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快穿之角色的逆袭 > 第22章:大惊小怪

第22章:大惊小怪

快穿之角色的逆袭 | 作者:小意思和猫儿| 更新时间:2019-09-02

裴淼心皱眉,“阿jim你说这话我真是越来越不懂了,就算我是做珠宝设计,也在你说的那一间公司,可是这又怎么了?你想说什么,能别这样拐弯抹角的吗?”

“耀阳!曲耀阳!不要让我恨你!不要……啊……”

他是想说,他暂时还没有想好怎么去处理她跟夏芷柔之间的关系。

“这……”曲母看了眼女儿,又去望曲市长的方向,“这还真是像,啊?老曲,婉婉小的时候长得可不就这样?哎哟,你还别说,这大眼睛高鼻梁的,还真是三分像裴淼心七分像咱儿子啊!”

夏芷柔冲她点头,快步上前接过阿成手里的孩子才去看曲婉婉,“她不是我叫过来的,我没事叫她干什么啊?我不知道你跟妈今天会回家来么,你妈那么讨厌她,我怎么敢让她们遇上啊!遇上了,万一让有心的人晓得了,还不以为是我故意搞的鬼。”

他听了不过眉眼一挑,“天生的,怎么样?就你,还得再改造。”

既然曲市长未必会同意他们分开,那就继续这样在一起。她还像从前一样喜欢着自己,而自己,多多少少对她,还是有些情绪。

那日从她家回来之后,他并没有立刻将她签给他的离婚协议书呈递上去,而是一直放在第一格书柜最上头的格子里,今天猛然想起白斩鸡还有她的西兰花,开始断断续续地回应曾经,才突然发现,原本放在那里的茶色件袋莫名其妙地消失。

裴淼心低头看了眼桌上的支票,那上面还真是好多个零,看来曲家这几年确实又赚了不少钱。

“多可笑啊!两兄弟对同一个女人……”曲母一顿,有些颤抖地拿起面前的水杯喝了一口,“所以这样,我才更不能让你走进我的家门。裴淼心,你不觉得羞耻我还觉得难堪,那边厢爱我儿子爱得要死,好像不嫁给他你的人生就没任何意义一样,可是这才多久?不过一个转身你就想嫁给另外一个男人,而且还是在他最需要你在他身边的时候,你要嫁给他的弟弟,你说你做人亏不亏?”沈俊豪迫不得已放开了纠缠住她的双唇。目色里,是她微微红肿的小唇和迷茫呼吸中轻吐的气息。他看得出她刚才伪装的坚强与毫不在意,他不是不知道她的害怕与惶恐,可他就是喜欢看一个女人为了自己放下伪装,甚至是沉迷着,为他疯狂。

她的美好柔软紧紧咬住他所有就快要崩塌的神经,他甚至能感觉她全部的心跳声,两个人紧密相连的地方“突突”跳着,舒服得他只是这样都快要不行。

易琛说:“这梁家是最早在a市做房地产起家的,当年曲耀阳独自下海经商,要在这行里趟浑水的时候,就因为向政府拿地的事,得罪过梁家。”

“我跟臣羽不是一起去的伦敦。当年,我很感激在我决定离开a市的时候,你放下这里的一切跟我一起去了北京。我不知道应该同你怎么说,可是当时,我是真的没有准备好重新开始一段感情。在我心里,你一直都是我最好的朋友,易琛。”

易琛淡定自若,“不错,我就是易琛,可是‘y珠宝’对于我来说已经是过去的事了。现在它被‘宏科’收购,成为‘宏科’旗下的一间子公司,与我再没有一星半点的关系。至于我,我只是我自己,易琛,今天到这里来的性质只是作为‘心工作室’的首席珠宝设计师,与我的老板曲太太一起来为梁老太太祝寿。如果各位记者赏脸,都请在这喝一杯水酒,我代梁老太太谢谢各位的赏光。如果不……”

