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快穿之角色的逆袭 > 第25章:势孤力薄

第25章:势孤力薄

快穿之角色的逆袭 | 作者:小意思和猫儿| 更新时间:2019-09-02

“史战,地图早给你了,你告诉我们你主人他现在大概区域。”侯费和秦羽都看着史战。

有父亲兄弟,有爱人,还对自己好的澜叔……一个个人影在秦羽脑海中浮沉着,秦羽静静地便闭上了眼睛:“不想了,不想了,车到山前必有路,凡事还要向前看。”

刚才那无双景剑攻击之下,空间都产生裂缝,秦羽的神器战衣‘黑凝雪’直接被刺破毁掉,那无双景剑在刺入秦羽丹田的时候,还有不少恐怖的剑气以无双景剑中朝四面八方『射』了开去。

“我没事,谢谢伯父帮忙。”秦羽感谢道。

“显摆么?”侯费小声嘀咕着。

木延仙帝在云层间飞着,目的地便是禹皇和玄帝如今的居所,一座无名小岛。以木延仙帝实力当然可以施展瞬移过去,只是……木延仙帝却享受飞行的感觉,而且在飞行途中,他也可以思考如何和禹皇玄帝报告。

“秦羽后来干什么了?”禹皇冷声问道。

侯费也是兴奋的一声大喝。

“等一下,还有一件事情。”大猿皇急忙道,秦羽也停下身形,“秦羽,你一旦进入那条通道中,便要面临战斗。整个传承禁地唯一安全的地方,就是那个『露』天平台。”

这一面墙壁上,除了惊天棍典一行字外,便是一个个图像以及一些字迹,那是一个人使用长棍的一连串的图像。这图像总共分为六套,分别为……

秦羽点头道:“相比于龙族、鹏族所谓的传承宝物,我认为猿猴一族的传承禁地更珍贵。”

“历代的大猿皇都是有资格将外人带去传承禁地的,大猿皇便曾经让我去观看了那传承禁地。而侯费是将来的大猿皇,你是侯费大哥,侯费肯定会愿意带你过去。所以大猿皇就答应了此事。”

忽然……

蛮乾看了看孔岚几人脸上『露』出了笑容。

“比神器更厉害的传承宝物,那是什么?”秦羽惊讶了起来。

秦羽点头,如果他是禹皇等人,也会怀疑的。

妖界广阔无比,占据了仙魔妖界五成的区域,其中走兽一族的区域主要是在仙魔妖界的西部,而龙族则是在仙魔妖界的西北部,至于飞禽一族的区域就是仙魔妖界的北部。

敖无虚冷然道:“你可以命令我的两次机会已经使用了一次,如今只剩下一次了。还有……从今天起,你不得将我弄入万兽谱,我必须一直在姜澜界中,这是你答应我的。”

秦羽点头道:“据我所知,当初屋蓝先生你们三人都答应了逆央,在生死关头要保护逆央,可是逆央最后还是死了?这算不是算你们保护不周呢?”

“咦,屋蓝先生,放眼整个仙魔妖界,估计也没几人对神界有所了解?你怎么对神界如此了解的呢?”秦羽想到便询问了出来。

短短一会儿,已经死了二十四位仙帝。

秦羽略显愕然。

屋蓝笑着道:“那我就跟你仔细介绍一下吧……无虚年少的时候就离开了龙族,甚至于根本不理睬龙皇的命令,这点你可知道?”

不单单是潜启仙帝,此次布置‘锁元炼火阵’的十六位仙帝都在接到命令后再次向木延仙帝、禹皇二人询问,他们不敢相信。

“是我连累了他啊。”秦羽心中尽是愧疚。

怒吼声还在礁黄星上空不断回『荡』着,数百名功力深厚的金仙们还在天空中飞行着,每一个金仙脸上表情都是狰狞,目光更是要杀人一般。

在蓝豕天火地灼烧下,最后几百个金仙们,也一个个开始陨落了,但是他们的怒吼声却不断在‘锁元炼火阵’内回『荡』着。

八个金仙。

只见十六位仙帝脸『色』都有些涨红,道道手印诀结出,一丝丝模糊不清的金『色』火焰从他们手心『射』出,同时整个‘锁元炼火阵’也开始震颤了起来,宇宙中的能量开始疯狂朝‘锁元炼火阵’聚集。

“陛下,那些『液』体是可以炼制‘极品仙剑’的材料,最多熔化成『液』体,无法炼化干净了。”木延出声道。

整个人直接朝锁元炼火阵的光罩中冲了过来,十六仙帝立即让禹皇不受阻挡冲了进去,禹皇一会儿就飞到了那团『液』体旁。

“二师傅。”壮实少年看到澹梦眼睛一亮,飞快跑了过去,拿起一水果就狠狠啃了一大口。

一道青『色』天雷从高空劈下,一名壮实的汉子手持一柄战刀狠狠劈了过去,硬是将青『色』天雷给劈掉了大半,剩余的天雷击中他身上,这壮实汉子只是脸『色』微微一红而已。

禹皇淡然一笑道:“曦儿,什么时候你也在乎那些看法了?我们在世,还不是为求权利,为求飞升神界?”

