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快穿之角色的逆袭 > 第37章:鲍鱼之肆

第37章:鲍鱼之肆

快穿之角色的逆袭 | 作者:小意思和猫儿| 更新时间:2019-09-02

噗噗……

“不过,血焰老弟你也不用担心,他们跑不了的。”见血焰魔帝忧色忡忡,那位与南宫老怪拼得十分惨烈的魔道高手,却是拍了拍血焰魔帝的肩膀,出声安慰道。

“这是……”易峰心中一阵惊颤,自己对时空的封锁居然也不能靠近那金牌。

可才一会儿时间过去,易峰由于心神不宁,导致一次次真元力运转紊乱,终于,恶果来了。嗷……

“小子,你不如就与她……她是水系属性,而你也缔结了水系灵根,你们俩双修非常合适,至少可以保住你们两人的性命。”斩天的话虽然没有言明,但易峰如何能不知道他的意思。

很明显,这巨灵神族的宝贝,可不仅仅是醒神之物那么简单,不知道比那所谓的碧霞珠高贵多少,竟成了一件附赠品。这也太疯狂了。

可这次材料行老板瞄了两眼后,说出了一个让易峰二人十分郁闷的答案:“呵呵,这不是什么碧霞珠,乃是融了许多碧烟珠后制成的、手工的、大号的碧烟珠。”

这些都是不为人知的,但易峰感觉此中必定有关联。

再无疑虑后,易峰便随着魏阳一起向天昌大陆方向飞去。

砰!!!

不过,对方似乎也没有受到太大影响,速度不减分毫,依然很轻松地顶着大雨,踏着虚空,缓缓靠近过来,就像是也能无视易峰的十系融合领域一般。

******

易峰和麒炎的想法一样,但他却不好开口,毕竟他和沙鼠妖不熟,自己说出的话难保不会被沙鼠妖误会,从而引来不必要的祸端。

还好的是,在快要轮到易峰时,斩天剑成功被解放出来,束缚它的无形能量被有着星辰之力加持的镇天诀轰破。

巨人在星球外面守护了许久,感受到身体内的异样后,当即哼了一声,随后返回到那座祭台下,开始闭目,慢慢炼化从易峰那里骗来的本源之光。

一直漫无目的行走的易峰,不知不觉间竟是来到了帝都城中的未名湖畔,寒风吹动他额前的几缕长发,还带着洗浴后留下的草香味儿。

半晌后,银色巨剑周身竟是有几个大字在环绕飞舞,由于速度太快,易峰却是看不清楚那几个字倒低写的什么。

“回师尊,前些日子,下界似乎出了奇才,竟然将一条星系瞬间毁灭,当时恰好小师妹在回轮山,便下界了一趟。不过,回来时却不是从回轮山的两界通道,据小师妹说,她是被一位超级高手直接从仙界瞬移回神界的。”年轻弟子似乎知道的不少。

她们只能快速回到神界大陆,而后培养出其他的主宰来。

“哼!”城主似乎对别人手指着自己很不爽,一声冷哼后,便有一位城卫会意,一掌拍碎了一位谭家族人的天灵盖。

“呵呵,这个我就不清楚了,我们的危险也就在此处。我之所以带你来,也是因为你比较特殊,你的仙识似乎很强大。”血焰魔帝笑着道。

可那龙骨浸泡在负极能量中,一时半会根本没有任何变化,也没有被腐蚀的迹象。

在接下来的一段日子里,龙皇妃的情况渐渐流传开来,龙皇陛下也传出话来,说是只要谁愿意帮助龙皇妃一把,龙皇会尽量满足那妖族修士的所有要求。

如此又在痛苦中煎熬了百年时间,易峰几乎是一寸一寸地淬炼着肉身,每次的苦痛都是钻心的,若不是斩天在一边利诱着,他恐怕早就放弃了。

也就是说,这极品仙剑中的剑元力品质,根本不弱于神灵之力一分。

虽然在场的高手分别属于几个神界大势力,但吉雄此时似乎更有话语权,眼下大家在这里动手,貌似也只有这么一个合适的理由而已。

这一点一直是易峰没有考虑到的,易峰实力彪悍,可领域却不强大,一直也没有时间去好好钻研一下,这神君的领域威势虽然只保持在神人后期地步,但却是让易峰霎时陷入被动,身子竟然也瞬即被困顿于原处。

