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快穿之角色的逆袭 > 第61章:贞下起元

第61章:贞下起元

快穿之角色的逆袭 | 作者:小意思和猫儿| 更新时间:2019-09-02

“王兄,真的是他拦了梦儿的马车,威胁梦儿,想要杀梦儿的,难道你不帮梦儿,还要帮一个外人吗?”夜如梦再次不死地说道,随即指向身边的侍卫与宫女,急声道,“不信王兄可以问问他们。”

慎思之下,她还是决定正面面对,只希望夜无痕并没有认出依琴,夜无痕刚刚似乎并没有望向依琴。而且自始直终也没有任何异样的情绪。

“父皇,皇爹爹突然召集我们到底有什么事?”皇上出了房间,恰恰遇到了刚刚走过来的二皇子,二皇子也是一脸奇怪的问道。

像这样的表演,他还第一次看到,要说,整个表演怎么着也要半个时辰,结果,硬是只有两刻的时间便完成了。

“我不想违抗皇上的命令,但是若让我嫁他,我绝不答应,若是皇上想要因此而处置我,那就请便吧。”凤忆希微微的仰起头,一脸凛然地说道,她此刻宁愿褃皇上惩罚,都不会答应嫁他。

虽然此刻岚儿可能会伤心,但是也好过一辈子的纠缠。

“皇兄,你会好好考虑这件事的。”只是,没有想到,蓝岚微微思索了一下,却做出了如此的回道,虽然,她此刻的声音中,似乎有着几分缥缈,但是,却也算是答应了他的提议。

第二天,上官云端醒来时,天色已经大亮,那透气房间的阳光,微微有些剌目,她慢慢的睁开眸子,只是,映入她的眸子的却是他那张完美的无懈可求击的面容。

众人纷纷一愣,这种赌注,也太过轻松了,跟没有赌注也没什么差别呀。

“小的不敢欺瞒皇上,的确有那么多。”那管家再次低声回道。

就算在房间里没有发现任何的异样,他仍就不能完全的相信,她就是南宫雪,所以,他要两手准备,以防万一。

“王妃,我家老爷他们?”有位夫人担心着自己的夫君,忍不住问道。神情间更是掩饰不住的担心。

“是刚刚王妃说的,说王爷与那些朝中大臣都进了宫了,若是他们在这个时候进了宫,只怕。”丞相夫人再次一脸担心地说道,她虽然只是一个女人,不太懂那些朝中的事情,但是却也明白此刻事情的严重性。

而只是算了前面的几个,他就已经有了些许的时间,只怕比她刚刚写出答案的时间多了两倍。

只是,众人再次望向凤阑绝手中那张满了数字的纸时,却再次彻底的惊住,若真是如绝王所说,那些数字相加,那是多么复杂呀,特别是越到后面,那么多的数字相加,那个傻女人怎么可能会那么快就写出了答案?

但是,他知道,这些年来雨儿跟霜儿其实经常欺负她,特别是他不在府中的时候,所以如今看到雨儿这般尽心尽力的为云儿做嫁衣,他是真的很欣慰。

淡淡的声音中,并没有太多的恳求之意,但是却隐着几分着急。

不是南宫逸,难道是南宫小姐?

不过,那个过道就如同一般的凉庭一样,并没有太多的异常呀。

而为了掩饰他们真正的关系,他便对外宣称,她是他的女人。

是他让这一切结束的,是他让他们之间所有的一切都结束了的,他现在竟然是副狠不得吃了她的样子,似乎这一切,都是她的错似的。

她的掩饰可以骗的过其它的人,但是却骗不过他。

“恩,好喝,真的很好喝。”上官云端却仍就笑的一脸的天真,还微微的砸了一下嘴巴,略带享受般的说道。

“好喝,真好喝。”上官云端却还在慢慢的喝着那壶茶,仍就忍不住的称赞道。

平时,她们之间的争斗,他可以睁只眼,闭只眼,算了,但是今天竟然用这种毒,而且还是给贵妃与王爷。

她用尽了所有的力气,手都动不得丝毫,而她张大了嘴巴,伸长了脖子,却仍就喊不出一个字来。

记忆深处,竟然闪过一个印象,当年,当娘亲将那链子戴在她的手上,曾经对她说过,要她好好的戴着,不能轻易的摘下来。

随即便听到李妈向着柜子边上走来,然后快速的将那柜子打开,然后便听到李妈略带兴奋的喊道,“就是它了。”

上官云端听到她的话,心中暗惊,原来她记忆深处的片刻是真的,娘亲也曾经那么跟她说过,只是,她并不知道还有另一根链子。

“丞相不必担心,这些人并非进宫行刺的,本太皇与皇上都没事。”太上皇的眸子微微的眯了眯,沉声说道。

老夫人慢慢的走了过来,望向一脸浓妆的上官云端,眉头紧蹙,不是已经不傻了吗?怎么还化成这个样子?

