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快穿之角色的逆袭 > 第12章:玄冰动

第12章:玄冰动

快穿之角色的逆袭 | 作者:小意思和猫儿| 更新时间:2019-09-02

“末将不敢。”一屋子武将,齐齐跪下。

“多谢夫人,千城就不客气。”这一点顾千城也知道。

“伶牙俐齿。难怪会被顾府丢出来。”秦寂言话落,座下的马,猛得往前冲,在极速前进的惯性下,马凌空跃起……

“左右来历不简单,西胡皇帝对他礼遇,绝不是因为他与三公子的关系,日后我们防着他一些就是。”秦寂言没有多言,抬手打了一个响指,暗一立刻现身,“主子。”这段时间,也只有暗一敢出现在秦寂言面前,其他四人全都躲得远远的。

“不管有没有用,先把东西收起来。”秦寂言知道,这件案子完全无从下手,真要查起来不是容易的事,任何一点细节秦寂言现在都不会放过……

“咳咳……”顾千城轻咳了一声,唐万斤猛地抬头,跳了起来,欢喜的喊道:“千,千城……”

然后被整个顾家拖死吗?

“果然……”顾千城松了口气,转而对秦寂言道:“殿下,案子破了。”

如果秦云楚因此被废,赵王与赵王妃肯定会怨恨顾家,甚至怨恨她。

“皇爷爷你别忘了,他是昭仁太子的后人,难保江南没有忠于昭仁太子的人。还有,当初景炎与五叔走得极近,他打着五叔的名义做了多少事,你我知晓吗?”

可很快,一字后面又开始亮了起来,这一次快了许多,是一个“统”字。

百米开外还有一个大铁笼,笼子正好是秦寂言坐得马车,拉车的马早死了,血流了一地。

大家都在想办法将树枝一类的东西丢到水里,好把水里的人拉下来,顾千城隐约能听到女子的呼救声,但不能确定是不是顾千梦。

老太爷真得很了解顾千城,一刻钟后,顾千城坐着一辆青布马车过来,待车夫寻到顾老太爷的马车后,顾千城下了马车,走到顾家马车旁。

顾老太爷什么都没有对顾千城说,他只要摆出这个姿态就够了,因为他知道顾千城最终一定会留在顾家。

凭空踏步,衣袍飞舞,风姿卓绝,步履潇洒,哪里还能找到滑落下来的狼狈。

等了一天,也没有等到秦寂言派人给她传消息,这让顾千城有些不安。

那是因为输得人不是你!

他们把粮草都留给了城中的百姓,他们接下来吃什么?

顾千城静静地听着,没有吭声,可眼睛却是通红,好半天才缓过来:承意那个小笨蛋。

他是大秦秦王,不是北齐的囚犯,这些人监视他够久了。

“左右为难呀,也不知秦王今晚的话,哪句真哪句假?”

早有所料,秦寂言半点不气,冷哼一声,“怎么?众位爱卿有异议?”