魂珠的问题依然没有解决,易峰没有多想,以强悍的魂力与精神力修为,开始疯狂地吸收与炼化附近不死生物的精神力,用以补充自己的损失。

四劫散仙毕竟是修真界的高手,争斗经验也是十分丰富,经过短暂的失神后,他便回转过来,手中却是多出了一把金灿灿的长剑,同时身上也是金光耀目,宛如金甲战神一般威风凛凛。

四劫散仙一身仙灵之力四溢,迸发出来的浩然正气,却是鬼头们最为恐惧的东西,使得他一时并未陷入困境。

几位妖皇其实也担心这支飞禽前锋会遭遇不测,为了稳妥起见,便派了两位妖族天尊跟随着这支飞禽前锋部队,正是为了在如此情况下出手。

等光芒消失,易峰睁开眼时,所有景象全部消失。

易峰没有直接动手,而是将麒麟兄弟与沙鼠妖唤到身边,交待道:“一会儿我会试着攻击禁制,你们负责让这里的修士安静,最好不要打扰到我。而且,我动手时,她们俩的安全也交给你们了。若是她们俩有什么意外,大家都不要出去了。”

一声炸响激荡而出,强大的气势波动平着推开,劲风席卷之下,就连那些神君级的修士都难以站稳身形。当然,这并不是易峰与斩天剑能够制造出来的威势,而是斩天剑、混沌之力与那禁制同时爆出的。

易峰自顾找个空位坐下,悠悠地道:“今天精神好,耽搁一会儿也无妨。”

易峰二人不禁停了下来,神色略显复杂。

小悟空与谭林留在风雷寨,应该是没有危险的。而易峰离开风雷寨不到一个月时间,又有一位不速之客来到风雷寨,乃是一位相貌十分美丽的白衣赤足女子,名叫笑萱。

革膺帝君此时倒是被冷依依一副管家婆的样子给逗乐了,又兼一块神牌等于是已经到手,心中宽慰很多,便是慷慨地道:“仙晶千万,另赠二百极品材料,弟妹看如此可好?”

而不多时后,本来还想和易峰二人闲聊几句,革膺帝君忽然收到一条讯息,随即脸色稍变,便告辞离去了。

当易峰停下时,心中万分惊讶,因为自己的肉身丝毫无损,可却被人夺舍了。

可转而易峰又郁闷的发现,自己不认识那上面的小字,而那些图案似乎对理解那些小字有点帮助,但作用并不大。

来历不明的高手们已经连连败在小黑手下,斗志一时降到了最低点。

“你哪来的妖帝期龙珠?”那仙帝有点惊讶地问道。

见到来人实力太强,又想起祖神对自己可能会有恶感,云空天尊当即向佝偻老者告辞,欲望金色光柱之中退去。

而暗黑祖神说完话后,云空天尊霎时就觉得周围的空间完全被禁锢起来,自己这位曾经神界大陆的第一高手,竟然连动弹一下的力气都没有。

若是此时有高手来偷袭自己,自己只怕是只能承受敌人的攻击。

“还按老规矩来?”暗黑祖神嘴角一翘,淡笑着问道。

越是向前,易峰发现自己的脚步越是难以移动,前方似乎有一股子无形的能量在推搡着自己的身体。又进了大约前步距离,易峰已经举步维艰了。

而妖婴似乎也知道斩天剑的厉害,根本不敢多留,一直躲闪着,连再次发动龙语法咒的机会都没有。

“这是什么石头?”看了半晌,易峰在心中默默对斩天问道。

推荐妙手大大的《随身携带百万妖兽》,大家有空可以瞅瞅去。元畅心中很是不爽,自己分明没有恶意,而且还主动散开领域,竟然落得个几乎被对方制住的局面,若是易峰此时要攻击自己,自己虽然也有保命的本事助自己无恙逃走,但毕竟是伤了自尊。

易峰现在与修真界时,容貌的变化不是很大,故而小芙虽然与易峰别离不短日子,此时也是一眼就能认的出来。再则,小芙对易峰自然是印象深刻,易峰的样子在她的记忆里根本无法抹去,而且还时时萦绕梦中。

见到易峰,小芙自然不会被拉住,依然崛强地走了过来,当然那位雪人族男子与一干雪人族高手一起围了过来。

这事情里面透着一股子邪异,但任谁都难以言明。

召唤法师用简单的法术将易峰接住,移动到了祭台上,脸色并没有太过失望。

易峰此时不禁心中一凛,这刘一川成了那修士的徒弟,自己与刘一川有仇,那修士岂会放过自己?不过,易峰也能猜出,那修士之所以会收下刘一川恐怕也是打那混沌剑灵的主意。可混沌剑灵认主不易,那修士虽然能杀掉刘一川,但刘一川死掉后,混沌剑灵会不会当时认主却很难说,搞不好还会遁走。

