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快穿之角色的逆袭 > 第45章:狼烟四起

第45章:狼烟四起

快穿之角色的逆袭 | 作者:小意思和猫儿| 更新时间:2019-09-02

谢芳华打着伞,出了小楼。

“人还昏睡着。”女尼道。

所有账目看完之后,谢芳华到没立即地和谢云澜一起研究以后的策略,而是回了房间后,好好地过滤了一遍,又沉沉地睡了一觉。

崔意芝恍然,仔细地看着谢芳华神色,提起谢云澜,她神态眉目都有着淡淡的温和,他蹙眉,“芳华小姐和云澜公子感情甚笃,看来京中传言也未必不实。”

出了南城门后,谢芳华跳出了谢墨含的马车,轻轻地钻进了崔意芝的马车。

“谢芳华,你让我等这八年,等得好辛苦,你回来后,我一定,一定,一定……算了,只要你嫁给我就好了。”

谢芳华伸手捂住他的嘴,想反驳,却觉得他说的是事实,可是这般说出来,让她心里更难受,她一字一句地轻声道,“以前忠勇侯府的确重若我的性命,你排不上号,可是从今以后不会了。哥哥身上的病已经好了,我虽然不会不管忠勇侯府,但是我回京这么长时间,该做的我都做的。以后就走一步看一步,看忠勇侯府的运数了。”

秦铮伸手拉起她,向内室走去,“消气了吗?那我给你绾发。”

她左等右等,没等到事情成了四皇子被杀死的消息,却等回来了李猛带走的那两千人。

,还是忠勇侯府的小姐,无名山虽然被她毁了,但是谁又能查出与她有关?的确没什么可怕的。是他紧张了。

“朕本以为,天下没什么难事儿是忠勇侯府做不到的,太医院的御医医术也未必高绝,能敌得过忠勇侯府私下请的神医。所以,一直以来,朕便没过问贤侄和贤侄女的病情。老侯爷,是朕对你的一对孙子孙女疏忽了,早该过问才是。”皇上叹息一声。

谢墨含点点头。

皇帝对吴权摆摆手,吴权立即转身下去请燕亭。

“原来是这样!”皇帝点点头,看了燕亭一眼,又看了面色僵住的永康侯一眼,又看向忠勇侯,只见忠勇侯目光露出怒意,他对谢芳华道,“虽然老侯爷寿宴见血是为不吉利,但是也不该应验到你身上。”

谢墨含点点头,伸手拉谢芳华,“妹妹,你要回府吧”

“本来皇上下了早朝后,就想先召见您,但是因为您去了谢氏米粮,皇上又派人喊了英亲王府的大公子秦浩。杂家刚出来时,秦大公子在和皇上禀告这一次外出剿匪的事情。”吴权继续道,“这一回,大公子也算是立了一个小功,剿灭了三座山头的土匪,杀了三个匪首头目,收缴了一千多人。未来京城方圆两百里,能够平静上很长一段时间了。”

时间静静的,一刻一刻地过去,谢芳华眼泪似乎怎么也流不干,秦铮的心窝被她烫的如煮沸了的水。

“既然她们在枫叶林,定然是无碍了。”秦钰向枫叶林看了一眼,对谢芳华挑眉,“你还没说你为何在这里?”顿了顿,他又看向谢云澜,“还有云澜公子?”话落,又看向云水和言轻,“这两位似乎在哪里见过?”

“有一个人来了。”玉灼立即对谢芳华说。

谢芳华撑着伞站在原地,等着结论。

“验尸我不会,但是我懂医术。”谢芳华撑着伞走上前,指了指那名车夫胸前的匕首,再指了指车中孙太医胸前的匕首,“你们看看,同样是一击毙命,这两个匕首有何不同?”

谢芳华摇摇头,给他比划了一个手势。

秦铮的手指似乎缩了缩,不过又很快僵直。

谢芳华不摇头也不点头,药是他来这里主动要喝的,如何怎么能怪她?

“你既然没喝,与我一起喝,我就喝。”秦铮道。

秦铮点点头,显然早有预料,并不意外。

谢芳华偏头看他,只见他滚到了水缸边,好半响才松开捂着眼睛的手,虽然躲得快,额前的头发被烧掉了一缕,两只手沾了灰,他又将灰蹭到了脸上,顿时将白净的脸弄得五花三道,她心中好笑,收回视线,顺带看了秦铮一眼。

这个恶人!

