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快穿之角色的逆袭 > 第60章:孜孜汲汲

第60章:孜孜汲汲

快穿之角色的逆袭 | 作者:小意思和猫儿| 更新时间:2019-09-02

当时,他并没有发现任何的异样呀?

她倒是想要知道,那里面坐的到底是什么人?

孟千寻微眯的眸子隐过几分冷意,看来,这大将军平时的确是太过无法无天了,要不然,他的家人也不敢这样,看来,今天这件事情,不好好处理一下,以后,这样的事情,听怕还会发生。

孟千寻听到李灵儿的话,再看到北尊大帝的反应,便隐隐的猜到,在这之前,花断尘肯定是把这衣角给他们看过了。

“爹爹,那个孩子最后怎么样了?”只是小宝儿一脸紧张的望着他,急声催促着。

真的不想让她太辛苦,但是现在,他又不能光明正大的帮她,所以,只能劝她不要太过认真,不要让自己太辛苦。

果然,片刻后,房间里便猛然的传来女子的声音,“是谁?”

试探中,更有着太多的错愕,或者是隐隐的有着几分怀疑,毕竟这个时间,李逸风进宫,然后来找她,的确是太让她惊愕了。

而如今李老夫人已经六十岁的人了,的确是不能太操心了。

“那么月教主可有什么证据?”孟千寻暗暗的呼了一口气,然后转向月无双,淡淡地问道,她倒要看看这个男人会整出什么假证据来。

夜无绝的眸子微微的眯起,这些,他自然想到了,所以,他现在也有些怀疑,可能是夜无恒对父皇下了毒手。

“你?”蓝宁辰双眸猛然的眯起,死死的盯着孟冰,完全就是一副要将她吃下肚子的样子,而他的一双手,也是不断的收紧,狠狠的带着几分残忍,狠不得,此刻被他抓在手里的正是孟冰,狠不得直接的将她捏碎。这个女人,竟然这般的拿他跟李逸风相比,不,不是相对,而是拿李逸风来打击他,她这意思已经很明显,就是说他不如李逸风。

那样子,倒真的有些亲密,不过,李逸风很清楚孟冰的心思,自然不可能会在这个时候,拆了她的台。

如此一来,便也足以说明,他对于这件事情,丝毫都不在意。

而她努力了那么久,表哥还没有明确的表示要娶她。

“你有没有想过,若是你这么做,那么冰儿会怎么想?而且,到时候,肯定所有的人都知道了,那时候,冰儿岂不是更加的难看。”

只是,这跟参加招亲的事情,似乎也没有什么关系呀。

毕竟,逸风是他的弟弟,他是了解他的,他对梦小姐的感情很深,不可能那以快忘记,更不可能那么快爱是别的女子。

“啊,小心呀。”有的宫女甚至急的惊呼出声,这花公子竟然从背后偷袭真是太可恶了。

妩媚的男人知道毒已经慢慢的散去,花断尘可能很快就会醒过来了。

不过,对于刚刚发生的事情,他显然是没有记忆的,或者应该说,他根本就不知道他自己刚刚做了什么、

只有花断尘知道,那个男人不简单的,这件事情,他绝对不会善罢甘休,他一定要查出,到底是谁害他的,他一定要报这个仇。

他在心中还是暗暗的祈祷着最好不要是她,不要是她。

她记的,当她第一次跟着孟冰进宫的时候,就是现在的这副容貌,当时,除了夜无绝跟李逸风,并没有知道,她就是梦家的五小姐。

那么,他的动机到底是什么?

“皇上,那尸体就是在梦小姐的房间的后面发现的,而且,体型与身高又是极像,还有一点就是,依腐烂的情况来看,那尸体应该差不多刚好两个多的时间。”花断尘听到李灵儿如此说,心中暗暗有些担心。

花断尘微愣了一下,他的两只手此刻都在控制着孟千寻,一只手,紧紧的揽着她的腰,另一只手扣着她的咽喉,哪还有手去拿那圣旨呀。

花断尘的眸子微沉,脸上明显的多了几分不满,狠声道,“这是写的什么圣旨,根本就看不清楚。”

花断尘的眸子微眯,但是,看北尊大帝那一脸痛苦的样子,又似乎不像是装的。而且,他也知道北尊大帝的病是受不了刺激的,此刻,这样的事情,也的确极有可能会刺激到北尊大帝。

他极力的让自己冷静下来后,这才慢慢的伸出手,搭向皇上的手腕,只是,心中却是微微的一怔。

但是,此刻,她真的有了一种生不如死的绝望天凤霸业。

他的眸子望向李逸风时,微微的多了几分歉意,今天,他实在是帮不了他了。

所以,他便被传的越来越神秘,越来越厉害,但是,他真正的武功如何,谁也不知道。

那种感觉,让的身子随即下意识的绷紧,所以并没有急时的回答夜无绝的问题邪皇霸宠:妖孽狂妃全文阅读。

其实,他心中很明白,这件事情,只能那么做,不那么做,现在的北尊王朝定然会面临着巨大的危险,她毕竟是北尊王朝的公主,如今北尊王朝的皇上又病重,将这北尊王朝的重任交给了她。

