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快穿之角色的逆袭 > 第75章:雕虫小技

第75章:雕虫小技

快穿之角色的逆袭 | 作者:小意思和猫儿| 更新时间:2019-09-02

“刘建,赶快跟去!”俊秀中年人吩咐道,“等杀了滕青山,你按照行走路线跟上来!”

“是,师傅。”

艰难地抵挡住一枪又一枪,可是,生生不息连绵不绝的枪法,令臧锋好似陷入一个庞大的漩涡中。臧锋完全被缠住了,他无处可逃!臧锋只感到自己的刀法,根本无法施展,每一次抵挡都难过的要吐血!

“不喜欢。”滕青山摇头。

就在这时——

三人便一道离开住处。

“师叔,师伯祖,你们请坐。”诸葛元洪淡笑道。

夜风吹拂,滕青山先将十余柄飞刀,放在一旁,同时捡起一些石子,深吸一口气,瞬间进入黯然状态,随手扔出一颗小石子!

“最早的先辈宗师们,没有秘法,怎么突破的?”滕青山不由询问道。

“对了,青山,这神与气和!‘神’能控制内劲,不是让你达到像我那般,只要能略微控制就行了。内劲离体,你还能略微控制。那‘神与气和’算是成了。当然你也别心急,要做到这步,很难。等得到密典,你按照其中办法,好好修习。终有一日,能成的。”诸葛元洪随即笑着道,“嗯,你先回去吧。”

赤鳞兽瞬间辨认出那个人类,就是它心底最想杀的一个人类!

刺耳的金属撞击声!

“吼~~~”愤怒的赤鳞兽咆哮起来,它真的怒了!它已然蜕变,竟然对付不了一个人类。疯狂的赤鳞兽,宛如一个移动的钢铁堡垒朝滕青山一次次冲击,那两只前爪的八根爪刃,就是神兵!

“其实啊,关统领你挺漂亮的,如果不整天冷着一张脸。而是经常笑笑,宗内估计会有很多人追求你哦。”滕青山笑着打趣道,关绿听得眼睛一下子瞪得滚圆,一瞬间愣住了,她在归元宗那是出名的冰冷冷酷。

落地,地面猛地一震,出现了一个土坑,周围也龟裂开,滕青山微笑着走出来。

滕青山不清楚赤鳞兽的视力。

平地一声爆炸巨响,轮回枪可怕的力量令空气瞬间压缩,待得长枪停,那压缩到极致的空气猛地爆裂开,仿佛一道道无形炮弹将前方的竹林轰炸出一大片,许多青竹直接被炸裂开。

“杀了他没有?”关绿询问道。

关绿皱眉道:“赤鳞兽褪下的鳞甲,特别大,足以制作不少件战甲!而且,每一件战甲,要比一般重甲轻,而且防御要更强。对这‘黑『色』鳞甲’,咱们还是重视好。”

“你们啊……”

“就这一叠!”滕青山抓着这一叠金票,好像前世抓着一叠百元人名币感觉,只是,这价值要高上千百倍,“这老家伙,这么一大笔财富,完全放在身上干什么?”滕青山一想,就完全明白了!

经此一战,滕青山脸上手上也满是灰尘,略微洗了一下,滕青山也将其中的‘王陨’面具洗干净:“这个面具,是老头的,要戴的话,怕是要染发,麻烦不小。另外两个,倒是适合我用!”

滕青山抓着那黑火灵根!第七十一章 最强!

清脆的声音响起,那战刀爆裂开,碎裂的刀片崩飞开,在战刀崩裂一瞬间,银发老者一咬牙,脸上变得漆黑,眼睛却是变得发红,脚下一闪,快的惊人,竟然逃脱出滕青山枪法追杀。

灰『色』刀光裂开,威力大减,可碎裂的刀光依旧刺来。

第三道刀光是擦着滕青山的身体,劈在那面山崖绝壁上。

一个内劲武者,如果内劲外发,威力很一般。

那瞳孔表面的透明隔膜,能轻易承受如此高温。完全不同于人类的眼睛,不但能适应高温,还能在黑暗中,却像白昼一样视物。

“哈哈……”一阵大笑声,那灰『色』身影前亮起一阵刀光,只听得金属撞击声。大量的暗器便跌落到岩浆流中,迅疾地融化,成为岩浆流的一部分。

那颗石子蕴含的可怕力量,令杜九右手虎口瞬间崩裂,鲜血直流,整个人也因为石子中蕴含的强劲冲击力,撞击地整个人身体都一偏,身体这一歪,可就令杜九身体的背部朝向下方了。

每一道枪影和一道刀光撞击!

呼!

