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快穿之角色的逆袭 > 第53章:成事不说

第53章:成事不说

快穿之角色的逆袭 | 作者:小意思和猫儿| 更新时间:2019-09-02

到底哪里出了错,怎么事情和他们计划的不一样?

灰衣人知道自己逃不走了,眼中闪过一抹狠绝,双眼一闭,用力一咬……

南陵皇帝身边有一个出自王家的女官,这个女官被南陵皇帝保护得极好,平时根本没有人注意到她,甚至连她的出身亦不知。

就算能嫁她也不会嫁,不过这话没有必要和蓝九卿说。

第二天,当第一缕阳光洒向大地时,失血过多的凤轻尘还没有醒,可凤轻尘被刺客刺伤,生死不明的消息,却传遍了整个皇城。

好在,萌宝没有让他们失望。

凤轻尘忍不住为敏夫人的手段点赞,生个好儿子就是好,只要做做戏,全天下人就会同情她,而她……明明什么也没有做,却成为千夫所指的恶人。

天下间,没有那位母亲,在自己的儿子面前,会这么小心翼翼与忐忑不安。

奶宝早就知道会是这样,从小耳需目染下,奶宝早就明了,国与家的不同,他是帝国的继承人不错,他是帝国的主要不错,可并不表示他可以为所欲为……

“凤轻尘,我表妹到底得了什么病?”翟东明并不如表面那么鲁莽,看凤轻尘那个样子,就知道有事,一出晋阳侯府,就先问这事。

普通人家的夫妻,应该就是这样吧,九皇叔如是想着。

“这么说是真的了。为什么?我展家从不涉足皇权斗争,他的倒台是咎由自取,与我展家一点关系也没有了,南陵锦凡这么做是为什么?”展家大伯一脸震惊,踉跄后退。

“这是我之前准备好的东西,差不多就按这个做吧,我要求不高。”

凤轻尘郁闷了!

南陵锦凡接过,打开一看,通体玉色的玉华兰芝,正静静地躺在玉盒里。

这就好比哪个女子的脸上,有一个大伤口,破了大块皮。而为了保持美观,我会建议她从背后,或者手臂等地方,切除一块下来,缝合到脸上。这种手法听上去也很诡异,很匪夷所思,但却是真正存在,并且证明可用的。”只不过,不是什么人都能做得到。

移植并不是简单的取下来,装上去就可以的,中间有很多环节,如果不是有智能医疗包的器具与药品,凤轻尘绝对不会接下王锦凌这个病人。

宝蓝长衫男子朝凤轻尘歉意的一笑,那女子却傲慢的别过脸,凤轻尘也不在意,笑了笑转身,她不想生事,也不想与这两人结交。

凤谨和苏文航都很乖巧,只知道凤轻尘肚子里有小宝宝后,两个人都乖乖地不闹凤轻尘,就怕累着凤轻尘,连雪狼那个二货都知道,凤轻尘现在是重点保护对象,不敢和以前一样,动不动就扑向凤轻尘。

“凤姐姐,你没事吧。”苏文杭道。

心外科手术是一种美学,这一点也不错,这是凤轻尘第一次心无旁骛、单纯欣赏孙思行下刀,配与孙思行严肃自信的表情,这一场手术绝对是视觉盛宴。

凤府的人还不知晓凤轻尘回来的消息,并没有人出来迎接。这段时间,整个凤府都谨慎,凤轻尘生死不明,凤府的人根本不敢高调行事,之前天天去城门口打探消息,差点被血衣卫当奸细抓了进去。

王锦凌回神,看了凤轻尘一眼,便朝九皇叔微微欠身:“不敢,锦凌必将逐风楼腾空,准时赴约。”

这个时候,凤府的人也发现了凤轻尘,有人大喊:“姑娘,凤姑娘,是凤姑娘回来。”