不敢相信,她会对他说出这样的话来。

这一次,她说的更加的明显的,不再丝毫的掩饰,也没有丝毫的犹豫,她觉的,感情的事情,爱了就是爱了,根本就没有必要去掩饰。

“那是当然。”孟千寻还毫不谦虚的应着,那就理所更叫一个理所当然,当人不让。

或者,现在,在他的那心中那一切都不重要了。

花断尘仍就沉默不语,只是更加的加快了速度。

李老夫人是真的担心他的身体,他身上的伤,本来就还没完全的好。

她很清楚,那对于风儿而言,会是那么的痛。

他貌似没有说错什么话呀。

他是何等精明之人,那双眼睛,更是经过了千锤百炼的,那怕是有一点的细微的神情变化,都不会逃过他的眼睛。

所以,应该不会泄露出太多的情绪,所以,他才眼睛一眨不眨的注意着李逸风的神情的变化。

“你这小子,就是什么态度,你明明说好了,很快就会娶人家的,你这是想反悔怎么着?”李老爷子一听他这么说,立刻急了,这好不容易有了点消息。

没有查清楚的事情,是绝对不会乱说的。

这招亲大选的事情还没有结束了,他怎么可能去进宫提亲呀。

不过,众人惊愕过后,却又不得不默认,正如北尊大帝所言,孟千寻的确有着那样的能力。

自皇上醒来后,她的眸子就一直望着北尊大帝,似乎北尊大帝说的什么,她都并没有听进去。

孟千寻对上北尊大帝望过来的眸子,再看到娘亲的神情,心中微痛。

不管有多么困难,她都必须接下。谁让她是他的女儿。

雪太医的此刻却是惊的下巴都快要掉了,他是怎么都没有想到,皇上会提出这样的建议,他更不觉的,一个女人可以打理好一个国家。

更何况,这个公主还是刚刚才找回来的,对于北尊王朝的事情,可以说是一点都不了解,她又怎么可能会处理好北尊王朝的事情呢?

“父皇不必担心,女儿竟然答应了,这一定会尽力的做好。”孟千寻明白他的心思,她知道,他一直都是极为的护短,也一直都是十分的维护家人的。

只是,这病来的太过突然了,她以前的时候,竟然一点都没有发觉。

丞相大人不由的暗暗的叹了一口气,这件事情,只怕有些悬呢。

“明城一带,连续三年干旱,几乎是颗粒无收,明城的百姓已经饿死大半,而且因为百姓太过饥饿,经常发生哄抢事件,而且最近甚至出现很多叛乱的事情,再这样下去,只怕很难镇压。”大将军望向孟千寻,沉声说道,说话间,那神情中明显的带着几分阴冷。

大将军的身子微微的一僵,脸色微变,眸子中快速的隐过几分惊愕,他都没有想到,这个小丫头竟然一针见血的指出了事情的根本。

而且,像那样的情形下,也都知道是一个敛财的好机会,贪婪之心,人皆有知,那么好的机会,谁都不会放过,更何况明城已经连续干旱了几年,那些地方的官员一个个胆子也是越来越大,自然也是越来越贪了,百姓自然不更苦了。

他本来就是那般冷情之人,而且,她也并不是那种贪慕虚荣之人,所以,也从来没有在意过,她一直以为,只要两个人真心相爱就好。

但是,除了他送的,她一律不会要。

他的话一出,站在窗下的男人的身影似乎明显的僵了一下,隐隐的,感觉到从他的周身散发出一股骇人的危险。

“多话,还不出去。”白容的脸色微变,隐隐的多了几分懊恼,万万没有想到,那个侍卫不但没有听从他的命令立刻出去,还说出这样的话来。

那时候,他的心中便忍不住的担心,若是今天换了其它的男人,那怕就是皇浦拓,他都不会有丝毫的担心。

孟千寻听到他的话,看到他的东西时,微惊了一下,想要再阻止他已经来不及了,看到他拿起那些字挑,看着,不由的再次的暗暗的叹了一口气。

像夜无绝这样的醋缸,看了不生气才怪呢?

有着惊讶,却更有着欣喜。

他这话又是从何说起的?

孟千寻彻底的无语,差点被自己的口中水呛道,天呢,他这话又是从何说起呀?

她不想跟他之间再有任何的关系,不过,他现在是在为北尊王朝做事,那件事情又是造福百姓的事情。

那怕上次再次的在皇宫中遇到了她,他都没有想过解释过。

“哈、、、”孟千寻不由的失笑出声,原本这就是他误会的原因,就因为她抽了三万的士兵去修筑渠道,所以,他以为,她是在刻意的帮他。

不会是这样也让他误会吧?

而且,他貌似应该没有报名参加吧?

他说什么?说她招亲是为了他?

