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快穿之角色的逆袭 > 第24章:杀气腾腾

第24章:杀气腾腾

快穿之角色的逆袭 | 作者:小意思和猫儿| 更新时间:2019-09-02

林雷心下明白。

“不过我的实力,还敌不过贝贝呢。”林雷看了旁边的贝贝,“贝贝,你现在达到什么级别了?”

“林雷,你已经是五年级了吧。”雷诺忽然说道。

“德林爷爷,德林爷爷?”林雷心中呼唤几声,见德林柯沃特依旧沉浸在沉思中便不再打扰。便跟着耶鲁、雷诺、乔治一起来到了高手展厅,高手展厅果然不同,在高手展厅的大堂中,有每一个高手的讯息以及独立展间位置。

“1987号宿舍?”奥斯托尼听了,当即便要前往。

林雷、耶鲁、雷诺、乔治四兄弟同样出了酒店,直接朝外面走去。

耶鲁笑道:“是挺可惜的,没想到最后被那个兰德得到了第一。”

“对,老三你是没参加,如果你参加,哼哼。”耶鲁哼着说道。

林雷心底无奈一笑。

林雷循声看去,不由眼睛一亮:“魔兽!”

自己距离目标又近了一些。

两人在聊天当中,时间却过的飞快,两人还没太大感觉,就已经开始上课了。特雷老师在上面激情地讲述着,林雷也在下面认真听着。而迪莉娅则是不时地偷看林雷两三下。

“少爷,一切我们都放置好了。”一名很绅士的中年人恭敬地说道。

单单一系元素亲和力超等就属于非常难得了,可是林雷竟然是双系,而且双系元素亲和力都是超等。这就是天才了,而且比他雷诺还要强些。毕竟……双系魔法师是很厉害的。

在离别之前,这就是父亲给自己的嘱托。

晚宴当中,林雷是主角。

……

当林雷走到那院子门口朝内部看的时候——

“好可爱的小老鼠,好惊人的速度。”躲在院门口的林雷心中震惊了起来。

在一群贵族、平民,乃至于教廷人员的注目下,林雷、希尔曼便这么走出了教廷大厅。

仅仅一会儿,在魔法阵中的那个少年便坚持不住倒地了。

一个八岁半的少年跟一个小影鼠兴奋地不断喊着。

“希尔曼叔叔,今天这里的人真多,许多贵族都带着自己的孩子来了。”林雷笑着对希尔曼说道,这个时候小影鼠‘贝贝’也缩在林雷衣服内部,偶尔露出小眼睛朝外面观望。

获得王国的爵位难度不大,可是帝国的爵位想要获得就难了。毕竟四大帝国中任何一个都可以和整个神圣同盟相媲美,远不是芬莱王国所能相比的。

“不知道那小影鼠会不会吃。”林雷此刻正走在后园古屋群当中,直接朝下午自己丢野兔的那个古屋院落走去。

“太好了。”林雷一握拳头。

德林柯沃特微微一笑,故意装作咳嗽两下,才慢吞吞传音道:“魔兽影鼠,无法明确说是几级魔兽,因为它是一个种族。鼠类的魔兽主要分为两种,一种是噬石鼠,一种是影鼠。但是不管是噬石鼠还是影鼠,都是吃杂食的,无论是石头,骨头,甚至于肉,它们都吃。”

“哦?德林爷爷,听你这么说,平等契约优点很多,为什么现在大多数不用呢?”林雷有些疑惑。

大量的地系元素开始在林雷周围聚集,一般情况下一处地方的地系元素密度是差不多的,而此刻德林克沃特靠着其强横的精神力,让林雷周围的地系元素一下子浓郁了近百倍。

“地系怎么了?林雷,我告诉你,地系可是地、火、水、风、雷、光明、黑暗等各系中最强大的一系。”德林柯沃特脸上满是骄傲,显然对地系充满了信心。毕竟德林柯沃特本人就是地系的圣域魔导师。