“好厉害的武器,有这般厉害的武器,难怪丝毫不将西胡天牢放在眼里。”北齐人双眼放光,隐隐闪过一丝贪婪,可很快又收了起来。

没错,暗卫的目标是一号牢房的人。

当当当……北齐人继续砍铁链,又是数十下,虎口流血,铁链也只是开了一道小口。

秦寂言这一次失踪的,实在是太久了。周王和五皇子,并不会因为秦寂言被封为皇储就死心,相反他们两人反倒会因为秦寂言被封为皇储而联手,甚至不惜一切代价要秦寂言的命。

想到这里,猪头六又狠狠地瞪了顾千城,那眼神就像是淬了毒一样,让人不寒而栗。

猪头六今晚会出面抢劫,也是这段时间被秦寂言逼狠了,以至于大半个月都没有收入。

在没有查出奸细前,六扇门上上下下暂时失去自由。对此,总捕快和在场十几位捕快,没有一个不满。

秦寂言一出皇宫,就知道老皇帝之前因何事不高兴,原来……

很抱歉,他们没有听到。

要是遇到那个胖女人,顾千城不敢保证,凭她现在的渣体质,能从对方手中逃走。

“还有吗?我没吃饱。”顾千城拿着空碗,眼巴巴地看向老管家。

要说辛苦,子车才是最辛苦的,每到晚上子车都不敢合眼,就怕舱底出事,顾千城会遇到危险。

“不知道。据说赢皇很喜欢九这个数字,我们猜测有九道石门。”如果是九道十门的话,后面的计算量会更大。

之前这条走道只有一米长,他们还勉强能走两步,现在这条走道足足有八米,他们还没有跑到顾千城面前,就先被时面的高温更融化了。

一黑一白,在这片火色的海洋,特别明显。

被身后的打手,重重打了一拳了,顾千城只感觉后背火辣辣的疼,胸腔亦是闷痛。

顾国公更是脸黑如炭,他没有想到,这样都制服不了顾千城。

“是。”来人虽然觉得挺可惜,可不敢违背秦寂言的命令,拿着东西就往外走,走到一半,又听到秦寂言道:“给顾家介绍一个状师。”

这样的事不止发生一次,秦寂言已经习惯了。皇上的宠爱可以给他,但也会收回,一旦涉及到切实利益,皇上的宠爱并不能成为决定的因素,他必须拥有自己的力量。

面前这个男人,不是她的大哥!

看到顾千城身上的伤,秦寂言更自责了。

“这只是本王的怀疑,当不得真,总之你救风遥并没有错。”秦寂言虽有安慰顾千城的意思,可说得也是事实……秦寂言的指控,让顾千城十分无语……

亦正亦邪,谁也看不透他……在锦衣卫和子车满世界寻找长生门的探子,以及子羊三人时,他们全部躲在顾家!躲在老管家的庇护下!

也就是说,只要秦寂言答应她的条件,她可以保证龙宝在五十五年内,不会因为寒毒而死。

“朕不是不知,只是……朕不愿意这种事在自己手上暴发出来。”即使不承认,老皇帝也知道自己老了。

她的儿子,为了一个女人连父母都能放下,可偏偏他们还不能怪那个女子,因为一切都是他们儿子自己的选择……顾千城没有别的选择,只得乖乖的走到秦寂言面前,然后……

顾千城气炸了,拼命的挣扎:“秦寂言,你给我住手。听到没有,你给我停下,谁准你打我了。”要是打别的地方她也就认了,可偏偏是打屁股,这简直是伤自尊。

他除了真的有忠心蛊的解药外,什么底牌也没有。不过是故意摆出胸有成竹的样子,骗骗圣后罢了。

凤老将军无比庆幸,他们把京郊大营的兵马调来了,不然今天还真是头大。

不过,为了打击西胡,封首辅等人还是留了一步,“圣上,有风遥将军在,死士一时半刻杀不过来,不如我们先一看看,风遥将军到底是不是云霁将军的儿子。”大家心里早已认定了,再看一眼不过是为了确定。

“嗯,”顾千城点头,提起裙子快步跟上。

“千城,今晚带你看好戏。”鹿死谁手,要到最后才能知晓。

委屈!委屈!

顾千城要是吓出个好歹,她这辈子都无法安心,

到这里,顾千城已经可以排除,顾承意杀人的可能。不过,她并没有就此收手,而是继续往下查看,希望能找出有用的线索,找到真凶。

这声音顾千城认识,是那两个守卫的人,他们的声音比刚刚响亮多了,顾千城知道,他们这是提醒她,有人来了,可是……

秦寂言没有接,低头就着杯子喝了一口,然后……

去封府不急在一时,可承意难得从书院回来,她今天要是出门了,承意十有八九会生气。

这可真是不应该呀,顾千城这一个月无论吃穿都是顶好的,而且顾千城吃的也不少,按理说不胖就算了,怎么还会瘦呢?

