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快穿之角色的逆袭 > 第48章:心心念念

第48章:心心念念

快穿之角色的逆袭 | 作者:小意思和猫儿| 更新时间:2019-09-02

李沐清点点头,见谢芳华跳下了密道,他也尾随着她跳了下去。

“去请岭南裕谦王举荐来京的第六艘画舫的人来府里。”秦铮吩咐。

她正想着,秦铮从里屋走出,向她看来,帷幔遮掩,她身影朦朦胧胧,他脚步一顿,须臾,向床前走来。

轻歌唏嘘一声,“那夫人出身何处?”

    谢云澜对外面喊了一声。

谢芳华早已经在出了山路之后,便取出了面纱,遮住了面。白纱下,只一双眸子,有些昏暗和清冷,整个人十分沉静,只扫了一眼告示,便择了一家酒楼,走了进去。

谢芳华嗔他,“一会儿让你试试我的厉害。”

谢芳华“嗯?”了一声。

“我下午睡了半日,不困,再等等,轻歌不会不给我传信的,是说与不说,他都会来信。”谢芳华道。

“我还真没听过这种闲话,可能是因为我这些年不再京中吧。”谢芳华道,“他以前难道很平和”

就这般新婚燕尔地消磨二十多日,英亲王府中渐渐地传着大少爷和大少奶奶恩爱异常,夫妻和睦,情浓意浓的传言。

临汾桥距离京城百多里地,所以,二人骑快马,响午时分就回到了京城。

众人吃过午饭,便等着谢墨含回府。

皇帝一怔,盯着她面纱下隐约模糊的脸庞看了一眼,须臾,挥挥手,“朕不怕。”话落,又看向身后英亲王等人,“你们几人可怕?”

“爷爷,还下车进去吗”谢墨含轻声询问。

“好了,说了些闲话。朕今日喊你来呢,是问问你,关于临汾桥的情况。朕听说四皇子没与朝廷迎接的队伍一起走,而是与谢云澜送你回京的队伍一起走的。可是消息为何走漏了半途出了这个事情”皇帝正了颜色。

初迟勉强站稳身子,惊异地看着谢云澜,一时间,整个人似乎有些骇然和迷茫。

谢芳华也看着他,眸光寸步不让。

玉灼侧身让开。

她的声音虽然淡,但是凭地让孙卓有一种安心的感觉,他伤痛之下,重重地点点头,“一定要追查出凶手,我祖父这么大年纪了,平时也未得罪什么人,怎么会被人这般杀死?”

谢芳华淡淡看了刘岸一眼,没答话,转头对那两名仵作问,“你们确定你们验尸准确?”

听英亲王妃的话音,他应该也是有双亲的,当时他的双亲还不同意,是被硬要过来的。

谢芳华对他指指门口,意思是他该回去睡觉了。真不知道喝醉了酒的人本来已经困成靠着椅子就睡着的样子了,这么一会儿怎么就不睡了?看起来还很精神。

他自诩算是一个好丈夫,好父亲,如今看来,他不算是个好丈夫,也不是个好父亲。

“娘没见过忠勇侯府的小姐,不过是传言她病弱而已,事实到底如何,也不好说。”秦浩看了刘侧妃一眼,缓缓道。

谢芳华睡得正熟,忽然听到窗外传来一丝动静,闭着的眼睛瞬间睁开了。

几人齐齐摇头,“不会!”

燕亭一拍脑门,哀呼道,“秦钰这回倒了霉,又有你这么盼着他不得好活。他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回来喽!”

”燕亭提醒三人。

秦铮微微皱眉,随即扫了一眼去倒水的谢芳华,吩咐道,“听音,这里不用你侍候,听言来侍候,你带八皇子去找白狐吧!”

“我来吧”谢芳华走进小厨房,看了一眼切好的菜和准备好的材料,挽起袖子洗手,同时对秦铮说,“你给我烧火。”

谢芳华见英亲王妃走远,她带着侍画侍墨也回了落梅居。

谢芳华点点头,见他没有多问的意思,但还是说给他知道,“卢雪莹小产了。”

了。连来福楼也不安全了。”

“主子,用不用去查一下今日借由杀手门刺杀您和铮二公子的人?”轻歌想着那块令牌既然是谢氏隐卫的令牌,那么就不只单单是杀秦铮这么简单了。身为忠勇侯府的小姐,谢氏这个姓氏,一直是谢芳华要做的事情。

“等等!”秦铮拦下她,对她道,“你明明知道有人要对我不利,偏偏我来了没将白莲草的事情知会与我。为了将功补过。你就辛苦一趟,跟着飞雁去一趟杀手门救人吧!”

谢芳华说了十几位草药的药名。

“可是芳华未必是因为我而来,我们退出来,她却卷进去……”金燕担忧谢芳华。

“晾着的衣服是你洗的吗?”英亲王妃笑着看向不远处杆子上晾的衣服问。

今日上墙者:墨晓katherine,lv2,书童“嗷嗷嗷!当初第一次看情妈的书的时候是因为逛书店的时候看到了妾本于是就买了下来,结果爱的一发不可收拾就记住了西子情这个作家w,然后又是逛书店的时候看到了纨绔,再一次买了,因为这……入了520小说!京门可以说是我追的第二本小说哒哒哒!所以!情妈!我想看楠竹。”

李沐清和郑孝扬对看一眼,不解。

“来人,拖下去,各打五十大板。”秦钰恼怒地一甩袖子,背过了身去,清喝道。

在昨天遇到机关巨石的地方,玉灼侍画侍墨三人都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关注着四下的动静。但是并没有什么事情发生,平安度过。

“他是死于金针刺中了后背心的穴道,一针刺穿了心。”谢芳华道。

“我给韩大人把脉,探出他死于心跳停止,可是他全身上下没有不通之处,只有心脏处,堵在那里,而他定然不是立刻就死的,所以,揣测之下,应该是有什么东西击中了心脏,但是他又未曾受重伤,那么,只有一种可能,就是被尖利的东西穿透心脏了。这种尖利的东西从外表丝毫看不出破坏来。那么,还能是什么?应该是细如牛毛的针了。”谢芳华解释,“所以,我猜测,应该是一根金针。”

秦铮对外面打了个响指,吩咐道,“青岩,送太子回京,未来一段时间,你跟在太子殿下身边。”

谢云澜伸手拿了车上一床薄被盖在她身上,对她道,“你若是累了,就小睡片刻吧!到了地方我喊你。”

谢芳华虽然睡着,但是凭借她在无名山多年的练就的本事,自然是没睡得极熟。她能调整呼吸,任谁也看不出她其实心里是略微清醒的。

“我靠近他时,他起初的身子是僵硬的,不止一次。后来便好了些。”谢芳华道。

小童守在门口,有些担忧地看着里屋紧紧关闭的房门。

谢芳华逐一地翻着卷宗,翻完一本,递给一旁的谢伊。

“爷正饿着呢,这还差不错。”秦铮面色稍霁。

秦铮看了他一眼,目光定在他身上,猛地顿住,眼神顿时凌厉了几分。

见秦铮转头看来,她无奈地将秦倾逼迫谢伊,谢伊不喜欢秦倾,喜欢秦钰,她没办法,给她出了主意的事儿对秦铮说了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