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快穿之角色的逆袭 > 第14章:无敌玄

第14章:无敌玄

快穿之角色的逆袭 | 作者:小意思和猫儿| 更新时间:2019-09-02

众人不由的纷纷的愣住,这,是什么情况。

众人再次的惊愕,万万没有想到,那女子脸上的伤竟然是假的,那么刚刚就是用一个假证人逼着李玉认了罪。

上官云端虽然没有望向他,但是心下也有些好奇,不知道他会选谁?鸾儿到底是怎么死的?

上官傲天听到上官凌雨的吼声时,有着几分心力交瘁的心疼,原本想让人把她抬下去,找个人为她医治一下,却没有想到,夜无痕已经开了口。

“雨儿,雨儿,娘亲不会让你受那种苦的,不会的。”二夫人揽着她的手,微微的收紧了几分,一双眸子中却隐过了几分狠绝。一个女人到了那种地方,受那种折磨,还不如死了算了。

“你说,你的肚子里怀了绝王的孩子?”上官云端的眸子望向她的腹部,轻声说道,此刻的她,仍就是一脸的轻笑,没有人能够猜到她在想什么。

“是。”那个侍卫犹豫了一下,这才应了一声,然后快速的出了王府。

凤阑绝的眸子猛然的眯起,“他真是好大的胆子。”

吩咐完后,凤阑绝便带着上官云端快速的离开。

那些侍卫再次的愣住,不过看到上官云端一脸的坚定,还是不敢违抗她的话,最后留下了两个侍卫保护上官云端,其它的人都去帮忙了。

“我现在就去收拾,也告诉絮儿收拾一下。”丞相夫人说完后便快速的转身,走回自己的房间去收拾了。

而且他跟太上皇刚刚从大殿上回来,若是他们有十分重要的事情早就说了,也不必这个时候单独来找他。

那话语极为的客气,或者还带着几分刻意的谦虚,只是,那声音,却似乎有几分僵硬。

那侍卫,很快便拿着一本书走了回来,严大人这次从自己的怀里,拿出他原先带了那本,一起递到了皇上的面前。

这下好戏是真的要上场了。

众人听到上官云端的话,都纷纷的愣住,谁都没有想她会这般直接的回绝了蓝城的公主,而且还是这般毫不流情面的冷硬的口气。

只是,没有想到,皇上竟然也插进来,公然的维护蓝岚。

一句命令,更是直接的指出了皇上的强压。

上官云端直接忽略那一道道的目光,只是专注的写着自己的数字。

然后快速的转向皇上,说道,“父皇,她肯定是乱写的,就这个傻子,她能写出会,肯定是乱写一通,想要蒙混过关。”

毕竟,这越靠后,每个数字相加的次数就越多,她是如何,将那些多的数字一下子加出来的。

夜如梦语结,那本来含情默默的眸子中,快速的漫过几分怒火,一双手,也是猛然的收紧,此刻,她是真的想一下子把身边的上官云端给掐死。

夜如梦虽然极为的不甘心,但是,自己此刻这般的狼狈,只能一脸气愤的下去了。

这一次,上官云端是真的有些想不明白了。

不过,这也怪不得别人,只能怪老夫人自己太过盛气凌人了。

她就是想要看到有人来抢皇嫂,到时候就可以看到皇兄紧张的样子了,只是可惜了夜无痕竟然不配合。

“报复他?你觉的可能吗?”上官云端微微失笑,报复夜无痕,用她一生的幸福来报复夜无痕,这怎么可能?

为了她,更是付出了太多。

各位大臣已经都陆续到来,而那些大臣的夫人却都迟迟的没到。

“进去多长时间了。”凤阑锐的眸子微微的眯了一下,再次沉声问道。

而为了掩饰他们真正的关系,他便对外宣称,她是他的女人。

不过,既然是皇兄喜欢的,她也不好说什么,而且,既然是皇兄决定的事情,也没有人能够阻止,更何况,皇兄也说了,这一次是来正式提亲的,那么也就是说,是经过了父皇跟母后的同意的,所以,这件事,也根本就没有她插嘴的份。

“王爷有什么事吗?”凤忆希知道自己逃不掉,便只能停下来,不过身子却微微的向后退了几步,刻意的与他拉开了些许的距离。

上官云端微垂的眸了中隐过一冷意,哼,想要诬陷她,李贵妃既然如此,那就怪不得她了。

平时,她们之间的争斗,他可以睁只眼,闭只眼,算了,但是今天竟然用这种毒,而且还是给贵妃与王爷。

因为,这链子必须是你最亲,最爱的人给你戴上才行,要不然用不了多久就会掉的。

“云儿,你到了凤月国,不能再像在将军府时这般的随意,要懂规矩,要注意礼节,不能给我们将军府丢脸,更不能给夜阑国丢脸。”老夫人听到上官傲天的话,也在一边提醒道,只是,她担心的却不是自己孙女的安危,而是将军府的面子。

“什么事?”上官傲天双眸微沉,突然开口说道,他知道李妈是真心疼爱云儿的,这般着急,一定是为了云儿的事情。

凤阑绝的脸上多了几分了解的轻笑,随即快速的从上官傲天的手中接过了那条链子,略带轻笑地说道,“好,本王给云端戴上。”

这么隆重的婚礼,百姓自然都出来看热闹,真个街上都围了满满的人,差点连那路都堵了,所以,迎亲的队伍走的并不快。

柔儿说的对,他不去做,怎么知道不可能呢?

