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快穿之角色的逆袭 > 第31章:自我陶醉

第31章:自我陶醉

快穿之角色的逆袭 | 作者:小意思和猫儿| 更新时间:2019-09-02

他在做什么呢?也会想她吗?

“谁要检查啊,不要……”尤歌生怕招惹到他了,因为她现在的身体状况实在不该做剧烈运动,她需要休养几天。

尤歌套装里的衬衣开了两颗扣子,小奶狗的爪子正好就触到了她锁骨下的一片嫩白,这可让某人的脸色瞬间黑了。

心,就这样变得踏实起来,脚步轻快,嘴角上扬。

“有啊,你不就是成天怨恨我吗,一直想拿回公司,你心里也没少咒骂我。”容析元说得很淡然,但却在尤歌腰上捏了一下以表示他的不满。

如果她能一直都这么体贴温柔就好了……还有她的自言自语,正是反映出她内心世界依旧如从前单纯,只是,为了保护她自己,她不得不强作坚强。

“你办事就是漏洞百出,一点不牢靠!你派去的人换掉了戒指之后,今晚在展销会之前为什么不再次确认一下戒指有没有被人调回去?今晚本来该是容析元那个孽种出丑的时候,但现在我们弄巧成拙,反而让宝瑞捡了大便宜,不但没整死他,反而还帮了他!”容炳雄气得脸色铁青,指着容桓鼻子骂。

尤歌呆滞了几秒之后,蓦地眼里绽放出异彩:“霍大哥,我们可能真的猜对了,听爷爷这口气,他知道容析元的母亲是谁,说不定现在他就在想办法去找……”

云珊当然知道有人在看这边了,她强忍着没发作,脸色稍微缓和一点,坐下来,依偎在陆晓东身边,故意秀恩爱给苏慕冉看看,一改刚才的黑脸,突然变成小鸟依人了。

“呵呵……我会怕你?这种激将法对我没用,我又不是毛头小伙子。别浪费口水了,走吧,这个赌,我不会同意。”许炎说着,指指门口。

他的语气变得轻松起来,像聊天似地说:“唐虞梅,就算你想撇清跟命案的关系,那也用不着装作不认识吧?可能你还不知道,我们能通过技术手段查到十几年前尤兆龙用过的手机号码上的通话记录,很不巧,其中就有你当时用的电话号码……我猜猜,你和尤兆龙到底会是什么关系呢?是从朋友变成仇人了还是一开始就有仇?”

尤歌虽然现在跟容析元感情稳定,但她的观念不会变,依旧是抱着要工作的态度,不会想着因为老公有钱,自己就过着米虫的生活。

詹琦默不作声,现在不像以前,尤歌是代理店长了,詹琦不敢再表现出对尤歌的讽刺和不满,她很懂得审时度势,看清眼前的处境,不惹尤歌,她才能在这里继续做下去,等待升职的机会。这也是詹沁曾嘱咐她的话,她都记得。

奕宝贝也不甘落后,两手抱着笔记本的屏幕,小嘴凑上去,奶声奶气地喊麻麻。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次?!”赫枫蹭地从椅子上站起来,声音明显在颤抖。

