,说是皇上让他清早入宫觐见,他忙是询问,而宦官自是晓得规矩的,不该说的,不能说,而且传旨的宦官,在东厂里当值,是里头下了一个条子,让他紧急去办事,宫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他自己也不清楚。

刘文华在群臣之中,看到了自己的堂叔刘焱,于是便上前,朝刘焱行了个礼。

一宿未睡的弘治皇帝,现在……心里还激动万分。

而方才,太皇太后身躯确实有过抽搐,只是不够强烈罢了。

弘治皇帝上前,几乎要扑倒在太皇太后身上滔滔大哭。

到了戏台之下,茶点和瓜果都预备好了,朱秀荣侧身坐在母后一旁。

女医们比男人们沉得住气,尤其是这个时代的女子,毕竟,都是在闺阁里,闲坐就是一整天的主儿。

好在方继藩内心强大,忙是行礼:“儿臣能为陛下所信重,为陛下所厚爱,起于阡陌,实是荣幸的很,儿臣自当效犬马之劳,为君分忧,是儿臣的本分。”

方继藩心里松了口气。

方继藩只好驻马,翻身下去,到了梁储面前。

梁储道:“齐国公……”

方继藩心里唏嘘,却拉不下面子来,便道:“知道了。”

自己还是将这个时代的男女大妨,想的太简单了。

“还是卿家想的周到。”弘治皇帝点头:“御医院的人,统统裁撤了,不过宫中征辟了一群颇有声誉的名医入宫,只是西山的医学体系,和传统的医学有些不同,还是需得有人在宫里才令人放心。”

这足球的盛行,既可带动许多人强身健体,又可娱乐人身心,朝廷对此,自然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所有人唏嘘着,有人不禁被这哀凉的气氛所感染,竟也是眼睛眨动,泛出泪来。

他和刘健使了个眼色,二人匆匆朝东配殿而去。

方继藩发懵:“陛下……”

弘治皇帝压压手:“你先别说话。”

弘治皇帝挤出笑容:“这是大喜事啊,是大喜,无论怎么说,人活着就好。”

“不算!”方继藩倒是急了:“陛下,说话要凭良心啊,那边来的奏报,是中了三十多刀,儿臣一直说,家父吉人自有天相,绝不是短寿之人,是陛下一口咬定,说家父薨了、薨了,儿臣以为,就算是欺君,那也是陛下欺自己呀。”

只是……今日的祭祀,有些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