皇上若是有意袒护,这么多人,肯定都看的出来,若是真的审,只怕自己就很难置身事外了。

难道真的是丑的无法见人,所以不得不化成这个样子?

“我只是实话实说,老夫人还是消消气,气坏了身子就不值的了。”上官云端的仍就是一脸的轻笑,声音中似乎还多了几分轻柔。

“不如,我们想个办法,让她无法参加选亲。”一个女子微微压低声音说道。

“凤阑绝。”她的唇微启,轻声的喊着,只是,可能是因为那原先的体内的毒的原因,也或者是因为很久没有开口说话的原因,所以,她刚开始的时候,只见唇动,却并没有发出声音,只到说到第三个字,也是那个绝字时,才有了声音。

“滚。”夜无痕的眸子猛然的眯起,眸子中的寒光猛然的射出,不过,却仍就没有转向凤忆希,而他的身子似乎也再次的轻颤了一下,他那隐在衣袖下的手,也慢慢的握成了拳。

特别是提起当年的事情时,更是恨的咬牙切齿。

并没有说明,那个他是谁?

“凤阑绝,你不要在这儿胡说八道,母妃在十五年前就已经死了,你……”凤阑锐听到凤阑绝的话,神情间突然多了几分异样,连连出声否认道,很显然,他很紧张他的母亲。

一想到这些,他就不可能原谅他,更何况他跟凤阑锐根本就没有丝毫的血缘关系。他也不必手下留情,最重要的还是,他要为绝儿的以后,扫清所有的障碍,不留任何的祸根。

这件事,似乎就这么结束了,只留下那丫头的尸体还僵硬的躺在地上。

原来一切都是二夫人设计的。她竟然被骗了这么多年。

“娱乐?算了?”凤阑绝的眉角微挑,眸子中的冰冷亮不掩饰的射出,虽然他并没有望向皇后,只是仍就望着皇上,但是却仍就让皇后的身子忍不住微微轻颤了一下。

“云端儿都答的出,丞相等人却答不出,本王用笨来形容丞相,似乎是太抬举了丞相了。”凤阑绝此刻的话语中更多了几分明显的惩罚。

丞相的身子更是明显的僵汪,一时间不由的愣住,一双眸子中隐过几分紧张与担心,暗暗的呼了一口气,低声说道,“王爷误会了,本相绝无污蔑王爷的意思,本相刚刚只是一时口误。”

“这是那天爹爹送给我的,我一直想着在这洞房之夜给你戴上,当时爹爹曾经说过,只有真心爱着你的人,才能够为你戴上这根链子,我想,这根链子应该能够足以表明我的真心。”他的眸子仍就直直的望着她,脸上的轻笑也慢慢的绽开,声音中,更多了几分幸福。

“好,只要李公子看仔细了就好。”上官云端微微的点头,然后双眸微抬,直直地望向要李玉,脸上突然的多了几分严厉。“那么我想请问一下,李公子刚刚说的是否都是真话,这画像上七名的女子,李公子是不是真的一个都不认识?”

“凤阑绝若是误会了她,本王就。”一直沉默不语的夜无痕突然脸色一沉,冷声说道,那冰冷的声音中,有着太多的威胁,但是那威胁的后果,却并没有就出来。

秦思柔愕然,这个男人,也太腹黑了吧,凤阑绝交到他这样的朋友,真是不幸呀。

走在前面的夜无痕看到面前的情形,脸色也瞬间的阴沉,一双眸子,亦是微微的眯起,冷声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南宫雪吓的全身发抖,唇更是不断的轻颤,却是不敢发出半点声音。

上官云端转眸,望向瑟瑟发抖的南宫雪。

“青蓝你去城东给我买包点心回来,青红你去城西给我买盒胭脂回来。”过了片刻,南宫雪再次吩咐道。

他的眸子中闪过一丝略带诡异的轻笑,身影微动,跃了下来。

众人只当她是害怕,并没有多想,只是再次的嘲笑出声。

众人听到那个女人的话,这才又记起了上官云端曾经被休的事情,再次望向上官云端时,又都多了几分犹豫,一个曾经过嫁过人,而且还是被休了的女人,的确是配不上他们的绝王。

“本王妃也不能进?”上官云端惊滞,只感觉心突然的揪起,心底的害怕,也忍不住快速的漫开。

“你先进去,本王再想其它的办法进去。”只是夜无痕却在此时微微靠近她的身边,低声说道,他怎么都不可能让她在这个时候一个人进宫。

今天这种特别的情况下,一般的宫女可能也出来,但是御厨中来接菜的宫女,一定还会来,毕竟,再怎么着,都还要吃饭。

“可能是因为要换新皇的原因,毕竟这可不是一件小事,那孩子也可怜,因为腿上的伤,这么多年,都不能走路。”皇后的神情间,似乎多了几分伤痛,还隐着几分异样的沉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