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快穿之角色的逆袭 > 第15章:鬼魅

第15章:鬼魅

快穿之角色的逆袭 | 作者:小意思和猫儿| 更新时间:2019-09-02

“哎……”欧阳志一声叹息:“但愿吧。”

“咳咳……”弘治皇帝板起脸来,厉声道:“方继藩,你可知罪。”

可是他竟发现这刘钱对那中旬男人亦步亦趋,甚至神色间显露出几分恭敬,方继藩的心里猛的咯噔了一下,这个人……

可细细一想,这时代一两银子不是小数目,能抵得上后世差不多两百块,六七万两,这便相当于几百上千万巨款了。

方继藩目光炯炯地盯着他道:“自然是这幅画,能卖多少?”

方继藩瞳孔收缩,nmgb,他心里大骂,因为他看到那老先生已从箱中取出了寸长的银针,一脸痛心疾首的样子,朝方继藩道:“少爷所患之症乃是脑疾,切不可讳疾忌医,来来来,莫怕,莫怕…扎一针就好了…”

一个恶贯满盈的败家子,行为举止如此反常,在别人眼里,不是神经病,是什么?

原来在这堂中的红木官帽椅不见了,那茶几还有墙上的字画也不翼而飞了,便连灯架子竟也凭空没了踪影。

他见了邓健,便又恢复了浪荡子的模样,吹着口哨,连腿都迈得更开了:“鬼叫什么叫!”

方继藩站了起来,道:“小邓邓……”

心里虽是鄙视,可日子还得过下去。

可过不了多久,宦官便去而复返:“陛下,不妙,不妙了,通政司派人去方家问过了,说是南和伯………昏厥了过去……”

邓健看得目瞪口呆,少爷,你连床都卖……

可细细一想,这杀一只鸡,都用了三把牛刀了,还差自己这一把吗?

此后,朱厚照和方继藩便直接逃之夭夭,不见了踪影。

弘治皇帝其实内心深处,哪怕是知道商贾的重要,可骨子里,终究还是受了儒学的影响,对于商贾,依旧存在几分轻贱。

朱厚照懵了。

看着父皇的笑容,朱厚照却是纠结起来,是为啥会加一个也字。

朱厚照有了半月前的教训,露出笑容道:“承蒙父皇夸奖,儿臣喜不自胜。“

他太熟悉杀猪匠的手法了,杀之前,先给猪吃一顿好的,放放风,让它娱乐一下,然后捆绑起来,一刀封喉,放血。

说罢,弘治皇帝起身:“时候不早,朕也该回宫去了,在这里,太子学到了东西,朕也学到了不少的东西,刘卿,李卿,走吧。”

“哎……”弘治皇帝叹了口气,眼带忧心的道:“朕的儿子,是个奇才,唯独是缺乏御人之术啊。”

只是觉得……这家伙什么都好,偏偏就对任何东西都不懂得珍惜,在这作坊里摆阔,糟蹋着钱粮,被人蒙蔽,这……

另一方面,腌鱼的买卖,也受到了极大影响。

可这温开水喝了一半,虽是这温水喝了半个月,想到此时种种,自己这半月以来,历经了无数的艰辛,其结果……可能会比较糟糕……

哪怕是这一场赌局输了。

“滚吧。”

“儿臣想问,这十全大补露,当真是灵丹妙药吗?”

哪怕是一旁的刘健和李东阳,尽头是大明最顶尖的人才,却也是一无所知的样子。

这是他极好的表现机会。

这刘掌柜在扈从的搀扶下上车。

说着,杨霞激动的接过了手谕,这手谕的风格,太像陛下了,陛下当初就是用这种简洁的命令传达军令的,等他接过了手谕,一看字迹,再没有任何疑虑了,这定是陛下的手书,一点都没错,当初,陛下可是亲自上过夜课,给他们传授过学问的,这字迹,化成灰,杨霞也认得。

“是是是……”杨霞笑的跟个孩子似得,朝着周遭那些懵逼的士兵道:“都聋了,开门,迎驾,迎驾……快,都赶紧的,将门打开一些,咱们的皇上回来了,皇上,凯旋而归了!”

他的话,说到了这里,其实意思已经很明确了。

其实这个时候,陈凯之的一言一行,对于他们而言,都富含了无数的讯息。

这短短一截话,便将陈凯之的内心彻底的曝露在了文武们的面前。

架空文写的想死,剧情到了后期很不好安排,老虎好好琢磨琢磨剧情吧。第一次写架空,真的太累了。项正显然已经感受到了梁萧的变化。

梁萧叹了口气:“臣是陛下左右肱骨之臣,就算能得到陈凯之的赦免,怕今夜之后,也只会被废黜为庶人,臣能吃他什么迷魂汤呢,臣自知,只有陛下,才能使臣成为公侯,可现在,都到了如此地步,臣这样做,只是因为陛下不能活下去了,大楚已经结束了,千百年之能后,能记得起大楚的人,只能从史册中翻寻这些过往的云烟,大楚既已亡,陛下是不能活的,国破人怎么可以留呢?臣送陛下上路吧。”