沈兆说完,再也不看尤歌一眼,甚至不去看那两个孩子,他太痛心了,沉浸在满满的恐惧和伤痛,无法自拔。

这眼神的示意就是让翎姐从chuang上下来。

赫枫像看怪物似的盯着尤歌,再瞅瞅她身边的佟槿,赫枫一时搞不清什么状况。

容桓一副摩拳擦掌很兴奋的架势,想着与容析元的斗争既要进入最激烈的时刻,他身体里流淌的血液都在弥漫着战意。

两人聊得正欢,镜头里突然出现了佟槿的脸……

但苏慕冉又没理由将钱再塞给他,此刻他凌厉的眼神分明带着警告。

郑皓月已经出门了,早早地就去了公司,她惦记着为容析元做首饰的事,亲自去制作部监工。

这么一个眉清目秀,气质儒的帅哥抱着一只小奶狗在玩,这画面该多有爱啊,单身女孩子见到都难免会蠢蠢欲动,想要靠近这个自带男主光环的年轻小伙子。

佟槿的眼睛有点酸,不只是被海风吹的还是因为触动了某种情绪。怀里传来馋馋的叫声,小家伙伸出湿答答的舌头舔舔佟槿的手指,被它咬着,不疼,就是有些痒。

“嗯……周末……”尤歌忽然想起一件事:“对了,这个周末,如果我们有空的话,就带佟槿出海玩玩,不知道佟槿有兴趣吗?”

说完,他已经有所行动,霸道而不是温柔地捏住了她纤细的腰肢,在她还没反应过来时,他的浴巾已经扯掉,彻底地攻城略地。

望着眼前这张熟悉的脸,尤歌脑海里不断浮现出一些画面,悲的喜的,欢笑的泪水的,各种酸甜苦辣都涌上心头,再想想现在与他之间,是不是真的感情稳定了?他昨晚还跟翎姐深更半夜在一个房间里待了一小时,那个女人真的不会对她的家庭造成影响吗?

尤歌不由得一惊……怎么容析元这么跟容家的人说话?貌似是关系不太融洽么?

容析元将尤歌的表情尽收眼底,不由得也蹙眉:“怎么,还在生气?你究竟要气到什么时候啊?都说夫妻吵架是chuang头吵chuang尾和,何必呢,生气不是好事。”

...安静的会议室里现在只有容析元和尤歌两人,却充斥着十分怪异的气氛。在商场上,夫妻间各自为政的例子并不少见,但像这样毫不掩饰地面对面交锋还能淡定如常的,这俩绝对算是精品中的奇葩。

“真看不出来,你也是个脑残粉。”容析元冷言冷语地做出这么个评价。

世界如此复杂而可怕,她怎敢失去主张?她好像永远都站在悬崖,稍有不慎就会粉身碎骨!

一来就看到了一幕令人惊诧的画面……

卢老先生精神矍铄,气色还不错,待人慈善和蔼,不愧是有爱心的慈善家,跟他一起出行,感觉就像是自家的长辈似的,自在温暖。

尤歌甜甜地一笑:“您啊,老当益壮,身体就跟二十年前一样的!”

尤歌脸皮薄,房间费是卢老先生付的,她琢磨着要怎么感谢老人家才好呢?坐人家的私人飞机来,还不用花钱就住高级酒店,这么好的事,尤歌认为可不能白白受人恩惠。

尤歌对着镜子好半晌,对于这条象牙白的裙子很满意。虽然才300块钱一条,但穿着舒服啊,款式也还不错,当然比不上名家出品,可以她目前的经济能力,她觉得挺好的,可以穿去展销会。

她的理智,狠狠地戳中了容析元的心窝子!

“喂,你喝醉了吗?你是尤歌的未来姨夫,要女人,你该去找你未婚妻!”许炎脸上的邪气变成了怒气,忍着想揍人的冲动。

许炎的声音听着比平时略显低沉,因为有了几分醉意了,可尤歌的电话很重要,他在角落去接,还不忘再次向尤歌解释他没送她回家的无奈。

今天过后,就要跟他毫无交集了吗她应该遵守诺言,只要三月之期一到,他还没爱上她,她就得自觉退回到自己的生活里。只是,真的可以退回吗付出的感情怎么收回有谁可以教教她

“……”

何宏森这布满皱纹的脸,表情阴晴不定,像是随时都可能爆发!

“容总,您这是要走吗?千万别啊,咱们还是去会议室吧,呵呵……对不住您,今天晚饭一定跟您多喝几杯!”黄经理一个劲地赔不是,唠叨,好像真的挺诚心。

如果现在她都怕了,那么将来还怎么拿回公司?怎么对得起父母的在天之灵?人活一口气,尤歌就是要让曾经欺骗和出卖她的人知道,她也有清醒的一天,她也会有资格站在他们对手的位置与之较量!

