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快穿之角色的逆袭 > 第4章:佛巅峰

第4章:佛巅峰

快穿之角色的逆袭 | 作者:小意思和猫儿| 更新时间:2019-09-02

滕青山猛地一夹马腹。

滕青山将饮血刀『插』入刀鞘,转身看着这个脸『色』刷白的少女,心中暗恨:“就差一点!我反应若快点,若仔细地注意周围警戒,她娘就不会死了!”滕青山原本吊在母女大概数十丈后面,因为骑马,马蹄声阵阵,掩盖了一些细微动静。

写字、画画?

“青山,见过武长老。”滕青山一躬身。

三年?让剑法达到如今枪法境界?

只见滕青山正练习着三体式,普普通通的三体式,在滕青山手里却有了特殊的韵味。如果仔细看,可发现,滕青山的双腿好似藏着一张弓,那左右双臂,也是一张弓。整个身体也是一张弓!

“退下!”诸葛元洪喝道。

“师傅,弟子学枪法!”滕青山恭敬道。

滕青山认真听着。

随后将原本脊背位置鳞甲上的一根根尖刺,全部弄下来。

滕青山他们趁着下午人少,四十几号人便赶往桦城。那些尖刺、鳞甲并不算太重。而且人多,又有马车。很容易就携带到了桦城。在桦城过了一夜,待得第二天早晨,滕青山他们便乘着上等战马,出发!

可胜在连绵不绝,毫无破绽!

滕青山整个人仿佛炮弹撞击在老巢内部山石中,一声巨响,那一面山石被轰成了一个大窟窿。

结果滕青山让关绿略微输了一点,不让关绿太丢脸。

“女人啊!”滕青山叹息一声,前世杀手组织里,妖媚的女杀手,冰冷的女杀手,哪一种滕青山没见过?比关统领更加冰冷的女人都见过。比如他的妻子‘小猫’,就是一个冰冷的宛如机器般的女子!

而且,听力也在提升。

“鬼狐,司马庆!”滕青山仔细观看司马庆全身,第一个便看了那双手套,“这一双手套,戴上它便能和兵器接触。可惜……现在已经破了!”滕青山一伸手,撕开司马庆体表的衣服。

“‘鬼狐’司马庆?”滕青山眉头一皱,自己根本没听说过这个名字。

右手一爪被阻挡,司马庆脸『色』一沉,他空闲的左手猛地拍击向滕青山胸膛。

司马庆整个人被那股冲击力震得抛飞起来:“我的手!我的手!!!”在半空中,他慌忙连控制先天真元流过已经麻木的双手,在落地的时候,他的双手已经恢复了知觉,他心中满是惊恐:“滕青山,他,他的一脚之力,怎么比拳头攻击强这么多?”

不管是用腿,还是用拳头,一样爆发出那么多先天真元,威力应该相差无几。

这头庞大的赤鳞兽刚冒出头,通红的仿佛灯笼一般的大眼睛盯着这六人,那巨大的嘴巴一张——

这被扑飞的五人中,滕青山、银发老者、黑长老都是有所准备,借着反震力完全能飞到岩浆湖岸上。可是白长老和冀鸿就惨了,他们是重伤,倒着飞向岸边方向。仅仅飞了不远,就要往下坠。

又有三名受伤的高手,飞离中央的黑『色』大石头区域,包括铁衣门的‘魏苍龙’!从战斗到现在,短短片刻,已经近十名高手,或死或者逃离了。

“黑火灵根,蕴藏神秘能量。常人吃了,可以瞬间拥有万斤巨力。不知道我吃了,将其中能量完全发挥。能达到哪一般境界。”就在滕青山欲要拔出黑火灵根的时候——

长刀和滕青山的轮回枪枪杆猛地一撞。

“赞同。”冀鸿也点头。

“呼!”

说来缓慢,实则快捷迅速!

“他娘地,太热了!”许多武者第一次进来,顿时叫苦不迭。

里层的武者都站了起来,几乎一瞬间,数道身影便飞向了岩浆湖中央的黑『色』岩石上。

“杀死他们!”

“杀死他们!!!”秃顶老者一声怒喝,立即飞速冲过去。古世友和他师伯,也立即飞速赶过去。远处一群人逃命速度都只是一般,而青湖岛一方,那都是后天中的绝顶高手,飞速拉近距离。

“传的有鼻子有眼的。不少人都已经开始过去看了呢。”

正午时分,大多数武者都在吃着午饭,也有一些人吃完后,在树荫下乘凉。

可是……

一腿之力,最起码有二三十万斤。

即使离的远些,在这地底区域一般都有六十度左右,如此高温,出汗当然快。幸亏都是厉害武者,如果是普通人,热的晕过去都很正常。

“老杜。”滕青山一惊。

“嗬~~”

“怒海十三棍!”中年人大喝一声。

“不对!”

