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快穿之角色的逆袭 > 第51章:踵事增华

第51章:踵事增华

快穿之角色的逆袭 | 作者:小意思和猫儿| 更新时间:2019-09-02

山里那座宫殿,他们之前人少拆不了,现在总能拆了吧?

说完,便站起身,让执事太监宣布退朝,留下一干朝臣面面相觑,忐忑不安,生怕秦寂言因他们在殿中争议而不高兴。

“嗯。”顾千城没有解释。

“该死!”赵王匆匆下城墙就看到这一幕,当即气愤不已,“拿枪来!”

景炎通红的眸子闪过一抹杀意,“皇太孙与顾千城到哪了?”

顾千城幽幽地看了秦寂言一眼,“怎么,你很得意?”

“对,什么位置都帮你夺,你要当女皇也行,本宫委屈一点当你的皇夫。”秦殿下为了偷香窃玉,再次刷新下限。

“启禀圣上的话,秦王殿下说那四个字,会永远一直刻在山上。秦王殿下祝圣上一统江山,万岁万岁万万岁。”小太监声音清脆,很快就将众人的注意力给吸引了过来。

顾千城的眼睛扫向房内的大炕,心虚的别过脸,为了不让秦寂言发现,她刚刚起了龌龊的想法,顾千城拿起衣服,嘟囔道:怎么感觉像逃难?”

她不能等,也不敢等。

四个半大少年,在营帐里闹得欢乐,却不知言倾还在那里生闷气,对着一袋肉片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最后……

案子一破,秦寂言就进宫禀报给皇上听,然后皇上就不高兴了。

“皇爷爷别生气,我大秦有此人才是好事。”秦寂言一动不动,一点也不紧张,好像把皇上惹生气的人不是他一样。

他就不信了,一个顾千城能有这么大的本事,可以左右案情。

三个儿子、一大群孙子个个都对皇位虎视眈眈,拉帮结派,就只有秦寂言置身事外,从来不争……

季诺这个人,不盯着他,终是不让人放心。

“真是太可惜了。”带着说不出来的遗憾,凤于谦带了一小队人马回漠北城,准备拿下圣女倪月。

老皇帝靠在床头,眼眸紧闭,泪珠滑落……

而唐万斤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对,他打小身边就有人照顾,要没有照顾他,他反倒会不知所措。

他多希望,他能和唐万斤一样简单快乐,不用背负那些他背不起的责任与仇恨……

唐万斤想跟顾千城说话的愿望,短时间内可能无法达成了。秦寂言一回城就把人带进宫,根本不让顾千城回顾家,交待老管家的话,也是秦寂言派人传的话。

小孩儿一个人骑着马,把大腿都磨破了,站在陵园外小脸煞白煞白的,也不知是被马吓坏了,还是被陵园的阴森吓坏了。

顾千城唇角微扬,止不住冷笑,“可笑,他以为他有机会推脱吗?”顾国公不会以为,这世界只有他一个聪明人,旁人都是傻子吧?

“好处?也不知有没有命能拿到。”北齐皇帝自嘲一笑,视线落在季诺身上,晦暗不明的道:“不管如何,终归要拼一把,让我就这么死了,我不甘心。”

要说不着急那一定是骗人的,可这个时候他就是再着急也没有用,火焰果就这有这么一枚,要是拿不到这一颗,他儿子身上的寒毒还不知该怎么办。

暗卫含糊的说“东西”,可见这些东西十分特别。

“圣上,这……十八字的谥号?”几乎把所有的赞美词,全部用上了,这样会不会太夸张了?

封大人是首辅,皇上要追封自己的父母,这谥号必要与首辅等大臣商量,这追封的圣旨能念出来,封大人也是同意的吧?

冷冽的寒风呼啸而过,将他们的气息掩盖的更彻底,一行七人静静的趴在地上,哪怕全身都冻得僵硬,也没有动一下,包括顾千城。

全部轰碎了,还能挡住他们的路吗?

四对二,暗卫在人数占了上风,再加上忍者看到局势对自己不利,也有些慌了,一不小心就露了马脚,被暗盯上了。

什么?

说完,不等顾千城反应过来,就跑去砸第二座,第三座殿……

秦殿下这个人,一旦认定就是死脑筋,顾千城不是说不过他,而是说了也没有用,反正秦殿下依旧我行我素。

顾承志还是吓得大喊:“你是下人,娘说了,打死活该,不关我的事,不是我打死你的,你不要来找我,不要,不要……”

领头的将领自以为压低了声音,却不知秦寂言将他与景炎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封似锦要问的自然是顾千城的事。

顾千城倒是没有想过杀他,但绝对不会让他有行动的能力。

自己缠住长生门的人,好让旁人保护顾千城离开。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作为皇上,他们无法容忍一股江湖势力威胁到朝廷,威胁到皇权。

本来他们造反就站不住脚,现在还拿普通百姓的命威胁朝廷,这事要传出去,他们再去攻城时,就没有哪个城会投降,城中百姓也会死战到底。

把空碗递给子车,顾千城拿起水杯喝了一口,好去掉嘴里的味道,可不想水还未喝下去,顾千城又开始狂吐。

既然做了坏人,就应该奢求保有良知,老管家这样做只会两面不是人……坐地上或者桌子上?

