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快穿之角色的逆袭 > 第21章:狼号鬼哭

第21章:狼号鬼哭

快穿之角色的逆袭 | 作者:小意思和猫儿| 更新时间:2019-09-02

说到此处,易峰忽然瞥见龙皇身后的袁清,当即又恭敬地道:“前辈何时回的仙界?”在龙宫中,易峰与斩天很本分,并未用强横的意念去窥测什么,故而没有提前知道袁清也随龙皇前来。

虽然受伤不轻,不过,易峰还能调动体内十系神灵之力,咬了咬牙,易峰让魔化神婴继续发动裂变神通,而自己继续防御。

斩天略微沉吟了片刻,道:“后来,主人便到了这个神界,于神界星空之中发现了一团本源之光,便要将之炼化。结果,他追着那团本源之光一直到了神界大陆,又到了天界。那团本源之光本是无主之物,乃是寰宇孕育而成,可到了天界之后,却有一位天级高手前来抢夺,主人与那天级高手一番大战,最终不敌,负伤而退。”

左右自己也得了莫大的好处,不愉快的事情就让它过去的好。

可这次材料行老板瞄了两眼后,说出了一个让易峰二人十分郁闷的答案:“呵呵,这不是什么碧霞珠,乃是融了许多碧烟珠后制成的、手工的、大号的碧烟珠。”

易峰郁闷之极,自己说什么了呀,分明只是说放了梦嫣仙子,就这么一句虽然是有偏向梦嫣仙子之嫌疑,也不值得南宫雪琪如此大做文章吧?

易峰此时若是去抵挡魔剑攻击,速度就会顿下,而连坤势必会将梦嫣仙子再次控制。

易峰此时正在传送阵中,见到如此情形,心中一凛。无数目光也在盯着他,他一阵头皮发麻,想要传送而去根本不可能,人家见自己心虚,肯定会攻击传送阵。

五位全速前进的武门天尊,紧紧衔住易峰与魔化神婴,只求将易峰拦截下来,根本没有丝毫减速的意思,可他们闷头前进之际,却不妨有一金色光团正在飞速靠近。

那三位得到奖励的修士,直接掉头进入了传送阵,白光闪过后就离开了神园。他们既然是贪婪指数最少的前三名,应该都不是贪婪之辈,此时得到了三件法宝的奖励,当然不会再去冒险。他们已经很满足这次的收获了。可以说,现在进入神园的修士若都出去了,这次的收获将远远超过以前无数次进入神园修士所得的总和。

战了许久后,金色大蜈蚣觉得如此下去必死无疑,浑身金光再次熊熊燃烧起来,它的气势再次攀升到一个新的高度,将大鸟的攻击挡下后,竟又化作流光逃遁而去。

若是现在让易峰去面对主宰级高手,在毫无限制的情况下,他完全可以轻松战胜四位以上的主宰联手。当然,这个只是指在神通法术上,不涉及功力、法宝、肉身。

祭台就在大殿中央位置,其实也就是由山石建造而成。在祭台上面安放着血红色的魔剑,通体透溢着缕缕红**雾,汇聚在大殿之中,缓缓向外散去。

极品疗伤神丹进入易峰腹中后,当即爆发,冲破玄关之后直入易峰识海,可就在汹涌地扑向易峰灵魂之时,却被一股子无形的波动挡住。

易峰只是冷哼一声,并未理睬。半晌过去后,另外一个分神中期高手也被鬼头吞噬,成为一个鬼头升级分神期的大补品。易峰试着结出几道神级法诀,都获得成功,便没有再练习了,只是紧紧盯着长空。