林雷有些不相信。

德林柯沃特自信说道:“地系怎么可能差?地系的禁忌魔法,禁忌魔法‘陨石天降’一出,无数块大型陨石从天空砸下,眨眼功夫一座城池就成为废墟。还有禁忌魔法‘天崩地裂’,这一招一出,大地将如同海浪一样翻动,房屋倒塌,大地裂开条条碎缝,地底的岩浆会喷发出来,死伤无数。”

毕竟人类是要生活在大地上的,生活在大地上,也在大地之上争斗。自然地系魔法师最占便宜。“轰!”“轰!”“轰!”┅┅

霍格这时候心底才暗松一口气。

“老爷爷,你说,在五千多年前,你被一位圣域魔导师和另外一位圣域强者偷袭,最后自封灵魂在这‘盘龙之戒’当中?而且这盘龙之戒,还是一件堪比神器的宝物?”林雷终结说道。

一块巨石就这么恐怖,而现在,一眼看下去密密麻麻。一块块房屋大小的巨石接连砸向绿衣中年人,这一幕,将乌山镇的人完全震撼住了。

“咻!”一颗有数百斤的巨石擦着林雷的身体,砸在了林雷脚下不远处,将地面砸出了一个大大的深坑。林雷后背不由一阵冷汗,如果差一点,自己小命就没了。

“德林爷爷,魔法天赋如何测试呢?”林雷不由期待了起来。

林雷心头有些惊讶,家族中经济比较困难,所以平常饭菜是很普通的。今天竟然来只烤羊。

一阵巨响,绿衣中年人双手手心的碧绿色光芒陡然大亮,如‘太阳’一样耀眼,随着剧烈爆炸声,片刻又消散了。

绿衣中年人脸色惨白,冷视着同样脸色暗淡的灰袍人:“现在好了,大家都得不到,鲁迪,我现在是受伤了,可是你如果想要杀我,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冷笑一声,绿衣中年人便直接化为一道碧绿色光芒朝东北方向极速飞去。

“是,大人。”希尔曼应道。

听到这,林雷眼睛一亮。

当然你可以收服弱小的魔兽,可是收服弱小的魔兽又有什麽用呢?要收服强大的魔兽,你有足够的能力击败吗?如果用阴谋诡计,又如何令魔兽心甘情愿?

魔法师,好强啊。

林雷心底有著一丝悸动,我虽然有龙血战士血脉,可是血脉浓度比较低,龙血战士血脉又抵触其他的斗气密典,这一点┅┅限制了我的战士道路上的成长极限!不知道,我有没有可能成为魔法师。

那迅猛龙的动静那麽大,我怎麽可能感觉不到,迅猛龙刚来我们乌山镇,我就出来了,只是我在另外一个方向。你跟希尔曼在一起的表现,我看的一清二楚。霍格点头道。

巴鲁克古老的府邸,有五千余年的历史了。

“啪!”木杆实实砸在木架上。

随即希尔曼朝那一群十四五岁的少年看去,脸色一冷道:“都给我坚持住了,林雷才八岁,你们都快成年了,别给一个八岁孩子比下去。”

“哼。”

这七人的佣兵小队,实力也是不弱。五个是战士,还有两名魔法师。佣兵小队为首的一红色乱发的壮汉,胯下更是有着一通体黝黑的铁牛。铁牛那两根锋利的黝黑弯角,更是闪烁着金属的光泽。