东陵子洛担心,不顾身后太监的阻止,亲自上前查看。

“你个疯女人放手!”东陵子洛一惊,反射性地一脚就踹过去。

“凤轻尘,你个不知羞耻的女人。”东陵子洛低声说道。

东陵子洛全身一僵,恶狠狠地瞪着凤轻尘。

从王家回来,九皇叔并没有把凤轻尘送回凤府,而是将人带到九王府。

“正好,一起吃饭,有两国皇子相陪,我这个年过得很不一般。”凤轻尘笑得开怀,自动过滤瑶华的消息。

不过,景阳并没有就此放弃,讲学结束后便登门拜访,可惜凤轻尘早一步收到消息,约崔浩亭和王锦凌喝茶去了。

“有两个是,你挑地的眼光很一般,那些地方不适合种植,所以下面的看在清王的面子,也就卖给你了。”崔浩亭趁机打击凤轻尘,不过凤轻尘完全不在意,她买地又不是种粮食。

凤轻尘也没有客气,全部照单收下,以免到了北陵两眼一摸黑,什么都不知晓。当然了,能不用上最好。

擒者先擒王,有暄菲在手,就是是玄霄宫宫主亲临,她也不怕,可是……暄菲和她身侧的三十六天罡,早有防备,三十六天罡不敢动,同样她也不敢乱动,她根本找不到机会。

九皇叔浑然不在意,事实上他并不是给暄菲难堪,他向来不喜欢与人碰触,如果不是听闻暄菲与凤轻尘长得像,他也不会走近,碰这个女人。

凤轻尘也不想想,搁以前旁系拿什么争?

“老七,你说什么胡话,你知不知道你这番话被人听去了,我们会是什么下惨。”六长老头痛了,示意凤离挚上前,让他安抚住七长老。

“我快要死了。”司小丞倒在地上,再也不想爬起来。

皇后娘娘的女儿,会变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乖乖呆在房里绣花、抚琴的娇小姐吗?

“行,你说是就是。”云潇不和王七这个兄控多说,摊开奏折就写了起来。

符临放下杯子看着凤轻尘,故作惋惜的道:“我以为你不会问,你的定力不如以前了。”

“当然不是,这只是九皇叔送你的礼物。”符临不忘给九皇叔说好话,顺便抢王锦凌的功。

下额微抬,傲气十足,充分表现自己的不满,九皇叔当她凤轻尘是什么人呀,就算她不用守孝,可也不能在她父母没有下葬时,就对她动手动脚。

看到暄少奇护送凤轻尘回房,看到他们在院门口依依不舍,这样他还能不生气嘛。

可他现在什么都不能做,无法掌控的感觉对他来说很糟糕,他厌恶这种不受控制的意外发生。

九皇叔生死不明,所有的矛头都直指皇上,别说南陵、西陵和北陵了,就是东陵的官员,也认为这是皇上的手笔。

皇上此举,让众巨心寒,让世家权贵不安,整个皇城的水都乱了,权贵、世家大臣,以从未有的默契,联成一气,请求皇上一定要查到直凶,以慰九皇叔在天之灵。

可即便如此,凤轻尘还是不说话,紧咬牙关,连呼痛都不肯。

二十万将士,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看着九皇叔和凤轻尘光明正大的离去,心里都快怄死了。

东陵有水军,也有能在海上运行的船,可是要说水军实力最强的,还要数西陵。

离那身影二十余米的样子,凤轻尘不再往前。

“于皇家宗到而言,这并不算什么。”于凤离嫡女而言这样的生辰宴实在寒碜,别说山东上下齐贺,就是九州齐贺凤轻尘也当得起。

“你倒好,昨天在永和殿睡得舒服,我们几个老头子却是连眼都不敢眯,天还没有亮又赶到这静秋园。”别的太医不知道凤轻尘是装晕,可孙正道却是明白,不能明说只能在心中暗骂凤轻尘这小狐狸太狡猾了。

白发驼背老头被九皇叔这么一吓,整个人都趴在地上,哆哆嗦嗦的道:“公子恕罪,小的只是按殿下的吩咐办事,殿下说公子不喜与美人亲近,不敢安排美人相伴,便用这女儿香赠与公子,好让人相信公子的确是从花舫出去的。”

可在浴涌泡了半晌,身上的香味依旧没有淡下去,那香味已经渗入到他的肌肤里,不是毒也逼不出来,九皇叔知道西陵天宇既然要整他,就绝不可能用普通的东西,这香味恐怕短时间内消不掉。