芸霜在比斗之前,就被自己爷爷告知易峰的飞剑可能是极品灵器级别,所以看到斩天剑飞来时,芸霜不敢去硬拼,只是打出一记中级灵符后,便远远躲开。

而后,感觉到天地灵力正在飞速聚拢,芸霜又打出一张中级灵符。这张中级灵符名唤散灵符,可以驱散修士身体中的灵力,当然也可以阻止易峰对天地灵力的聚拢,乃是掌门专门为芸霜提供,防的就是易峰的这一招,毕竟这一招威力太过强大。

那道宛如极光一般飞速闪耀的星辉剑光,横着扫过岛屿,顷刻间,岛屿就不见踪迹。

第一次试探性地交手,进攻的没有尽全力,防御的也显得十分轻松,两者一副势均力敌的样子。

“呵呵,未战何言胜负?”小芙只是笑着应了一句,一样是很自信。

不过,让易峰郁闷的是,不仅十系融合领域布置不出来,就连十系中任何一系的领域也无法被他布置出来。现在的情况是,要么就成就十系融合领域,要么就是一系都不能成就。还好的是,易峰还有着星辰魂珠与剑魂珠,星辰领域如何布置,易峰暂时还摸不着头脑,可剑之领域布置起来却不是什么难事。

而不多时后,八个大字轰然消散,化为漫天光点,几乎覆盖了大厅的每一个角落。

“小子,这应该是一个考验,用幻境来考验修士的心境是正是邪,你要小心应对,毕竟你的灵魂修为还不够高,千万别着了道。”斩天此时对易峰提醒道。

呼吸渐渐均匀,气势完全内敛,头顶上隐隐神光显现,这正是封闭六识的特征。

那股子能量成银灰色,霎时就冲进了易峰的筋脉,继而注入到他的丹田之中。

“呵呵,少说也是渡劫初期高手,估计是被那银甲地龙王给勾引来的,或许也是来打你主意的魔道高手。你那血灵镜与噬魂魔杖可都是魔道高手最喜欢的魔宝。”斩天笑着道。

“不像,因为那个阵法布置的不久,而且很快就能自动破开,其中的灵物也很快就出来。最为诡异的是,以那老头仙帝后期的仙识,应该能够找到那灵物的位置,可他却一直等待着。”斩天又解释了一句。

在第一轮攻击还未到来之前,易峰就将那极品仙剑祭出,在一声嘹亮的剑鸣之后,那极品仙剑便是将剑之领域外放出来。

虽然是轻松化解了仙人们的第一波攻击,但是第二波攻击也随即而来,而在第二波之后,很明显是不会停顿半刻便会有第三波攻击。

片刻之后,一股子浩荡无匹的剑意肆虐开来,伴随着长空中的罡风席卷阵阵风云。

而在星球上,战斗也接近尾声,一个接着一个的魔修被正道大军的法宝炸成血雨。

鉴于康庄仙门目前没有君级中后期高手的现状,易峰也没有冒进,与大家一道默默发展,壮大宗门的实力的同时,不断提高自己的修为。

在高手数量上占有绝对优势,又有噬魂魔杖中无数鬼头帮助,两位仙君初期高手,如何能够抵挡得住,甚至在受伤之后,连败逃的机会都没有,最终被鬼头吞噬。“哥哥,其实是可儿让两位姐姐冲进来的。”易可儿见冷依依那般委屈,自然不会坐视不理,不会让冷依依为自己顶缸,故而站出来说道。

只见一道湛蓝色灵光直冲云霄,而后当空清鸣一声,竟是有缕缕雾气垂落下来,再往台中地面看去,一层白霜是那么的显眼。

至于这位不死强者所言的进入死山会消失的危险,易峰虽然很上心,但也没有太放在心上,修炼本来就是充满冒险的旅程,而利益往往就在危险之中得到。

不用细数,斩天只是神识一扫便已经估量出,在那些洞窟之中最少陈列了十几万具棺木,而每个棺木也都一般无二。可斩天的神识却探不到顶部,上面肯定还有棺木,也许还有不同寻常的棺木也未曾可知。