滕青山心中一动,“我追赤鳞幼兽,赤鳞幼兽感觉到身处危险当中,他肯定要选择一条安全的路来跑。周围的山峰很多,为什么专门选了那一座?而且,它跳下去后,我紧跟着下去,慢不了几秒,怎么就找不到了?难道那峡谷有特殊之处?”

司马峰眼睛突然微微眯起,单手持着重剑,一步步朝滕青山走去。

对诸葛元洪,这老者还是心怀惧意的。

银发老者心底有了定计,便笑眯眯观战。

“燕铁,你能击败冯无血,或许也能击败滕青山啊。”也有人高声喊着,在人群中的燕铁眉头一皱,目光扫过去。可是周围人太多。特别一些身材高大的,将视线完全阻碍。他根本找不到谁在喊。

……

周围人笑声一片。

“如果以‘烽火燎原、火树银花’为主体融合,结合炮拳,应该是群攻一招。而如果以‘火尽薪传’为主体,那就能够结合‘虎炮拳’的意境,创出一招单体攻击最强的枪法!”滕青山很清楚。

“那杨塔派来的大厨,这菜做的不错。”冀鸿赞了一声。

“没想到他也在这。”冀鸿眼睛发亮,“我们先走,他不喜欢别人打扰他。”那独臂男子瞥了一眼远处的冀鸿,随即低头吃那野兔肉了。

“走,冯无血?青山,我们去看看。”冀鸿也笑道。

第二天清晨,桦城,滕青山他们所在的驻点前院中,聚集着大群的人。

顿时八十多号人都围过去,冀鸿取出一副卷轴:“这是黑火灵果、黑火灵根,你们都看清楚样子。”说着便展开卷轴。

车轮滚滚,在一货车上,一名穿着朴素,赤脚的青年左手抓着自己的斩马刀,闭目盘膝坐着。

“真小气。”护卫低声咒骂道,“我的战马也花费了近百两银子,也不多给一点。”那护卫飞跑着,也暂时地跑上货车,坐着货车了。

为首的两人,滕青山一眼认出来!

那说话的大汉顿时一瞪眼,便要发火:“你这……”他旁边的伙伴立即拉住他:“那可是铁衣门高手!”

“吃了黑火灵根,就让人一下子拥有万斤巨力!这黑火灵果蕴含的神奇能量,的确是大大加强了人体潜能!现在我的身体潜能已经无法再挖掘,如果吃了这黑火灵根!”滕青山真的期待了。

“不过我看的书中,并没记载它喜欢吃人。”杜洪说道,“赤鳞兽,我看再过一个月,就能完全成熟,变成过两丈高!它想要再蜕变,只能吃黑火灵果!我们要做的,就是夺那黑火灵果!”

铁衣门老巢就在楚郡,占据地利,而且高手如云。

“宗主!”

历史上,还没人驯服过赤鳞兽,妖兽都是极难驯服的,当然,有极少数妖兽有希望驯服。

关绿看向滕青山,突然起身:“滕都统,听说你枪法厉害,想和你请教一番!”

“滕都统!”关绿脸『色』一冷。

“现在,有不少武者去了大金庄呢!”

仅仅片刻,滕青山便看到远处满是火光的大金庄。

“幸不辱命。”其中一人说的铿锵有力,“咱们和其他商人聚集在一起,形成一个大商队,护卫近千人。一路上虽然有些波折,不过咱们的货物一点都没少,四箱子货物都带到了这。”

其中范氏兄弟,扮作普通行脚商人,带着四箱货物赶往楚郡。

可谁想,滕青山竟然能杀死孟田。朱崇石虽然很自信,可还没认为自己能敌过孟田。

实际上,这路弯弯曲曲,大部分都是绕路。

“锵!”

清脆的声音,而那妖兽却被这一枪蕴含的巨力刺得在地上滚到在地,而后立即一个翻身。

“轰!”妖兽瞬间化为一道红『色』幻影,窜向远处。

滕青山站在峡谷底部,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族长。”那汉子急得眼睛都红了。

“秦狼兄,你认识那妖兽是什么妖兽吗?”段侯询问道,“我也知道很多妖兽,可就不认识这种妖兽。”

可是段侯的实力他清楚,他在追杀赤鳞兽时候已经受伤,绝非段侯对手。更何况旁边还有一个能伤赤鳞兽的神秘高手‘秦狼’。

“青山,你真厉害啊。”滕青虎和滕青山并肩走着,兴奋说道,“咱们滕氏宗族,也出一个,能同时名列《地榜》《潜龙榜》的了,我爷爷他们知道了,恐怕做梦都会笑醒呢。”第四十五章 血人

可他们都只是穿着软甲,怎么斗?