“那只白狐呢?”秦倾问。

“这……这怎么可能?她刚过门多久……”刘侧妃不敢置信。

英亲王妃点头,对翠荷看了一眼,翠荷连忙下去了。不多时,进了两名婢女,端着温水,开始给卢雪莹清理。

英亲王妃愣了一下,“有,怎么能没有?京中各大府邸,谁家都有别人家的眼线。”

回到房间,见秦铮正窝在榻上看书,她走过去,看了一眼,见是一本游记。

------

谢芳华来到床前,看了一眼秦倾,从怀中拿出一颗药丸,放到他嘴边,“吃下。”

秦铮点点头,对谢芳华道,“你要什么药材,只管报给他。”

不多时,来到一处偌大的药铺门前。

bsp;??宋方闻言也附和,“是啊,你胡乱揽什么事情?我们回下榻之处休息一下,明日清早还要赶路回京呢。”

半个时辰后,金燕、大长公主等人收拾好,一行人启程离开丽云庵。

不多时,侍画、侍墨匆匆回来,脸色发白,“小姐,是丽云庵。”

燕岚上前两步,凑近她,小声开口,“我……”

“我也吃不下了,咱们启程吧。”大长公主道。

“娘,您就让芳华妹妹自己这样去了?我们这样回京,不管不问的……”金燕咬着唇说。

他话音未落,谢芳华拿出了腰牌。

“他们不放心边境之战,处理完事情,早晚也要再去漠北军营的,总能见到。”秦钰道。

郑孝扬一拍脑门,“好个屁!”话落,推李沐清,“走,喝酒去,这些日子,憋死我了。”

秦钰没言声。

小泉子嘴角抽了抽,“李大人好聪明。”

李沐清道,“怜郡主是不是回京了?”

她怀孕了?

看到军营就在眼前,玉灼悄声对侍画侍墨说,“今天好奇怪,没有截杀。”

谢芳华看了片刻,又给韩述号脉,半响后,没说话。

谢伊看着谢芳华,想了想,“五六分。”

秦钰眼皮跳了一下,“哦”了一声。

“不待见我便不去吗”秦铮嗤笑一声。

“我家小王爷和小王妃。”车夫道。

右相府门口一众人面面相耽。谢芳华喝了一杯水,觉得心里好受了些。

英亲王妃叹了口气,“你这孩子,就是为南秦江山想的太多,反而辛苦了自己。”

英亲王妃点点头,伸手敲敲门框,对外面喊,“来人。”

众人看着谢芳华,这时候,即便翠荷的死触目惊心,但他们依然发现小王妃的脸色极其的苍白,身体虚弱,像是得了大病一样。早先见谢芳华来正院的人不解,半个时辰前,小王妃气色还是极好的。

英亲王妃闻言想到了什么,点了点头,不再说话。

谢芳华转回头,看着秦钰道,“我要出京一趟。”

“我会随身带着药。”谢芳华道,“而且我出京后,立即去找秦铮,有他在,你总放心吧。”

左相还想再说,护卫队顿时跟上二人,转眼间,就走得没了影,他扶着车辕无奈地叹气,不知道平阳城又出了什么事情,使得皇上和小王爷连夜前去。

谢芳华闻言失笑,想着金燕可真会说话,这样的话说出来,她不觉得如何,可是瞟了一眼秦铮,果然见他翘起嘴角,似乎甚至中听,她一时无语。

玉宝楼的伙计不识得从来没登门的谢芳华,但可是识得秦铮和金燕,见秦铮牵着谢芳华的手,也顿时就猜出了谢芳华的身份,连忙毕恭毕敬地将三人热情地请了进去。

“嗯,漂亮!”谢芳华点头。

金燕知道秦铮这是给他自己和谢芳华的,有些羡慕,“这对簪子不止芳华妹妹戴着适合,铮表哥戴着也适合,真是让人眼红。”

    春花、秋月脚步一顿,对着即将跨进门槛的谢芳华喊了一声,“小姐……”

    她心中无疑是惊异的,谢云澜怎么会被绑在刑具上?而他显然是自愿被绑的,而赵柯显然是在给他救治。

    不多时,来到屏风处,她忽然顿住脚步,仿佛惊醒了一般,回头一把抓住风梨,哑声紧张地道,“云澜哥哥怎么了?为何他会被绑着?”

    “别碰我!”谢云澜见她的手要碰到他,顿时低喝了一

    赵柯从后面抬起头来,看了谢芳华一眼,见那女子纤细虚弱地站在面前,盈盈不堪风吹。眼圈发红,眸光似乎是畏惧害怕至极,但偏偏还咬着牙站在那里没被吓得跑开。他收回视线,低声对谢云澜道,“公子,你体内恶气乱窜,我就算施以金针,怕是也压制不住了。再这样下去,您一身功力可就废了。”

    外面太阳依然挂在西方天际,从西面射过来的阳光明媚,院落里有梨花在开,空气清新。

    来到暗室后,谢云澜果然如赵柯所说,已经昏了过去。他眉心一团黑紫气尤其浓郁。**的上身经脉处有两团气似乎在交锋,不停地冲撞着他的身体,似乎想要破体而出。

...谢芳华出了门口,秦铮倚着门框懒洋洋地将五人对她逐一引见。

秦铮回头瞅了谢芳华一眼,语气不阴不晴地道,“难道孙太医给你开的药有睡觉的药?让你一觉睡到了这个时候?自古拜师都是徒弟等师傅,你是第一遭让五个师傅等了你一个时辰的徒弟。”

谢芳华转身将手中的花篮和里面的梅花一股脑地扔出了门。

作者有话:必须有爱,慢慢品味,会觉得她是最适合这本书最适合她的名字!o(n_n)o~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