===========

而她,之所以能这么顺利地接手公司,跟容析元以前在公司打下的坚实基础,分不开。他甚至早就吩咐过公司的几位高管,在公司的董事长换人时,他们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即使他现在成为植物人,那几个他信任的高管也没有任何一个敢心怀不轨,只因为他们都知道,容析元最可怕的地方是……他永远会为自己留后手,就算他本人不在公司,也会有人盯着高管们的一举一动,谁敢有点小动作,那下场将会很惨。

而这女孩子一点都没因为外人异样的目光感到尴尬,大大方方地吃东西……吃得很快,吃相也很豪迈。说话和吃饭的样子都跟乖乖女的形象不搭边,俨然是女汉子啊!

客厅的灯光亮着,温和暖白的光线让人心生亲切,缓缓走进去,最想看见的是熟悉的身影。

容析元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尽量让自己的脑子放松,不去想那些烦心的事情,但无奈他的现状可以说是内忧外患,需要处理的事情太多,全凑在一起了,他这脑袋怎么闲得下来?

容析元看到翎姐的决心,知道自己又一次地加深了翎姐对未来的憧憬,这样有利于她对自身的照顾,让她看得见希望,让她知道现在的等待和隐忍都是值得的。

赫枫?容析元的朋友!

“什么?没病?”尤歌皱起了眉头,黑白分明的眸子紧紧盯着他,像是在质疑,可随即也感到高兴,香香没生病,这再好不过了,是好消息。

“容析元,你还是不是人?明知道我最爱香香了,为什么要将我和香香分开?看着别人痛苦,你就真的那么开心吗?你是不是心理变态!”尤歌激愤的声音在颤抖,愤怒加上恐惧。

“白天也是另一种刺激,有何不可?”容析元话音刚落,立刻将她纤细的身子打横抱起,朝着前方不远处的屋子走去。

唐虞梅拿着手机翻了翻,找到一组照片……

确实磨人,在亲吻着他,却又不肯一口答应婚礼的事,这简直是吊足了他的胃口。

容析元也感到有些不自在,别看他说话的语气很轻松,淡淡的,实际上内心不平静,说完就冲旁边的佣人递个眼色,佣人马上扶着老爷子站起来,回屋去。

容析元低头吻着她的发梢,没有说一个字,但彼此都像是能感受到温暖和爱意,透过彼此的呼吸钻进心底,流进血液里,发酵……

“少爷!”沈兆急急忙忙冲进来,神色略显慌张。

尤歌虽然在忍受着痛苦,可是她也察觉到了香香的异常,从它的呜咽声能听出。

“东子,你迟到了!”冯奎在招呼刚到的接头人。

一向自诩潇洒的许炎,这回也不得不服软,罢了罢了,谁让他那么在乎尤歌呢。

他们盼着这一天来临,现在终于到了,怎不兴奋?

佟槿呆呆地望着,好几秒才缓缓地吐出含糊的音节……

容析元及时抓住了这个想要跑掉的小女人,搂着她纤细的腰肢,他的大手肆意地游弋,瞬间越过了她平坦的小腹……

知道了她的企图,容析元心里汹涌着复杂的感情,但却没有推开他,因为他能感受到她的用心良苦,是真的想知道他的过去,这是不是代表她心里已经很在乎他了?

“尤歌!”许炎惊喜地冲上去,一把拽住了尤歌的胳膊,他此刻的心情难掩激动。

身后那小伙子可是将全部的过程看在眼里的,望着大少爷的背影,他一万个不解啊……原来大少爷喜欢的是这个女人?可她不是已经结婚了吗?难怪大少爷总是拒绝家里安排婚事,原来是因为心里有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