有几名记者刚开口讽刺易琛,他们身后,一身酒红色坠地晚礼服的中年女子却突然拖着长长的裙摆从大厅正门口过来。再想伪装坚强的小女人早痛得微眯了眼睛,隔壁的声音给了他莫大的鼓舞,他红着眼睛咬着银牙,开始用力推挤……

“没有。”

“嗯,那样就对了,相信欣姐,易琛,淼心是个好女孩,相处久了,你会喜欢她的。”赖欣在那边笑得开心。

曲耀阳瞬间抬起头来看着面前的包裹,伸手拿出包裹里黑色的绒布盒子一开,果不其然看见那场拍卖会上,他与她,各自捐出来的一对“庄周梦蝶”胸针。

陆离笑完了看到裴淼心身后的电梯间有人出来,这一张望,正好伸手就指,“呐,裴淼心,你不是想要讨个说法吗?这车的主人来了,你要赔偿只能跟那位说。”

曲臣羽哭笑不得,抱着小家伙乐呵得不得了,见睡在另一侧床边的裴淼心翻身过来想要抓过芽芽,连忙一把将小家伙揽抱在自己怀里,说:“干什么?我女儿我愿意疼,别说一个sd娃娃了,想要什么就买什么,只要她高兴就行。”

“你要来挣的就是这种钱?!裴淼心你怎么这么不学好,什么不好做你偏偏要跑来做这行!”曲耀阳简直气怒到不行。

说完她便转身,头也不回地遁进门的一边。

“妈!您不能这么对我,您不能这么对我的啊!我、我肚子里还怀着耀阳的孩子,他是您的孙子,您不能这么对我啊!”夏芷柔被佣人架着往门外丢,临到门口了她还死命抓住花园的铁栏杆,做着最后的挣扎。

裴淼心用力扯了几下扯不开,这会子心下正悲痛得要死,突然又听楼下一阵急唤,好像是什么人咚咚咚跑了进来,楼下客厅里的电话也开始大响,有人四处奔找着曲母,似乎是说了什么,整个曲家都跟炸开了锅似的。

曲婉婉正怔楞,手臂却被曲母一抓,两个人赶忙就奔下楼去,招呼了司机将车停在门口,两个人不由分说就坐进车子里去。

“……淼心我先不跟你说了,我哥上午因公去了马来西亚,现在正在想办法往回赶,这边的事我还得先撑着,你的事等我忙完了再跟你细聊你说好吗?子恒这下可是闯了大祸,喝了几瓶红酒还开车上路,在学府路那把一个大学生给撞进了重症监护室,他自己也伤得不轻。”

这一下,他再不似之前粗蛮。

曲母僵硬着唇角冲上前来,赶忙将曲耀阳的手臂一抓,扬声道:“耀阳,妈妈知道你有多在乎臣羽这个弟弟,也知道你一定是答应了弟弟要帮忙照顾他的妻女。可是,这事儿上开不得玩笑,就算你再在乎这个弟弟,淼心也是你的妹妹啊!你不能不为你妹妹和她的两个孩子考虑,臣羽既然已经过世了,她就有再嫁人的权利!”

耀阳一直是她最引以为傲的儿子,他值得这天底下最好的女子。

“爸,我人不太舒服,我先回去……”

两个人一齐向写字楼外走,曲耀阳推荐了附近的一间法式牛排餐厅,说是原先他在这边办公的时候,中午餐聚就喜欢约在那里。

“哦,是么,那里的牛排好吃吗?”

他皱眉盯着屏幕看了一会儿,想起自己先前答应了她的事情,也不过还有小半个月的时间就到两个人的婚期。

那怒目来视的男人猛然间贴近,牙齿狠狠咬在她的下嘴唇上,直到她吃痛开始抬手打他,他才贴着她的唇瓣道:“你说这话我可不爱听了,难道我在你眼里,就是那么不值得信任的人?”