易峰来到六角星芒阵旁边,静静观量许多,以他的眼界自然可以看出点端倪来。

若是连此时的三女都扛不住,其他修士岂会有活路?而且,前面无论是第一关的幻境考验还是第二关的迷宫考验,都没有什么杀机,第三关应该也不会太危险。

这种完全靠杀戮对手而获得进步的修炼方法,让这里充满了死亡的气息。

似乎是感受到了易峰的强势,那位主神级的不死强者显得有点惊慌,一对如大号死鱼眼般的眼珠子,不住地翻转着。

夜统领点了点头,指着那山峰说道:“那批为数近千的凶魔之前就封印在这里,不过此时就不知道去哪里了?此处向西乃是荒芜星球,凶魔们必定不会向西而去;我们是从东边而来,并没有听到任何星球上有关于凶魔出世的传闻,想来它们也未向东;向北的话是妖族地盘,与我们无关,我们去南方看看吧。”

一番商议后,夜统领却是让易峰带着一万多独立军向东方而去,说是支援东方战局。易峰听血焰魔帝说出了真实用意,也不在意,反而敷衍道:“我的仙识确实与众不同,但未必就能比那人更厉害,你可不能对我寄予太多希望才是。”

“前辈能够如此想最好!”血焰魔帝听此,倒是没有放下警惕,很从容地回应一句。

“那这个又如何解释?”麒炎一头雾水地问道。

讪笑一声后,易峰很识相地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极为极致的面容——

可那彩衣女子说的是实话,他们也真只有那么点,而冷依依则是认为他们故意为之,如此谈下去肯定无法达成共识。

由于光系灵根的缔结,自然要生出九系融合的神灵之力来,而这也再次使得那金丹之中的星辰之力处在弱势。

而应灵子则是悄然走到应成子耳边,轻声耳语道:“我说三师弟啊,你还是别执着了,小心你的红胡子被那小丫头给拔光了!”

“嘿嘿,你那一下,哥哥可吃不消。怎么了?你怎么没去找辰震仙帝玩呢?”易峰有点奇怪,因为最近一段时间,都是辰震仙帝陪易可儿玩的。

“这个……”易峰犹豫了。可见到易可儿手中有浮现雷刺时,易峰当即说道:“对对对,是该出去走走了,我们现在就出发!”

直到将近一个月时间过去,易峰才遇到一个体积不算很大的星球,停下休息几天,继续飞行。因为这个星球上根本没有任何生物,只是一片荒漠戈壁,也没有传送阵。

如此飞行在一开始让易峰还十分兴奋,对壮观的宇宙星河十分好奇,可时间久了以后,这份兴致就成了枯燥乏味的无聊飞行,一脸飞了十几个星球都没有找到传送阵的情况下,易峰索性直接开始了修炼。

此番又一直没有遇到有传送阵的星球,易峰索性停下来,在星空之中练习星辉剑诀。

很显然,这些人是一批的,应该是要集体向某处开动。

不过,他心中的那份感觉,却是怎么都挥之不去。南宫雪琪对易峰的态度,实在令人值得琢磨。如果今日换了是魔尊大人在场,肯定会允了易峰的请求,因为那根本就是两全齐美的事情。除非是易峰与那梦嫣仙子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勾当,但明显人家两人没有。南宫雪琪那般表现,显得太过幼稚,与她以往的冷静太不相似。

血焰魔帝对来人说:“雪琪姑娘确实还有位父亲,不过,她父亲目前在魔尊大人身边。雪琪姑娘的父亲一直不愿以自己来请动您老人家,魔尊大人只好让雪琪姑娘来了。本来雪琪姑娘也是拼死不愿的,可……”

血焰魔帝听此,明显一怔,而来人也没有动,只是等着他给答案。

禾儿公主受益较小,但也是有益处的,至少是修为也即将突破到帝级后期。

易峰要的就是这种效果,他原本也就没有打算这个计谋会瞒住所有修士,也没有指望可以瞒太久时间,既然龙皇善意地挑明,易峰就开门见山了。

不到百息的时间里,易峰已经与三劫老魔硬拼百次有余,而每次都是易峰处在下风。

此时,南武门二百多高手,在吉雄带领下已经全部到来,滔滔杀意,弥天而起,伴随着萧萧罡风,凛冽如刀。

吉雄在一边热情洋溢地厉声呵斥易峰二人,大有先讲明道理再动手的架势。

之所以一直喋喋不休,吉雄也是在见过易峰二人后,在记忆寻找二人的影子,可许久之后,也没有找到,便怒吼一声,给属下们使了个眼色。

受到第二颗黑色果子的强大作用,精神力的强度飞速提升,与魂珠的融合也渐渐加快,易峰没有觉察到魂力的进步,但感觉自己的魂珠却是有了不同寻常的变化。

魔杖当空魔光大耀,而后凄厉的鬼泣之声,与无数披毛散发的鬼头同时肆虐开来。

“我云空也算人杰,能有你们两个做徒弟,也算是生平最大的慰藉吧。”云空天尊没有责怪自己两位徒儿在外人面前表现出的儿女情长,反而很欣慰地说道。

然而,就当战局被易峰一人全面控制之际,那蓝冰火灵却是感受到了天火的存在。可能是因为它也是火系属性,竟是如遇到兄弟一般扑了过来,速度太快了,易峰根本来不及将天火玉净瓶收起来。