“奶奶,这种事又不是雨儿说了算的。”上官凌雨红唇微翘,故意的娇嗔,一脸的羞涩,但是双眸中,却是带着几分明显的得意与兴奋……

“才刚刚被休了,竟然敢来参加绝王的选亲,她是想嫁人想疯了吗,只是,绝王是何等尊贵,何等优秀的人,她来参加选亲,简直是对绝王的侮辱呀。”还有更毒的。

叶寒再次的愕然了,这个女人到底是怎么想的?她的脑子到底正不正常呀。

呃,上官云端愕然,这个男人也太霸道了吧,连个称呼都要专用?!那她是不是应该感到十分的荣幸呢?

而她的那声绝,更是让他的心猛然的一沉,何时,她与凤阑绝之间竟然已经亲密到这种程度,竟然亲切的喊他绝。

凤阑绝若是现在去了皇宫,肯定会带着那些大臣去见太上皇,太上皇的摄魂术本来就快要过效了,如今再见到凤阑绝,只怕。

不,他不甘心,不甘心,他也知道,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他失去的,不仅仅是那皇位,只怕连他性命都难保。

不管怎么样,他都要再拼一把,不拼,他便注定了是死路一条,若是再拼一把,若是会有一线机会。

守在外面的侍卫,看到凤阑锐时,似乎微愣了一下,但是却随即快速的向前,拦住了他。

他的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再次说道,“当时,本王根本就没有怀疑到你的身上,只是,本王却发现他。”凤阑绝的话语再次的顿住。

夜无痕双眸微闪,突然的站起身来,闪到了秦思柔的面前,快速的抱起了她,沉声吩咐道,“请太医。”

“傲儿,你就这么放过了他们,这怎么可能/?”只是老夫人却是一脸不满的抗议。

但是,她现在真的耽搁不的,而且,他的救命之恩,她有机会肯定会报的。

第一张画像,正是昨天被害的那位女子,李玉自然认的,当他望向那画像时,脸色明显的变了一下,毕竟是做了亏心事。

上官云端微怔,他说一切正常?难道说,连叶寒都没有发觉任何的异样,都认定她是真的怀孕了?

果然,皇后听到他的话,微愣了一下,不过,却随即再次笑道,“呵呵,那是自然,若是他不赶回来,本宫这个做母后的都不会放过他。”

就像她此刻的假怀孕,博太医不是就没有查出来吗?

“这。”皇上似乎更加的为难,微微的叹气,望向上官傲天,欲言又止。

“皇上说过,天下犯法,与民同罪。”丞相看到皇上的犹豫,再次急声说道。

上官云端的身子再次的缩起,似乎还微微的带着几分轻颤,那几个女人望向她时,嘲讽中更多了几分得意,随即纷纷找了位子坐下,如同她们才是这儿的主人。

顿时,整个城门外,变的格处的寂静,一时间,谁都没有说话,所有的百姓,都被上官云端给折服了。

这古代,一个女人嫁了就是一辈子的事,很少会出现二嫁的情况,更何况,再嫁的还是一个王爷。

“绝,好久没见了。”她的脚步轻迈,再次的向着凤阑绝走来,微微带笑的声音,仍就是她那独有的轻柔,那种可以让人酥软的轻柔。

上官云端微愣,她倒是没有想到凤阑绝会当众这般的威胁蓝岚,毕竟,她可是凤阑绝的师傅的女儿。

“怎么会有这么多的百姓来捐款。”凤阑绝显然不想让话题围绕着蓝岚转,再次望向那些百姓,略带疑惑的问道,对于这件事,他是真的很惊讶。

这几天,她一直在忙着希儿的事情,凤阑绝也一直在处理她中毒的那件事,所以,她跟凤阑绝除了每天早上去给太上皇请安,陪陪太上皇外,其它的时间,她都没有进宫。

“既然王妃是来看皇后的,我们拦着也没道理。”

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再次补充道,“总管还说,若是发现有人随便出去,就处死。”

“恩,好。”凤忆希连连的应着,声音中也带着明显的担心,“不知道母后那边有没有事?”

只是,她说出这些话时,再看到两人身上穿着的宫女的衣服时,便也已经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再次沉声道,“你们看,他们连你们也拦,若真是太上皇想要立绝儿为皇上,怎么可能会让人拦着你们呢?”

