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快穿之角色的逆袭 > 第39章:恒河沙数

第39章:恒河沙数

快穿之角色的逆袭 | 作者:小意思和猫儿| 更新时间:2019-09-02

“梦梦,你说找到能揭开淘宝店黑幕的办法了?”朝着地址的方向走过去,张兰兰问道。

宫建章说完,连忙用手去擦了擦头上的汗。

可是我该从哪里查起呢!看完了网上对动物惨死的事件的报告。我却又陷入了沉思。

一时间我们笑成了团,待我放下电话以后,我的心情也开朗了许多。

看来买家是一个爽快的姑娘,电话一放下,立马就给我发来了地址,这样其实也是好事,毕竟对方动作越快,我的风险就能在无形中降得越低。

“不能吧,张兰兰,你的意思是说?我们要从这翻墙过去?”

“没错,我正是黄拓跋,敢问姑娘是如何看出来的?”

“我在你的房子里看见过你的相片。”

刚才还觉得山欲里安静的怕人,可是此时屋外去风声大作,难道是要下雨了吗,可是刚才天空中的星星却彰显着应该是晴天啊。

“是我疏忽了,小陆雅别担心。我会跟你太奶奶好好说说的。”

可是继母死不罢休,一直砰砰砰的敲着我房间的门。我靠在门上,一边听着继母在门外的动静,一边打量着窗户应该怎么逃走。门外突然死一般寂静,一点声音都没有。难道继母知道我不会嫁给宫弦,所以放弃了?

“今天那个客户啊,本来我去之前都给他打过电话了,可是待我到了他那里以后,打电话叫他下来取件,他不但不肯下来,还一定要让我送上去,你也知道,我们一般都是送到楼下的,我车上还有那么多个包裹呢,我要是离开了,那些包裹被别人取走那我不就得陪偿了吗?

“后来我就直接电话里告诉他,我将包裹放在了他们小区的收发室那,让他自己下来取。

我现在想想也觉得自己十分的恶毒,但是我别无他法。

我都快被丹凤给气晕了,这回如果我再晕那绝对是被气晕的。

“这么说来叶拓跋,他不是人吗?”张兰兰喃喃自语。

说到后面,越说我越觉得心慌慌。可是就是不论如何,我都不敢低下头朝着我的腿的方向看上一眼。

站在马路边,我正准备找一辆空的出租车拦上。却感觉有一只冰凉的大掌在我的身上不停的游离,我一巴掌朝着这只手就拍了下去,丝毫没有任何怜香惜玉的想法。

先前的那个警察在这个时候哭哭咧咧的说:“局长,我是清白的,我不认识那个人。”

我才看到,前方隐隐约约啊,出现了一栋木房子。

“宫弦,你怎么样,没事吧。”我伸手扶住了他,想来他一定是很虚弱,感觉到他全身的重量都靠在了我的身上。

上了床,我就背对着宫弦。我们依然沉默+冷战中。

突然间,它停止了自言自语,然后整个雾气都变得有些透明,一条条不同的五颜六色的雾气从我的身边飞了过去。

就在我胡思乱想之中,听到了张兰兰对我说:“ok,我们可以出去了。”

这一晚上也不知道宫一谦天他那边怎么样了?虽然他跟踪我来,还被我骂了一顿,但不管怎么说,他的出发点还是好的。就冲了这一点,骂过消气了以后,我也就不再那么生他的气了。

我们往回走的时候才发现,真的是我们昨天晚上陷入了别人的障眼法了。因为昨天晚上从屋里走到外面,感觉我们并没有走多远的路。

我开始慌了,也伸出手去,还把手握成了拳头样去敲宫一谦住的房门。这一回那敲门的“咚咚,咚咚”的声音就更响了。

“宫弦……张兰兰,她还活着吗?”

“是你对不对,是你把张兰兰弄成这个样子的,对不对?”