曲耀阳几步迈到跟前,“老婆,要不就是现在,咱们搬出去吧!带上芽芽跟思羽,回咱们的新家去住吧!”

可是这又关她什么事情?

这一下,有情人总该终成眷属了吧!

到是靠在身后架子前的他先开口:“妹妹,她是我妹妹。”

曲耀阳觉得他的心在这一刻就跟粉碎了似的。

从自助餐厅出来,手臂被人从身后一抓,是曲耀阳。

“行了啊!洛佳,有些话点到为止就行了,别哪壶不开提哪壶,你……”

裴淼心站起身回头,果不其然看见曲母,而她的面色已经难看到了极点,缓步走到跟前。

曲耀阳摇头,“不了,您跟爸还带着芽芽,你们那边挤不下。“

她想这下自己终于要与他修成正果了,就算他为她领养了军军,可那到底不是她跟他的孩子,更何况他还有芽芽这么一个女儿,亲生女儿,她拿着一个领养来的孩子如何与这个亲生的抗衡?

曲母似乎颇为欢喜这样的结局,在他将人带回家之前,提前一天就通知所有人回来。如果合适,马上就让他们结婚。

曲耀阳作势转身要走,当真这就去接芽芽了。

裴淼心赶忙在裴母将话说下去之前轻声打断,“妈,那些都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今天我结婚,能不能别再提从前的事情?”

裴淼心将袋子里的调料包拿出来,一一挤进刚刚沸腾了水的小锅子里,才将火势调到中等,把圆圆的面饼放了进去。

夏之韵单手捂着脸颊,侧转过头来望着母亲的时候,咬牙切齿的模样当真是恨到了极点,“好啊!你打啊!反正你早就想打我了,姐姐现在修成正果,她让你吃好的住好的所以你什么都疼她,什么都扁我,你早就看不起我了!”

他想说的话明明不是那些,也不是为了激怒她或是让她觉得难堪。

到底还有什么情况,会比他这段时日以来的所有感觉更糟糕的了?他已经在着手同夏芷柔离婚的程序里,可她终究不会为了他再等在原地。

“既然已经跑掉了,你们又为什么跑到我的家门口来抓人?”早就伤心难过得声息都没有了的曲母,眼见着儿子被擒,赶忙冲前来将他紧紧抱住。

两个人相拥着上了车子,入夜后的a市因着新年的关系,掩去了霓虹的颜色,除了街边放炮或是成群结对笑闹着的孩子,便再没有其他人了。

……

“我看前面就有地方打车……”洛佳的话刚说到一半,就眼尖地发现左边的露天停车场里,有人用车灯晃了晃她。

主人家都发话了,别人还有什么资格插话?

裴淼心看着满桌子的烤肉才发现根本就没办法吃,可是这会肚子又饿了,可不得眼巴巴地望着,无比哀怨地道:“要不我还是去给你煮碗面……”

裴淼心几不可闻地皱了下眉,刚向后缩躲了一下身子便被曲臣羽给察觉。

“帮你我自是愿意,可是房地产那块,我也确实不懂,怕去了给你添乱。”

她被臊得脸红脖子粗的,只好用力去推他,“不许乱说,家里还有人呢!这样不好……”

她还记得那段,她对他的态度根本算不得友善,甚至称得上是恶劣。那时候他一人默默守候在她身后,仅着自己的力量,给予她帮助,却又要小心翼翼顾忌着她的自尊心。

从前他曾容忍过其他女人当着他的面打裴淼心,只要每每想起那样的场景,他总会懊恼至极。可是现如今,她是他捧在掌心疼爱都怕不够的宝贝,他怎能容得别人在他面前这样伤害她?

聂皖瑜哭着哭着反而笑出了声音:“你还想打我了对吗?耀阳,是你说过你会同我结婚的,可是你不参与咱们整个婚礼的准备过程也就算了,你还要和这个女人纠缠不清!”