“是,所有的人都进宫了,就连很少出面的三王爷也进宫了。”皇后微愣了一下,却随即快速的解释着。

皇后愣住,眉头微微的蹙起,思索了片刻后,才低声说道,“也没有看到其它的人,就是平时的那些下人。”

难道说,事情太过严重。

太上皇的唇仍就轻颤着,似乎有些控制不住般,想要再次的开口,只是,唇动了几下,却并没有再说什么。

想到那种可能,她的心中竟然有着一种莫名的害怕与心疼。

上官云端并没有理会他们,一双眸子仍就直直地望着太上皇,心中更多了几分疼,而刚刚被太上皇握着的手,因着他的垂下也跟着落下,似乎她的手,仍就与太上皇握在一起,她此刻一时间,竟然有些不想这样分开。

但是,那些大臣们此刻听到他这样的话,却都是纷纷的惊住,这个时候他说出这样的话,若是皇上同意了他的提议,那便表示,他以后在朝中,便没有了地位,便如同永远的放了他的假,他以后就可以天天在家陪着他的王妃了。

一行人,很快到了郊外,上官云端看到前面的景色,快速的飞跑了过去,看到面前山水环绕的美丽的景色,不由的一脸陶醉地说道,“好美呀,真的好美呀。”在现代,可是很难看到这般天然的景色了。

虽然她只见过丞相大人几次,但是却可以肯定,丞相大人绝对是一个十分精明的人,为何会在这个时候,来请凤阑绝呢?

可见,那跟踪他们的人,轻功个个都十分的了得。

只是,没有想到,却偏偏在这个时候,有人忍不住给上官云端下了那种毒,才让凤阑锐暴露了。

凤阑绝微愣,双眸也不由微微的愿睁,突然的揽起上官云端,急急的向外走去,一边走,一边急声道,“走,去叶寒那儿看看。”

他研究的太过专注,竟然连凤阑绝跟上官云端进来,都没查觉。

他的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却并没有等凤阑绝与上官云端开口,便再次说道,“你们自便,我先走了。”

“皇上,属下有要事禀报。”而恰恰在此时,外面突然传来了一声略带着急的声音。

只是,她们两人再望向那丫头时,却是纷纷的惊住,只见那丫头此刻正躺在地上,脸色发黑,连那唇角都成了黑的,唇角还渗出些许的黑血,已经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了。

让它处于待发的状态,所以,刚刚那人,不用靠近这个密室,就可以在远处将那丫头杀死。

一时间就是想换,也找不到这么合适的衣服呀。

上官云端语气,是呀,这个还需要问吗,一个宫女,在这皇宫,还能奉谁的命令。

众人纷纷错愕,众人都已经到齐了,皇上与皇后都已经到了,就连夜无痕都已经到了,就独独少了那个绝王了。

“不因为她是我的亲生女儿,我才这么做。”二夫人的脸色微沉,仍就是一脸的坚持,若是让她再重新选择一次,她还会这么做。

上官云端的话微微的停了一下,望向她的眸子中似乎更多了几分笑意,再次轻声说道,“到时候,你的下场绝对会比上官凌雨更惨。”

“好了,不要再说了。”凤阑绝却是快速的打断了她的话,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还沉声解释道,“成亲的日子,可以再延缓几天,这事,本王会跟父皇与母后说的。”

虽然上官凌雨已经死了,但是二夫人与那个上官凌霜却是不能不防,而且接下来云端肯定会查她娘亲的事情,这事肯定与二夫人有关,二夫人肯定会想法阻止,所以,云端现在是最危险的时候,他不能离开。

南宫雪倒是反应的快,向前恭敬的行了礼,然后才慢慢的抬眸,望向凤阑绝。

到底是?还是不是?

她明明给上官云端下了毒的,而且还是同时下了几种毒,当凤阑绝找到上官云端的房间的时候,只怕她都快要无法呼吸了,所以,凤阑绝根本就不可能找到她的藏身之地,根本就不可能发现她,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看来,上官凌雨此刻还是有着几分理智的,就是一心想要激怒夜无痕,让夜无痕杀了她,所以是越骂越难听。

她的话语微微的一顿,一双眸子突然的转向上官云端,一只手,也恨恨的指向上官云端,狠声道,“一定是她,一定是这个恶毒的女人毁了姐姐的脸,奶奶,一定不能放过毁了姐姐的脸的人,一定要替姐姐报仇。”