易峰片刻后就明白过来,那黑水玄蛇身形太过庞大,根本不能穿过这条山洞。它应是早就试过,知道这边山洞越来越狭窄,不适合它的展开攻击。

黑水玄蛇大惊,蛇头连忙收缩,同时又喷出一股子宛如汹涌浪潮一般黑水。

而易峰极目远眺之下,还能够看到,幽冥死城被昏暗的阴云笼罩,但不远处却是一片大亮。

在打坐之前,易峰将周围再次以龙骨堵上,而后又将那风火珠禁制起来收入体内。那风火珠虽然不是法宝,却是有着法宝应该具有的防御力与攻击力,效用非常喜人。

那储物戒指之中可是有着不少好东西,比如那神牌、那几瓶负极能量、那龙珠……

“放心吧,这老家伙只要觉察不到你是修神,肯定不会把你怎么样了,毕竟你对他而言,可是不可多得的晚辈弟子,他怎么可能自断羽翼。”斩天很肯定地说道。

然而,心中有着另一番打算的应成子却是迟迟没有去触碰易峰的灵根,这其中也有易峰的灵根与别人太不一样的原因,但应成子的算计才是最重要的。

神婴日后的作为,毕竟是需要易峰来负责的!以后神婴残杀生灵,易峰总不能对人家说:那都是神婴干的,与我无关!

那负极浪潮奈何不得易峰,易峰对它们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双方竟成僵持状态。

几息之后,极品灵器级别的血灵镜也是被火焰焚烧得挺不住了,也回到易峰的体内。

不多时后,众位修士也一起进入了山腹里,龙皇妃虽然气色已经好了很多,意识也渐渐恢复,但眼眸还是紧紧闭着,身子也是不能移动分毫,却是如易峰前世地球上的植物人一般无二,虽有命在,却如永眠。

这些法宝残片却不像之前那铁片一样不堪,除了斩天剑亲自出动之外,根本没有什么法宝可以将之破开,甚至连一丝痕迹都不能留下。

斩天笑着分析道:“我看那些材料也只是炼制下品仙丹的品级,只要你分别将它们提纯,而后投入丹炉之中融合,一粒下品仙丹也就出来了,不必为此费心的。”

接着易峰就只能等待了,至于能够炼制出什么仙丹来,易峰也不在乎了。

而在战斗还未白热化时,易峰就通知了辰震仙帝,让他带着易可儿、韩烟儿与康庄仙门弟子赶紧撤离。这么一帮高手在此拼斗,搞不好整个星球都能给爆了。

不过,这极品仙剑之中的剑元力,肯定是剑道高手灌注进去的。也就是说,这把极品仙剑极有可能就是仙界剑宗高手的法宝,不知因何遗落别处。

不过,极品仙剑虽然可以突破到风火珠面前,虽然它也很有灵性,但却是实实在在地被易峰握住了剑柄。

故而,这位神君虽然怒目瞪着易峰,却是迟迟不敢动手。就是不提那位神秘高手,单凭易峰此时的实力,也让这位神君难以揣摩。

易峰神念笼罩之下,很容易发现,那数十道流光之中,大半都是祖神的化身,还有十几位本体下来的非祖神级高手,但也是当年剑宗老者那样的修为,几乎都是一脚踏入祖神之境的强者。

易峰顿时怒了,敢打自己女人,即使是自己女人的父亲也不行,他一把将泪水已经啪嗒啪嗒的韩烟儿拉到身边,微微向前一步,双目中凶光阵阵,怒道:“你这混蛋手贱不成?”

这个变化让易峰始料未及,也怪发现那帝君太晚了,不然他肯定早就逃走了。

裂变刚刚在凤凰天尊身边炸开,它便感受到了钻心的苦痛,随后便头脑一阵恍惚。

“呃……”易峰被噎住了,不知道该如何应答。

易峰讶然,转而便恍然大悟——

从革膺帝君趁人之危夺取了纳兰帝君的地盘以及这次偷袭蓝骄帝君的事情就可以看出,这革膺帝君绝非善类,而且为人十分果敢,不是那种做事瞻前顾后的优柔寡断之辈。也正是这样的人,往往能够成就大事,也是最令人值得提防的。

当易峰停下时,心中万分惊讶,因为自己的肉身丝毫无损,可却被人夺舍了。

————————————————————————————

“这里面的血丝,估计是你的精血,现在已经快将整个月牙玉填满了。”小莲望着手中的月牙玉,依然神色迷茫地说道。

易峰之所以要放出鬼头大军,乃是因为未扑过来的还有近二十万妖族大军,而夜统领此时还有十几万魔修被包围着。妖族肯定是想用五万之数先挡住魔道援军,待他们将残存的十几万北方军杀光后,腾出手来对付易峰的这支独立军。这也是他们妖族早就算计好的,他们看到援军只有二万,似乎也同时看到了胜利的希望。