身上有香味,衣服上却没有,不用想也知道九皇叔提前换了衣服。

他们虽不是什么好人,但也不会愿意砸自己的招牌用自己的医术害人,九皇叔之前让他们给皇上下黑手时,他们还有些犹豫,现在……

停尸房很大,也很宽敞,四面各有两扇窗子,屋顶上还有一个大风口,看上去简单却端正。

那些被福尔马林浸泡的,各种奇形怪状的尸体,她还真没有少见。

一位贵公子在官差的陪同下,走了进来。

“这就要问你了。”九皇叔见凤轻误解他,也不解释,倨傲的道。

“什么人?”凤轻尘并不害怕,要是坏人的话哪里会敲门,再说凤府不比以前,翟东明在这里安排了不少护卫,这凤府,哦不,应该是忠义侯府,这忠义侯府比以前安全多了。

事情已经发生,凤轻尘并不是后悔或者不安,只是觉得丢脸,丢脸呀!

佟珏和佟瑶只感觉今天的凤轻尘好像不一样,白衣墨发,素颜朝天,明艳的五观似乎比平日更加得娇艳动人,行走间隐约有几分风流之姿,举手投足似有一股媚惑的气息。

不过,她今天的工作服有两套,虽已成事实,可九皇叔要拿她当挡箭牌,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磊太子这是审犯人吗?别说轻尘不是犯人,就算是犯人,磊太子你也没有资格审问我,别忘了你是西陵的太子,而我是东陵的贵女。”凤轻尘眼神一冷,语调也变了。

“元希先生明知顾问。”凤轻尘抬头,大大方方,已不见娇羞,这倒把东陵子洛和西陵天磊给糊涂了。

夜叶要是死在这里,就是他的责任。1474外人,你是什么东西

御尤也同样吐槽,不过她和狼主完全相反,她就觉得凤离王的血脉,就是凤离王的血脉。大气自信,和凤离王一样,绝不会为了权势勉强他人。

糟了!

没吃过猪肉,难不成还没有见过猪跑吗,九皇叔虽然不曾与女子接触过,可男人的本能却让他明白要如何做,虽然心里有一点点小紧张与小期待,可面上却是不显露半分……

凤轻尘看二人激动的样子,恶作剧的说道:“我什么都没有说,把玉华兰芝还我。”

为什么从宫里出来后,凤轻尘的脾气都长了,每天晚上想要亲热一下,就跟打仗似的……

九皇叔每个月,都会派太医来给蓝景阳的儿子看病,守陵的士兵核对后,并没有什么异常,只是对萌宝多看了几眼。

“哦。”萌宝呆呆点头,小手握成拳:“师兄你快去快回,萌宝一个人很怕的。”

消毒酒精淋与伤口接触的那一刻,凤轻尘痛得叫了出来,全身痉挛,却克制自己不动,以免影响孙思行。

双手放在身体的两侧,紧握成拳,太阳穴突突的跳着,头上的青筋暴出,凤轻尘不停地吸气呼气,闭上双眼,一遍又一遍的对自己说:不痛,不痛。

大夫应该和手术刀一样,冰冷无情绪,只要记住自己的责任,完成自己的使命就行。

“别想了,你们翟家教不出这样的女儿。”苏文清推门而入,风尘仆仆的样子,好像赶了很远的路一般。

黑骑一到邰城就发起猛烈攻击,打得他们晕头因转向,连防御反击的时间都不够,哪里还有空想其他的事。

佟珏看暄少奇孤零零地站在那里,突然有些同情他,遇上她们家小姐,这少宫主什么的,注定要悲剧。

凤轻尘之前拒绝了他的求婚,他不在意,他自认了解凤轻尘这个人,可要是转头答应,嫁给什么玄霄宫的少宫主,这让他面子往哪里摆呀。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苏家虽然受南陵锦凡的事影响,全部家产充公,男子斩首,女子卖入教坊,可仍有一小部分逃脱了。

“灰老和我们一同走。”这也是九皇叔让大军,押南陵锦凡和夜叶进城的原因,带着灰老他们路上绝不可能平静。

这些信代表加密情报,除了凤轻尘外任何人都不能看,就算打开了也看不到上面的内容……1939鬼将,天亮再行动

都被半山腰的骚动打破了。

鬼王没有不朝女人下手的原则,他只有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原则。凤轻尘能让他达到目标,他自然不介意朝凤轻尘下手。

