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快穿之角色的逆袭 > 第63章:以沫相濡

第63章:以沫相濡

快穿之角色的逆袭 | 作者:小意思和猫儿| 更新时间:2019-09-02

“果然是外强中干,竟然想要蒙蔽我而制造跑路的机会!”

其他修士此时纷纷色变,围聚在易峰千米之外,目不转睛地盯着易峰。

“就是那个大个子怪物的魂珠!”斩天当即指点道。

“这是什么?”斩天竟然比易峰还先发问。

扫量了二人一眼,任谷应是认出了易峰,眉头紧紧蹙在一起,还算客气地对魏阳道:“魏兄也来抢夺那极品灵器,也是,极品灵器谁不想要呢。”

天天与一群乞丐混迹在一起不说,还时不时被那些老奸巨猾的老乞丐欺骗,这让他这位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心中十分不爽。

看着对方,易峰甚至会有点自惭形愧的感觉,无论是相貌还是气质,对方都要远远超过自己。自己虽然实力不弱,但总是有点像个暴发户,与人家常年修炼,心境沉稳的修士比起来,在气息上要差劲点。而此人比起那有点娘们模样的越贤来,自然多了几分阳刚之气,更像个爷们。

也就在此时,两位麒麟兄弟也跟着出手了,他们几乎是在雷刺击中沙鼠妖的同时,也给了沙鼠妖两掌,顿时就将被捆神链束缚的沙鼠妖肉身崩溃。

但是,如果一路畅通的话,也要不了多久就能赶到,关键的是一路上绝对不可能畅通无阻,只可能是危机重重。也就在此时,易峰其实已经是不打算去神园的中央位置了,那里就算是有再好的宝贝,自己也得有实力去拿才行。

黑甲鬼灵在那一瞬间,心神恍惚了,而当他刚刚回神之际,斩天剑的攻击却是已经迫在眉睫,他甚至连强压下自己那翻涌的能量的时间都没有,就必须挥动手中的长矛神器与斩天剑硬拼一记,其结果就是斩天剑将那长矛险些击碎。

南宫雪琪的话语刚刚结束,在易峰将新一轮镇天诀打出,同时又驱使斩天剑攻击过去之时,从那鬼灵身上蓦然飞出一道红色霞光。

但是,天火玉净瓶里的火焰的扑势也当即顿住,黑水则是更加威猛地冲击过来。

而就在易峰揣摩之际,四位神界大陆主宰已经对两位不死主宰发动了攻击。

没有过去太久,易峰见到了一头长着翼骨的巨龙,奇怪的是,这头已经死去不知道多少岁月的翼龙,只有两条腿,与易峰以前见过的龙族很相似,就是多了对翅膀,少了两条腿。

恰好易峰丹田之中的那颗十系神灵之力的金丹轰然破碎,继而缓缓凝形,慢慢形成一个婴儿般的虚影,再由虚影凝为实质,向神婴进化。

可那战刀毕竟有灵,而且灵性十足,它被易峰强行压制了那么久,似乎感觉十分屈辱,虽然此时没有主人的能量支持,它依然膨胀起来,就像原本就蕴藏着无限的能量。

——————————————————————

那刚刚飞来,要对小黑发动雷霆一击的狮虎兽也疑惑了。以前他与小黑争斗数场,小黑即便是不敌也不会化为人形状态,狮虎兽也从来没有见过人形状态下的小黑。

而在那阵光辉闪过后,从八卦罗盘中央忽而射出一道金光直入半空方才停下。

易峰跟着郁闷地说道:“可那玉简之中并未说明投放材料的先后顺序,更没有说明注意事项,甚至连炼制何种仙丹都没有透露,要我如何炼制?”

