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快穿之角色的逆袭 > 第81章:茫无头绪

第81章:茫无头绪

快穿之角色的逆袭 | 作者:小意思和猫儿| 更新时间:2019-09-02

“哦?那你说说看,你还想要什么?”

他说的那些都是真的吗?她可以认为是真的吗?他为什么要在父母的墓前说?可知道这代表了什么含义?

不用说,一定是为了尤歌吧。

“……那个……我是被少奶奶那块牌子给逗笑了,不是故意取笑您的啊少爷。”

这一晚到也相安无事,不管谁谁谁能不能睡着,总之就这样过去一晚上,第二天各自做事各自忙活,果真像是活在两个世界里一样。

男人背脊一僵,随即回头望着她,眸光中泛着她熟悉的光泽,戏谑地说:“你下面给我吃啊?”

“不是啦……”尤歌连忙摇头,傻子都看得出来容析元脸色多黑。

“你敢!”容析元手一紧,箍着尤歌的腰,内心挫败感又加深了几分……发觉自己越来越在乎这个小女人,她很能刺激到他。

尤歌美丽的大眼里尽是一片水泽,红唇微张,呵气如兰:“大叔……我们又要玩游戏吗,我怕疼……”

只是,他不在的时候,尤歌会很孤单,只有香香作伴……噢,还多了一个玩具熊机器人,是容析元送给她的生日礼物。

尤歌语塞,找不到任何安慰的话来说给他听。人心不古,现实的残酷远比人们想象的更深刻。谁能想到容析元在容家会是被全部人嫉恨的对象?恐怕数不出哪个人盼着他好吧?谁又会用真心对他?他是不是从没体验过什么是亲情?

尤歌晚上做了个梦,梦到容家的人将容析元赶出去,而她为了这个男人抱不平,居然大闹容家。虽然是个梦,却在某种程度上反映了尤歌的真实想法。抛开夺走公司的事,尤歌客观地看待容析元,明眼人都知道容析元对容家的贡献有多大,却要遭受一家人的排挤和嫉恨,怎能不让人气愤?

容析元以极快的速度赶到翎姐的房间,见她晕倒在沙发上,双眼紧闭,脸色惨白,紧张地冲过去扶起翎姐瘦弱的身子,轻轻摇晃着她,低声呼唤着她的名字,使劲掐她的“人中”。

翎姐,究竟是个怎样的人呢?尤歌失神之间,没留意到杯子里又被男人倒了酒,当思考问题入神时,她就忽略其他了,又是不小心的,将第三杯酒也喝下去了。

许炎这货就舒坦了……哈哈哈真是天助我也,容析元居然不来了,真好!

一小时后,游艇到了目的地小岛,这是一个较为清静的岛屿,比起附近的另外几个岛,这儿就算是一处难得的世外天堂。

这就是喜欢一个人的时候,明眼人一下子看出来了,苏慕冉看许炎的眼神那简直是太简单直白,毫无掩饰的情意。

“怎么了?”龙晓晓慌忙跟上去,刚才尤歌的脸色好差。

人不多,一共也就100人左右,但这些人大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平时只能在报纸杂志新闻上看到的人物,今天都一个个走下神坛,在容家的别墅里共聚一堂,只为见证这一对走过风风雨雨的夫妻。

许炎这小子不愧是医生,好像天生就是超人的敏锐,他已经过来了。

佟槿略显为难,清亮的眸子歉意地望着尤歌:“嫂子,其实我有那个技术可以进入这栋大楼的电脑系统,查到元哥进出电梯的监控录像,但一般情况下我是不会允许自己这么做的,嫂子,你能理解吗?”

豪门多杀戮。有时看得见,有时是杀人不见血,明争暗斗不在话下。也因此,七年前,翎姐会被人追杀。

尤歌紧绷着身子,硬是不睁眼,可是却突然感到耳边多了一团热乎乎的东西……

“哈哈没错,澳洲白珍珠,我家都有十几串呢,戴来戴去我都腻歪了,可这黑珍珠我还是第一次拿到手,品质这么好,到时候戴出来肯定很美。”

“汪汪汪……汪汪!”香香怒了,看着小主人被踢,它叫得更凶。

“好。”尤歌脆生生地应着,转身就往角落走去。

可尤歌哪里会冷静得了,关于当年那场事故的真相,太残忍了,是人都不可能接受得了,原来是谋杀,不是一般的交通事故!