“跟我走!”关绿一声令下,立即带着三十名精英,朝那深潭方向通道赶去。

“那石头烫成那样,普通的皮革靴子一上去就着火烧掉,得靠咱们黑甲军的战靴啊。”冀鸿笑着说道,黑甲军高手有统一的重甲装备,不单单身上,连脚上、脖子、头上都有装备。

“热也没办法,忍着点。”滕青山笑道,“黑火灵果那天成熟,咱们这罪就熬到头了。”

那群人是九州八大宗派之一的‘逍遥宫’高手。这次逍遥宫的人来的略微迟了些,这导致,他们来到的时候,武者们已经排了近百丈下去。如果在百丈外,怎么可能夺得到黑火灵果?

“这地方,流汗快,太容易渴了。”武者们经常去舀水喝,在这地底,食物需要倒是少,就是水!消耗特别快。

滕青山心底却有些焦急:“如果这冀鸿,真的将黑火灵果让给对方。那黑火灵根,就难夺了!我有把握杀那杜九,可是……冀鸿却不知道,我有这份实力!”对,冀鸿是不清楚滕青山真实实力。

秃顶老者压低声音道:“现在别管其他,咱们先过去。”

“杀死他们!”

“传的有鼻子有眼的。不少人都已经开始过去看了呢。”

滕青山、冀鸿、关绿三人相视一眼。

而且——

……

一股腥气弥漫过来,精瘦汉子还没反应过来,便感到全身剧痛,随后就没意识了。

跌在地上的他,陡然一挥手,近距离一道寒光刺向滕青山的胸膛。随即整个人双手一撑,嗖的一声,就要朝远处飞奔。

“是,都统。”一群人压低声音。

当天下午,滕青山、冀鸿、关绿他们带着人马进入火焰山,很快,滕青山、冀鸿、关绿他们悄然来到那峡谷所在。

手下留情?

“嗯?独臂?”滕青山一眼分辨出,那布衣汉子左臂空『荡』『荡』,明显是独臂。

顿时八十多号人都围过去,冀鸿取出一副卷轴:“这是黑火灵果、黑火灵根,你们都看清楚样子。”说着便展开卷轴。

贾梁之前被黑甲军众人气势震住,现在被滕青山这么一问,一时间怔怔站在原地。

“青山,今天竟然三个人挑战你!不过,看起来都很一般,被咱们这些黑甲军兄弟气势就震住了。真是不自量力啊。”滕青虎感慨道,滕青山也是哭笑不得,这天下间,自我感觉良好的人还真不少。

滕青山不由眉头一皱,的确,许多武者苦修十数年,就是为了一朝成名。

独臂男子饮了一杯酒,目光更加深沉。

“谁知道,他走的好,在这边,老子心里总是发『毛』!”

有一些隐世绝世强者的弟子出世,想要名传天下的!

徐阳郡,桦城的一座豪宅府邸内。

看着滕青山离去的背影,段侯笑的更灿烂:“靳涛?你不想我说?哼哼,我偏要传,要传的扬州,还有旁边的青州高手,也都赶过来。哈哈,大量高手云集,那样才热闹啊。”这段侯是唯恐天下不『乱』。

滕青山一回客栈,就立即召杜洪和滕青虎。

“你说什么?”滕青山眉头一皱,“黑火灵果,肯定是在赤鳞兽长大后,才成熟?”之前段侯没说这么详细。

“师伯祖。”关绿却开口道,“我看,我们还是早点去。不管那赤鳞兽能不能吃到黑火灵果,我们,抢的鳞甲都是黑『色』鳞甲。所以,我看我们早点去,最好,在赤鳞幼兽未成熟阶段,就宰杀了它!虽然鳞甲可能比成熟期略微差点,可至少,保证那赤鳞幼兽无法吃到黑火灵果!而且,成长到两丈高的赤鳞兽,也非常难对付!”

连《雏凤榜》都上不去,滕青山也就没兴致比了。

“先每人来一碗凉茶!”杜洪吩咐那小二。

心存热血,闯『荡』天下,进行生死磨砺的武者,有很多。

那些武者,最喜欢参加这些奇怪的事。

“老爷!”

吱呀一声,书房房门推开,诸葛元洪此刻已经起身,点燃了蜡烛。

灰袍男子点头急切道:“可孟田是《地榜》高手啊,他怎么被滕青山击败,还夺了兵器?兵器被夺,十有八九被杀了啊!”

臧锋、关绿两大年轻统领,诸葛云等人,可是,外界依旧认为归元宗后辈子弟不行。

虽然说滕青山的父母,不是归元宗弟子,不能算最信任的那种。

“轰!”妖兽瞬间化为一道红『色』幻影,窜向远处。

“二娃,快松开。”那金家族长连道,他将那孩童拖到一旁,其实是害怕滕青山不满而杀了这孩童。毕竟……武者当中,没有人『性』的也是有的。

如果人吃了呢?第四十六章 十八万斤巨力的可怕!

