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快穿之角色的逆袭 > 第33章:枯鱼之肆

第33章:枯鱼之肆

快穿之角色的逆袭 | 作者:小意思和猫儿| 更新时间:2019-09-02

玄曦却是皱眉,随即挥手对木延仙帝道:“木延,你先回去吧。”

那大人的声音再次在大殿中响起,只见红『色』残影一闪,一个样貌和青护卫极为接近的红衣男子便出现在了大殿中,只见这红护卫弯腰抱起了青护卫的尸体,眼中有着一丝……悲痛。

劲风吹拂,侯费身形一动不动。

“牛魔皇陛下,望你能够带我前往那猿猴一族的传承禁地。”秦羽郑重道。

屋蓝笑眯眯道:“你打开不就知道了吗?”

“秦羽大人。”史炳和史战也恭敬道,只是史炳和史战乃是费费、小黑的灵兽,不需要喊秦羽主人。

秦羽仙识早就覆盖整个黄石星查探了一番。

“秦羽兄弟,这些日子你的大名开始传遍了整个仙魔妖界,就是平常我在隐帝星酒楼喝酒的时候,都听到酒楼中一群一群人谈论着你啊。”

他只是问建立传讯密阵花费多少,这石峰却说了那么多。

秦羽随意点了十几样所谓的招牌菜,之后秦羽点了一些好酒,还有巨树星特有的‘绿叶酒’,待得酒菜上来后,秦羽便安然享受这一份酒宴了。

老者恭敬道:“陛下,禹皇率领属下一群人围杀秦羽,可惜结果是禹皇麾下的仙帝们被屠戮一空,被杀二十六位仙帝,只有禹皇和黄袍仙帝木延逃了出来。”

黄袍仙帝木延半跪在地面上,脸『色』煞白。黄袍仙帝‘木延’虽然攻击力不如青血剑仙,可是防御要高的多,这次正是靠防御,黄袍仙帝虽然重伤可是依旧保住了小命。

屋蓝缓缓道:“无虚如今是八级妖帝,他本体又是变异超级神兽‘血龙’,战斗形态下,整个仙魔妖界可以超过他的也就那么几个……”

秦羽点头。魔界表面上有三大巨头,至于隐匿的高手,谁知道有没有?

这暗星界的三大君主还真是够恐怖的,当初在月牙湾的时候,青帝等人还说,暗星界三大君主之首……前任的金刑君还是他们的老大哥。

“对了,你要小心禹皇和玄帝联手。”屋蓝忽然说道,“他们二人都是八级仙帝,可是一旦联手,不单单堪比九级仙帝,最重要的是……他们的神器可以合二为一,那可是上级神器。就是无虚估计也挡不住。”

屋蓝目光飘渺,似乎回忆起了当年的事情,很显然,屋蓝是知道禹皇、玄帝联手的攻击力。

“屋蓝先生,你刚才叫他什么?”秦羽猛地惊醒过来。

“屋蓝大哥,你别说无虚了,无虚至少还答应听逆央的一次命令,你呢?连一次命令都不听,只答应危险关头保住他的『性』命。”也瞿在一旁笑道。

木延、知白同时应命。

十六仙帝当即遵令,一道道寂尽天火离开了那团『液』体,失去寂尽天火地灼烧,那些『液』体眨眼间便凝固了起来,化为了一团固体。

道道金光从景皇剑中散发开来……

脑中没有空间神器的概念,又怎么想象得到会是一件空间神器?

“破!”

“哼,还想逃?”

“是,陛下。”

九级妖帝的超级神兽,龙族的龙皇,在八级仙帝这一层呆了无数年的青帝,还有神秘的银花姥姥。任何一个都不能小瞧啊。

“对,暗星界的三大君主,至少据我所知,无论哪一代的君主,都没有失败过的记录。”青帝点头。

“池青兄。”禹皇打断了青帝的话。

礁黄星的所有星际传送阵竟然在刚才被破坏地一干二净。

一名紫袍男子从上空极速『射』了下来,落到了地面之上,微笑看着秦羽:“秦羽,你也应该知道,今日的你是瓮中之鳖,你根本不可能逃得掉。”

秦羽如同乖巧的晚辈,就在一旁点头称是。

此刻寒潭南边正有三人:银花姥姥,青帝以及那个金『色』身影,连青帝的夫人都不在。

秦羽心中抽搐,九级妖帝的超级神兽,都对银花姥姥如此尊崇?