“单将军不过如此。”呼延千霆得了便宜还卖乖,见单增落败,士气下降,不依不饶的逼近,那架势就好像要逼死单增。

“鲁莽无脑,难怪轻易就倒向北齐皇帝。”在局势不明朗的情况下,过早的站队并不是什么聪明的选择,尤其是呼延千霆的出身给他足够多选择的情况下。

话还没有说完,马车突然停了下来。

“千城,你在说什么?你要告我?我可是你母亲。”顾夫人眼神凌厉,隐含威胁。

顾千城上前将盒子取出来,高深莫测的道:“这是救命的东西。”

天高皇帝远,今天是两军交战的日子,场面混乱至极,留在军中的人也少,见到朝廷钦差的人,也只有留守的千八百人,不是多大的事。

顾千城脸上也没有表现半分,就好像被骂的不是她一样。

为了证明自己有认真听,顾千城把老太爷刚刚说的话总结了一下,把重点提出来,甚至老太爷引用圣人之言,顾千城都一字不落的背了出来,最终很诚恳的道:“千城多谢老太爷教诲,千城受教了。”

“你看他们,居然不坐轿子,一个个走过来,这是怎么了?”

斗,是人的天性,有人的地方就有斗争。有敌人与敌人斗,没有敌人就自己斗。当朝堂上所有的人,全都以皇上为中心,成立一个大的利益集团,他们在朝堂上就没有对手,没有外在的压力,这个时候他们就会内斗。

“这是什么?”顾千城问话时,看向坛中的人,坛中的女子虽然有其阴暗的一面,可她们被装进坛子的时候还很年轻,即使被关这里长达数十年,可还是没有学会不着痕迹的隐藏心事。

这个小小的要求,皇上还是可以满足的,君亦安被人带着去了六扇门,看到了被关在牢里无人看管的唐万斤,君亦安大大地松了口气,也总算相信顾千城说话算话了。

“所以,你要离秦王远一点。”封似锦很认真,很认真地看着顾千城,直把顾千城看得发毛,这才道:“千城,等我三年后回来。”

不是他不想尽快离开,实在是没有力气,而且身上的伤一动就流血,为了不让自己失血而死,他还是省点力气的好,左右景炎的人品虽然不怎么样,可还算守信,把水师谴走了,就绝不会再让他们杀回来。

秦寂言这次真得激怒他了,下次他要再困住秦寂言,他一定把秦寂言的头发全烧了。

可结果呢?

“咚”的一声响,尸体倒地的声音,引起船上人的注意,“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

长生门的人看君亦安的表情,就知她在想什么,高傲的道:“君姑娘,给你一个良心的忠告,别跟我们耍花招,你的一举一动我们都很清楚。”

君亦安强压下心中的不安与担忧,在长生门特使的监督下,以药王女儿的名义发信信函,请求这些欠药王人情的人帮个忙,也算是还了药王的人情。

“哪有,我很认真的。”顾千城立刻收起脸上的笑,故作正经的看着秦寂言,脸上就差没写上“看我认真的样子”。

“民女哪敢欺君,皇上你别吓我。”顾千城顺势坐在秦寂言的腿上,并调整好姿势,免得坐着不舒服。

不能做什么,稍稍安抚他一下也行呀。

他的就是顾千城的。在他面前,顾千城想做什么都可以,不需要避嫌。顾千城要是有能耐,从他手中抢到皇位,他只会高兴。

“诶,诶。”顾二爷伸手,轻轻碰了一下,又飞快地缩了回来:“承欢,疼吗?疼吗?”

“不疼就好了,不疼就好。”顾二爷搓了搓手,不知怎么表达心中的激动和对儿子的关爱。

“承欢,你想吃什么,想要什么和父亲说,父亲一定给你办到。”顾二爷想来也想去,也只想到这一句。

正事、私事都谈完了,天色也不早了,秦寂言起身欲回去,不过走之前还是不忘叮嘱顾千城一句:“要变天了,没事的话出去走走。”

拒绝顾千城相送,秦寂言和他来时一般,悄悄离去没有惊动任何人……

顾千城是用放大镜,仔细看过再做记录,可是围观的捕快不知放大镜的用处呀,见顾千城隔着“琉璃”随意看两眼,就写出一串的字,一个个大呼惊奇,不由得深长脖子往前探,想要看过究竟。

秦殿下脸更黑了。

这群人到底有没有正在工作的自觉?