“孟老死了,是被黑甲军都统滕青山所杀,而一百名杀手只有十三名还活着。”那老者说道。

“是。”那老者退去。

这可是六月酷暑!此刻又是下午,热的要命。

让护卫们到后院去吃饭,同时看守好货物。而黑甲军军士则是在客栈一楼大厅中吃完饭,今天时间早,大家也不急,可以好好的吃。

如果有金钱,那就好办了。可一般庄子,如果没田地,怎么养得起迁徙的族人?迁徙的过程,那就是非常悲惨的过程。

滕青虎赞同地点头。

一步入客栈!

顿时一阵厮杀声从后院传来。

“轰!”

轰隆隆~~~

大当家了,货物和所有金银,我放你们活命!”

“杀!”两支十人队再一次冲锋起来,即使面对千军万马,黑甲军也不会有丝毫畏惧。

今天周围可是有整整五千马贼,而且马贼们一个个嗜酒,怎么可能不外传出去?

……

“有这货物,那十年期满,我夺得家主之位,最起码有九成把握!”朱崇石自信一笑。

连二当家、三当家等几人的银票、武器都拿过来了,还不够。

“没了吧?断你两条胳膊,算你给你长记『性』吧。”滕青山说着便要挥动轮回枪,枪头是菱形的,两边都有利刃,可以轻易切掉人的臂膀。

江宁郡一共九大城,九城的城主,地位和黑甲军都统相近。而主城‘江宁郡城’的郡守,地位则和黑甲军统领差不多。

“对,得好好吃一顿。”

开了门,门外正是诸葛云和诸葛青二人。

“我哥是最强的。”青雨立即一抬下巴,自信说道。

说话间,滕青山他们一群人已经到了黑甲军军营的北门口。

麾下两位百夫长以及两支小队军士,都牵着战马走出了大门。等走出来,滕青山才看清楚,这里停放的摆放货物的货车足足有十车。还有两辆宽敞马车,周围还聚集着近百号人。绝大部分人身上都穿着仿佛蛇鳞一样的护甲。

“哈哈,这位应该就是滕青山,滕都统了吧!”一名头发斑白的老者上前打招呼道。

“喊什么九爷?凭空将我喊老了,滕都统看得起我,称呼我一声兄弟便是。”朱崇石笑着说道。

“经商是一个原因,还有一个原因,是我从小就想走遍天下各地。”朱崇石感叹道,“西域沙漠各国,我二十岁之前就逛过,那蛮荒,距离咱们扬州很近。就在扬州南边!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各种小山丘陵等,大量不知道长了多少年的大树,还有各种毒蛇毒虫猛兽,我在蛮荒最外围逗留了一个多月,和一些闯进去冒险的武者交流了一下,也就没再进去。”

而且,如果穿着全套重甲,那将影响灵活『性』等很多方面。

“六月十二,就要招收新人,所以过几天,就要决出最弱的八名百夫长了。青虎大哥,我可是很担心你啊。”诸葛云揶揄笑道,滕青虎却是自信十足,“少宗主,过几天,比试开始,你看着就是!”

冀鸿不由尴尬。

“看到那滕青山的表哥‘滕青虎’的枪法吗?”诸葛元洪说道。

晨练,校场之上。

“青山兄弟,前往楚郡?”

大当家沉默了起来。

“他们再厉害就二十三个,咱们有的是法子啊。”那精瘦独眼汉子说道。

战马力量本来就大,黑甲军军士每一个都有超过千斤力气,不少人还修炼《莽牛大力诀》。

黑甲军军士们都开始冲洗重甲。

“停!”滕青山一伸手,车队停下。

“都统大人!”负责警戒瞭望的一黑甲军军士跑来,“驻守的另外一营人马,估计马上就到山脚。”

“哈哈,是不是那滕青山实力太强,你刘三,才有意结交的?”一身白衫的中年男子哈哈笑道,“不过你运气真不错,这滕青山刚进黑甲军不久,就成了都统。还是宗主亲自任命。宗主对他,可是很优待啊……他现在年纪轻轻,以后定是前途无量。你也算有眼光,交到这样的朋友。”

五百名黑甲军军士浩浩『荡』『荡』,整齐划一,行进在宜城的主街道上。那浓郁的煞气吓得周围的平民、小贩们不敢出声。整个街道上唯有那“哒!”“哒!”“哒!”的马蹄声。而宜城城主率领一群兵卫,远远看到,立即迎接上去。

“青虎啊,你这是什么马吗?『毛』『色』都是漆黑的。”

“青山,做得好。”滕永凡也是一拍滕青山肩膀。

这李二,是某大商行的一个小头目,一般滕家庄购买矿石等,都是和李二购买。旁边滕云龙笑道:“青山,这消息还是李二他刚刚告诉我们的,刚才一笔生意,这李二可仅仅收了我们八成银子,其他两成可都免了。”

“新任都统,应该是在咱们五人中选!”田单说道,“论实力,青山他最厉害!论资历经验,老杜最高。不过选都统,那都是宗派定的!是看忠心,最令他们放心的,他们才会选来当都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