至于青帝,秦羽并不想与其对立。

“恩。”青帝满意地微笑着,带着秦羽来到了一花池旁,花池旁有着青石铺成的道路,在花池的尽头、青石路的旁边有一石桌,几个石凳。

“是,晚辈定会牢牢记住。”秦羽心中的确有所感。

禹皇再大度,也不可能放过自己身上的『迷』神图卷的,为了『迷』神图卷,禹皇甚至于直接和雪天涯翻脸大战厮杀起来,可见禹皇对这『迷』神图卷的图谋之心。

“看来只能让禹皇亲自解决了,不知道现在已经赶到了哪里。”在白冰星他一开始自己要传讯给禹皇,可惜没有传讯成功。

禹皇心中一动。

“白芷星系。”禹皇眉头一皱。

“难道是……那个羽梵仙帝瞎猫抓着死耗子,碰巧看到我的?”秦羽越想越是如此,“恩,肯定是这样,他应该就是运气而已。”

秦羽一口气飞了老远,将那羽梵仙帝远远甩掉后,看周围空间稳定便一口气施展开大挪移,再次远远地逃走了。

以秦羽的速度,玉清子刚刚发现有人从冰风宗大门冲进来,随后就发现敌人已经杀到他的眼前了,玉清子第一反应就是展开了自己的‘域’,猛地开始束缚对方的行动。

“何人在我冰风宗撒野。”一声冷喝响起,如同由玄冰构成的战衣包裹在一名高洁的美女身上,那女子正站在秦羽左方数十米处。

这是禹皇和雪天涯认为可以抓住秦羽的最大依仗。

一旦反过来实验,将会产生一股恐怖的喷『射』力量,只要秦羽控制一道黑洞之力在黑洞的另一端,经过反面旋转的加速,这股黑洞之力从黑洞内『射』出的时候,将会达到一个恐怖的速度。

从丹田到秦羽的手指,根本不能按照经脉运转,因为那一道黑洞之力速度太快了,快的令秦羽很难让其在经脉内流转了。秦羽也只能勉强让其稍微改变方向。

如今的秦羽手上有着几乎整个仙魔妖界的星际地图,这张星际地图是秦羽和敖无名要来的,有了这么个兄弟,秦羽又岂会不知道珍惜资源?

暖木星,是一个很普通的星球,也不是禹皇的势力范围。秦羽心中有个准则,这赶路途中,绝对不在禹皇的地盘内休息。

“三师弟,师尊他在传讯灵珠上并没有详细说啊。”四名青年中唯一一个皮肤黝黑的青年无奈说道。

青帝。

“龙族的星际地图上关于势力划分上,竟然将青帝定为最不可惹的一股势力?”秦羽看到龙族这份星际地图上的一些详细提示,不由惊讶了起来。

一个才华横溢的人,为什么停留在八级仙帝如此之久?即使是个普通仙帝的资质,那么长的岁月也能够突破达到九级仙帝了。

白冰星有两大城池,一为白风城,一为冰皇城。

不足十万年修炼到九级金仙不值得惊讶,但是修炼到一级仙帝,却足够被称为天才了。

一天后!

而如今秦羽正站在姜澜界的草地上,看着苍茫的姜澜界空间。

直接大挪移不断前进,就是禹皇、雪天涯也不敢做如此疯狂的事情,秦羽潜意识中就将这一条给排除了。

自己呢?