元畅一滞,随后道:“我可不是来解释什么,更不是来请你原谅什么,我只是想和你说说,此次那几位天尊请我去说了些什么。你应该知道,若不是有十分要紧的事情,你在康州城内动手时,我应该是在场的,不会去别的地方,而且其他势力也会有天尊在康州城。我们之所以都不在,就是因为……”

此时,易峰来到海面之上,仰头看着漫天繁星,星辉之力再次从天上射下来,汇集在斩天剑剑锋之处,随着易峰爆喝一声,易峰丹田之中的星辰珠顿时一颤,磅礴而且霸道的星辰之力飞速沿着筋脉灌注到斩天剑中。

不过,单凭一把上品仙剑,一位渡劫期的剑修还不足以将连破穹击伤,这人肯定还有更加强大的本事。

“剑域之万剑凌虚!”

炎傲不为所动,身前却是蓦然出现一条万丈火龙,临空一记神龙摆尾就将几道冰箭扫飞出去。

炎傲又提醒了一句,战刀登时烈焰高涨,似乎带着一股子焚天之火一般,周围的空间果然是当即破裂,浩荡的刀意汹涌如潮,席卷八方。

对于两位主宰而言,少了诅咒的威胁后,她们恢复的速度很快,虽然短时间内没有可能彻底好转,但肯定可以恢复很多神通。

自进入岛屿中时易峰就已发现没有后路了,想退出去都不可能,只能另寻出路。

不看还好,这一看斩天就轻松地对易峰说道:“小子,这沙鼠妖情况也不乐观呀,他现在撑着如没事儿一般,实际上已经是外强中干,肉身的伤势虽然不比你沉重,但是几条主要的筋脉也都已经断裂,其实力估计能够发挥三成就不错了。其他修士也都差不多,甚至还不如沙鼠妖。现在我估计,他们谁都不敢动手了。”

星空剑诀依然强大,这片被神龙天赋神通完全封锁的空间,紫色剑芒居然还可以飞射,但速度下降了很多,而且威势似乎也受到了极大限制。

易峰苦笑一声,自己若是有办法,岂会如此颓废,岂会说出那般失志的言语来。

如此这般,才让易峰轻易得手。

前番数战后,鬼灵此时已经负伤,她的血灵镜虽然拥有着极其强悍的恢复能力,但也已经不能再次出战,因为剑宗剑域高手的仙剑比血灵镜的品级高了一层,而且刘一川的那个金色小剑的攻击力更不是中品魔器可以抵挡的。

冷依依本来还伤心欲绝,忽而听到易峰冒出这么一句,先是一怔,随即便轻松了许多。易峰这两句话,明显是调侃大家,也可以看出易峰的态度。

近一丈高的身形,血肉虽然也是一片模糊,但却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而且血肉之躯似乎正在渐渐恢复,若是再有些年月,这位不死强者肯定可以完全蜕变成正常人,但它依然还是一位不死生物,必须得到海量的生命元力,必须褪尽一身死气,还必须要在神界大陆休养无数年,它才有可能复活成正在的活人。

在巫妖身边,乃是一片血色池水,斩天说那就是血咒灵泉。而在巫妖头顶,却是十分高远,但却也没有露出乾坤,只是在四面石壁间有无数洞窟,斩天说里面有许多棺木,由于棺木都被加持了高级神禁,斩天的神识透不进去,也难以弄清楚里面有何物。

整个炼器过程,足足持续了十几天才到关键时刻。

那些被砍了的树木,许久都没有恢复原状,倒是流溢出了微弱的生命元力的波动。这个差不多可以证明,这里不是幻境,但是不是有阵法加持这里就不能肯定了。

而在神园之上,易峰曾得到过一株生命小树,也正是因为那棵小树,易峰才得以成就十系神灵之力,才能在以后的修炼中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成为震古烁今的人物之一。

