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快穿之角色的逆袭 > 第11章:天下冻

第11章:天下冻

快穿之角色的逆袭 | 作者:小意思和猫儿| 更新时间:2019-09-02

佟槿毫不犹豫地点头:“嫂子有什么吩咐尽管说。”

接下来的半天时间,享受美食,另外再去前边一个岛屿玩耍一阵。

容析元起身往浴室走,脚步酿跄,走到浴室门口还急忙扶住墙,像是随时都要倒下去一样。

尤歌的脸蛋像熟透的桃子,心跳有点不规律了,小手摸到他皮带时,分明看到那支起的“帐篷”,她的手更加颤抖了。

一个强势惯了的男人偶尔露出脆弱的一面,那是会有致命的吸引力。

阴阳怪气的,酸溜溜的,还带着讽刺的意味,谁听了都会不舒服。

云珊的脸都僵硬了,自知是惹不起许炎的,急忙热情地招呼:“快坐快坐,吃过中午了吗?我可以马上叫厨师给你做几个菜……”

许炎在掌舵,开船咯。

“……”尤歌在自动脑补那个画面……一个帅到人神共愤的男人牵了一大群狗狗去散步,那该是多么壮观啊,但也够他头疼的,可以想象他当时的表情一定很好玩。

尤兆龙的案子是命案,当年调查时也没人会去查尤兆龙第一桶金的来源,只会查跟案件直接关联的人和事。可霍骏琰面对着厚厚的资料,想想关于宝瑞起源关于尤兆龙的种种,他心底就有种强烈的预感,假如能将尤兆龙的资料完善,找到第一桶金的秘密,说不定会有什么可喜的发现?

在容析元这么催肥式的照料下,尤歌很快就长了三斤,还有继续上涨的趋势。自从那天开始不戴小雨伞之后,容析元就更加得劲了,雄风大展,照这么下去,相信怀孕也不是什么难事,毕竟两人的身体都没问题,是健康的。

sp; 翎姐轻咬下唇,眼里流露出淡淡的哀伤,浓浓的不舍:“析元,我觉得对何家,我已经没有了最开始那种想要去团聚的冲动了,那地方太复杂太可怕,我反而觉得在这里无忧无虑的更自在,还有,你不是说我可以去孤儿院当院长吗,可我如果去澳门了,还怎么实现这个愿望啊?”

这张chuang确实很大,就算是躺四个成年人也不会显得拥挤。

后边的话,他没再继续说下去,但那意思太明确了,就是,他不去。

这时,尤歌也闻声而来,激动不已。

相爱与相守,尤歌现在都拥有了,美中不足的就是容析元还没醒来。这样特殊的生活方式,谁能说不是源自于……爱?

无论是在感情还是其他方面,尤歌都是个念旧的人。

“这位太太,这是珠宝协会出具的鉴定书,请你妥善保管。另外……奉劝大家……”珠宝协会的人说着提高了声音:“奉劝大家要擦亮眼睛,不要被人误导。展销会的商家都是诚信企业,以假充真偷工减料的事情是不允许发生的,如果一旦被举报,珠宝协会将给予严重的惩罚,最基本的是三年不可以参加同类展销会。当你们质疑展销会任何商品时,都可以先做现场鉴定再下结论,请勿因自己错误的言论而对商家造成损失。”

这愿望滔天强烈,只可惜,容析元不可能听到……此时此刻,医护人员再一次出来,第四次发布“病危通知书”……

香香带着孩子们在草坪上打滚,看着这一团团雪白的小东西集体卖萌,尤歌的心情想郁闷都郁闷不起来,时不时就传出她的笑声,这群狗狗还都有着搞笑的天份。

...听闻马胜吉的死讯,令人难以置信,直到被带去现场亲眼看到,才证实,马胜吉真的死了,是被人毒死的。

敢在赌王地盘上乱来,这幕后黑手看来挺强悍的,真不怕死么?

尤歌奋力挣扎,狂乱的心差一点又被搅合,幸好仅有的一丝清醒在提醒着她不可以让他得逞!

身后传来郑皓月的冷哼,她早就过来了,见到尤歌手里的扣子,郑皓月眼中闪过一丝淡淡的诧异,随即嘲讽地说:“不就是一颗扣子,我还以为你发现了什么大不了的东西。”

尤歌身上的一些品质,不论男人女人都应该得到一点启发。她从不对人说教,可她自身的品行就是最好的教科书。

“宝瑞集团真是悲哀啊,摊上这么个傻子董事长,迟早有一天会被她给败光光,哈哈哈……”

同时一惊,她们眼前已经出现了尤歌的身影。

...许炎是被苏慕冉的举动惹怒了,一时冲动想要惩罚一下这个胆大包天的*,才会将她按在了办公桌上,而苏慕冉此刻也被吓到了,惊悚地抓住自己的衣领,望着许炎的脸,她简直不敢相信,他会这么……坏?