洛佳这时候气不打一处来,“我说,曲大总裁,你这时候才想起来问淼心怎么样到底又能怎样啊!刚才你是没在这里,你在这里就应该好好看看,你们家那些人到底算怎么回事,不分青红皂白就把所有的错往别人身上怪。”

“在我们彻底解决这件事情之前,你跟孩子哪里都不能去,你们必须待在a市,待在我的视线范围之内!不然难保你又像之前的每一次一样,说消失就消失,届时谁来保障我的权利!当然,你可以拒绝!”

想起先前跟裴淼心分开时的情形,压抑了这么久,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这么多年,他是从没想过也完全不敢去想在他这一生有限的生命里头还有机会与她再见。

车子开到中央广场附近的步行街前停下,曲耀阳去附近的商场停车,曲婉婉则牵着芽芽的小手站在路边,打算先进去商场里的游乐园等他。

他已经爆炸的小宇宙还没有收回,听着她面软软说出来的话也没有回应。

她的声音极低,似乎刚才他进门前隔着一扇门扉听到的属于她的笑声,都是一场虚无缥缈的幻觉似的。

餐厅经理特意带着两个服务员上前来与她打了招呼,说:“曲太太,曲总先前定的那间vip包间已经腾出来了,您看,是现在过去还是在这里稍等一会儿,等曲总过来?”

裴淼心哈哈笑了半天才问卡通熊道:“可是大叔,你这样不热吗?我还是帮你把头套摘了罢!”

旁边的餐厅经理看得一愣一愣的,直到亲眼见着那卡通熊一把将面前的女人抱住,“不管了,反正你已经是我的,抢亲了!”

曲母的心腹陈妈早早守在门口,远远见他们的车子过来了,车库里都还没有停稳,就已经着急奔到了跟前,说:“太太在屋子里就惦记着小小姐,隔着好几天都没见着,实在是把人想得紧。”

曲耀阳发表完了言论便一把抓过碗筷,该吃饭的时间不让人好好吃饭,尽扯些有的没的,真是害他胃里心里一样都不好受,自己在这痛苦纠结半天,可她到好,从头到尾的安静和与世无争。

他发现今天新娘模样的她美得跟团火似的在烧,烧得他神经痛,全身痛,大脑也痛,心尖一颤一颤的,整颗心都乱了。

想到儿子跟女儿的小脸,他本来冰凉的心才渐渐温暖了一些,“过段时间,等我处理完a市的事情,咱们搬到国外去住一阵子吧!去你爸妈那里,或者去伦敦。那里不是有你成长和生活过的记忆吗?我想芽芽一定会喜欢那里。”

“如珍!”聂父这时候轻叫了一声冲上来将妻子一扶,已是气到极点的模样,“你是谁?这里长辈教训晚辈的时候你冲出来插什么话?难道这就是你们a市的待客之道吗?”

苏晓看到她一副面色惨白,甚至嘴唇都有些发紫的模样则更是来气,当真抓住夏芷柔就开始猛扯,“你他妈什么玩意儿,别给脸不要脸了,爱你妈啊!”

“啊嗯!”裴淼心似被什么东西用力填满,不待理清楚早就混乱不堪的呼吸,已经跟着他的节奏,被迫在这情海里起起伏伏,任他在她里面充实了又空虚,空虚了又充实,如此反反复复,直到两个人都崩溃得不能自已……

裴淼心怔忪,却强自压下自己心头翻涌的情绪。

“我承认,在过去的十多年里,她一直都是潜行陪在我身边娇柔温情的小女人。”

夏芷柔与曲耀阳,他们毕竟相知相恋在前。

那时候他似乎连母亲说的话都听不见了,只不外乎是他从小到大她就一直在对他说的:曲家的长子嫡孙得有长子嫡孙的样子,哪怕做不成什么光宗耀祖的事情,也绝对不能让曲家的长辈跟亲戚看不起,丢了本家的脸面。