案发现场被保护得很好,死者躺在床上,就像睡着一样,屋内没有一丝打斗的痕迹,只有椅子被撞乱,那是小二进去时带倒的……

这两人,对前面那几宗密室杀人案也有所了解,那几宗案子的凶手都找到了,他们作为体制内的人,知晓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是。”

在关键的时候倒戈一击,给西胡致命的打击!

“我有自保的能力,你再派两个暗卫保护我就行了。现在兵慌马乱的,虽说外面不安全,可也没有人刻意盯上我。”知晓顾千城躲在军中的人不多,再说了,现在赵王忙着打仗,也没有时间盯她。

此时,顾千城已完全控制好自己的心情,没有流露出半分伤感,而且一上马车,顾千城就和秦寂言讨论那些干尸的事。

他们长这么大,第一次见到这么多老鼠!

“你要上去干吗?我们先下山。”墓园老鼠泛滥成灾,这个时候除非军队过来,不然他们这些人根本对付不了。

封似锦看了一眼,没有说话,只陪她这么坐着……

皇上婚事,皇上的后代,也是朝臣们要关心的事,秦寂言的婚事不能再拖。

“你安排就好。”听到走水路,顾千城的脸更白了。

“退下。”查无所获,秦寂言便明白了老管家的意思。

五皇子挥起拳头想要朝墙上砸,可最后却生生忍住了……

可就在此时,一暗劲风飞来,顾千城只感觉小腿处一痛,脚一软,人就往前栽倒,而五皇子好死不死也朝她压来。

走道里很黑,他虽然能在黑暗中视线,可却看不真切,只能凭借顾千城的气息,来断定顾千城的情况。

“好好的肚子怎么会痛呢?”老管家脸色微变,可说出来的话却是怀疑。

因担心天亮后,火城的人会找来,哪怕看不见路,顾千城也不敢停下来,一路走得飞快,恨不得在天亮前就走出火城。

“一次性说完。”秦寂言的脸色越发不好看。

顾千城朝对方比了一个开始的手势,也不管对方能不能看懂,对着尸首,把白天检验的结果再报了一遍……

小雪貂后退两步,吐掉嘴里的蛇肉,身上再无悲伤之气。顾千城知道小雪貂这是放下了,动物的感情更简单纯粹,发泄了心中的伤痛,做了自己该做的事,过往也就放下了。

“再挤,就把你们通通都抓起来。”

可这些话,封似锦可以明白但不能说。尤其是不能在这种场合说出来。

顾千城推门而入,没有意外,秦寂言就在书房内。

顾千城忙哄道:“是,是,是,我错了,我说错话了行不行。我们这是大老爷与夫人。我亲爱的夫人,乖乖……不要生气,生气会变丑的。”

“朕是帝王,只要你想要的,朕就让人去给你找。”秦寂言一脸严肃的说道,那语气、那神态,就好像在朝堂上与臣子商量如何重赏功臣。

为了讨好丈夫,即使心里再恨顾千城,顾夫人在这个时候,也要表现得温柔善良,好让顾国公放下昨晚的事。

尤其是这种危险的事,长生门的人更需要拿人试路。毕竟,他们长生门的人个个都是精英,陪养起来不容易,可不能轻易折损。

须臾间,顾老太爷心中的郁郁消散不少,见到下人进来,顾老太爷大手一手,让下人把顾千城扶起来:“还愣着干什么,没看到大小姐跪在地上嘛,快把大小姐扶起来。”

“殿下,之前的事,呃……我太饿了,脾气不太好。”顾千城拽着秦寂言衣摆,小媳妇一般的说道。

“是吗?我看看……咦,还真红了。”秦寂言趁机又在顾千城脸上摸了两把,顾千城闪躲不开,直接扑到秦寂言的怀里,张嘴就在他肩膀上咬了一口。

想到自己刚刚的举动,顾千城的脸“唰”的一下就红了,忙推开秦寂言,“快,放开我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