许炎愣住,扫了一眼这屋子里的人,似乎有一个是先前在天台的

“我们去吃冰激凌吧,前边有卖。”女孩指了指不远处的小卖部。

女孩呆了呆,尴尬地点头,确实,他猜得很准,她身高165,体重121斤,但她看起来并不是很胖,顶多是微胖型,身材还是挺好的,虽然不属于苗条一类,可是很xing感。

想象的更固执。

“不行,你必须告诉我。”

“m的,老巫婆这招够狠啊。”

“呵呵……你真是用心良苦,原来你跟那个当警察的,是在演戏,为了演给我看,你还等征婚启事。果然是有其父必有其女,你的狡猾,是你父亲遗传给你的吧。”

容析元浓眉一掀:“呵呵,谢谢夸奖。不过,你真的不觉得尤歌跟在我身边才更安全?她的药被换掉了长达半月之久而你都没发觉,你还有什么资格照顾她?”

郑皓月这女人,由于容析元的威慑,她不敢太过明目张胆地对付尤歌,可心里一直没甘心,寻思着要找什么机会抓住把柄将尤歌赶出宝瑞。

尤歌怔怔地望着,大眼里满是恐惧,仿佛是面对着一张张血盆大口,好似随时都要将她吞没!

太难得了,平时都是佣人或者尤歌下厨,今天容析元却主动提出要做饭,尤歌很惊喜,能尝到他的厨艺。

何碧翎觉得这一定是容析元对尤歌太失望了,谁让那傻女人真的离婚呢,活该,现在,这个男人终于可以属于她了!

“既然这样,你为什么还要救我?为什么还不走?这样的仇恨,你能视若无睹吗?”容析元的声音里透着一丝不确定,更多的是无奈。

尤歌也曾想过要彻底与容析元划清界限,但在冷静之后就发觉自己也有需要反省的地方……

容析元的呼吸越来越粗重,抓住尤歌的小手放在他那……

“这怎么行?我们是夫妻啊,有什么不能做的?这叫恩爱,懂吗?你知道咱们国家那么高的离婚率中,离婚原因最多的是什么?”

翎姐坐在椅子上,看佟槿的眼神就像是亲人那样的温和。

由于有了前期的繁琐工作,今天就显得很干脆了。泰华的人拿到两份件之后就出了办公室,私下开小会去了,等一下就会返回会议室告知结果。

“怎么是你?你来做什么?别说是来看我的。”许老爹这一开口就呛人,冷冰冰的黑脸。

尤歌拿着水果站在他们身后,听到他们提到翎姐,她不由得竖起了耳朵听……

容析元佯装不懂:“什么怎么做?她有手有脚,去哪里是她的自由。”

“哼哼,走着瞧!”尤歌不甘心啊,冲着他的背影呲牙咧嘴,脑子里在开始盘算着什么时候能让这男人也吃点亏?不然每次看他洋洋得意的表情她就很想上去捏他的脸……

话还没说完,她的身子已经被抱了起来!

容析元如黑面杀神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脑子里紧绷着的那一根弦倏然崩裂!

这简直就是一家人啊,至少表面上看起来是的。

孩子,对于容析元和尤歌来说都有着极为重大的意义,首先两人都是父母不在了……容析元的母亲,至今他都没去打听过究竟是否还活着,在他心里,早就将这个无情的女人淡忘了。

而老爷子今天来,也是放低了姿态,不再像以前那样趾高气昂的,没有再用仇视的目光看待尤歌,对容析元的态度也和蔼了不少。这巨大的转变,着实让容析元和尤歌都感到纳闷儿,太反常了,是发生什么事才能让老爷子的行为跟从前截然不同?

如今的她,再也不会感到眼前有迷雾,一切的迷障与*,都会在她清醒的头脑下荡然无存。

久而久之,风言风语就来了,各种猜测都有,最主力的两种就是先前所说的。

“不行,我当天下午还要开一个重要的会议,大约7点才能结束,你先去,我直接从公司过去酒会现场。”

砰——!一记闷拳打在衣柜门上,容析元狠厉的眼神太骇人了。

会议大约过去20分钟,尤歌口袋里的手机不停在震动,开始她也没去看,但连续不断地震动,她也难免分心,拿出手机看看来电显示……竟然是廖院长?

翎姐的手很冷,不知是身体原因还是其他,尤歌看着眼前这个女人,却感觉不到温暖,好像隔着一层膜……

她站在别墅门口,望着熟悉的大门,周围一切的景物,心中的滋味太复杂。

好半晌,尤歌才察觉身后有人,蓦地抬头……容析元?