他知道她已经不在年轻,更何况她还为他奉献过十年的青春。他原是爱着她、感激她、敬重着她的。他想不管她与裴淼心之间闹出什么样的事情,只要不全是她的错处,他都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用这样的方式来回报一个女人无悔的青春。

“可不就是这样。”张太太弯唇笑道。

“我怎么会是害你?我若真心想要害你,当初早就把你在街上被年婷推倒时就差点流产的事情告诉先生了!而且我还知道,当年你到底是怎么设计让先生娶你进的家门,那个孩子明明已经保不住了,你还是吃药强行将孩子挽留住,留到最后才让先生……”

夏芷柔开始拼命挣扎,可阿成的力气却不容小觑,根本就没有给她任何转圜的余地。

……

天了,他都弄不明白这女人的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东西,彼此痛苦折磨了这么久,到现在才好不容易又走在一起。她难道就没有一点想要与他多待一会儿的心?

可还是止不住这邪恶的想法,他旋身从酒柜里又取了瓶红酒打开,两兄弟索性一人一瓶,就提着酒瓶坐在酒柜前的地毯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

“那如果我坚决不道歉呢?”

洛佳指了指旁边一间装饰装修豪华的中餐厅说:“曲家那位大少奶奶现在就在里面,陈副总跟律师都在……哎,你先听我把话说完啊!那么着急进去干嘛啊!”洛佳说着,一把拉住裴淼心的胳膊。

“啊嗯……我能说我知道今天裴淼心会到你的公司上班吗?”

“又是谁?”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那本来站在大办公桌前的男人突然大步过来,一把将她的肩头紧紧揽抱在自己怀里。

“哦。”裴淼心还是轻描淡写地应了一声,可又觉得不对,她同他现在到底算是什么关系,他到底又跟年婷说过什么东西。

“我做这份工作是因为我需要钱,可是我不会为了钱去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

“麻烦你拿这个给我看看!”柔媚娇软到骨子里的声音,将裴淼心涣散的神智重新召回。

旁边的夏母到是慌忙拉了拉夏芷柔的胳膊,“芷柔,你别跟你妹妹生气啊!早上妈陪你去产检的时候医生不是还有交代,你这一胎矜贵着呢,得好生对待。你妹妹这还不是为了帮你,免得那些阿猫阿狗的总想往我们的头上欺,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东西!”

他甚至根本没有办法想象她像四年前一样完全从他的生命里消失,哪怕她就在他的跟前,他也没办法容忍她对自己的冷漠疏离。他发现自己要下好大的决心,需要很多的压抑,才能控制住自己不去想她的事情,只要一想到她从此以后会跟另外一个男人生活在一起,她会有她自己的家庭,他就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呼吸——他拒绝,甚至根本就不能去想这样的事情。

“这孩子……”

沉默数秒,她还是抬手将他抓在自己臂上的大手轻轻松开了去。

窗外的夜色有些沉,她的心绪有一丝混乱和慌乱。想起白天遇到易琛时的清晰,他坚定又固执的眼神,还有那宾利车里对自己怒目望过来的男人——她知道自己在他们高家人的眼里到底是什么东西,害易琛自己父亲出殡的日子都不来,害他那么狼狈,害他在那么多人面前丢人。

她与他,本来就不该有那么多的交集。

背后的男人脸色微沉,“你偷听我讲电话?”

这句话一落,又狠狠搂了她的腰间一记,这才转身离去。

裴淼心努力扯了下唇角,回头看向谣言的中心道:“这个世界上,只有自己是什么人,才会用什么样的眼光看人。”

可是她答应了曲耀阳她会过来。

他显然楞在那里,身下高高隆起的物什简直让人尴尬到极点。

裴淼心弯唇笑了笑,一脸鄙视地看了眼他的身下,摇了摇头,蹲下身就开始洗碗。

本来想要出口的话,她却终究没有说得出来。

“我相信!我相信!”夏芷柔忙不迭地点头,点完了又低下头去看自己手上的手机,左右怎么按曲耀阳的电话那头就是没有人接。

“我刚才做梦了,一直一直做梦。我看见臣羽还在我的身边,他还同我说话了。他说的那些话好像都是从前对我说过的,可是每一句都那样清晰,就好像他才是在我的耳边说给我听的一样。”