嗤嗤~~

滕青山冷然盯着他:“你若能杀我,就把你的手段拿出来,否则……明年今天,就是你这位《地榜》高手的祭日!”

“十面埋伏!”俊秀青年淡笑道。

吱呀!吱呀!

货车的车轮滚动着,行进在官道上,黑甲军军士额头上都出现了汗珠。

“青虎,你跟都统比?”旁边的杜洪笑道。

朱崇石笑着摇头:“这点温度算什么?在海外一些岛屿上,比这更热的,我都受过。青山兄弟,这一路上,辛苦你了。估计今天晚上,咱们就能过了徐阳郡地界,进入楚郡了。等到明天傍晚,就到地方了。”

那旌旗上四个大字,清晰的很。

“掌灯吧!”孟老淡然道。

滕青山杀死十余名弓箭手后,一脚踹飞旁边的房门,直接冲入二楼的一房间,而后整个人“蓬”的一声直接撞碎大窗户,跃入正在混战的广阔后院中。

如影随形枪法——五万斤巨力!

一出手就是五万斤巨力!

胆敢抢劫黑甲军押的货物、金银,就不可能放黑甲军的人活路,必须全部杀光。否则黑甲军来报复,就惨了。

只听得一阵重响,在马贼阵营前,竟然出现了一个个铁铸的玩意,足有半米高,那锋利的尖刺,对着奔跑过来的战马。

滕青山猛地一声暴喝,仿佛平地一声春雷,整个人速度猛地激增,竟然跃起。

他重重跌倒在地,心里还不敢相信。

“哼!”滕青山将这大当家朝旁边一扔,那大当家连退两三步才站稳。

徐阳郡非常的『乱』!

……

叁石客栈的后院内的一间屋子里。

被滕青山盯着,那大当家额头渗出了颗颗汗珠,这并非天气太热,而是他惊恐出的冷汗。经过刚才短暂的交手,大当家非常清楚眼前的黑甲军都统是何等可怕的一个高手:“都统大人,你,你要什么,尽管说?”

……

滕青山抓着两柄长刀,一张千年寒铁劲弓,金蚕丝背心,怀里揣着价值十几万两的金票银票以及一块景玉佛,便朝自己车队走去,同时淡漠喝道:“还不让你的人都给我让的远远的!”

“青山兄弟。”朱崇石向滕青山点头一笑,随即环顾周围,立即吩咐道,“将盾牌都收好,快点,都上马,出发!”随着一声令下,顿时车队又再度浩浩『荡』『荡』出发了。第三十七章 她是谁?

“等下次,我再回宜城,定会和杨城主你尽兴喝上一番。”滕青山笑道。

第二天晨练。

“青山兄弟,恭喜啊!”

按照归元宗规矩,对外收弟子,一般是十岁以下的。

“哥,从这里到楚郡,有近两千里路,路上危险很多,你得小心啊!”青雨在滕青山身旁,眼中满是不舍。

在东方,那便是最为浩瀚的东海。

之前天『色』还好,可突然狂风骤起,乌云密布,雷声轰鸣,紧接着就是暴雨!倾盆般的大雨,让赶路的车队苦不堪言。

“让开,都给我让开!”

嘴里喝骂着,一名精瘦的独眼男子正跑向不远处一座宅子里。

依旧一袭黑袍的冀鸿来到了宗主‘诸葛元洪’的书房外,刚走到门口,书房内便传来声音:“二师伯,进来吧。”

“朱童的老家,是在青湖岛的势力范围。什么事情,他的儿子,不请青湖岛帮忙,反而请咱们帮忙?”冀鸿疑『惑』道。

黑甲军军士们都开始冲洗重甲。

在接下来的日子,滕青山细心教导。因为对表哥的实力很了解,因材施教,滕青虎的实力进步,完全在滕青山的意料当中。

“是不好惹,这小子,当初十二岁,就敢毒杀一富商全家,连护卫都没留,手段贼很。我刚刚得到消息,那董延,跑到徐阳郡了!还加入了徐阳郡一个大帮派。”桂庆说道,“我有感觉……这个董延,你看着,十年之后,必定是我扬州一个风云人物!

这刘三爷笑容满面。

“呵呵,那我就不打扰了!”李二略微一欠身,随即便带着商行的人离去了。

“以表哥实力,应该接近一流武者。”滕青山暗道。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华丰城外铁连山矿区中,五十名伍长开始了比试。

终于,滕青虎成为新任的百夫长!

那柳天血祖师,好歹有两条腿,可他白崎就一条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