这震吼自然是由斩天发出,虽然是针对女魔灵识的,却也让易峰脑袋一阵昏沉,灵魂都在剧烈颤抖着。这震吼其实就是灵魂攻击的一种体现,只是易峰不明白而已。这攻击不是针对易峰,还让易峰受到如此影响,那女魔岂会好受。

超级神兽的本命精魂,就像是清白女子的头发一般,虽然割舍一些并不会有什么损伤,但却是他们的尊严,而尊严却是不能割舍的。

两帮人面对面站着,都将自己的气势凝成一束,疯狂地压向对方,而对方则也是尽力抵挡,场中一时间却诡异地平静起来,大家都是高手,就算是气势对攻,却也在平静中进行,并未有什么飞沙走石、草木飙扬的情形。

易峰之所以没有去传送阵,就是因为他担心附近星球等待传送的修士会认出自己来,万一要是倒霉地碰到了谁,被缠住了岂会有好果子吃。

但是,事已至此,多想无益,倾尽全力一战,尽量抹杀易峰才是神君最想做的事情。

紫色的剑芒弯如半月,拉成弧状,也不管那神君是否到来,直接就闪耀出去。

易峰瞬时醒悟,那神符的攻击力太强,在仙界太过逆天,可那神符却不能规避仙界时空的限制,只能被时空所消化,化为无形,不能给易峰带来半分危害来。

易峰话还没有说完,这边易可儿手中已经是握着一杆雷枪杀了过去。

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修真界,可不像地球古时那般父母之命重如山,虽然大部分儿女还是很听父母之言,但也要看父母说的是对是错,而这个对与错完全靠儿女们自己判断。

易峰给了韩烟儿会心一笑,并未多言语。韩烟儿却是能够清楚地感受到易峰那笑容中的坚定,心中的委屈顿时少了几分,她相信易峰,相信自己的感觉。

——————————————

韩烟儿听到南宫雪琪说起易峰,不禁又想起与易峰有过的甜蜜事儿,脸色顿时一阵羞红,却是被南宫雪琪看在了眼里。

受伤的施展了天赋神通的巨猿化身与南宫老怪对上了暗黑祖神,两位巨猿分身依然对付光明祖神,易可儿与九魅狐妖对上了剑祖,小芙与小黑对上那位虚影祖神,易峰则是迎上了天机老头。

而这只是星辰法则的一种神通体现,接下来的一千年里,立身在这步台阶上,易峰可谓是见识了无数种星辰神通,他那深刻于灵魂记忆中的关于星辰之力的天典书页画面也渐渐由模糊变为清晰,直到最后完全消失。

麒麟兄弟与沙鼠妖自然可以看出易可儿、冷依依两女与易峰的关系,此时易峰要破禁,他们自然满口答应下来易峰的请求。

紧跟着,斩天剑倒飞而回,禁制也瞬时反击向易峰,一道道银色线路,宛如一条条毒蛇一般缠绕向易峰,被厚实的九系神灵之力挡在了外面。

没过多久,小芙又进了来,有点不爽地对九魅狐妖道:“九魅大人,你仗着强横的实力擅闯我族禁地,这就不说了,可你如此磨蹭下去,岂不是要把我族最为珍贵的东西消耗干净?”

易峰微微一怔,却是直截了当地说道:“放了吧,反正我们也不敢杀,就做个人情给剑宗吧。”易峰说的也是实话。

“呃……这个还用试吗?”易峰有点头大地说道。

而在另外一边的两位中期仙帝,自然是能够发现这边的变化,二人相视一眼,莫名惊颤,想也不想便是奋力震开对手,继而飞速逃窜。

不过,易峰此时却是摸着下巴,望着云邪消失的方向,脸上渐渐浮现笑意。

易峰只有金丹初期修为,又没有修炼过什么高级的敛息法诀,那女子一眼就将易峰看了通透。她奇怪地道:“你是我剑宗弟子?”

易峰刚刚经历大战,九系神灵之力虽然现在还算稳定,但纵然自己可以自保,冷依依又当如何保护呢?一旦战起,冷依依势必不能自保。

“走吧,去找烟儿与可儿。”

让六位主宰都万分惊讶的是,来人的相貌居然和带着四位巨猿分身的班德一般无二。

小芙的出场,引得一片瞩目,而那位站出来的修士却是道:“在下炎傲,请姑娘赐教!”言语十分客气,但表情之中却有几分不屑之意。

“呵呵,用你的龙珠。你引一点龙魂融入他的灵魂,他灵魂境界肯定会被提升,而且他也会当即醒来。你也不用担心他醒来后会对你怎么样,毕竟你的精血已经融入他的灵魂,他有任何不轨之意都会被你察觉。”斩天笑着解释道。