何谓锈刻,孟千寻还真是有些不太懂,总感觉到这像是女孩子的事情,不过夜无绝既然提出比试这个,肯定是有原因的,而且,他也是经过了调查的,肯定是有十分的把握的。

“公主饶命,公主饶命。”两个宫女一听到刘公公的话,顿时惊住,连连跪在地上,轻颤的着喊着饶命,身体更是因为害怕而微微的轻颤。

“本公主的旨意,够清楚吗?”不跳字。她的眸子再次快速的望过众人,严厉的声音更多了几分威严。

而且,他此刻提到了危害军队,这性质似乎更严重了。

大将军更是气急,平时这些人一个个都围着他转,说的比唱的都好听,但是这关键时刻,却是一个个都成了缩头乌龟,连句话都不敢说了。

心中多了些许的疑惑,但是脚下的步子却并没有停,快速的走出了院子,但是却仍就没有看到夜无绝的影子。

“怎么回事?皇兄到底是怎么回事?”孟冰也看到他的神情有些不对,向来性急的她,自然是忍不住了,而她的声音中更是无法掩饰的担心。

“所以,朝中的事情,皇上还是暂时让人来处理吧?”李灵儿的声音仍就是那般的轻缓,平淡,让人听不出丝毫的异样。

而孟冰听到雪太医的话,身子却是再次的僵滞,脸色也是瞬间的变了,听雪太医这意思,那岂不是皇兄随时都会有危险?

“好了,好了,都退了吧。”北尊大帝微微的蹙眉,示意众人退朝。

“好了,父皇先去休息吧。”孟千寻看到他那难受的样子,实在是不忍心,声音中也多了几分担心。

说出此话时,他的声音中明显的多了几分沉重,脸上也隐过几分伤痛,似乎有着太多的不舍,有着太多的心疼。

“爹爹,宝儿真的是你的女儿,刚刚爹爹是想给爹爹一个惊喜,所以才没有告诉爹爹的,宝儿不是故意的骗爹爹的。”宝丫头微微向前,拉住夜无绝的手,小嘴微微的嘟起,略带撒娇地说道,“爹爹不要生宝儿的气了。”

宝儿被他抱着,也是一脸的欣喜,她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到自己的父亲,第一次被父亲抱着,这种感觉真的很好,很幸福。

不是她非要逼他,而是他做出的这样的决定,实在让她无法忍受。

孟千寻望向北尊大帝,看到他此刻似乎咳的上气不接下气,还真不知道,他此刻是装的,还是真的生病了。

太医的手搭在皇上的手腕处,脸色却是越来越凝重,众人的心便也跟着不断的提起。

又过了片刻,那个太医终于直起身子,只是,脸色却十分的沉重,微微的抬眸,望了皇上一眼后,唇角微动了一下,却又欲言又止。

这意思,连起来,她也看懂了,但是,她却觉的,自己应该没有看懂,肯定是看错了,理解错了都市堕天使。

只是,走到马车前时,却只看到他们的马车,并没有看到皇兄的马车。

除非父亲能够顺利的解决这件事情,否则,这件事情,绝对没完。

孟千寻突然感觉到,这一切,分明都是北尊大帝算计好了的。

“我这是考验他们。”北尊大帝此刻的脸上却是多了几分认真,因为他这些年所承受的一切,他对这件事情特别的坚持。

小宝儿微微斜了一下脑袋,认真的望着夜无绝,似乎在很认真的思索着。

因为,面前的他,跟娘亲形容的爹爹是一模一样的。

这个小丫头,怎么会?怎么会一下子就猜中了是他?

对小丫头是真的一无所知,但是看到小丫头那一脸的兴奋,又不想让她失望,便略带试探的问道。

“小丫头,你怎么能够随便带陌生的男人去见你的娘亲。”夜无绝虽然觉的这丫头的话太过惊世骇俗了,但是还是忍不住的想劝道,因为,不管这小丫头做什么,似乎都能够挑动他的心,让他忍不住的喜欢,忍不住的想跟他说话。

夜无绝微微一怔,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不由的问道,“小丫头,那你的爹爹呢,你带我去你的娘亲,你爹爹可是会生气的。”

“那我来宝儿一个问题,宝儿能回答我吗?”不跳字。夜无绝微微的呼了一口气,隐隐的感觉到呼吸似乎一下子变的有些急促,那话语中也带着几分小心。

“宝儿的娘亲叫什么?”夜无绝微顿了一下,还是终于问出了口,虽然宝儿的年纪有些不符合,但是,他就是莫名的有着那么一种冲动。

明明知道年龄上看着不符合,他还是想知道。

不过,他真的很想在这之前能够得到一个确切的答案,这小丫头这么聪明,肯定知道她的娘亲的姓名。

不远处,一位一身白衣的男人微微的顿住了脚步。

“尊主,要去北尊王朝吗?”不跳字。护卫见主子望了过去,似乎是有兴趣了,再次小声的问道。

“呵呵、、、”二皇子却只是淡淡的一笑,并没有说去,也没有说不去,只是那双眸子中更多了几分深邃。

夜无绝的眉头微微的蹙起,神情间多了几分疑惑,这跟有没有正妃有什么关系,他们这是什么意思,是要去北尊王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