深吸了一口气闭住眼睛,可是越不想去想就越是无法不想。

陈雪丽转头盯了他几秒,最终还是只得妥协,带裴淼心去了婴儿房的门口。

“就叫曲思羽吧!小名思羽,这样他长大了,才会知道,臣羽到底有多么爱他,多么希望他到这个世界上来。”

窗外的大雪,这时候下得似乎更猛了。

其实她自己也是在赌,赌厉冥皓会不会什么都不管也不顾地当面戳穿自己。她只是想要同嘉轩在一起,就算会被嘉轩看不起,她也只是想要同他在一起。

曲婉婉挽着尤嘉轩的胳膊往前走,听到聂皖瑜说话她就紧张,现在是怎么个意思?眼下曲家已经是这种状况了,这聂皖瑜还要回去纠缠自己的大哥?

推着行李往前走的厉冥皓一直没怎么说话,等将行李车交给站在门口的司机后才道;“你回a市干什么?你这边的学业结束了吗?好好的大姑娘家不认真读书,一天就瞎跑,你还怪外公外婆说你,不是自个儿找死么!”

厉冥皓摘下墨镜看向曲婉婉的方向,本来不带任何感情的眼眸落在她始终挽着尤嘉轩的胳膊,以及刚才两个人窃窃私语的场面,轻哼一声转过头来,一把将聂皖瑜推开,“那也碍不着你什么事儿,你跟她能一样么。”

……

聂皖瑜看到曲婉婉一脸紧张的模样就觉得好笑,“你那样看着我是做什么啊!我跟你哥的事最后没成,也不是你的原因,你干嘛一脸戒备地看着我啊?除非……”她悄悄靠近她耳边,一副诡异的眼神,“真的跟你有关?是你勾引了我表哥,让他去外公那里告我的状?”

她还记得初遇他时,图书馆里的一场邂逅,他就像是古代的君子,模样姣好翩翩而来,一下就敲动了她的芳心。

她轻笑出声,眼泪却已经夺眶而出,顺着眼角、脸颊缓缓滑落。

赶紧把车停在了路边,他深呼吸着让自己保持平静。

……

裴淼心睁大了眼睛站在那里,想要挣脱,可却又无可奈何。

以往那些自动送上门的女人,什么大胆的举动都敢对他做,像是这种事情更是家常便饭一样,可却从来没有一个女人像她,不只是他的身体,就连心也让他一块舒服。

她在绝望的情绪里起起伏伏,临到困了睡了,才突然听到他在自己耳边说道:“心心,我们以后好好过行吗?”

“不了,我只想看着你吃。”

“婉婉!”尤嘉轩在身后大叫,不过是区区两三秒的事情,雪亮的灯光已然刺眼地袭来。

尤嘉轩就瞪大了眼睛,看到奋力扑身上前的厉冥皓用力狠狠将她推开。

曲婉婉的手肘在地上狠狠擦碰而过,火辣辣的疼和巨大的冲击力,以至于后来很长一段时间里,她一直觉得自己出现了耳鸣。

可越靠近便越触目惊心,她想她或许一辈子都没想过,从来骄傲狂妄到极点的厉冥皓,会变成现如今这样。

汤蜜左左右右看过这房子后才道:“你离开那么久回来,怎么还住在原来的房子里头?我以为你会回‘御园’去,要知道易琛这些天有事没事都会到那去等你,好像你回来以后就会回到那里。”

“耀、耀阳!”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男人穿着随意,一件简单的休闲长裤和毛衣,帮着身边的老人干活时蹙起眉头来看她,“你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