当易峰离开之后,那仙帝放声大笑一阵,随即脸色陡变,显得十分颓废。

不过,此次不同往日——

“呃……这倒不是,我确实是刚刚飞升不久,我之所以知道你师傅有条九爪神龙当坐骑,都是因为这个。”易峰说着,将那块被收藏已久几乎被遗忘掉的镇魂神符取了出来。

十系神灵之力的载体自爆,莫说是小莲了,估计就算是云空天尊活过来也无力阻止。

此时的祖神们以及天界所有强者,都不得不面对斩天剑与戮天枪,短时间内根本无法下界,可危险却在东辰天尊这边爆发。

东辰天尊不以为意,摆摆手说道:“不用你承我的情意,你现在根本没得选择,莫说你已经是重伤之躯,纵然你实力在巅峰时刻,你也得老实配合。”

易峰虽然一身功力因为筋脉没有完全恢复而不能调用,但也不惧这合体后期的银甲地龙王,毕竟他的灵识没有受到一分折损,以灵识就快要驱使魔宝战斗,更何况还有实力进步明显的小黑帮助。

片刻后,似乎又想到了什么,有点烦扰地道:“那小家伙与我还算有点缘分,可他留在仙界似乎也是个祸害,这仙界空间虽大,若是任由他闹腾下去,只怕是要不了多久就要变成一片废墟了。哎,我老人家好不容易找个清静的地方,我容易嘛我!那小家伙若是能够安全渡过此难,就也给我滚到神界去吧!”

易峰被召唤而来,虽然有召唤法术的保护,可他的伤势却加重了不少,此时又没有月牙玉帮助疗伤,在召唤法术结束后难免有点不好受,一边跌落当空,一边还口中连连**,丹田之中的能量中枢一直都在溃散,能量波动确实强烈了些。

也难怪斩天曾经说过,星辉大成后,便有了足以傲视修真界的实力。不过,那些强大到变态的散仙,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一旦他们拥有一件仙器,攻击力同样不逊色于星辉剑诀后期。易峰还没到修真界实力的真正顶端。

在修真界里,莫说是上品仙器了,即便是下品仙器也都十分罕见。因为就修真界的条件而言,根本不具备炼制上品仙器的条件,没有那么强大的炼器高手,即便是有人在炼器水平上到了如此程度,也没有那样的炼器材料。

这个大厅长宽都是百丈左右,没有门,四面强上却有着十分明显的禁制波动,看上去极其厉害,轻易是绝对不能触碰的。

在易峰看来,如果能够将时间魂珠与空间魂珠融合起来,那么将会让他在时空法则的修炼上取得至关重要的突破。

丹田与灵魂同时出现变故,稍有不慎,易峰将会死得很难看。

“竟是黑暗圣莲!还不止一朵!”斩天在易峰识海里奇异地低呼了一声。

“会不会是什么高手故意留给后人的?”易峰对斩天问道。

不过,不论是因为什么,既然人家动手了,易峰自然不会客气。易峰也懒得与之多浪费时间,直接就祭出了噬魂魔杖。

易峰无奈,只得将九系神灵之力外放,将自己三人完全包裹起来。

循着那股子剑意,易峰凝目望去,但见远方有一道虹光由远及近渐渐靠来。

易峰微微一笑,道:“此树虽好,但关乎整个神园的维系,我若取走,这神园必定会崩溃。说不得会因此而惹怒了某些强大的存在,得不偿失呀!”