可项正似乎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于是一下子,他又和颜悦色起来:“梁卿家说的极是,想来,朕是多虑了,哎,其实若是梁卿家趁此机会,挖断了河堤,使这洛阳内外,成了泽国,正好,可趁此大水,掩护楚军后撤,而陈凯之自己都焦头烂额,料来,也不敢追击。只是而今,朕与诸将士们坐困于此,进又进不得,退又退不得,这陈凯之的军马,其实也没什么可怕的,朕唯一担心的,反而是楚军上下,不能团结一心,梁卿家是朕的肱骨,朕欲封你为王,就封为陈王吧,至于其他的将士,也都各有封赏,告诉他们,只要他们肯与朕同舟共济,朕绝不吝啬赏赐。”

若非心虚,怎么可能破坏数百年的祖宗之法,如此的将异姓王当不值钱的东西丢出去。

梁萧却是悲从心来,泪水磅礴:“陛下,咱们大楚完了,臣……原还以为,到了如此危机时刻,陛下定当有什么扭转乾坤的圣明手段,所以臣对陛下,还抱有一丝的希望。可当陛下要封臣为王的时候,臣却清醒了,一下子明白,陛下没有了任何的手段,陛下看似是智珠在握,可实则,却已心里惶恐万分。陛下虽依旧还高高在上,其实……却已被吓破了胆,陛下尚且如此,三军又何尝不是如此呢?那陈凯之携灭胡之威,震动天下,谁敢当陈军的锋芒。陛下,臣放出了斥候,已经确定,就在十里外结寨的陈军,确实只有五千人,可他们磨刀霍霍,随时要对数十万的楚军发起进攻,而大楚……却是完了。臣对陛下的忠心,天日可鉴,可是……臣却明白,而今,一切都已于事无补。”

禁卫们迅速的开始结阵,他们似乎极害怕落单,而且,他们的军事素养也是高的吓人,除此之外,在后队的禁卫开始取出了手弩,那弓弦和机括的摩擦声,显得极怪异。

在这正前方,千军万马如旋风一般的疾驰而来,那一柄柄闪着寒芒的战刀,犹如死神之镰。

遭遇袭击,他们可以接受。

“陛下!”梁萧跪下,只是滔滔大哭:“臣每一句话,都是真的,绝不敢欺瞒陛下,还请陛下明鉴,臣的兵马,已是覆灭,越军,也完了,都督吴楚,已被斩杀,臣亲眼看到了他的尸首,臣之所以能活着回来见陛下,只是因为,那陈凯之……那陈凯之……”

答案,似乎已经不言自明了。

楚军和越军们,终于看清了对方。

任谁都明白,水淹洛阳,再加上人为的瘟疫,这是要将数十万人置之死地,城外有军马围攻,城内则变为一片泽国,瘟疫横行,到时,只恐没几个人能够逃过。

转眼之间,便见那汉使刘涛在无数官兵的拥簇之下迎面而来。

“陛下凯旋而归,实是可喜可贺。”他的内心,是喜出望外的,这是第一次,大陈彻底的稳固了河西走廊,有了稳固的大后方,数百年无法打破的平衡,在今日,却是彻底的被打破了。

眼下竟连个胡人的斥候都不见踪影,这就更令朱寿怀疑了。

为首之人,乃是大陈的翰林,叫刘涛,他带着数十人,飞马而来,他们所持的旌旗,猎猎作响。

而刘涛迎面而来的时候,便口里大吼:“吾奉大汉天子之命而来,胡军覆没,尔等汉儿接旨!”

虽是在关外生活,却和大陈一样,说着同样的语言,写着同样的文字,保持着一样的习俗。

有人喜极而泣,不断的用护手擦拭眼泪。

何秀打了个冷战:“饶命!”

赫连大汗一听,毫不犹豫,跪在了地上。

直到一柄刺刀,突的出现在了陈无极有限的视线,那刺刀在霞光之下,闪闪生辉,令陈无极忙的闭眼,可当陈无极张开了眼帘时,便听到了一声闷哼,那一柄刺刀,已自那胡人的后背刺进去,直插心脏,那胡人随即,便再没有了声音,刺刀拔了出来,鲜血淋漓。

陈无极只是粗重的呼吸,他想问一问战况,可他张口,只能自喉头里发出呀呀的声音。

叮当……

而胜利者更来不及彰显胜利,因为,下一个敌人,已是奔杀而来。

这些汉人,远比他们想象中顽强的多,即便是短兵相接,他们所表现出来的韧劲和无畏,令胡人们有些猝不及防。

“守住!”陈无极知道自己的大吼,不会有多少人听到,他已冲入了敌阵,斩杀了一个胡人,身边的战友和胡人,越来越少,一个又一个倒下,倒在那汇聚成河的血水之中,陈无极瞬间感觉,自己的眼睛竟被泪水浸湿了,他觉得自己的鼻头有些酸楚,身后许许多多的人,他们都曾和自己在一个营地,宛如兄弟一般,他甚至可以叫出许多熟悉面孔的名字,知道他们的爱好,他亲眼看到一个才十七岁的少年,直接被胡人削掉了手臂,当他倒下的时候,数个胡人一齐刀剑刺下,最终使他断了呼吸。

于是乎,眼下似乎只好硬着头皮了。

身后,瞬间爆发出了冲破云霄的喊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