容析元手里的烟抖了抖,借此动作掩饰内心那一点波澜……天知道为了这一刻,他花了多大的心思?用一件自己很喜爱的古董送给了赫枫,才换来赫枫答应帮忙,去医院与尤歌“偶遇”,说起关于香香的病情,这才引来了尤歌。

听容析元说要筹备婚礼,沈兆和佟槿都乐了,赶紧就开始忙活起来,但这两个大男人没经验,就算找一家顶尖的婚庆公司,他们都还是感觉不太放心,于是开始每天恶补关于怎么办好婚礼的常识。

“谁稀罕跟你说话?恶心!”

冯奎和他的两个手下也跟了上去,丢弃了原来的商务车。

唯有头顶上那片天空见证了丑恶与不幸。

她在哪里?她是死是活?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尤歌就像是人间蒸发了,没人知道她被带到码头之后发生了什么。

“谁说我温柔了?惹急了我真会揍人的,你要不要试试?”尤歌杏眸圆瞪,小拳头又在他眼前晃悠了。

“你们太过分了,立刻跟我老公道歉!”

“容析元!”郑皓月痛苦地嘶喊:“凭什么她可以得到你的爱,我有哪里比不上她?我才应该是那个跟你并肩作战的人,她根本不能帮到你,她不配当你的妻子!”

尤歌从浴室出来,看到的就是已经穿好衣服的容析元。

“大叔……说嘛,我听着。”尤歌其实没有很醉,还是有几分清醒的。

苏慕冉拉着许炎去买饮料,这货闻到空气里满满的爆米花香味,看到苏慕冉买了两杯饮料加一大包爆米花儿,他那两条眉毛皱得好紧,能夹死苍蝇了。

好吧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装作若无其事,好像自己根本没吃一样。

还有一个小时飞机起飞,希望能赶上。

苏慕冉人都傻了,呆呆地看着他……他这是为了当面解释才来的吗?这是不是说明他说的话是真的?不是为了忽悠她,而是他真的没看到卡片?

龙晓晓心里微微一甜……他总算还是关心她的,哪怕只一点点就够了。

还是尤歌消息灵通,知道许炎有女朋友了,热情邀请他和女朋友一起来的。

===========

霍骏琰并没有直接回家,他去分局了,迫不及待要将关于龙晓晓案子的资料调出来看,同时也抓紧时间追捕桶伤龙晓晓的人。

“咳咳……你坐过来。”霍骏琰用手拍了拍自己身边的椅子。

先前在激情中的时候疼痛是被舒爽所代替,可现在运动结束,尤歌就感觉浑身都酸疼,尤其是私密的部位火辣辣的有着撕裂感。

“什么?现在只有她一个人在应付唐虞梅?”容析元急了,推开沈兆,转身就往里奔去。

龙晓晓正出神之际,病房外进来一个男人……

“不可以。”许炎毫不含糊地回答,一点都不顾及那个女孩儿的面子。

尤歌没有特别的行动,看上去很正常,但她绝不是认输了,她自有办法。

尤歌却想到了一种可能……容析元或许是因为雷说了很多关于他在孤儿院的糗事,所以故意这么做的。

尤歌很镇定,面对这种大场面,她没有胆怯,没有着急,她相信,只要容析元肯同意她的做法,宝瑞今晚一定不会暗淡收场。

其实有时候,距离成功就只有一个眼神的障碍。先前人们因为知道这是国内的奢侈品,因此不抱兴趣,更不会去仔细看商品的工艺与品质,现在因好奇而来,人越来越多,真正肯仔细看了就会发现,除了这个品牌在国际上不响亮之外,它哪都不比别人差。

此举确实冒险,如果宝瑞的珠宝成色不够,在光线弱于其他展区的状态下,可能处境会更惨淡。是火还是冰,全看这一回了。

容桓也不忘来凑一脚:“堂哥,怎么对展销会那么没信心啊,这可不像你的风格。”

“真没有吗?可你就是吃醋的表情啊?”

龙晓晓也不知道自己此刻怎么想的,一下子就脑门发热,脱口而出:“是啊,我是撒谎了,我是没男朋友,那又怎么样?是不是没男朋友就成罪过了?我……我没人要,没人看上我,这样行了吧?哼!”

“这个……暂时没有,但他们看起来凶神恶煞的,说如果半个月内不凑齐十万,他们就要……就要烧我们家的房子,可我们是租房,我怕万一这些人真的凶起来怎么办?你是警察,能帮帮忙吗?”龙晓晓眼里的担忧越来越浓。

又是几天过去,容析元还是躺在chuang上,戴着手铐,像个困兽一样被囚禁在这里,而他经过一段时间的思考,终于是认清了一个他不愿意去承认的事实……唐虞梅很可能真是他的亲生母亲。

尤歌汗流浃背,气还没顺过来,听他这么一说,她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这……这算是什么招数?