鬼王调息后,不再管九皇叔,而是一个提气,朝凤轻尘扑去,右手为爪,摆明是想要抓凤轻尘为人质。

说到这里,陈家主略一停顿,重重地叹了口气才接着道:“明儿,华园是陈家的祖业,是陈家的象征,我宁可毁了,也不会让华园落到卢家之手。我把华园送给九皇叔是一个姿态,我陈家能把祖宗基业送给九皇叔,那还有什么不能给九皇叔的。”

陈家家主诡异一笑:“明儿,富贵险中求,你要学得还有很多,要是一个无权无势的闲散王爷,我陈家还看不上。”

商人逐利是天性,他们陈家付出这么大的代价,所求当然不会小。

陈明想到父亲的打算,倒吸了口气,可想到随之带来的巨大利益,全身血液都在沸腾……

九皇1;148471591054062叔并没有放任情绪外露,很快就恢复正常:“只是有这个可能。城外亦有驻军,他出城也会留下痕迹。”

九皇叔点头附和,又补了一句:“还有一种可能,他现在也可能在秘道里。”

哗啦一声,冰墙应声而碎,蓝景阳和凤离清歌并没有被冰墙弹回来,而是直接摔入冰墙内。

他们不在雪地,四周一片荒凉,寸草不少,两旁排列了许多白骨,看那颜色应该死了很久。

她记得曾经有一个当兵,得罪了几个苗疆的男子,那些苗疆擅长下蛊,把那个当兵的折腾只剩一条命。

洛王的亲兵不肯走,说九皇叔仗势欺人,这驿站是皇上安排给来往官员住的,并不是九皇叔的地方,九皇叔能住他们为何住不得。

这不是让不让他们住进来的问题,这攸关双方的面子,洛王的人当众打他们的脸,要不反击他们就是孬货了。

皇上能想到的事,九皇叔又怎么无会想不到,证据这种东西,从来都是由人拿出来的,只要九皇叔能洗脱罪名,他反倒能赢得一片赞美声。

“你的暗卫有没有伤亡?”分不清,直接问正主好了。

这一句谢,不知是说帕子的事,还是出动三个暗卫,帮她挖坑的一事。

可现在的凤轻尘惊才绝艳、风华无双,完全符合凤离族对嫡女的要求,他当然要按孙家的祖训,替凤轻尘纹上凤离正统的烙印。

想来也是,明明是同一个父亲的孩子,可待遇却是天差地别,心里难免会不平衡,有不少妾室所出的女子,就做出了危害凤离族的事情。

“这样正好,小姐可以少受一些苦。”孙正道对于凤轻尘背上的伤并不在意,凤离族印记,可以改善女子的体质,别说这些伤了,就是凤轻尘以前的暗伤,也会因此而痊愈。

孙正道不再说话,专心在凤轻尘背上,替她上纹上九州大陆最神秘、最尊贵的印记。

蓝景阳还算聪明,他知道自己的威信不够,不敢说让谷主把玄医谷主人脉与资源交给他,可即便如此,谷主也气得不轻。

又是一天清晨,九皇叔靠在椅子上稍做休息,还不到一刻钟,营帐外就响起脚步声,九皇叔睁开眼,揉了揉眉心,试图让自己清醒一点。

他们没有时间说话,那明晃晃的大刀,又杀到眼前来了。

云潇头也不回的离去,虽然牵进了王家的事,但打死他也不掺和王家的事,云家今非昔比,他自顾不暇,哪里心情管王家。

他有多久,没有看到凤轻尘使小性子的模样。

以后,我会学着如何去爱你,而不是一味的霸道索取……1300英雄,不顾一切守在你身边

“没有的事,义父你要相信我。”奶宝连忙保证,可随即话锋一转:“只是……”

“好了,好了,不就是一道疤嘛,在脚心上也看不到,不会影响你选驸马。”皇后娘娘头痛的要死,却又不得耐心的哄女儿几句。

秦宝儿急得团团转,不顾危险的往前冲……

到底要如何是好?