秦羽不断回忆着这几大高手交手的场景,因为他灵敏的仙识,虽然没有完全看清他们的战斗场景每一个招式,但是依旧看到了一部分。

当初一个六级魔帝传入体内的气劲差点便让黑洞承受不了,虽然自己实力增强了,可是对方毕竟是八级魔帝。

“两位,雷锤仙帝是吧?冰剑魔帝是吧?”秦羽只得停下,不再逃跑,“我好像跟你们无冤无仇吧。”

而此刻在地底。

血魔帝‘雪天涯’有个习惯,真正准备要杀一个人的时候,而且是势在必得、非常郑重的时候,他会将一身白衣变成血红『色』的衣服。血魔帝正常一身白衣,一旦一身红衣,便是杀戮时!

玉剑宗的某个客厅内。

“是,陛下,属下先告退。”玉清子非常知趣的和禹皇躬身,随后便悄然离开了这个客厅。

无尽的元灵之气涌入秦羽丹田内的‘黑洞’中。

上一次秦羽达到黑洞前期,飞出一个金『色』在三分之一位置,这一次金『色』光环体积大的多,在三分之二位置。

“从黑洞前期到黑洞中期,我只需要三个时辰修炼,而现在同样三个时辰修炼,也只是让黑洞中期更加稳固些而已,愈是往后所需要能量就更加多啊。”

雪天涯嗤笑道,“我告诉你,这个秦羽拥有的仙府,应该是‘青禹仙府’,他拥有的神剑应该是神剑‘破天’,至于他的神器战衣,应该是神器战衣‘黑凝雪’。”

短暂的日子欢闹后,君落羽、姜妍还是要和大家分开了。

“什么!你说要在宇宙之中进行闭关修炼?”敖无名满脸的难以置信,“秦羽兄弟,我这无名龙府内非常的安全,你在宇宙空间中进行闭关修炼,那是非常危险的。”

雪天涯表面上能够如此平静,可是他的儿子‘血衣’整个人身体都在细微的颤抖,双手、额头上青筋都暴突出来了。

林隐淡然道:“第三个要求很简单,君落羽和你儿子有恩怨,彼此相互厮杀倒也算了。但是这位叫秦羽的小兄弟……”

放眼整个仙魔妖界,也没有几个人敢小瞧他,但是就在数千年前,他的儿子和媳『妇』却在一次争斗中被人杀了,那是蓝湾星域的一个超大星球‘明翎星’中。

魔帝血衣单手持着那柄神器战刀。

他当然看得出来,这姜妍的两件神器配合起来,不但可以迅速逃命,同样可以形成大阵攻击人。连拥有神器战衣的魔帝‘血衣’都被弄的如此狼狈,这两件神器厉害之处可想而知。

金光从远处『射』来,随后落到了秦羽、君落羽、姜妍身前。

小小竹林屋中,短短一会儿便聚集了如此多大人物,这些大人物无论是谁都是高高在上的,许多普通修炼者甚至以见他们一面为毕生修炼目标。

圆蓝仙帝整理了一下脑中所想道:“这五十年来,根据我们的侦查判断出,敖无名等人应该都躲在了无名龙府中,一度时间内,我们都以为敖无名、君落羽、秦羽几人离开了隐帝星。但是我们在五十年期间内,发现姜妍以及敖无名的妻子怜竹出来逛街,所以这五十年,秦羽等人应该一直躲在无名龙府内。”

而现在更加不会了!