“尤歌在晕过去之前有什么症状?或者,她说了什么?”

“这就对了,是枪声!是枪声引发了尤歌的回忆。假设一下,十多年前尤歌一家遭遇的车祸是一场谋杀,尤歌当时也伤得很重,她很可能会当场昏迷,而如果在昏迷的瞬间她听到枪声,迫使她的大脑自动开启保护模式,她醒来之后就可能忘记关于枪声的存在……事实是尤歌后来对于那段记忆是暂时忘记,在她19岁那一年才在外界刺激下想起的。可她只想起了父母死于车祸,没想起当时的枪声。今天出的事,就仿佛十多年前的车祸现场重演,身临其境感受到枪声,尤歌才会想起多年前她经历的车祸现场也有枪声。这不是她的脑伤犯了,反而恰恰是说明她的大脑完全恢复!”许炎脸上的表情很复杂,即是心疼尤歌,同时也很震惊,看来尤歌父母的死,只怕是另有蹊跷。

每个人都很忙碌,就连技术宅佟槿最近都很少待在家里,时常往孤儿院跑,每次回来来都精神抖擞的。这小子觉得能为孤儿院出力,是件很开心的事,也很充实。

这幅温馨的画面,看在容析元眼里,他也不知不觉扬起了嘴角,走过去,一下子抱住了她的腰。

容析元却是向尤歌投去一个赞许的眼神:“没事了,我们走。”

“你要做什么?混蛋,我都这样了你还要胡思乱想?”尤歌像炸毛的猫儿一样企图躲开。

佟槿赶紧地去开门,翎姐正拿着一个碗站在他面前,温婉的笑意十分亲切。

“只谈公事?”他微微眯起眸子,墨色甚浓,修长的手指在件上点了点,勾唇嗤笑:“不错,这几年你学到的东西很多,既然这样,我这个当老公的,没理由不配合你。如你所愿,我会公事公办,到时候不要说我不给你情面。”

而尤歌的心情却很复杂,这一幕,仍旧像做梦一般。在四年前,她哪里会想到能有今天这样与他坐在同一张谈判桌上?为了这一天,四年里,她所付出的努力与艰辛,远远超过常人的想象。

容析元扶着她坐下,他却蹲下了身子,将她那只卷起的裤边放下去,安慰说:“下午送你到医院,明天就可以手术,你现在得打起精神,保持愉快的心情。”

给孩子骑马马,获得一个蜻蜓点水的亲亲,就能把他乐晕过去?

她眼里的歉疚,让他越发感到不适,他还是喜欢看她的眼睛笑成月牙的样子。

天气炎热的夜晚,容析元喜欢在别墅花园里乘凉,身边围一群狗狗,有时还有佟槿跟他聊天,时不时笑料百出。

“不……我不走,我要跟你在一起,你是属于我的!”郑皓月一头扎进他怀里,只差没痛哭流涕了。她本来因为尤歌的出现已经很受刺激了,现在还发现容析元对尤歌的心思不简单,她感到了危机,她无法忍受!

“你不可以这么对我……我不是你的女人……混蛋……滚开……”她越挣扎越是会让他身体的细胞变得兴奋。

冲动是魔鬼,冲动起来的时候,理智和冷静都是废话!他只知道要惩罚她!