孙思行看凤轻尘一副不愿多谈的样子,也不好再继续追问,师徒二人无声地用完早膳,孙思行正准备和凤轻尘说一下凌默的病情,哪知还没有开口,就看到秦宝儿走了进来,她身后的侍女则端着一个小托盘。

他们拆开了,可却发现怎么也缝合不上去,伤口的肉本就是烂的,东陵子洛被他们扎来扎去的,火气真气往上飙。

凤轻尘当作耳边风,朝东陵子洛道:“洛王殿下,如果你同意的话,还请殿下准许轻尘回凤府准备一下。”

和凤轻尘数次交锋,他占尽优势却没有赢过一局,这个凤轻尘总有本事,把人得罪光。

这个女人,好像变了一个人。

“当然了,轻尘还要靠这个养家。”凤轻尘心情慢慢的平复了。

难不成,凤轻尘要当洛王正妃?

这些年来,有不少关于前朝宝藏的消息,只是始终没有出现一个确切的目标,现在终于暴出一个重要人物,四国各城的人哪里肯放过。

凤轻尘心下了然,若无其事地别开脸,捏了捏小团子的脸,对着小团子道:“当然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了,你说对不对,小团子?”

“找一个这么聪明的女人,难怪九皇叔至今还没有把人娶进门,这么凶悍的婆娘,娶回去,男人都别想活了。”端亲王脑补了一下,九皇叔被凤轻尘虐待的画面,心里才稍稍平衡。

作为端亲王的亲信,管家自然明白端亲王对皇上有多么忠心。此次,想必是皇上伤透了他家王爷的心。

西陵天宇效率很高,当天下午就把端亲王要的九倶尸体送来了,端亲王让人把衣服一换,敲锣打鼓的把尸体送到长公主府门口。

两人之间,总要有一个人退一步,一直都是凤轻尘在妥协,这一次他想试着退一步,他想要知道退一步后,自己会不会后悔。

“我……”安平公主犹豫一下,随即咬牙道了:“好,如果你要我死,才肯救我皇兄,那么我现在就死。”

在安平公主撞上梁柱前,凤轻尘用完好的用力拉住安平公主:“好了,要寻死别在凤府,晦气。”

他看到凤轻尘,就想到被凤轻尘拆得不成人形的尸体,他还没有缓过神来,今天的画面太血淋淋了,他估计好长时间都不敢吃荤。

凤轻尘连忙去处理,紧接着又去查看孙夫人的情况,这么一弄就到晚上,凤轻尘又把中饭给错过了。

来人正是江南王亲兵首领,能做到这个位置不仅实力了得,同时也代表此人是江南王的亲信,一般情况下除了江南王,没有可以使唤他,更不用说让他跑腿了。

这群混蛋。想当初,他还是太子时,这些人至少表面上会尊重他一下,现在好了……

大年三十不回家与亲友团聚,来凤府做什么?要是没事干,他不介意给两人找点活。

“这个时候,你在……真好。”是的,不管两人之间有什么,这个时候九皇叔守在她身边,她就觉得心暖暖的。

“以后,只要你需要,我都会在。”江山在手,这天下再也没有什么,比凤轻尘母子更重要的。

凤轻尘浅浅一笑,移了移身子,将头枕在九皇叔的腿上,轻声问道:“宝宝呢?”

九皇叔的手自然地放在凤轻尘的额头上,有一下没有下的摸着:“王锦凌和宇文元化来了,暄少奇正在招呼他们,他们都在看宝宝。”

她最大的遗憾是,好不容易幸福就在眼前,她却没有珍惜,她不仅折磨自己,也在折磨九皇叔。

从江南回来,两人就吵吵闹闹,时不时就冷战一二,这一夜过后,两人的感情也算是回温。

凤轻尘与九皇叔站在身后,看着蜥蜴人,两人相视一笑,凤轻尘眼中是淡淡的暖意,那神情就好像,她像病危的病人家属宣布:你们放心,病人已脱离危险。

这些竹子即不密集又不高,按理应该不会阻挡视线才是,可凤轻尘和九皇叔却发现,站在出口,只能看到前面几排竹子,再多就看不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