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快穿之角色的逆袭 > 第19章:玄冰凶

第19章:玄冰凶

快穿之角色的逆袭 | 作者:小意思和猫儿| 更新时间:2019-09-02

连只蚊子都没有惊动,凤轻尘与九皇叔共乘一骑,策马而去,很快两人的身影就被夜色给淹没了。

“学生见过九皇叔,千岁千岁千千岁。”

试探到最后,自然是没有结果,王锦凌听罢,只能作罢,将精力放在北陵、南陵、西陵那一堆乱七八糟的事情上。

凤轻尘,我不信你每一次运气都这么好,回京的路还长着,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厉害……1418急救,为了儿子而努力奋斗

不管明微公主手上的东西,有多大的价值,早晚也会落到洛王手里,等到明微公主没有价值了,洛王还会不遗余力的保护她吗?

睚眦必报才是真正的凤轻尘,崔家人伤及她的性命,触了她的逆麟,她绝不妥协,那些人不想让崔浩亭有争夺家主的机会,她就非要给崔浩亭制造这个机会……

人总是同情弱者,即使这个弱者,只是表面上娇弱,可依旧能博得他人的好感。

“这简直是世外桃源。”凤轻尘拉住缰绳,没有继续往前。

“那就好,这么来一去甚是费时,待到王锦凌的信送来,黄花菜都凉了。”从东陵皇城送信到这里,来回最快也要半个月。

明微公主选错了合作对象,东陵子洛绝不是个有情有义的人,皇后也不会同意,东陵子洛取个异国公主。

六个护卫得令,便不再顾忌玉华兰芝,完全放开手脚,凶狠地扑向九皇叔,好像要将九皇叔撕碎。

这几天她想买地的消息一放出去,明里暗里阻拦的人不知多少,甚至有人直接放话,凤轻尘不把上下的官员打点好1;148471591054062,即使买到了地也别想守住。

圆脸侍女站在原地平定了紊乱的气息后,恭敬的上前给凤轻尘和孙正道行礼:“奴婢秋雨见过凤小姐、孙大人。”

看秋雪一副不服的样子,秋雨也懒得多说,直接说出苏绾的命令:“秋雪,小姐让我告诉你,她知道你忠心耿耿,可忠心也要有眼色,今天这件事你办得实在不漂亮,小姐罚你在这里跪一个时辰。”

至于九皇叔身边的人,则是随意打了个招呼。

“你是?”西陵长公主停下脚步,打量李弦月。

换言之,西陵长公主要带凤谨回去,而且不惜一切代价。

暄少奇站在原地看了一眼,轻笑一声,正准备独自离去时,却被玄月宫主和李玄月缠上,李玄月脸色不太好看,玄月宫主别俱深意地看着暄少奇,约暄少奇同行。

今天一踏入书房,苏文清就发现自己书桌上的砚台乱了。

见凤轻尘半天不说话,两小丫鬟心中暗暗焦急,小姐要是对不出来,可就丢脸了,她们有心想要帮忙,可是……

说话间,王锦凌便优雅地走到凤轻尘身边,提笔蘸墨,眼带笑意。

“真的是大公子,大公子来逐风楼了,快,快出去看看。”逐风楼内的人听到店小二的声音,纷纷嚷了起来,一个个往外跑,逐风楼的门口很快就挤满了人,将镜月兄妹二人挤到一边。

大家就这么相安无事的在玄医谷住下,可是左岸、苏文航、凤谨都可以无限制的住下去,九皇叔却不行。

药商和医生是不一样的,前者是生意人,生意人利益至上,云海这话最多三分真,可他说得没有错,找不出原因还会有很多人,因为云家药材而死,云家药铺也会失了名声。

“好,既然文杭这么说,凤姐姐就试一试。”