今天,说什么,他都不会放过上官凌雨……

但是,众人却也都明白,就算是是夜无痕做的,却也是因为上官云端,所以,她们心中恨的仍就上官云端。

“你,本来就是你做错了。你竟然还怪到傲儿的头上,傲儿说的对,你就不应该偷偷的让人教雨儿武功。”老夫人望向二夫人时也是一脸的愤怒,在这种情况下,她可是绝对的维护自己的儿子的。

想到此处,她的心中更多了几分害怕,不过,却随即暗暗的安慰自己,怕什么,都过去那么多年了,那个贱人都已经死了,要查也查不清楚了,她还有什么好怕的。

出了将军府,上官云端看到准时出现的花轿时,微愣了一下,只是,认出迎亲队伍中几个俨然是皇宫中的人,便不难猜出是谁的安排了。

众人听到她的话,纷纷的愣住,随即都是一脸同情的望向轿子,这上官小姐还真是傻到家了,人家王爷明显的不想娶她,她还真会自欺欺人。

上官云端在心中将夜无痕的十八代祖宗都问侯了个遍。

她的话,再次让众人错愕,这白痴小姐脑袋中到底装的什么,竟然还幻想着王爷去接她?!

上官云端的唇角却是微微的扯出一丝轻笑,她就是要她回去告状。

不过,丞相大人还是一字一字依着上官云端背的速度认真的看着。

只是,被这么一打扰,只怕原本记着的,也忘记了,还怎么背呀,心中都暗暗猜想着,这蓝城的公主是不是故意的?

此刻,所有人的眸子都直直地望着上官云端,专注的听着上官云端的背诵,此刻比试的结果已经出来的,众人只是想要知道,上官云端到底能够背出多少?

“好。说的好。”凤阑绝也突然的开口说好,甚至重重的拍着手掌。

看来,那人的目的不仅仅是他,还有云端,所以,他更要把云端带在身边。

“哈哈哈。”凤阑绝突然的放声大笑,那笑声没有丝毫的掩饰,极为的爽朗,极为的开心,一直传出很远,很远。

凤阑绝微微失笑,她想要超过他,只怕是不太可能,这整个天下,武功能超过他的也没有几人,而且,他可是从小就开始学武,她都这么大了,学起来就会更难,更辛苦,能够懂的几招防身的功夫就不错的,还想超过他。

步子很慢,带着几分小心,可能是怕茶撒了,只是,上官云端突然发觉,月儿的步子中有着几分大家小姐的幽。

所以,这茶,她肯定不会喝。

“小姐,我,我是月儿呀,你,你这是怎么了?”她却仍就不承认,还做着最后的挣扎。

她并没有用她的东西,怎么会中了她的毒?“哼,怎么,很疑惑对不对?我不防告诉你,我这衣服上沾了毒,只要我走进这房间,不管你用不用我的东西,你都会中毒,我易容成月儿的样子,想要进这房间,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你中毒,那也是必然的。”上官凌雨一字一字冷冷的解释着,更是为自己的计划沾沾自喜。“那杯茶只是为了更保险一点,但是没有想到,竟然会被你识破了,不过也无所谓了,也不怕被人知道。”

“这个不用你担心,这一切,我都已经计划好了。”上官凌雨一脸得意的轻笑,一双眸子慢慢的扫过上官云端身上的嫁衣,唇角扯出几分异样的怪笑,“你以为,我真的那么好心,为你做嫁衣,你知不知道,为了做这件嫁衣,我两天两夜没有合眼,不过,值了。”

“绝儿,你回来了?”皇上看到凤阑绝微愣了一下,低声说道,只是声音中,似乎有着几分异样的情绪。

太上皇此刻的眼神,似乎是以前见过云端一样,而且似乎有着一种让人看不透的感觉。

特别是他此刻唇角那丝轻笑,更是让人有着千万的不解。

似乎一时间有些无法接受太上皇离开的消息。

众人都以为,她是吓傻了。

“呃?”上官云端语结,这人说话怎么这么冲呀。

这个女人,竟然还敢跟他顶嘴。

突然想起了,刚刚皇上提到茶壶,他想查看清楚时,却并没有发现茶壶,原来是被她回来了。

心中气她,恼她,却又不能真的把她怎么样?

他有时候,是真的想不明白这个女人的脑子里装的是什么,难道他表现的还不够真诚吗?

她也知道,为了这次的选亲,他已经在京城耽搁了太长时间。身为一国王爷,总不能为了她这么耗着。

而刚刚在皇宫中,他更是不让她有任何脱身的机会。

难道,他一开始认准的就是这个位子?

而夜无痕此刻的意思,明显的是想让她回去,而且还给足了她面子,似乎根本就没有休书那回事。

只要能够当上绝王的王妃,就算那个女人是夜无痕的王妃,也是无法跟她相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