有斩天的提醒,易峰倒是也能够适可而止,几息之间他的灵魂境界就猛涨到了大乘期,跟着便是苦痛的煎熬。

这父子二人也从不骄傲,平时在魔道之中甚为低调,也被魔道修士所敬重。

此番易峰来到戎武星,要找的就是这父子二人。

驻地依山而建,被一个覆盖广阔的仙阵包裹着,看上去仙气飘飘,格外出尘。

在高手数量上占有绝对优势,又有噬魂魔杖中无数鬼头帮助,两位仙君初期高手,如何能够抵挡得住,甚至在受伤之后,连败逃的机会都没有,最终被鬼头吞噬。“哥哥,其实是可儿让两位姐姐冲进来的。”易可儿见冷依依那般委屈,自然不会坐视不理,不会让冷依依为自己顶缸,故而站出来说道。

没有在山洞口处久留,易峰按照原定计划向山脚落去,渐渐看清楚了山脚的景象。

…………

这是什么原因?处处都有,却又处处都没有,就好像是存在于与自己平行的空间却被自己强大的魂力扑捉到了一般,又像是与自己位置相同,却不在一个年月里。

留下遗憾不是易峰的风格,故而他坚定的在这里等着,也分给了那位不死强者一些在幽冥死城掠夺来的精神力,并且示意它可以离开了。

“臭怪物,给我去死!”

易可儿又是一声娇喝,那雷枪顿时爆开,同时也爆开了那血兽的上半身。

这应该也是一关,可易峰虽然不怕,三女的实力能不能过关就不好说了。不过,三女之中,梦嫣仙子与冷依依都有极品神器,仗着极品神器的威力,应该不会有太大危险,而易可儿几乎就是不死的存在,易峰也不用太过忧心。

几位主宰早不见了身影,此时也不知道跑到何处大战去了。

九幽深渊有多大,没有谁能够说得清楚,这要到哪里去寻找几位主宰呢?

它能够听懂易峰的言语,似乎还保留不少生前的记忆。

而越过那个曾封印凶魔的星球继续向北,却是在几个星球上发现了战斗的痕迹。

话说到此处,易峰也算是明白了。那魔尊对此事已经是成竹在胸,布置无数,来人只怕是实力再强,这次也是必须要见魔尊一次了。

南宫姓氏,易峰倒是听闻过,而且还与南宫雪琪……

而一路上易峰也与斩天分析了两位麒麟与骨龙的心思,同时暗暗戒备着。

“这是什么存在?”易峰不禁惊声问了一句。

“好了,别装死了,我就那么可怕吗?”女魔见易峰已经缔结元婴半晌还闭着眼睛,放在膝盖上的手一直在发抖,不禁莞尔,对易峰道。

易峰想起自己储物戒指中,还有两朵黑暗圣莲,自己又已经缔结暗系灵根,剩下两朵给这女魔倒也无不可,索性认了:“取了,不过只有两朵了,仙子若是需要,在下这就给你。”

女魔听了易峰的解释,柳眉轻蹙,喃喃自语道:“怪不得她一直没有回去,看来是被高手重伤,连血灵镜都来不及收回,不知此时藏在何处养伤了。也该她有此一难,不然日后肯定还会有多少次不告而别。”金衣天尊此时也已经判断出十系神灵之力的强大来,知道不能如此任由对方攻击,但想要靠近对方近战,就会陷入对方那同样十分强大的领域之中,会让自己的速度受到极大限制。

再则,三位超级神兽来时,也根本没有带那么多仙晶与材料,甚至于连冷依依开出条件的十分之一都不足够。

易峰在一边盯着那三位超级神兽,细细一想也就释然,便是给冷依依使了个眼色。

确实,自己体内的筋脉都是刚刚被修复,一旦自己乱动,很有可能让孱弱的筋脉再次断裂,那种撕心裂肺的苦楚,他是实在不想再去尝试了。

本来如刘一川这样的高手,怎么也不会出现如此不堪的神色,但刘一川实力的涨幅比易峰还快,其见识并不多,其心境更是同期修士中最差的。若不是有混沌剑灵帮助,他就算是可以不断提升功力,恐怕早在天劫之下灰飞烟灭。

“可那剑宗的修士,怕是百年之内就能恢复,若是他与刘一川联手的话,只怕是鬼灵难以抵挡。”南宫雪琪不无忧虑地说道。

“父王也太抬举他了吧?”南宫雪琪似乎很不服气地反问道。

*****

以寰宇天晶为中心的百丈方圆内,空间无比稳定,纵然是祖神发动的攻击进入其中,一样不能让空间有丝毫涟漪,奇怪的是,那片空间里也似被封锁了一般,神通法术进入其中当即被化为无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