这里倒底是怎样一处所在?易峰不禁在心中连连发问。

但这个星球却有着非常美丽的精致,整个星球上都是被皑皑白雪覆盖,可却也生长着一种极其耐寒的枫树。这种枫树个头不算很高,最高的也只有两丈,而低矮一点的只有一米而已。

这三位应该是知道神园的一些秘密,估计那三块玉简的内容,它们三位都能看明白,但易峰肯定不会将三块玉简给它们去观看。

易峰这才回神,尴尬地挠了挠后脑勺,支吾地回道:“美、美,非常美。”

“呃……”易峰稍显迟钝,而后直接将血灵镜祭了出来,故作疑惑地问道,“仙子也知道这是血灵镜?这个法宝,乃是我无意间拾到的,当时残破不堪,我见其材质特殊便将之收起,没想到没过多久,它自己居然自动恢复了,你说奇怪不奇怪?”

那领域威势竟是和易峰的十系融合领域一般无二,而且瞬即便与易峰的领域融合起来,两个十系融合领域叠加在一起,顿时便让那猝不及防的金衣天尊的速度降到了最低,他的骨矛也没有能够击中易峰,易峰险而又险地逃过一劫。

易峰正要再接话,门外却是传来应成子那粗狂而爽朗的笑语声。

而应成子却是大大咧咧地说道:“些许皮肉伤就要放弃争夺冠军的机会,我应成子这一脉可不允许出现如此懦夫。”

没有继续走,即便是有传送阵可以使用,易峰等人也只能停下来。

当冷依依抱着试试看态度将这株天魂草给易峰看时,就被斩天给认了出来。

此时,易峰正在星空之中练习星芒剑诀,极度凝聚的紫色剑芒,宛如利剑一般破空而出,一直飞驰了几百里才停下来。

易峰也有飞行法宝,而且是上品灵器级别,乃是他击杀敌人的战利品,取自于一位渡劫期高手的储物法宝。

知道芸霜已经安全撤退,易峰唯一记挂的,也只有那雪人族公主此时的安危了。但却没有与之联系的方式。

“你小子不是有粒仙丹吗?如今也就只有以仙丹之药效或许能够救她,只是要看你舍得不舍得了,毕竟仙丹可是修真界极其罕见的东西,也是你的保命依仗之一。你现在的伤势虽然不致命,但若是以仙丹来治疗会很快恢复,而且还能够让你修为更进一步。”斩天腔调怪异地对易峰说道。

如此做,也算是稳妥起见,是担心万一来人不顾一切救走了南宫雪琪,事情就砸了。而如此一来,来人就算是救走南宫雪琪,也还要顾虑另外一个晚辈,而那晚辈与南宫雪琪一样,也是身怀南宫一族的血脉。来人若是顾及南宫雪琪,就不会不在乎南宫雪琪的父亲。

血焰魔帝听此,明显一怔,而来人也没有动,只是等着他给答案。

虚影渐渐清晰,竟是一个老态龙钟的老头模样,不过,依然感觉那么不真实,就像是传说中的鬼魂一般飘渺。

易峰左右无事,韩烟儿与易可儿都在身边,康庄仙门有辰震仙帝照料,他很安心的在龙星喝喜酒,当然也少不了给新婚夫妇送一份厚礼。

连续折腾了这么长时间,易峰现在是又累又乏,在瑟瑟的寒风中,他实在不能再扛下去,连忙起身向乞丐们聚集的小屋里奔去。

总共有六人,一位金仙初期修士,另外四位都是天仙,剩下的那位甚至只有地仙期修为。而那地仙俨然还是个孩子模样,不过,他们却是不知道弄倒了多少玄仙级高手。

“嘿嘿,第九千九百九十九个了,再有一个就破万咯,值得庆贺呀。”那金仙初期修士干笑着说道。金仙初期修士,却是显得十分富态,如世俗里三百斤重的大胖子。

随着二哥的脚步在移动,其他几人忿忿难平的声音渐渐低下来,他们都是一脸希冀地看着自己的二哥(二弟),因为这家伙时常会有惊人之举,似乎一切在他眼中都无法遁形。在这个团队之中,虽然大家都称呼那金仙初期修士为大哥,但这二哥才是大家心中的绝对领导者。