男人们更是没动静,心里都在琢磨着尤歌将项链捐出来的目的是什么?摆明了是跟先前那套首饰一体的,这当中一定有复杂的故事吧……

别墅里,容析元有段时间没回来了,如今,客厅里坐了一圈的人,都是容家的长辈以及容析元的堂弟,也就是他叔叔的儿子,博凯实业的另一外总裁——容桓。

一个连狗狗都能如此对待的人,怎么解释他对尤歌所做的一切呢?他到底有没有心?这个问题,郑皓月曾以为自己懂了,抓住了,可就在刚才,她好像看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容析元。

...许炎顿时愣住了,望着沙发上那具诱人的异xing身体,他感到一阵头大……女人的话还能信么?说好的不会喝醉呢?说好的酒量呢?现在赖在他的沙发上,这算啥,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她还喝醉了,这不是在考验他的品行么?

许炎在自己的卧室里洗澡,大约二十分钟出来的,只围了一条浴巾,头发还有点滴水。

这消息简直可以说是震得尤歌里焦外嫩,她听容析元说过,唐虞梅曾派人害过翎姐,想不到这个女人居然会跟她父母的案子有关。

此时此刻,容析元所在的别墅里,容老爷子坐在客厅,却没能见到容析元,只是被眼前的女人告知,容析元目前情况稳定。

果然不愧是个疯女人,这是铁了心要留人,甚至不惜得罪容老爷子,也不怕自己此举会招来夫家的反对。

尤其是,她还将他当朋友。

“香香你嘴里是什么?别吞,吐出来!”尤歌惊了,生怕香香吞了什么不能吃的东西下去,急忙伸手去抓。

她今天这么主动这么乖,容析元也高兴,在外边忙活一天回家来,最想看到的就是她的笑容。

为了逗女儿,为了讨女儿欢心,容析元也是蛮拼的,如果不是亲眼看到,尤歌怎么都不会相信,大叔居然还会这一招?唱跳小苹果!不录下来的话,太可惜了!

门口已经站满了密密麻麻的人,最前排的是一群记者,一个个都挺激动的,毕竟一次见到这么多商政界的名人齐聚在一个开业典礼,这种情况并不多见,记者们全都卯足了劲,生怕错过一点点的精彩。

尤歌的身子轻轻一颤,突然想到一件事,马上又来了精神:“等等,我要叫律师!”

霍律师的书房很大,书架上全是满满的书籍,涉及到各个领域,由此可见霍家人的兴趣爱好非常广泛,而正面墙上的那一幅水墨画,是霍律师自己的杰作,使得整个书房都充满一种古典优的气息,还有角落里点着的熏香,淡淡的味道令人心旷神怡,仿佛躁动不安的心也能渐渐平静。

容析元就站在翎姐身边,目睹了剃头的全过程,他的神情没有一点变化,就好像在他眼里翎姐的头发依然还在。

唯有容析元没有趁机讨好,不知他是还没收到消息还是他不屑那么做,总之,他自从上次展销会回来之后就没再去香港。对他来说,隆青市才是他的家,而香港容家,他从未有亲切感。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容析元的声音……

马胜吉是关键人物,有他在,就能知道幕后主使的是谁,找出那个隐患,尤歌的安全就解决了,也省得容析元总是担心这个问题。

宝瑞除了珠宝,还出品手表、包包、鞋子……每一种都堪称工艺精湛品质优良,加上起独具匠心的设计和高端大气优的风格,人们仔细观察就会发觉,果真如果不看牌子存在的历史而只看品质与工艺,宝瑞不会被那些国际一线大牌比下去。

那位警察望着尤歌离去的背影,再看看自己那件可怜的衣服……搞半天,最倒霉的就是他的衣服!转不转水转,但希望以后别遇到这个女人了。这个帅警心目中,尤歌已经被列为“蛇精病”一类。

警察都在搜他的地盘了,他还能当看戏似的,这家伙如果不是白痴那就是有着惊人的自信了。

“……”

这位同事平时也没跟尤歌说上几句话,连熟悉都谈不上,现在这么感慨,真是羡慕而已么?

尤歌心底窜上来的湿意在眼中打转,终于还是忍不住哽咽地说:“我不知道当年我父亲和你父亲之间到底是怎样,但如果你说的是真的,我只能代替我父亲说一声,对不起。我和你,裂痕太深,回不去从前了,彼此都放手吧,分开,或许才是最好的选择。”

大家讨论得最多的就是今天去哪里玩,来一次香港,不好好吃喝玩乐一下,多可惜。

这话听起来很普通,可许炎却露出诧异的神色打量着她……说实话,他刚刚不过是试探她一下,没想到她会这么说。他以为她会趁机说自己酒量不行,然后一会儿只需要喝一点就可以有理由装醉,然后……然后她不就能借着醉意在这里住下?