至于会不会再次阻拦顾千城去西北,这话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顾千城都从西北回来了,秦殿下现在说什么都可以。

“国不可一日无君?你们这是要逼朕立皇储,还是传位?”秦寂言似笑非笑的冷讽,话中满是威胁的意味。

秦寂言一脸凝重,却坚定的道:“众位大人切莫再劝,朕心意已绝。要不走这一趟,朕会悔恨终生。也请众位大人放心,朕不会拿天下百姓当儿戏,半年后无论朕有没有为太上皇找到药,朕都会回来。这半年,还请诸位大人多多费心。”

多一位数,所带来的庞大计算量,不仅仅是翻一倍那么简单。为了打开第三道石门,长生门那些精通术数的人,两天两夜没有合眼,这才把数字算了出来。

一身杀气,厉气未消,这样的顾千城很可怕……

非我族类,她不杀就好了,至于救?那简直是圣母了!

她为什么要回头去找风遥?

马安抚下来后,顾千城便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顾千城抚着额,一副随时要晕倒的样子,事实上她现在的状况确实很糟糕。

这才分开两个月,他就不停地想顾千城,如果再久一点,他肯定要疯掉。

真以为,景炎是为了交情才把她“请来”景园做客吗?

一番劝说下,子期和子诺冷静下来,开始静等忠心蛊起效。

“把暗风楼的杀手召集起来,另外……把那些隐世的杀手告诉我。”这些人实力不凡,绝对是一大助力。

“皇上放心,我……从不会为自己做的选择与决定后悔。自己选的路,就是跪着也要走完。自己做的决定,就是含着血也要做完。”倪月再次福身,然后转身就走。

老皇帝思索了片刻,又道:“齐茂的文章是谁写的?”老皇帝对前三甲的文章印像深刻,尤其是齐茂的文章,更是说到他的心坎里。

趴在栏杆上,看着楼下来来往往的行人,顾千城不由得叹气。

“你知道找衙门,就不知来找朕,朕哪里不比衙门强?”说来说去,秦寂言最不爽的还是顾千城遇到事,他居然是最后一个知晓的!

“这有什么关系?”秦寂言当然也忌讳大年初一死人,可前提是死的人与顾千城无关,要是死的人会影响顾千城,别说大年初一,就是大年三十他也不在乎。

秦寂言如此自信,必是早有准备,要是双方打起来,她再输了,圣域那些死老头一定不介意送她一程。

封首辅一开口,凤老将军也跟着道:“圣上,算算时间京郊大营的兵马该到了。圣上此时下山就能遇上他们,有京郊大营的兵马保护,圣上定能安全回宫。”

凤老将军的血,能渗入风云霁骸骨的。到时候,只要让风遥与凤老将军滴血验亲,只要两人的血能相融就成了。

千城眼里,还有他这个老太爷吗?

财帛动人心,这个向导一直都谨慎小心,此时居然不管不顾。他也不想想,这么金珠他一个人,能在不惊动他们的情况下带出去吗?

“就这么走出来了?”直到走出宫殿,顾千城都不太敢相信,他们居然轻易走了出来,从头到尾秦寂言就是踢了一脚而已,这也太简单了!

探子反应及快,可他再快也快不过,正对他命门而来的石子,“噗”的一声,石子正中眉心,那探子连声响都来不及发出,便倒地不起。

顾千城之前问了,秦寂言不抱着她,不怕她掉下去吗?

明知秦寂言是故意的,顾千城也只能和北齐太后一样吃哑巴亏。

不到一个时辰,秦寂言便将十五个探子全部灭口,别说他们当中没有人发现秦寂言,就算发现了也没命回报。

顾千城无奈的道:“没办法,承欢虽然有些天赋,可并不是天赋异禀的天才,他只比普通人强一些,我不能要求他每样都做到最好。”不是不想,而是人的精力有限,做不到。

“可以。”顾三叔还在犹豫,顾千城就开口了。

这个地方,可没有女人敢过来。

秦寂言听罢,气笑了,“十几岁的孩子就知道借刀杀人,他爹娘怎么教他的?”借皇上杀顾千城,顾承志把他当死人了吗?

“他们这个年纪的孩子,已经很不错了。”至少她十五六岁时,没有这样的心机,也没有这样的本事。

“怎么?你不想要吗?”秦寂言敏感的发现,顾千城蝗到孩子的事,似乎毫不期待。

顾承意原本就因自己失礼的动作羞赧,听到顾千城叫疼,连忙松手,一脸担心地看向顾千城:“千城姐姐你没事吧?有没有伤着哪?都是承意不好,下手没个轻重。千城姐姐你打我吧。”

北齐人少,有老天爷的因素在,可更多是人为。无论是大秦还是西胡,都不会允许北齐马兵众多。

意料之中的答案,秦寂言并不意外,“把人带过来。”

平西郡王不敢说的话,是想问“皇上是不是不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