“凤姑娘肯出手,云某就感激不尽。”不愧是生意人,云海的话听着就让人舒心。

原本还心存愧疚,现在却是一点也不同情了,一切都是凤轻尘自找的,是她自己不知羞耻。

身后的侍卫这才发现不对劲,刚准备上前,却被东陵子洛呵退:“都给本王退下,没有本王的命令,不许上前。”

用完饭,凤轻尘就闲了下来,她一个女孩子,再加上父母刚下葬没多久,完全不用出门去给人拜年,只需要呆在家里便好。

凤轻尘小心的察看九皇叔的脸色,可惜九皇叔从头到尾都是一副没有表情的样子,根本看不出喜怒,凤轻尘只从九皇叔身上散发出来的寒气,推测九皇叔这次真得很生气,很生气……

“老七,你说什么胡话,你知不知道你这番话被人听去了,我们会是什么下惨。”六长老头痛了,示意凤离挚上前,让他安抚住七长老。

正好西陵天宇闲得慌,她给天宇找点事做,免得他下次又作死的,要自己去南海寻珍珠。

本以为凤轻尘就算不感动,也该高兴一下,结果凤轻尘只是漫不惊心地说了一句:“九皇叔有心了。”

不过,符临特意安排这一出,应该是不信蓝景阳的吧,不然……符临不会让蓝景阳出言诈她。

看凤轻尘放下了身段,九皇叔眸中的冰冷也因此消退了三分,现在是非常时期,他绝不允许那什么乱七八糟的人威胁到他的地位。

凤轻尘却不知九皇叔在不安什么,只用力的推开九皇叔,推不开就用打的……

“这些鬼兵有了统帅,实力大涨,我们不宜硬战,退到山洞里,拿下鬼将再说。”鬼兵不可怕,可数量繁多,各项兵种齐全,又懂得布阵进攻的鬼兵,真得很可怕。

在鬼将身上放兵符,绝不是为了让人认出鬼将的身份,兵符是用来调兵遣将的。在军中,认令不认人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凤轻尘只听不说话,不多时就有宫女打来温水,绞了帕子给凤轻尘净面,按理这个时候九皇叔应该回避,可九皇叔却像是不知一般,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崔公子,检查结果出来,元希先生的血液和你匹配,你让他做好准备,明天就给我住到凤府去。”

“清理门户。”蓝九卿手中的剑没有停,直接朝玄情的面门刺去,玄情早有防备,脚尖一点,一个旋身便避了过去。

玄情越说越愤怒,她原本是真心想要依附蓝氏,可和玄霄宫、玄月宫的宫主一通信,才发现这两人什么都不知,蓝氏也没有找过他们。

不过,卢家也是聪明人,他们并没有直接找上九皇叔,而是找上总督夫人,总督夫人给九皇叔凤轻尘下打下手,他们就给总督夫人打下手,1;148471591054062不管花费多大,务必要把凤轻尘宴会办得尽善尽美,让九皇叔看到他们的诚意。

舞姬惊恐万分,娇媚的小人儿一个个乖乖跪下,在烛火的照射下,脸色白的吓人,一个个就如同待宰的羔羊,拼命的咬唇,生怕哭出声后惹怒了皇上。

凤轻尘轻笑一声,提醒道:“你们是九皇叔请来的人,皇上要不防备才有鬼。”

其身不洁人,你全家都其身不洁!

到花厅时,佟珏和佟瑶刚好把早膳摆上。

“出事了。”

“这个……”侍卫一难为难,这个时候往前凑,那1;148471591054062是笨蛋。

“不是外人,那就是内人了?怎么……这位是清歌小姐的情人。”御尤大大咧咧,说的话也不怎么文雅,凤离清歌冰脸染上一抹红晕,却没有否定。

“原来真是你的情人,来我们狼族还带个情郎,这可不是名门贵女会做得事。”御尤讽刺的说道。

凤离清歌薄怒,眼神一冷:“狼主夫人你说话客气一点,你说我不好,你以为那个凤轻尘是好的嘛,无媒无聘就与人苟合,丢尽了凤离王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