海水是导电了,是让雷霆的速度变快很多,但海水同样可以削弱雷霆的威力,应该是说发挥了电阻的效用,这也会让原本可以伤害易峰的雷霆变得不那么可怕了。

见到易峰逃遁的速度如此之快,那魔龙心中越发肯定对方是做贼心虚,于是也加快速度,竟是比斩天剑还快了一丝。

而被黑色果子提升了许多的金龙精神力也与易峰原先修炼出来的精神力汇合到一起,继而涌入识海之中,竟是向易峰的三颗魂珠冲去。

不过,似乎是精神力的能量不够,又一天时间过去后,易峰灵魂化虚的速度越来越慢,三颗魂珠也没有完全透明。

云空天尊想着想着,却是不禁将头抬起,仰望苍穹,似乎这一切与那天界的祖神大有干系。之前他就猜测过,祖神应该是不能下界来的,但他们也痛恶修炼天典的修士,那么他们就会想办法干涉下界的修炼格局。由此可以想到,自己当初的陨落必定和天上的祖神有着不可推卸的关系,只是不知道是一位祖神做的手脚,还是多位祖神。

而从易峰的这句话里,龙皇自然是可以听出点异样的意味儿来。

说完,不等易峰接话,革坦仙帝就已经动手,只见他身上似乎有奇异的光彩闪动,跟着他的速度便是骤然提升,几乎快到易峰都不能及时作出防御的地步,而他的攻击则是化作一道流光,已经近在易峰眼前。

方才易峰的神情太过急切,三眼碧水猿几乎没有怎么犹豫就将易峰传送了。可是,现在再细细一想,不禁觉得有点太冒失了。

当易峰从石壁上落下时,那螳螂妖兽的巨钳也再次袭来,易峰却是将噬魂魔杖与天火玉净瓶、血灵镜都祭了出来。

虽然只是降了一阶,但帝级中期到帝级后期的魂力,几乎是易峰总魂力的八成之多,而且最为关键的是,魂力与精血的流失还在继续。

这才是让纳兰帝君真在头疼的,不过,他实力在那里摆着呢,血焰魔帝想要逃走的可能性依旧是微乎其微。

将一颗可以提升魂力的仙丹导入龙皇妃的识海,斩天将那仙丹完全控制起来,只让它缓慢地流出丝丝缕缕的魂力,然后让那魂力与龙皇妃的灵魂接触。

易峰此时双手已经满是鲜血,全身也不知道多少伤痕。易峰就奇怪了,自己这中品灵器级别的肉身都难以坚持,这些石子却是安然无恙。

“小子,该动手了!”

而小黑似乎也知道了银甲地龙王的厉害,只是默默守护在易峰身边,并未再次扑上去。

主人不来出迎,易峰倒也不会计较这些,施施然地走进神府,却是发觉自己的魂力顿时被限制在身体之中,难以透出半分。

而星空之中的仙人高手们也已经纷纷汇集而来,全部浮立在半空,拦着易峰三人。

易峰只看了一会儿,就已经明白,这应该是一种新酒水诞生,而邀霞酒楼这是在为新出的酒水做宣传,一旦大家都喜欢了,日后的生意肯定是红红火火。

二人跟着过去,却是见到在许多城卫的组织下,大城中的修士如同泄闸的洪水一般奔腾出城。易峰纳闷的是,如果要让大家都离开,将阵法完全开启,岂不是走得更快。

二人相视一眼,小莲拉着易峰退开,道:“我们去城中僻静处,攻破这个大阵!”

梦嫣仙子身份不一般,在修真界之所以会得到那般好的待遇,也全是因为她在仙界有着极其强悍的背景,而这份背景就在于这老头身上。

“哦?那就破开来看看吧。”梦嫣仙子说着,就也飞到冰层上空,其他几位正道高手也尾随而来。

易峰倒也没有摆谱,见众人破冰速度如此缓慢,便亲自驱使斩天剑不断轰下,丝丝缕缕却清晰可见的裂纹出现在冰面上,时不时还有咔咔的声响从冰层中透出来。

而远处的越贤与两位越玄神宗高手都是连连后退,满脸惊诧与不可思议。

现在又有两位高手前来,强盗团的仙帝以下修士也全部聚拢在一起,形成合力之下,也是一股不容小觑的实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