“我身上只有七百金币,现在我还花费金币跟你们购买,如果你们再这么的不知道进退,那……不但一枚金币没有,而且,连你们的小命也就丢掉。”神秘魔法师声音愈发冰冷。

那为首的红发壮汉低声说道,整个人体表陡然升起了红色的斗气护罩,其他的三名战士体表也升起了斗气护罩。

林雷看向那高大的迅猛龙,只见迅猛龙的如同长鞭一样的龙尾闪电般地挥舞着。

“哼,哼~~”那嗜血铁牛双眼红的可怕,全身肌肉不断地扭曲纠结,不断地怒哼着,想要冲出火蛇的束缚,可惜每一条火蛇的束缚力都大的恐怖。

转眼功夫,那厉害的四名战士,两名魔法师,一名弓箭手以及两个魔兽。除了生死未卜的狮鹫,其他都死光光了。

“我,霍格,代替乌山镇感谢魔法师大人的恩德。”霍格恭敬地行礼。

足有两层楼高的庞大身躯,身躯长足有二三十米。

“林雷,你怎么?”罗瑞、罗杰二人不知道说什么好。

“你们一个个站稳了,看看南边的哥哥们,看他们怎么站的?”希尔曼呵斥道。

顿时不少少年的腰部立即努力朝上面挺着,林雷今天是第一次做这个,他的小脑袋、脚分别枕在两个平整的石头上。可是这个时候,林雷已经感觉到腰部发热发酸了。

听到这个字眼,那些少年,以及在一旁休息的孩童们都睁大了眼睛看向希尔曼。

林雷昂起小脑袋,自信一笑:“希尔曼叔叔,你看着吧。”

那最上面那个灵位反面字迹雕刻地很深。很清晰,那有着五千年悠久岁月的古朴字迹中叙说着一个个惊天动地的事迹!

霍格点头道:“要成为龙血战士。主要是看体内龙血战士血脉的浓度,浓度越高越好。随着一代代子弟传下来。往后地巴鲁克家族子弟,体内的龙血战士血脉浓度会越来越稀薄,不过……不是绝对,因为随着一代代传递下去,有时候还会突然有某个子弟地龙血战士血脉浓度比较高。”

霍格身为家族的当代族长。当然同样期待的很,可是整个家族如今经济状况非常地差,十八万金币?就是将祖屋卖掉。恐怕也凑集不到这么一笔庞大地财富。

父子俩彼此依偎在一起。古老地龙血战士家族传承至今,只剩下这三个成员,这一个已经衰败一千多年地古老家族。什么时候才能重现当年地辉煌呢?而此刻躺在父亲怀中地林雷,拳头却是握的紧紧的!“吼~”迅猛龙口中喷出的火焰燃烧了周围数十米的范围,这里是火的海洋。

“嗤嗤~~~”

只见一位有著一头金色长发,有著一股贵族气质的中年人同霍格一同步入了客厅当中,林雷一下子就猜出来,这位金发中年人,应该就是那位腓力了。

天已经渐渐黑了。

林雷非常聪明,在父亲霍格从小的教育下,许多字都学会了,一般的书籍都能够阅读了。

“吱呀。”关闭了宗堂大门。

“平常,我就是将这件防御至高神器,幻化为奥古花园,我已然将其炼化认主,在我控制下,它不散一丝气息。虽然许多人。对我这座漂浮的花园很好奇。知道奥古花园不同寻常,可没人知道……它乃是物质防御至高神器幻化。”奥夫笑道。

“各位,奥夫大人正要杀林雷那小子,哦,林雷已经逃进生命至高位面了,我们也追过去看看。”火系主神孛贴儿笑着道,顿时,这句话引起周围不少主神响应,大家此刻已经将林雷当成死人了。

透明流光和透明剑影撞击。

“青火,怎么样了?”贝鲁特担忧地传音道。

火瞬间出现在他们身前。

“轰!”

林雷和奥夫正一路疯狂厮杀着,从生命至高位面杀出来,而后又冲进了离生命至高位面最近的地狱,出现在地狱地最南端,无限混乱之海地上空。

这么多年来,林雷一直追求着,想要让四种不同法则玄奥融合为一。可是,即使修炼到瓶颈,可最后一步让四种迥异的玄奥完美融合,林雷始终无法突破,无法越过那一个槛,而此刻感受到四种特殊能量完美的结合,对天地地影响……

而此刻正面面对这时空错乱,已经达到最后瓶颈的林雷,可谓厚积薄……

“你是说?”毁灭主宰一惊。

“呼!”

刚才林雷一剑造成的可怕黑洞,黑洞中涌出来的无限灰色能量代表了毁灭,凡是被这灰色能量幅散到,不管是普通的神,还是强大地主神,甚至于没有生命的水流植物山石等等金属化为虚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