确实,以南宫老怪的实力,血焰魔帝的队伍虽然人数众多,但也绝对不是南宫老怪的对手。而南宫老怪也记住了神园的地图,一般是不会遇到太大危险的,却是更能够找到进入神园的仙界修士,血焰魔帝等人碰巧撞上,只能怨自己命数不好了。

革坦仙帝对易峰的“自觉”似乎很是欣赏,猖狂地大笑了一声,而后道:“我想你肯定会选第三条路,那就是你来杀掉我。可惜的是,有的时候运气好的可不只有你一人,而你的好运也到此结束了。受死吧!”

此时,易峰眼前白光一闪,他知道传送阵结束了。

这一记横扫不带任何混沌威势,却是速度奇快无比,易峰根本不能躲闪,而他的手臂也被划破了,出现一道血痕。

“这家伙不是见认主无法解除,想要把我抽干,让我挂掉吧?”易峰心中思量着。

脸色苍白的易峰,却是更为迷糊,因为此时那金色小剑却是连连发生变化,一会儿是一把金色小剑,一会儿是一把紫色长剑。

“斩天剑不是被吞噬了吗?此时怎么还能显露出来呢?”易峰心中万分不解。

易峰看了看这些材料,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便请几位妖皇解开封印。

这个把握要妙到毫巅才行,不然那丝丝缕缕的魂力都有可能冲散龙皇妃的灵魂。易峰的魂力修为虽然不错,但还比不上神君,但斩天却可以,因为斩天一直都是灵魂状态,对灵魂以及魂力的掌握远非神君可以比拟的。

不动手则罢,若是动手,易峰必先以雷霆一击报之!

“星辰真火?我能不能修炼出这种火焰来?”易峰问道。这种星辰真火不仅攻击力甚强,在炼丹、炼器上也有奇效,修真界可是有很多高级炼丹、炼器材料,也只有在这种高温的火焰下才能被熔化和提纯。

斩天剑的这种更新力度,会一直持续下去。

不过,从它那依稀之中还能看到的惊惧表情中,易峰知道其实这家伙是外强中干,未必就敢真的扑向自己。而易峰也就是抱着来看看的态度,并没有想把这里怎么着了。

九魅狐妖的三条尾巴狠狠抽中炎傲,强大的攻击直接崩溃了炎傲身上的战甲,还将之轰飞出去。炎傲这种级别的高手,肉身防御都强悍非常,又有护体火龙与域场,很难再弄到比这些更为强大的防御战甲,他们也不需要那样的战甲。

那战刀也因为炎傲的伤势而威势弱了许多,但依然每次挥动都能斩掉九魅狐妖的一个幻影,那些幻影乃是九魅狐妖功力所化,它们被斩对九魅狐妖也是有影响的。

易峰听此,心中一松,但转而又奇怪地问道:“他的灵魂方才还能够发出那么强大的神通,怎么可能现在就不行了呢?”

“来来来,二位请坐!”那神君没有站起来,只是对易峰二人招了招手,虽然客气,但却是带着难以掩饰的傲气。这神君久居神界高位,本来是真心与易峰商谈,但行动之间,却不能真正在下界之人面前谦和起来。

易峰既然来了,就不怕被窥测,也无法阻止对方窥测,任凭那神君来看。神君看得越多,易峰反而越安心,因为神君必定看不通透,如此一来,更不敢动手。

易峰目光中泛着冷光,元婴中的剑意涌动,将他显得杀气腾腾,一股股强绝的威势透体而出,将那分神初期都逼退几步。

依照计划,当末原仙帝带领强盗团落到邀霞城外时,护城大阵就应该开启了门户。

易峰权衡一番后,无奈之下,便是以斩天剑轰破了阵法的防御禁。

九系神灵之力只在南宫老怪身体内游走一圈,虽然不能帮助南宫老怪治疗伤势,但也让南宫老怪气血平静了很多,也让他的面色好看了几分,不再是一片惨白。

而且,当时魔尊大人就说过,放眼整个仙界,不论是魔道还是仙人抑或是妖族中,能够用双指夹住血焰魔帝短刀攻击的高手,一个巴掌就能数得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