秦羽正坐在一椅子上,手中取出了绿『色』小塔‘姜澜界’。

“先跟妍儿闹上几天,然而便进入姜澜界苦修吧。”秦羽心下有了决定。

有些隐者高手懒得动,依旧安心修炼。有的隐者高手却认为如此前所未有的覆盖整个仙魔妖界的宇宙能量流动,肯定发生了大事,所以这些隐者高手出山了。

至于自己炼化那么多金仙元婴的能量,在紧连着‘黑洞通道’的那块区域,那块区域非常的小。在无边无际的‘糨糊空间’中,秦羽炼化的那团能量占据的地盘只有两三米长宽。

澜叔炼制的姜澜界,防御力当然要比逆央仙帝炼制的青禹仙府要高的多。

“没死?”血衣难以置信看着中央的三个人。

两个魔帝‘血衣’如同两道红光冲到了两个秦羽面前,速度之快连秦羽都几乎反应不过来。

魔帝血衣瞳孔一缩。

林霖看了看思思,只是无言摇了摇头。

死伤的八级金仙、九级金仙达到一个骇人数目,枫月星三大家族不约而同的都将一切有关于那场厮杀的消息给消除掉了,连秦羽、柳寒舒的事迹也消除掉了。

魔帝‘血衣’同样童年的时候被遗弃,虽然等他修炼有成后,他的父亲找到了他。但是魔帝‘血衣’还是我行我素。他看到郭奴第一眼的时候,就深深喜欢上这个孩子,当即收为自己最小的弟子。

和郭奴同样的装束,同样的眼神,同样脸『色』苍白,同样腰间挂着一柄战刀,同样的血红『色』长发。只是一个是少年模样,一个是中年模样。

“我徒儿看上的女人是你吧?”魔帝血衣目光又投向林霖,“这里也就你这样灵动的女孩能够配得上我的徒儿。”

“强人所难?”魔帝血衣冷笑,“我比你强,你不能违抗我,违抗便是死。”

钢铁撞击之声响起。

一股股气劲不断传入秦羽体内。

“我说你『乱』说还不承认,你啊。”林霖微微一笑。思思却是苦着脸,她刚才的确看到秦羽那种忧郁伤感的表情。

红发少年脸上无视思思的怒喝,目光只是盯着林霖:“姑娘,我,郭奴,血魔魔道战士,恳请你能够当我的道侣,我能够保证,这一生只有你一个道侣,绝不离弃。”

思思的这一声骂代表了酒楼上几乎所有人的想法,这个红发少年莫名其妙的就要林霖成为她的道侣,这的确是怪异变态了些。

“我,我,没,没什么关系。”林霖略微有了一丝羞意。

只听得一阵连续不断地响声。

秦羽在东星城空中,对着远处的郭奴冷喝道。

整个隐帝星沉寂了,所有人都哑然了。

秦羽点头道:“功力上的确略微有些突破,估计就是这个原因了。”

“林兄,这小友到底是谁?”禹皇忽然发问。

而就在此时……

姜妍鼓着嘴巴便不出声了。

犹如飞升一样。

随手取出了一个七级金仙的元婴,这个元婴就是严家的大长老严高的元婴。

“轰!”

秦羽到现在也不知道,黑洞通道到底连接着哪里,但是刚才黑洞通道形成的一刻,那股亘古的气息融入自己意识中,那种蜕变的感觉秦羽却永远忘记不了。

“不应该啊,小黑是和费费一同飞升的,费费飞升到了走兽一族区域,那为什么没有小黑的消息呢?小黑有传承记忆,那是绝对不会错的,到底怎么回事?”

秦羽总算见识了‘天才仙帝’的了得。

第三个办法,属于比较特殊的一群人才拥有的。他们通常被称为……天才!

这群人不需要顿悟,但是他们的灵魂修炼速度一直很快,虽然他们灵魂提高的速度及不上顿悟,但是他们却比第一类人要快上不知道多少倍。

秦羽一笑道:“落羽,你这就有所不知了,这侯费实际上是我的好兄弟。”

秦羽听到这个数字不由心中惊讶。

秦羽一听便明白了,自己的二弟要去飞禽一族的地盘应该就是要去寻找‘小黑’的。毕竟侯费根本不知道自己会飞升到什么地方。

只是秦羽的神秘已经深深记在他们的心底。

敖无名指着这片苍茫区域笑道:“这就是隐帝星的核心区域‘潜领’,潜领占地有数千万里方圆,但是内部人口很少。所以外围显得无丝毫人烟。”

秦羽和君落羽都点头。

秦羽脸上表情也是一僵。

“那还不快走?”秦羽笑着道。

秦羽三人还在闲聊着边听到前方的大喝声。

在紫衣男子身后正站着一个惊恐的青年,这个青年实力不过才六级天仙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