女子似乎很惊讶,不悦地瞪了他一眼,对于他这样x光般的眼神,她觉得很唐突。

容析元微微眯起了眼睛,唇角噙着一缕淡淡的冷笑,视线收回,恢复了先前的淡然。他有属于自己的骄傲,既然眼前的女子有主了,他就没必要再追问什么。离开,是对自己尊严的保护。

尤歌回来了,与当年那个带着她远走国外的男人一起。是他,给予了她第二次生命,让她从懵懂无知中醒来,看到了曾经经历的那些人和事有着怎样的本质。

“汪汪汪……汪汪……汪汪汪……”

容析元无奈,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那群女人想拍我,我可不想成为她们手机中的照片。”

“有必要一起吗?各忙各的事。”

尤歌原本沉静的眼神倏地变得凌厉,冷眼望着眼前的女人……

女孩子乖巧的形象,一说话就被破坏了。

容析元毫不客气地打击尤歌,看着她脸色骤变却又说不出话来,他知道,戳中了要害。

容析元所在的卧室,此刻他依旧被拷在chuang上,两只手戴着手铐。

原来,穿蓝色衣外套的男人就是先前因一句话而刺激到尤歌的那位记者!

终于,尤歌看到了容析元!

“大叔……大叔……”尤歌痴痴地望着,脚步在移动,她完全忽略周遭的人,她眼中只有台上的容析元和郑皓月!

“什么?”尤歌犹豫了,瞪大了眼睛瞧,心想啊,大叔还记得她喜欢喝香蕉牛奶?

“哈哈哈,这趟真顺利!大哥,是不是晚上就能收到钱了?”

容家。大家族的优势是人多,劣势是人心不齐。

“豆豉蒸排骨,这个也好吃……真嫩……”

尤歌尴尬地拿起杯子喝水,借此掩饰她狂跳不止的内心……怎么办呢,她竟然觉得这一幕好亲切,好像与他之间的距离又近了。

“好喝么?”他沙哑的声音饱含**,是她熟悉的。

容析元在极力隐忍着,他真不是开玩笑的,尤歌没恢复之前,如果做那种事,他真怕自己把她折腾晕过去。

“老公,这次见到老爷子,他明显比以前瘦多了,气色也不太好,你是不是担心老爷子生病了?”尤歌软糯的声音柔柔的,有着安抚人心的味道。

电影结束,爆米花也被吃光了,苏慕冉聪明的只字没提,也算是给许炎一点面子。

也因此,互相之间的竞争就更大了,暗中较劲的情况比平时更热烈。

还有一个小时飞机起飞,希望能赶上。

龙晓晓心有余悸,刚才确实好危险,她太大意了,如果不是霍骏琰及时将她拉回来,可能她会受伤甚至……

龙晓晓其实最在意的是霍骏琰怎么想,她的眼睛又不自觉地看向他。

久而久之,多几次,这家里就仿佛真的多出了一个人,如果龙晓晓一个星期不来,这别墅里就好像缺了点什么,空荡荡的。

“嗯……我想要粉红色的窗帘和chuang单,可以吗?”

无奈,苏慕冉只能说:“ok,打赌就打赌,不过要先说好,你不能对我动手动脚。”

龙晓晓使劲憋着笑,怕扯到伤口,不然她早就笑得蹦起来了。尤歌终于将容大帅哥彻底降服,龙晓晓这个好闺蜜,打从心里高兴。

其余的人也都反应过来了,态度瞬间还了个大逆转,忙着向尤歌问好,热情得仿佛很熟稔一样,而郑皓月的脸色就难看了,站在旁边气得浑身发抖,可这情形她还能再说什么,毕竟尤歌是真的跟容析元结婚了,她郑皓月再怎么嫉恨都不能在外人面前表现出来,她的自尊心也不允许那么做。

他总是爱这么直接地问她,逗她,而她每次也都毫无例外地会感到含羞,脸都情不自禁地红透,可嘴上还得硬气一点:“我说不喜欢的话,你以后会不会让我消停?”

“当时跟您在车里的女士是您的秘密*吗?”

踩着八寸高跟鞋,穿着灰色职业套装,郑皓月成熟干练的外型看上去很适合处理眼前的状况,而她也觉得自己出现得正是时候。

会议室里暂时只有郑皓月和容析元两人,她假意问候了一下尤歌的情况,之后便一本正经地汇报昨天关于展销会的情况。

容析元墨眸里精光一闪,俊脸又再沉了几分:“等今晚的展销会结束之后你再来评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