“陛下,不可。”木延忙道。

一种禹皇无法察觉到的存在,让小草压趴下的。

木延无奈摇头道:“刚才那秦羽中了我一掌,摔到那座山后,可是我过去的时候却发现人消失不见了。”

幸亏用仙识覆盖整个礁黄星,分析无数的东西,对禹皇来说,比厮杀一战更加累。如果禹皇可以时刻分析整个星球所有地方,秦羽根本逃不掉。

“恩,说的也是。”龙皇赞同。

“丰禹老弟能够知道,我知道也不足为奇了。”青帝笑呵呵的。

青帝这等高手很难得欠一个人情。

禹皇向青帝要求,让青帝不阻碍杀秦羽,还要青帝在秦羽离开碧波星的时候通知他。当时青帝准备拒绝,可是在一旁的银花姥姥却要求青帝答应。

“啊,难道是仙帝们在厮杀战斗?竟然让整个礁黄星都震颤了起来,大家快走啊,说不定这礁黄星就要爆炸毁灭了。”有的仙人当即高喊了起来。

撞击声接连响起,后面飞来的仙人们一个个撞在了光罩上,光罩一开始根本看不见,仙人们撞击之后便散发出一阵光芒随后又隐了下去。

这个银花姥姥即使知道自己和姜妍认识,对自己可能好奇,但是也不应该夸张成……来月牙湾最高兴就是见到自己,未免将自己看的太重了点吧。

银花姥姥看了青帝一眼,淡笑道:“秦羽,他有资格见的。”

“秦羽公子,陛下让公子速去寒潭南边。”一名侍女出现在了秦羽住处的门前。

“我这就来。”秦羽当即起身。

寒潭南边的地面为很松软的一种黑『色』小草,同时还有着两个石桌,以及十几个石凳随意摆放在各处,石桌上有着一些奇特的美食。

禹皇,玄帝。这是当初逆央仙帝最后的嘱托,加上自己徒儿的死,决定了秦羽必须和禹皇对立。

青帝似乎对逆央仙帝的死亡原因很是清晰。

秦羽心中有种感觉。

青帝整个人总是亲切的笑容着,特别有时候笑开来眼睛都眯起来。

他心中也想要一口气修炼到黑洞后期,好打开万兽谱第三层。但是他心中深处,又极为想要见自己兄弟,秦羽只是认为自己有姜澜界,认为穿过仙界没问题,抱着这种心理才出发的。第五十九章 月牙湾

“暗星界的朋友,烦请和我好好谈谈,我绝不靠近……”羽梵仙帝再次大挪移出现了,羽梵仙帝在秦羽攻击那《天梵印诀》特有的‘梵印’的时候,他已经知道了。

禹皇再大度,也不可能放过自己身上的『迷』神图卷的,为了『迷』神图卷,禹皇甚至于直接和雪天涯翻脸大战厮杀起来,可见禹皇对这『迷』神图卷的图谋之心。

从冰涟仙帝给他的传讯中,羽梵仙帝知道,传讯的时候禹皇还在老巢,当时禹皇已经出发。

忽然……

羽梵仙帝单剑一指,剑尖竟然刚好碰到了金『色』残影,身体只是微震便破了秦羽这一击。

秦羽则趁机一下子脱离了‘域’的范围。

然而……冰涟仙帝却有一个儿子冰闲,这冰闲的父亲到底是谁,这一直让无数的人猜测着。禹皇麾下的十八帝、三十六君同样猜测。

白衣女子心中疑『惑』,平常是有不少人站在冰风宗外围就是为了瞻仰这冰风宗。可是她看得出来,秦羽是个极为厉害的高手,这么个高手会瞻仰冰风宗?

“何人在我冰风宗撒野。”一声冷喝响起,如同由玄冰构成的战衣包裹在一名高洁的美女身上,那女子正站在秦羽左方数十米处。

“自寻死路。”羽梵仙帝同样朝秦羽杀过去,他看到秦羽这番动作已然知道秦羽的决定了……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尝过破空指滋味的羽梵仙帝,知道秦羽那一指威力之强,不由将自己的攻击提高到最大地步,一时间羽梵仙帝的右掌光芒甚至于超过了太阳。

“玉清子,还记得枫月星那一夜吗,那一夜你的人杀死了我徒弟,而今日,我便杀了你,别担心,不单单你,那个潜启仙帝终有一日会陪你一起的。”

一缕缕劲气奔腾,秦羽人如幻影不断飘动着,每一缕劲气的速度以及威力都非常惊人。

当初秦羽和玉清子战斗,玉清子便是靠这一招束缚秦羽,让秦羽攻击不得流畅。

“十绝指!”