怪就只能怪我们那个缺心眼的店铺老板,也不知道给我下了什么毒,也可能就是我天生劳碌命吧,一天天就忙不完的事。

“一万元。你们赌得倒也挺大的。只是你想想我们是人民警察,我要不要支持你这种赌博的行为了。”

果然,任凭我如何瞪大了眼睛往外看,过道上确实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不但如此,就连刚才将我们惊醒的脚步声这时也没有了。

更糟糕的是,我们出来时,张兰兰并没有把她的包裹带过来。

我一脸无所谓的说:“偌大个宫家,该不会连一顿饭都吃不起吧。”

看到宫弦这样子,我突然想到了一句话,“不要低头,你的皇冠会掉”。可是我又突然发现,掉了皇冠的王子,竟然更加的光芒万丈。

只见曽小溪两只手扣紧了手中的笔,然后说:“你们有什么想要我帮忙的事情,就直接写在这个纸上就行。字丑了点没关系,但是一定要能让我看清楚是什么字。”

陆雅关掉了扩音,我也听不到宫一谦在说什么。可是陆雅一直盯着我的感觉,就让我觉得心里一阵发毛。

这样当然不行,先不说我如何在这样的环境下久待,就是差评死钉着的一个星期的时间都能让我想的快要疯掉。

当我再睁开眼睛的时候,我便发现金龙一直看着我。而他看向我的眼神中带着一些诡谲的色彩,就像有什么阴谋要发生,可我却被蒙在鼓里。

我觉得,这个时候如果有人看到我了,一定会觉得我很傻。

原本自己有真心相爱的男朋友,有自己安稳自得的小生活,一切都是因为宫弦的出现,打破了自己生活的一切平静。

头脑一阵恍惚,我一点儿也不想醒过来。觉得外面太冷,唯有现在躺着的世界才是温暖的。而且身体仿佛要被掏空了一样,实在是我疲惫万分。

他没跟我说一句话,就直接化作一缕黑烟钻进了戒指里。

我连忙继续查看这款白玉手镯的详细信息,原来这款手镯就只有一只,所以刚才那个买家买走了以后无货可售了,因此系统就自动做下架处理了。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我爱你,而你却不知道,而是我坐在你面前,而你被我亲手送走了,我亲爱的白玉手镯被我亲手卖掉了。

我抱歉的看着张兰兰从地板上检起了她的手机。还好手机从表面上看并没有什么损坏。虽然我并不介意陪张兰兰一部新的手机,但是这样对待她的手机,我顿时自己都不好意思起来。

张兰兰听我说宫一谦并没有危险,她的八卦心就上来了。

此时我连身体上的伤也顾不上了就第一时间的打电话给宫一谦,这已经是习惯了,以前每当我出了什么事时,都是第一时间的给宫一谦打电话,让他过来帮忙我处理的。现在也是一样,我还是第一时间的就想到了他。

还好很快就有人过来打开了门,我一看是宫一谦,而且他的衣服还算是得体的,穿着正装而不是睡衣类型的。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头就松了一口气。

我仰天长叹,谁来告诉我,这样的日子怎么才是个头?买个红酒杯怎么也能蹦出差评!

听到张兰兰的话,我感动的不行,感觉她已经帮我把所有的后路,还有可能发生的事情都帮我想好了。

站在她旁边的医生也点了点头,忽然护士转头看了一眼张兰兰,发现张兰兰也对着护士点了点头。

我在心里算了算时间,那张飞第一次看到这种异常的情况已过了好多天,看来也是因此,他才能够还算是自然的跟我们述说事情的经过。

“有什么问题吗?姑娘。”也许是刚才我的尖叫吓到他了。所以那个三轮车司机一脸探究地看着我。

“就这些了?没了吗?”画中那么大的一个女子他看不到吗?

可是我的脑海中通过了回忆发现,张兰兰对付这些邪祟时,使用的都是符纸,要不然就是法器。还真没有看到脱离了这两件物件可以降服邪祟的情况。

张兰兰一下子就站了起来,我刚以为张兰兰要跟着我一起离开,却没想到张兰兰一下子从包包里掏出一把银质的小刀,恶狠狠的就将他架在了金龙的脖子上,语气森然的说:“你最好给我老实点,不安我要你断子绝孙。”

我的脚已经开始不痛了。不仅如此,我还看见我的脚上的伤口慢慢的愈合了。疼痛完全消失的时候,我是十分的感激宫弦的。

随着时间的流逝,我都佩服起张兰兰的用心及细心了,说是八种药材,但是第一种药材又都另外再由许多种别的药材才能制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