一旦反过来实验,将会产生一股恐怖的喷『射』力量,只要秦羽控制一道黑洞之力在黑洞的另一端,经过反面旋转的加速,这股黑洞之力从黑洞内『射』出的时候,将会达到一个恐怖的速度。

姜澜界内,秦羽整个人气势都凌厉了起来。

在不远处静静喝酒的秦羽眉头微微一皱,自己一路上奔波,好不容易到了这里休息一段时间,这四个师兄弟却在大呼小叫。

秦羽端酒的左手微微一顿。

不过布置事情也要有所计划不是?

随后师兄弟四人又开始喧闹了起来。

“飘月星系,冰风宗。”

秦羽脸上满是喜『色』。

这就是冰风宗所在的星球,这个星球整体表面上都覆盖着一层坚冰,这白冰星上的两大城池是修仙者们直接用功力开辟出来,并且用禁制保持内部温暖如春。

“首先,即使杀死玉清子,也不能让羽梵仙帝他们知道我是秦羽。”秦羽心中已经决定,这一次出手就使用《流星指诀》,对方还不可能从《流星指诀》中推出是他秦羽。

仙界三大巨头之一。

秦羽并不知道,这份属于龙族内部的星际地图,每百年便更新一次。属于内部的资料,而且是高层人物才得以阅览。

“兄弟,快让开,那是个高手。”其中一守卫对着另外一个喝道。

热闹!

天才仙帝,数百年就修炼到二级仙帝。

禹皇、雪天涯站在岩浆中央,咆哮的岩浆最多靠近他们一寸的距离,不管是衣服还是飘洒的长发,岩浆丝毫靠近不得。

这二人一动不动。

“我不动体内能量,禹皇和雪天涯是发现不了我,可是我如果离开姜澜界到出了蓝雪星,能够一直不使用能量吗?”秦羽心头有些担心。

对,自己拥有神器战衣,拥有生命元力,别人想要杀死自己很难。自己的神剑破天可以杀死一些一二级的仙帝。

这禹皇和雪天涯都有了默契,彼此都点明了对方的身份,很显然都暗地里警告对方:不要泄『露』我的身份,否则大家身份都要被秦羽知道。

禹皇和雪天涯也知道秦羽不会这么简单就死了。

“咻!”一柄玄冰短剑突兀地从红发少年手中『射』向秦羽,在飞行途中,那玄冰短剑竟然从透明之『色』向血红『色』转换。

这两个自称‘雷锤仙帝’‘冰剑魔帝’的高手早就各自展开了自己的‘域’,虽然看起来空间还算稳定,可是秦羽知道自己一旦瞬移绝对是死。

绚丽的光芒闪过,一名黑衣年轻人便出现在了星际传送阵内,在黑衣年轻人出现的一刻,周围有不下于十个人稍微注意到了这。

根据华颜传来的信息,禹皇和知白对秦羽背后的师门都非常疑『惑』。

一道体积大上一大圈的金『色』光环从黑洞的另一端飞了出来,当这个金『色』圆环飞到黑『色』通道三分之二的位置,便停止这了,随即金『色』光环光芒闪烁,和黑洞契合成一体。仿佛一个圆箍一样稳固黑洞一样。

秦羽双拳一握,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舒适感觉,一百五十年的静修使得秦羽的身体达到一个新的层次。

“回去吧。”敖无名脸上有着一丝怅然,又一个好兄弟分开了。

一座豪华庄院的某个后厅中。

“血衣,这一次你做的很不对,你知道吗?”雪天涯看着血衣。

“我也知道我还犯了错,你当初教导够我要审时度势,当时我遇到姜妍的时候就应该冷静下来,姜妍的背后有什么银花姥姥,还有秦羽,秦羽他拥有神剑,还拥有两件神器战衣,还有仙府。他背后的师门肯定了不得。”血衣老实交代。

无论是仙界、魔界还是妖界,都有各自人马在隐帝星内,甚至于各大势力都增加了在隐帝星的人手。

雪天涯毕竟是魔界三大巨头之一,他的实力也就比林隐差上一级,而且加上雪天涯的一些特殊手段。即使林隐要杀雪天涯,都非常难。单单一掌……最多让雪天涯受伤。雪天涯可以在眨眼间修复伤势。

“对,那是属于林隐的一种能量,即使血衣身上有神器战衣,但是林隐还是让那能量直接从血衣头部渗入体内,并且渗透入血衣元婴的内部。”敖无名感叹道,“这一招的确是够狠的。”

秦羽听到这完全明白了。

这种道歉,秦羽根本懒得接受。

黑仙帝和白仙帝二人相视一眼不在多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